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3:57:17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五荒志
  4. 第二章 禍起終南(中)

第二章 禍起終南(中)

更新于:2018-03-10 11:57:55 字數:3501

字體: 字號:
  靈刀決殺,撼動天地,斗笠男子手中黑刀勢大力沉,盡管古樸無華,卻能劈砍出這般云譎波詭的大氣象。

  地龍漫火騰躍而起,天空中赤色煙霞轟然墜落,那金刀五衛心中也是一凜,均是沒有想到眼前這斗笠男子手中黑刀古樸無華,卻如此勢大力沉,一刀便能夠將天地楔開一個巨大的裂隙。

  金刀五衛中那高大男子見狀卻沒有躲閃,反倒如墮癲狂一般哈哈大笑道:“殷十離刀傲五州,麒麟大法獨步大荒,今日能夠一較高下,當是我們金刀五衛之幸!”

  言未畢,只見半空中五條金龍盤旋飛馳,在天雷地火之間游走橫貫,左右騰挪,上下奔突,而斗笠男子始終眼神冷漠的看著那金刀五衛,不知道心中究竟所想如何。

  忽然間,天地之間暴雨傾盆,大雨如珠簾一般,在這大荒之中拉起了一道橫亙十方穹窿的帷幕,星州的無數流民抬頭仰望,這狂亂的雨季就要到來,如果不能盡快撤離星州境內的紅河流域,不出十天,將會千流倒灌,下游無數村莊毀于一旦。

  傾瀉而下的大雨伴著席卷的狂風呼號,拍打在斗笠男子的帽檐,肩頭,斗篷上。而這漫天的大雨也將那天雷地火沖刷的近乎一干二凈,金刀五衛喘著氣,站在一片滿是龜裂,遍布焦土的大地上,為首的那人高聲喝道:“時間無多,繼續在星州耗下去恐會誤事,擺‘乾天八印’。”

  身后其他四人聞言都是一凜,說道:“若是如此,我們便無法回頭了!”

  為首的男子長吁了一口氣,嘆道:“情勢迫在眉睫,我們追蹤殷十離千萬里,終于趕上,若今天錯過,以后便再也沒有機會,我姒家大業也會功虧一簣。”

  說著,他緊緊握住手中的金刀,那金刀和天雷地火鏖戰許久,不少刀刃都已經變得卷曲,不禁讓人為之側目。這金刀乃是用黑火淬煉純金制成,據說是天下萬火均不能侵,更兼有超絕的硬度,堪稱大荒神兵,然而這斗笠男子一招劈砍出天地交泰,經能夠讓這金刀駑鈍,可見這名為“殷十離”的男子修為之高。

  姒家這五個人都是下意識的握緊了那金刀,他們知道眼前這殷十離乃是大荒中實力超絕的游俠,其通天手段絕不在任何一位成名的仙真之下。

  殷十離歪了歪頭,背上的巨棺材似乎此時愈加沉重,心下一念,手中拖著那沉重黑刀,猛然沖向金刀五衛。

  五人正祭真氣,卻不曾想這殷十離竟然反攻而至,見情勢不對,五人同時暴喝一聲,一股狂猛火屬真氣逆卷而起,一條熾烈的火龍低沉怒號,隱約成形,眼中噴射著怒焰,直視著奔殺而來的殷十離,金刀五衛的腳下紛紛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八卦圖案,那卦象紛繁,不停衍變,最后定格在“巽印”之上。

  五人見大陣已成,陡然分散開,踏著腳下乾坤大印騰空迎擊。這乾天八印脫胎于黃帝所留六十四卦象,流傳至今,只剩三十二卦,姒家有通天窺玄機者,將這三十二卦象分作四部分,世稱“姒氏四絕”。金刀五衛由于修為未達,所以必須五人合力才能用出這“乾天八印”。

  殷十離拖刀而去,那黑色長刀乃是由域外隕石凝練而成,不在三界五行之中,因此也是有恃無恐的要和這大道玄奧的“乾天八印”正面纓鋒。

  金刀五衛腳下步法變換,身處大陣之中,身影也變得模糊起來,遠望而去,仿若合五為一一般,猶如一尊太古神魔腳踏諸天大道持金刀而來!

  殷十離悶喝一聲,將那重達百斤的黑刀反刃向上倒劈而去,之間那崎嶇不平的刀身之中,竟然寸寸滲出了無數黑氣,在半空中凝聚成一尊黑色的不詳麒麟,張著血盆大口就要咬向金刀五衛。

  五人見狀,齊齊將手中金刀揮砍而下,五道金色赤芒聚成一束石破天驚的刀氣,也要和下方那兇獸一較高下。

  其中一名金刀衛譏笑道:“盛名鼎鼎的‘麒麟侯’竟然將心法灌注到妖刀之中?”邊說著,那人邊向其他四人眨了眨眼,其他人立刻會意,右手持金刀聚氣,左手默默結印,發出淡淡的赤紅色光芒。

  殷十離并沒有回答,只是兩個旋身,騰躍至高空,那黑色麒麟也猛然一張口,銜著那金刀氣芒沖向無盡的九天之上。

  “轟!”

  兇獸攜帶著金刀威勢沖上云霄,只見金色巨芒破云散霧,一道巨大而狂猛的沖擊波在云層之中向著大荒五州的方向飛馳而去,綿延星州廣袤土地的陰霾被這狂猛霸烈的金刀氣環沖散開來,本來是暴雨傾盆的南疆,轉瞬之間變成了萬里月輝。

  星州所有人都目睹了這一壯觀的景象,盡管這只是曇花一現的瞬間,不久之后黑云會再次壓境,然而從涂山氏國那里傳來的明顯震感,讓諸多強者都躍躍欲試,他們徹夜不眠,極目遠眺,想要從終南之境找到這震感的源頭。

  殷十離舉手之勞,將乾天八印撥散而去,金刀五衛都是一凜,然而這還不是結束,他亦是腳下生風,踏著不知名的法印,揮刀橫劈向金刀五衛。

  “起!”

