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22:47:15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三轉重修
  4. 啦啦

啦啦

更新于:2018-03-18 19:16:32 字數:5406

字體: 字號:
  《星空大陸》,世界第一款虛擬游戲。

  周離小心地利用“潛行”,行走在這個目前最高難度的副本地圖里,一點一點地探索著前方彎曲的小道。這個地圖剛開放,他們是屬于第一支進入到此副本的團隊。

  做為團隊中唯一的盜賊,探路開圖的重任,自然是落到周離的身上。

  “首殺是屬于我們的。”

  游戲中最頂端的團隊,這不是狂妄,而自負。

  出色的團隊,每一名成員皆是各職業中的頂端玩家,拿下了不少副本的首殺,名盛一時。

  在后方,是七名隊員,他們距離周離只有十米的距離。

  頂級的“潛行”,對速度的影響減少到了25%,讓周離的移動速度迅速無比。

  每一步,皆是小心無比,哪怕現在開啟著“偵察”這個技能。

  彎曲的小道,加上陰暗的視覺效果,讓人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虛擬技術的效果,超出想象,唯一不足之處,在于是初代虛擬技術,玩家在受到攻擊時,會刺激影響到神經,造成一定的疼痛。

  突然間,一股危機感陡然出現。

  周離猛地停下來,然后靜止不動。

  對于自己已經是頂級“潛行”,周離還是有著極大的自信的,更何況還有著大量增加隱蔽屬姓的裝備。

  小道像是挪動起來一樣,周離有一種進入到某種怪物的腹臟之感。

  “啪!”

  毫無征兆的聲響,潛行中的周離只感覺一陣劇烈的疼痛傳來。

  “尼瑪!!”

  潛行下依然被發現,而且攻擊之迅速之強,超出想象。

  盜賊脆弱的血量和防御,根本沒有辦法扛得住這一擊的攻擊力。

  血量,瞬間清空。

  周離只感覺自己被抽飛,騰空而起。

  初代虛擬技術對神經的副作用,強烈地刺激著周離的神經,這一次比任何時候都要強烈難以忍受,導致大腦一片暈眩,靈魂像是被什么東西猛然抽離了一般,眼睛隨即一黑。

  ……

  離城。

  六月的太陽,將這半沙之地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爐。

  沙粒浮起了熱浪,一片朦朧。

  離城中心競技場。

  “天啊。”

  “可憐的周少爺。”

  “好兇殘的一階獠牙野豬。”

  “周離還真是周家的恥辱,已經成年了,竟然連一階武者也沒有辦法晉升。”

  “周家的臉,全讓他給丟盡了。”

  巨大的看臺上,瞬間激起了一片的議論聲,更多的還是譏諷的哄堂大笑。

  無數的聲響,強行灌進到周離的耳朵里。

  這一刻,在巨大的哄笑聲中,周離驀然從黑暗中清醒過來。

  自己還在飛,倒著在空中飛出去。

  “難道這一擊,沒有造成秒殺?”這是周離的第一個念頭。

  第二個念頭,是渾身的疼痛,一種深入到骨髓里的疼痛,讓人的神經皆在這疼痛中抽搐著。胸膛火辣辣的,骨頭像是也要斷掉一樣。喉嚨傳來了腥味與甘甜,一股不可抑制的液體,從喉嚨里沖了出來。

  “噗!”

  液體噴射出來,在陽光下灑下一抹的腥紅。

  “靠了,什么時候游戲這么真實了?”

  還沒有等周離從黑暗中反應過來,屁股狠狠地砸到了地面,摔了個七葷八素。

  競技場里的泥沙,被無情地轟飛,灑向天空。

  一個被人為砸出來的沙坑,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出于反應,周離用手一撐,人從一個翻滾的狀態彈,卻因為胸膛傳來撕裂般的疼痛,后續無力,人軟倒在沙地里。

  入眼的,不再是陰暗狹小的副本小道,而是一片陽光照耀的環形建筑物,強烈的光線,刺得讓人快要睜不開眼睛。無數剛剛還模糊的吶喊聲,涌入到耳朵里,震得周離茫然不知所措。

  這是一個類似羅馬競技場的巨型建筑物,無數的人正坐在競技場的觀眾席上。

  不知道為什么,周離感覺自己此刻像是一個小丑,正被人哄堂大笑著。

  “這……這是怎么回事?”

