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3:15:20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黎明前的悸動
  4. 第一章 宿醉的惡果

第一章 宿醉的惡果

更新于:2018-03-18 16:27:05 字數:3159

字體: 字號:
黎明前的悸動目錄
共1章
  鳥兒清脆的啼鳴聲傳入耳畔,帶著濃濃的生命的氣息。微風輕拂吹過臉頰,清爽的感覺舒緩了陳彥錕麻木的身軀。他下意識動了動身子,混沌不堪的思緒也漸漸回歸了本體。他似乎看到了一絲陽光,但無奈眼皮像是重達千斤,無論他怎樣的努力,都無法睜開。

  臉龐所觸及的地方有些冰冷,也有些粗糙,那堅硬的質地分明是水泥地。

  雙眼緊閉的陳彥錕瞬間知道了自己的現狀,看來他是在路邊睡過去了,或者說是昏過去了。

  混亂的記憶僅僅只停留在他凌晨從酒吧出來的那一刻。由于過多的酗酒,此時他感覺自己的膀胱快要憋炸了。

  還是去找個沒人的巷子里去放點水吧,不然這樣下去真的可能會被憋死。他記得自己這樣想。

  但是當他剛剛步入一個漆黑的巷子里的時候,一只帶著魚腥味的麻袋便從天而降,緊接著對方就對著他一頓海扁。

  然后自己就躺在地上睡了一夜?他想到這里不禁在心里哀嚎道“現在的人可真沒有同情心啊,也不知道幫我叫輛救護車…”

  但是似乎并沒有人注意到在這個不起眼的巷子里,還睡著一個大活人。

  于是他只能秉著自力更生,豐衣足食的理念,艱難的伸出左手,想要讓自己的身體平躺在地上。但常年的花天酒地的生活,早已掏空了他的身體。

  他這么一翻,非但沒有成功,反而喪失了他積攢了很長時間的力氣。

  此時的他,就像是一個剛剛吃飽的肥膩的驅蟲,奮力的想要蠕動自己肥胖的身體,但是無能為力。

  終于他廢了九牛二虎之力,將自己的腦袋,掰的面朝天空,看著清澈的天空。

  突然,他感覺出有什么地方不對,自己生活的這座城市,雖然不是重度污染區,但是也不是什么干凈的地方。此時,自己頭頂的這片天空,清澈的就像是在********大草原上一樣。

  難道自己被這么一打,然后穿越了?他一邊想,一邊又動了動他的身體。突然,胳膊無意間觸碰了一個柔軟溫熱的物體。

  “嗯...這是哪里啊!”對方似乎被他的動作弄醒了,不滿的嘟囔道。

  陳彥錕聽到身旁的聲音后,艱難的轉過頭,就看到自己的身旁還躺著一個身穿緊身超短裙的女人。

  紅腫的雙眼,蒼白的臉色,顯然是宿醉之后的表現。但是雖然此時的她如此狼狽,但是仍然掩蓋不住她的姿色。

  “呵,喝大了,斷片了吧!怎么鉆到我的懷里了?”他幸災樂禍的說。難道自己昨天在無意識的情況下,還上了一個這么俊的妞?

  “什么叫我鉆到你的懷里了?要不是昨天你跟在我屁股后面想要泡我,我看都懶得看你一眼。”那個女人不屑的說。

  對了,陳彥錕突然記起,他昨天在酒吧確實看到一個長的很正的妞,但是人家壓根不理自己。而且看她的穿衣打扮,也不像是缺錢的那種女人。不過今天就鉆到自己的懷里...

  “對了,他ma的是不是你找的人打老子?”陳彥錕突然想起了這件事。

  “你別吵,讓我睡一會兒。睡醒了隨便你弄。”女人不耐煩的撥開他的手說。

  還有這種好事?陳彥錕在心里盤算著。“走吧,哥哥帶你快活去。”

  陳彥錕把女人一把抓過來,扛到肩上。女人的身子很軟,身上也帶著淡淡的高級香水味,聞著很舒服。

  打開自己的破轎車的車門,一把把女人塞進副駕駛。自己也進了駕駛室。

  但是他還沒有啟動發動機,車窗就被敲響了。

  “誰啊!”他不耐煩的問了一句,然后把車窗打開。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看上去老實巴交的臉。

  “有事么?”土老冒,打擾老子的好事。

  “老板,您的車在這里停了一夜,二白塊錢。”

  “艸,一晚上二百,你怎么不去搶啊!”陳彥錕聽到后立馬叫了出來。

  要是平時,這么點錢,他肯定眼睛眨都不帶眨一下的。可是昨天晚上那群人把自己的錢包和身份證帶走了。現在他除了車上的駕駛證,現在可是身無分文。

  “沒有錢也可以,把駕駛證留下,等有錢了再來贖。”對方的語氣和臉色立馬就變了。

  陳彥錕看了一眼副駕駛上的妞兒,一咬牙,把駕駛本遞給了外面的人。

  “好嘞,老板,我在這里等著您。”

  陳彥錕看著對方笑的和盛開的菊花一樣的臉,不禁在心里罵了一句“狗眼看人低。”

  由于他現在全身疼痛,所以歪歪扭扭的好不容易把車開到了自己的家門前。

  陳彥錕的家距離剛剛的酒吧不遠,車程不過十幾分鐘。但他所住的小區就跟他座下那臺老掉牙的轎車一樣,美人遲暮、英雄陌路,曾經的輝煌早已不值一提,遠遠看去不但灰蒙蒙一片,而且無論是乞丐還是收破爛的,都可以隨意進出!