  五人青筋爆起,豆大的汗珠混著雨水浸濕了衣袍,然而左手的赤色光芒卻有增無減。

  卻見殷十離突然口噴鮮血,如同飛鳶一般墜落向大地!

  他只感到喉頭一甜,有一股滯澀萬年的濃郁之氣在自己的丹田中胡亂游走奔襲,他回頭瞥了一眼那珠光寶氣的棺材,此時竟然在不停的顫動,仿佛是里面的某種存在正不安分著千萬年來的禁錮,想要沖破桎梏!

  一直表情冷漠的殷十離也不禁露出了一絲驚懼的表情,他清楚的知道,若是此時里面的東西沖出來,恐怕大荒將會天地顛倒,萬物覆滅!

  他一邊強運真氣,試圖壓制那股郁結之氣,一邊高聲喝道:“姒徽,我以為你曉明達理,卻不想亦是這般腌臜之輩!你可知這棺材中的東西若是出來,大荒蒼生將遭多少黑海獄劫?”

  為首的那金刀衛堅定的看著殷十離,手畔真氣的加持卻毫不放松,回答道:“麒麟侯,你隨手一揮,便將我們乾天八印破解,若不讓你分神,我們哪還有勝算?”

  殷十離知道這五人對自己背后的棺材是志在必得,不惜使用這般兩傷之法來占得先機。他此時也有些著急,又喝道:“你們難道要在此祭出‘龍妖’?”

  姒徽似有挑釁道:“是又如何?”

  殷十離周身灰袍之中猛然飛出無數黑色鎖鏈,鏗鏘有力的將那大棺材穩固在自己背上。

  那些鎖鏈泛著淡淡光華,其中仿佛有人在不停的吟唱,大道天音漸漸傳來,讓金刀五衛竟然如同身處九天玄境一般,一時間手畔赤色光芒淡了下去,殷十離背后的棺材也慢慢減弱了震動,變得安靜了許多。

  這無數鎖鏈和神識環環相扣,天地道則隱于其中,金刀五衛仿佛遁入了未知幻境,云海生滅,朝生暮死,竟不知是自己變成了蝴蝶,還是蝴蝶變成了自己。

  殷十離見情勢逆轉,也漸漸放松了警惕,將那黑色長刀插在地上,專心讓那郁結之氣從丹田之中逼出來。

  然而那股黑氣剛一進到自己丹田之中,就如同老樹盤根一樣占據在氣海正中的位置,殷十離隱隱驚詫,他盡管知道背后棺材中的東西兇暴異常,但仍是沒想到,僅僅一道凝聚萬年的神識泄露,就將自己的真氣攪擾的天翻地覆。

  當下運轉麒麟大法,那黑色麒麟又現,圍著殷十離的周身吞云吐霧起來。

  天地又開始愁云慘淡,金刀五人仿佛醉生夢死,沉淪在殷十離之前。

  突然,其中一名金刀衛的手指,動彈了一下。麒麟侯專注排斥體內黑氣,并沒有在意。

  “喝啊!”金刀五衛中那刀疤男子不知何時醒轉過來,暴喝一聲,猛然將金刀砍至。

  殷十離只感覺肩膀一陣冰涼,接著一陣鉆心的劇痛傳遍四肢百骸,不待他去看,一股熾熱的鮮血噴射而出,濺起了竟有半丈之高!

  身子被一擊中的,真氣紊亂不堪,麒麟大法再也維持不住,那黑色麒麟陡然消散在空氣中,這金刀衛手下生風,縱然他真氣如浩瀚汪洋,此刻卻也穩不住身影,劇咳一聲,被那金刀威勢壓的半跪在了地上。

  他右手繼續加持真氣,不敢絲毫放松,左手抵住那金刀,阻止其向下進勢。金刀衛見這麒麟侯毫無防備之下身受猛刀之傷,卻依舊能不忙不亂的應對,心下也不禁一凜,這殷十離縱橫大荒罕逢敵手,確是有超絕之處。

  殷十離忍痛怒目看向刀疤男子,卻見他右手無名指憑空消失,鮮血也正在汩汩流出。

  他痙攣著笑道:“用自殘破我的幻象,看來你們還真是視死如歸,呃啊……”

  那刀疤男子不待他說完,又將真氣灌入金刀之中,猛一用勁,又將金刀砍深了寸余。饒是殷十離實力超絕,此番受到重創,也無法維持那些黑色鎖鏈,紛紛黯淡下去,漸漸松動開來。

  金刀五衛的其他四人因為殷十離的真氣逆亂也都從幻象中抽身,那背后的棺材,又開始猛烈震動抽搐起來。

  殷十離嗚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殷紅的鮮血,丹田之中那股郁結的黑氣不弱反強,每當自己真氣想要將其排斥在外,卻都感到一個惡濁的黑洞將它們牢牢困在自己丹田之中,不得安寧。

  為首的金刀衛說道:“老三,不要取他性命!無論如何,麒麟侯還是我姒家的恩人,我們拿到龍妖尸便可!”

  那刀疤男子聞言,眼中暴戾的光芒登時散去了不少,他冷漠的看著半跪在地上的麒麟侯,沉聲道:“我姒家被鎮壓百年,終得出頭之日。”

  另一名金刀衛也有些激動的說道:“是啊,先祖追隨顓頊帝平四海,才得到如今的盛況,卻不曾想重華老兒想要借刀殺人,毀我姒家基業,如今龍妖得手,我們定要攪個地覆天翻!”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