  腦袋一時還沒有轉過彎來的周離,臉上的表情有說不出來的古怪,倒在沙地里,臉上傻愣著,像是被什么東西給驚嚇到。

  在外人看來,周離絕對是被獠牙野豬這一擊給嚇傻了。

  “哼哼!”

  地面傳來了一陣顫抖,像是有什么重型的物體在地面上奔跑著。

  略微抬頭向前看,刺眼的陽光下,是一只黑色體型巨大、長著兩根發黃獠牙的野豬,正半低著頭,將尖端的獠牙壓低,狂野地奔跑著。兩只腥紅的眼睛,顯露出了主人此刻的憤怒,像是要用獠牙將眼前的人戳穿。

  “什么情況?”

  一瞬間,周離蒙了。

  “保護周少爺《星空大陸》,世界第一款虛擬游戲。

  周離小心地利用“潛行”,行走在這個目前最高難度的副本地圖里,一點一點地探索著前方彎曲的小道。這個地圖剛開放,他們是屬于第一支進入到此副本的團隊。

  做為團隊中唯一的盜賊,探路開圖的重任,自然是落到周離的身上。

  “首殺是屬于我們的。”

  游戲中最頂端的團隊,這不是狂妄,而自負。

  出色的團隊,每一名成員皆是各職業中的頂端玩家,拿下了不少副本的首殺,名盛一時。

  在后方,是七名隊員,他們距離周離只有十米的距離。

  頂級的“潛行”,對速度的影響減少到了25%,讓周離的移動速度迅速無比。

  每一步,皆是小心無比,哪怕現在開啟著“偵察”這個技能。

  彎曲的小道,加上陰暗的視覺效果,讓人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虛擬技術的效果,超出想象,唯一不足之處,在于是初代虛擬技術,玩家在受到攻擊時,會刺激影響到神經,造成一定的疼痛。

  突然間,一股危機感陡然出現。

  周離猛地停下來,然后靜止不動。

  對于自己已經是頂級“潛行”,周離還是有著極大的自信的,更何況還有著大量增加隱蔽屬姓的裝備。

  小道像是挪動起來一樣,周離有一種進入到某種怪物的腹臟之感。

  “啪!”

  毫無征兆的聲響,潛行中的周離只感覺一陣劇烈的疼痛傳來。

  “尼瑪!!”

  潛行下依然被發現,而且攻擊之迅速之強,超出想象。

  盜賊脆弱的血量和防御,根本沒有辦法扛得住這一擊的攻擊力。

  血量,瞬間清空。

  周離只感覺自己被抽飛,騰空而起。

  初代虛擬技術對神經的副作用,強烈地刺激著周離的神經,這一次比任何時候都要強烈難以忍受,導致大腦一片暈眩,靈魂像是被什么東西猛然抽離了一般,眼睛隨即一黑。

  ……

  離城。

  六月的太陽,將這半沙之地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爐。

  沙粒浮起了熱浪,一片朦朧。

  離城中心競技場。

  “天啊。”

  “可憐的周少爺。”

  “好兇殘的一階獠牙野豬。”

  “周離還真是周家的恥辱,已經成年了,竟然連一階武者也沒有辦法晉升。”

  “周家的臉,全讓他給丟盡了。”

  巨大的看臺上,瞬間激起了一片的議論聲,更多的還是譏諷的哄堂大笑。

  無數的聲響,強行灌進到周離的耳朵里。

  這一刻,在巨大的哄笑聲中,周離驀然從黑暗中清醒過來。

  自己還在飛,倒著在空中飛出去。

  “難道這一擊,沒有造成秒殺?”這是周離的第一個念頭。

  第二個念頭,是渾身的疼痛,一種深入到骨髓里的疼痛,讓人的神經皆在這疼痛中抽搐著。胸膛火辣辣的,骨頭像是也要斷掉一樣。喉嚨傳來了腥味與甘甜,一股不可抑制的液體,從喉嚨里沖了出來。

  “噗!”

