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04:11:50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末日戰爭之王
  4. 第2章 意外之喜

第2章 意外之喜

更新于:2018-03-18 11:15:11 字數:2535

  “糖糖,你怎么來了?還有,你怎么沒穿上你的晚禮服呢?舞會不是快要開始了嗎?”見是自己的妹妹,唐大少一臉吃癟的樣子,令在場的眾人都忍俊不禁。

  “怎么啦?難道我穿成這樣不好看嗎?”小公主立刻裝作一副佯怒的可愛模樣。

  這不是好不好看的問題好嗎?女人真是善變的。但是這兩句話唐大少打死也不敢當著妹妹的面說出去,因為他可不想遇到無緣無故的吃壞肚子,然后上廁所沒有廁紙,又或是走在路上發現有個不認識的女孩突然捉住自己的手大喊非禮等等倒霉事。再加上母親去的早,父親又沒有時間照顧妹妹感到虧欠,家里什么事情都是順著她的性子,唐大少可是一直生活在妹妹的陰影中,哪里還敢反抗,就比如現在,“怎么會呢?也不看看是誰的妹妹呀,無論什么時候,糖糖穿什么衣服都絕對絕對是人群中最好看的!”唐大少一臉真誠地說道。

  “真的嗎?不過……”唐糖做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走近拉著王東的手撒嬌,“剛才唐姐姐一出現,舞會上的所有人都是寸步不離地盯著看,要不是爹地邀請姐姐進了二樓雅間,還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呢?我長的再好看也比不上唐姐姐呀!你說是吧,東哥哥?”

  作為唐大少形影不離的死黨,王東也知道唐糖或許愛胡鬧了點點,但是本性不壞,自己也是真心喜歡有這么一個活潑可愛的妹妹的,所以也只能哄著她:“唐影確實是天之驕女,只是她的年齡比糖糖大幾歲,等糖糖長大了,當然要比她更加好看啦!”

  “東哥哥騙人,我怎么可能長的比唐姐姐更漂亮呢?”說著說著,臉上掛著的小驕傲還是連傻子都知道小公主的心情眨眼小雨轉晴,棒棒噠!

  女人果然還是要靠哄的,看著小公主一臉笑意地挽著王東的手,唐大少心底里悄悄抹了一把汗,還好,王東還能降得住快要成妖的小公舉。“好了好了,舞會也要開始了,我們下去吧!”唐寧只想快點送走小公主這位大神。

  ……………………………………………………………………

  當王東一行人珊珊來遲的時候,舞廳里已經響起了輕快優雅的華爾茲,一對對跳舞的人踩著輕快寫意的步子如留連花叢的戲蝶穿叢而過,曼妙的舞姿十分賞心悅目。不過,王東的目光掃過人群一眼就看到了舞池邊緣那道絕代風華的倩影。

  唐影,一個本不應該出現在王東生命軌跡上的女人,以一種決絕的姿態烙印在王東的生命中,如同一絲火花劃過漫漫長夜,照亮了前世王東早期灰暗昏沉的亡命生涯。幾年后,男孩已經成長為最勇敢的鐵血戰士,殺戮和死亡成了他的主旋律,但他唯獨不敢入睡,眼睛一閉就是蒼茫戰場上那抹用死亡澆灌的地獄之花,她成為了他痛徹心扉的夢。

  ……………………………………………………………………

  “這位美麗的小姐,我是否有榮幸邀請你跳一支舞?”一位帥氣迷人的公子哥動作優雅的伸出手作出“請”的姿勢。

  “不好意思,我今天身體略感不適,不能跳舞。”唐影委婉地拒絕了公子哥的邀請。

  “唐小姐開玩笑了,請給我這個機會跳一支舞吧!”公子哥一副狗皮膏藥般地糾纏不休。

  “唐小姐已經決定出席我的舞伴了,請你讓開!”王東看著這個朝思暮想的女人陷入為難還是忍不住走近。公子哥見王東一身服飾華麗,都是市面上不曾出現過的名牌貨,知道這人不是好惹的,就暫時貌似遺憾的讓步離開,只是眼角那抹隱藏的陰狠還是逃不過王東的觀察,畢竟是從生死戰場上鍛煉出來的生存本能,沒有點眼力的人,都已經死了。

  膚若凝脂,眸如秋水,身材高挑,一襲黑色連衣長裙,胸前兩個渾圓輪廓繃得緊緊的,有種呼之欲出的感覺,細腰猶如柳枝盈盈一握。黑色裙擺遮住豐挺渾圓的****,孑然一身,卓爾不群。現在唐影的腦海里并沒有王東,她甚至不知道眼前幫她解圍的人叫什么,直覺卻告訴她自己認識這個人,甚至愿意相信這個人,很荒誕的感覺,尤其是他望著自己的眼神很熟悉很熟悉。

  “這位先生,我們見過嗎?”她不禁脫口問出這句話,她平時不是這般藏不住話的人。

  “也許見過,也許沒有,你就在我眼前,我從不曾見過你。”王東的手微微抖動,抖動,前半句是說給唐影聽的,后半句其實是說給自己,他不敢輕易說愛,不敢想象兩人提前結識會帶來怎樣的后果。真的不敢想象!

  “不管怎樣,謝謝你!我叫唐影,不知道你是誰?”唐影微微蹙眉,顯然對王東的回答感到不適。

  “王東,王氏集團的執行總裁,很高興認識你,唐小姐。”王東不敢多留,看到唐寧向自己招手示意,略帶歉意地說道,“抱歉,我還有事先走了。”

  看著王東離去的背影,唐影若有所思地佇立良久,心里想道:真是個有趣的人。王東,我記住你了!

  ……………………………………………………………………

  “東少,剛才我沒有產生錯覺吧,你居然在跟唐大校花說話!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說,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

  唐大少的行為總是出人意表,王東差點沒把剛喝下的酒水噴出來,尤其是他那自以為“我早看穿你小子”的得意神色,更讓王東一臉牙疼,只好稍稍轉開視線,不去看唐大少那欠扁的表情。視線往前廳挪,大廳中央三五個業界知名企業老總圍繞著一位身材挺拔,面容威嚴的西裝中年男人攀談,沒錯,他就是唐大少的父親,唐氏集團現任董事長唐國庫。

  唐大少在王東面前沒少抱怨過在家里他老子對他管教多么嚴歷,稍有差池便是一頓痛揍,搞得他每次回家都要小心翼翼的躲起來,真是大氣都不敢出一聲。雖然唐大少說的有些太過夸張,但王東在腦海中還是勾勒出一位治家威嚴不留情面的嚴父形象。不過,經歷了前世的洗禮,王東還是很贊同唐國庫的做法的,因為唐大少那大大咧咧的樂天派性格很大程度上是在他父親的刻意引導下形成的,這讓他在大災難降臨之初很快就適應了過來,并且感染了周邊許許多多的人,其中包括了王東,如果唐寧前世沒有死去,王東的人生也許就不會那么悲慘,可惜,世上沒有那么多的如果,唐寧死了,王東一直走不出心里的那道坎,即使是唐影,也不曾真正救贖了這個男人。還好,這一切都還沒有開始,王東如是想到。

  說到這里,王東不禁發自內心地尊敬和感激這位刀子嘴豆腐心的慈父,當下又看向圍繞唐國庫周圍的人,突然間王東的目光被一個人給吸引住了,怎么也挪不開雙眼。

  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驚喜來得太過突然,王東霎時只有驚,隨后才是喜。

  前世全世界公認的唯四的圣構裝師之一,也是華夏國唯一一個和人類世界公認最強的圣構裝師,李夜。

  一個謎一樣的男人。

  0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