  陳彥錕輕車熟路的把車開到自家樓下,然后就隨便橫在路旁,反正也沒有人去管他。

  他先跳下車,四周看了看。此時已經過了上班的時間,小區里的上班族已經看不到身影。能看到的大多都是一些三五成群的老頭,老太太走在陰涼處乘涼。一個他的熟人都沒有。

  這讓陳彥錕微微有些失望起來,好不容易帶個美妞回家居然連個得瑟的對象都找不到,不過也給他省了不少的事情。

  他剛想轉身去弄副駕駛上的女人,一輛白色的小奧迪卻慢悠悠的從小區大門外拐了進來。他立馬眼睛一亮,不動聲色的緩下腳步,磨磨蹭蹭的走到了副駕駛旁邊!

  “喲,這不是陳彥錕,怎么著,今天沒去上班啊?”

  白色的奧迪緩緩頂在了他那輛破轎車的后面。緊接著,左右兩邊的車門一起打開,從上面走下來一對中年夫婦。

  那個帶著眼睛的男人熟稔給他打招呼,而陳彥錕卻靠在車旁朝他微微一笑“弓文劍,你來這正好,哥們兒新交了個女朋友,昨晚一起瘋了一夜,現在還沒有睡醒呢。你快過來搭把手,幫我把她弄回家里去。”

  “喲!這姑娘是喝大了吧?”

  弓文劍聽了媳婦兒的話,疑惑的走到車門邊往里一看,那個女人正四仰八叉的躺在里面。由于超短裙的原因,直接讓她白皙的美腿和高聳的胸部大面積的展現在對方眼前。

  弓文劍看到了眼前的景象,眼中立刻浮現出一抹艷羨,酸溜溜的說道:“陳彥錕,你可真是長本事,小月已經長的夠漂亮了,沒想到她剛一和你離了,你就又找了一個更好看的。”

  “我看看我看看…”弓文劍媳婦兒聽了老公的話,湊上前去想要一睹那個美女的芳容。

  但是她看了一眼之后,冷笑一聲皮笑肉不笑的說:“陳彥錕,不是當姐的說你,就算你和小月離了也不能這么自暴自棄啊,你看看這個女人張什么樣,一看就不是良家婦女。”

  “周婷,你這話說的我就不愛聽了,你見過戴卡地亞項鏈,穿夏奈爾的不正經女人嗎?”

  陳彥錕就知道這個女人一定會這么說,這個老女人,從來看不了別人家好。原來自己和小月還在一起的時候,她就眼紅的沒少挑撥。現在,她更是能把鼻子翹到天上去。

  陳彥錕也學著她的樣子,對著她輕蔑的一笑,說道:“人家隨便一瓶香水就十幾萬,今天你能聞一聞,就已經占了天大的便宜嘍!”

  “臭婆姨,你瞎說什么呢?”

  弓文劍佯怒的拉了拉自己妻子的手臂,焦急的沖她使了個眼色,她就下意識的順著他所示意的方向看去,原來是車里醉雞支在外面的鞋底上,無比清晰的標了一個金色的香奈兒標志。

  但是周婷依舊不識好歹,扭了一下她臃腫的腰身,不屑的說“誰知道是不是真的,大街的地攤上,一片一片的全是。”

  說完就又心虛的沖著自己的老公吼道“你他ma的還不回去拿東西,站在外面還不夠丟人現眼?”

  “錕哥,對不起了,我們著急著回家納戶口本辦房產證呢,我們新搬了家,到時候一定要賞臉過來做客。”

  弓文劍點頭哈腰的向著陳彥錕道歉,然后急忙追著自己的妻子回家。但是周婷剛走到門口,還不依不饒的喊道“瞧你那點出息,看你那雙賊溜溜的眼睛粘在那個雞的身上就揭不下來了吧。他陳彥錕天天出去浪,連自己的老婆都保不住。你要是和他學,老娘也敢給你出去戴綠帽子。”

  “媽勒戈逼的...”

  陳彥錕雙眼通紅的把煙頭重重的砸在地上,牙齒咬的咯吱作響,盯著兩個人的方向,恨不得把他們撕的粉碎。

  但是那個女人很快就被弓文劍急匆匆的拉進了二樓的家里,厚重的防盜門立刻隔絕了她的指桑罵槐的聲音,這讓陳彥錕剛剛才追出去的腳步又無奈的停了下來,之前滿腔的得意瞬間化為濃濃的失落,轉頭看向車里的那個女人,似乎也沒有那么誘人了!

字體: 字號:
黎明前的悸動目錄
共1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