  液體噴射出來,在陽光下灑下一抹的腥紅。

  “靠了,什么時候游戲這么真實了?”

  還沒有等周離從黑暗中反應過來,屁股狠狠地砸到了地面,摔了個七葷八素。

  競技場里的泥沙,被無情地轟飛,灑向天空。

  一個被人為砸出來的沙坑,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出于反應,周離用手一撐,人從一個翻滾的狀態彈,卻因為胸膛傳來撕裂般的疼痛,后續無力,人軟倒在沙地里。

  入眼的,不再是陰暗狹小的副本小道,而是一片陽光照耀的環形建筑物,強烈的光線,刺得讓人快要睜不開眼睛。無數剛剛還模糊的吶喊聲,涌入到耳朵里,震得周離茫然不知所措。

  這是一個類似羅馬競技場的巨型建筑物,無數的人正坐在競技場的觀眾席上。

  不知道為什么,周離感覺自己此刻像是一個小丑,正被人哄堂大笑著。

  “這……這是怎么回事?”

  腦袋一時還沒有轉過彎來的周離,臉上的表情有說不出來的古怪,倒在沙地里,臉上傻愣著,像是被什么東西給驚嚇到。

  在外人看來,周離絕對是被獠牙野豬這一擊給嚇傻了。

  “哼哼!”

  地面傳來了一陣顫抖,像是有什么重型的物體在地面上奔跑著。

  略微抬頭向前看,刺眼的陽光下,是一只黑色體型巨大、長著兩根發黃獠牙的野豬,正半低著頭,將尖端的獠牙壓低,狂野地奔跑著。兩只腥紅的眼睛,顯露出了主人此刻的憤怒,像是要用獠牙將眼前的人戳穿。

  “什么情況?”

  一瞬間,周離蒙了。

  “保護周少爺!”

  不遠處傳來了驚叫《星空大陸》,世界第一款虛擬游戲。

  周離小心地利用“潛行”,行走在這個目前最高難度的副本地圖里,一點一點地探索著前方彎曲的小道。這個地圖剛開放,他們是屬于第一支進入到此副本的團隊。

  做為團隊中唯一的盜賊,探路開圖的重任,自然是落到周離的身上。

  “首殺是屬于我們的。”

  游戲中最頂端的團隊,這不是狂妄,而自負。

  出色的團隊,每一名成員皆是各職業中的頂端玩家,拿下了不少副本的首殺,名盛一時。

  在后方,是七名隊員,他們距離周離只有十米的距離。

  頂級的“潛行”,對速度的影響減少到了25%,讓周離的移動速度迅速無比。

  每一步,皆是小心無比,哪怕現在開啟著“偵察”這個技能。

  彎曲的小道,加上陰暗的視覺效果,讓人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虛擬技術的效果,超出想象,唯一不足之處,在于是初代虛擬技術,玩家在受到攻擊時,會刺激影響到神經,造成一定的疼痛。

  突然間,一股危機感陡然出現。

  周離猛地停下來,然后靜止不動。

  對于自己已經是頂級“潛行”,周離還是有著極大的自信的,更何況還有著大量增加隱蔽屬姓的裝備。

  小道像是挪動起來一樣,周離有一種進入到某種怪物的腹臟之感。

  “啪!”

  毫無征兆的聲響,潛行中的周離只感覺一陣劇烈的疼痛傳來。

  “尼瑪!!”

  潛行下依然被發現,而且攻擊之迅速之強,超出想象。

  盜賊脆弱的血量和防御,根本沒有辦法扛得住這一擊的攻擊力。

  血量,瞬間清空。

  周離只感覺自己被抽飛,騰空而起。

  初代虛擬技術對神經的副作用,強烈地刺激著周離的神經,這一次比任何時候都要強烈難以忍受,導致大腦一片暈眩,靈魂像是被什么東西猛然抽離了一般,眼睛隨即一黑。

  ……

  離城。

  六月的太陽,將這半沙之地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爐。

  沙粒浮起了熱浪,一片朦朧。

  離城中心競技場。

  “天啊。”

  “可憐的周少爺。”

  “好兇殘的一階獠牙野豬。”

  “周離還真是周家的恥辱,已經成年了,竟然連一階武者也沒有辦法晉升。”

  “周家的臉,全讓他給丟盡了。”

  巨大的看臺上,瞬間激起了一片的議論聲,更多的還是譏諷的哄堂大笑。

  無數的聲響,強行灌進到周離的耳朵里。

  這一刻,在巨大的哄笑聲中,周離驀然從黑暗中清醒過來。

  自己還在飛,倒著在空中飛出去。

  “難道這一擊,沒有造成秒殺?”這是周離的第一個念頭。

  第二個念頭,是渾身的疼痛,一種深入到骨髓里的疼痛,讓人的神經皆在這疼痛中抽搐著。胸膛火辣辣的,骨頭像是也要斷掉一樣。喉嚨傳來了腥味與甘甜,一股不可抑制的液體,從喉嚨里沖了出來。

  “噗!”

  液體噴射出來,在陽光下灑下一抹的腥紅。

  “靠了,什么時候游戲這么真實了?”

  還沒有等周離從黑暗中反應過來,屁股狠狠地砸到了地面,摔了個七葷八素。

  競技場里的泥沙,被無情地轟飛,灑向天空。

  一個被人為砸出來的沙坑,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出于反應,周離用手一撐,人從一個翻滾的狀態彈,卻因為胸膛傳來撕裂般的疼痛,后續無力,人軟倒在沙地里。

  入眼的,不再是陰暗狹小的副本小道,而是一片陽光照耀的環形建筑物,強烈的光線,刺得讓人快要睜不開眼睛。無數剛剛還模糊的吶喊聲,涌入到耳朵里,震得周離茫然不知所措。

  這是一個類似羅馬競技場的巨型建筑物,無數的人正坐在競技場的觀眾席上。

  不知道為什么,周離感覺自己此刻像是一個小丑,正被人哄堂大笑著。

  “這……這是怎么回事?”

  腦袋一時還沒有轉過彎來的周離,臉上的表情有說不出來的古怪,倒在沙地里,臉上傻愣著,像是被什么東西給驚嚇到。

  在外人看來,周離絕對是被獠牙野豬這一擊給嚇傻了。

  “哼哼!”

  地面傳來了一陣顫抖,像是有什么重型的物體在地面上奔跑著。

  略微抬頭向前看,刺眼的陽光下,是一只黑色體型巨大、長著兩根發黃獠牙的野豬,正半低著頭,將尖端的獠牙壓低,狂野地奔跑著。兩只腥紅的眼睛,顯露出了主人此刻的憤怒,像是要用獠牙將眼前的人戳穿。

  “什么情況?”

  一瞬間,周離蒙了。

  “保護周少爺!”

  不遠處傳來了驚叫。

  兩道人影一個彈射間,飛躍落到了周離的身邊,沒有一絲猶豫地架起了周離,拔腿便是向后狂奔。

  設立在競技場邊的評判席中,一名中年人臉色一片鐵青。

  稍遠一些的晉升區里,數十名等待著晉升考核的少年們,發出了一陣肆無忌憚的哈哈大笑,似乎眼前周少爺的窘境,并沒有引來他們絲毫的同情,反而是幸災樂禍。

  。

  兩道人影一個彈射間,飛躍落到了周離的身邊,沒有一絲猶豫地架起了周離,拔腿便是向后狂奔。

  設立在競技場邊的評判席中,一名中年人臉色一片鐵青。

  稍遠一些的晉升區里,數十名等待著晉升考核的少年們,發出了一陣肆無忌憚的哈哈大笑,似乎眼前周少爺的窘境,并沒有引來他們絲毫的同情,反而是幸災樂禍。

  !”

  不遠處傳來了驚叫。

  兩道人影一個彈射間,飛躍落到了周離的身邊,沒有一絲猶豫地架起了周離,拔腿便是向后狂奔。

  設立在競技場邊的評判席中,一名中年人臉色一片鐵青。

  稍遠一些的晉升區里,數十名等待著晉升考核的少年們,發出了一陣肆無忌憚的哈哈大笑,似乎眼前周少爺的窘境,并沒有引來他們絲毫的同情,反而是幸災樂禍。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