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16:05:18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關公筆記
  4. 002 穿越有風險,重生需謹慎

002 穿越有風險,重生需謹慎

更新于:2018-03-16 19:51:08 字數:2368

字體: 字號:
  云長二十八年四月初七

  很多事情,我已經不愿意去想。愛情來得快去的也快,就像是搶包子的狗,來的時候兇巴巴的,不管你愿不愿意,走的時候你追也追不上,有時候甚至不敢追。

  和那個大耳長臂的男人處的久了,忽然覺得這個人還有些意思。雖說人是沒有我這般英俊瀟灑,器宇軒昂(此處省略五千字)但總體上,也算的上個性。他和閹人張翼德,哦,不好意思,我又寫錯了,是燕人張翼德,兩人一個是悶瓜,一個是傻瓜。我看著他們兩人喝起酒來,哭的好像找到失散多年的親兄弟,我不禁有些感動,后來還拜了把子。

  那時候我不知道為什么想起了張二狗子,可能他算的上我以前唯一的兄弟。小時候我們玩過家家,他總是爭著和我演夫妻,有時候還會摸我的JJ,也不知道他跟誰學的,說摸了之后,才會有小孩。

  我當時很害怕,擔心自己真的懷上了。現在想想自己真的有點好笑,竟然不知道只有女人摸我的JJ才會懷孕。

  這里我要講一個憋了多年秘密,那年我遇到的那個洗澡的小女孩,她竟然是沒有JJ的……很難想象,一個小女孩發現別人都有,她沒有的時候,會多么難受。

  我們三個相識也有近一個月了。那天我又去張老黑那里蹭飯吃。猿猴竟然也在,我指著他笑道:“大哥,你那草鞋,現在都已經是馳名商標了,怎么還到這里還蹭飯?”

  這猴子也不生氣,只是嘆了口氣道:“實不相瞞,我是不缺錢的。我祖上其實是中山靖王之后,因為我爹的爹的爹的爹和當時的皇上因為我的事情而吵架,所以被削了爵位——”

  “等等——”我心中冷笑,以一個猿猴的智商也想唬我?簡直是不知死活。“糾正兩處,你爹的爹的爹的爹——可以稱為你爺爺的爺爺,這樣可以不用浪費我晚上寫日記的筆墨。第二,你爺爺的爺爺那時候,怎么會因為你的事情吵架?”

  猿猴故作深沉的嘆了口氣,好像再回憶他的進化歷程,良久開口道:“你知道我們從何而來么?”

  張黑子騰地一下竄了出來,大笑兩聲:“你們兩個瓜娃子,這事都不知道,當然是娘生的。”

  “你怎么知道?”我們兩人不禁對他另眼相看。

  張黑子神氣道:“其實人和雞鴨一樣,都是由母體中形成,然后再蛋殼中孵上幾個月,就可以出世了……看你們表情不大相信啊……不信你們摸摸我的手指甲和腳趾甲,這些就是黏在身上褪不掉的蛋殼”

  我恍然大悟,點了點頭:“我還以為我真是從南沙河里扒出來的呢……”

  猿猴也是深有感觸:“還是這個解釋比較合理,不過我娘說,我是她三十年前散在地里的種子,我爹耕耘了好多次,才長出來的。你看我的胳膊——這就是當年我爹從地里往外拔的時候太用力了,發生了彈性形變。”

  我這時候忽然緩過神來,心中暗罵,這猴子還真是精明,一個問題,就把我們帶進溝里去了。于是我執迷不悟的問:“這和你爺爺的爺爺和皇帝吵架有什么關系”

  “因為我爺爺的奶奶長的俊俏,皇帝也看上了。但是我爺爺的爺爺風采動人,有幾分我的神韻,我爺爺的奶奶自然是神魂顛倒,最后幫我爺爺種了我爺爺的爹爹,我爺爺的爹爹又種下了我爺爺……”

  他亂七八糟的說了一堆,我才明白過來。他的意思是,中山靖王和皇帝的女人私奔了。

  “他真勇敢。”我由衷的嘆道。我不禁又想起了桃桃,兩行清淚又不自覺的流了下來。如果我有中山靖王一半的勇氣,桃桃現在應該正在家里幫我孵蛋吧。

  猿猴見我落淚,鄙夷的看了一眼道:“男子漢大丈夫,血染沙場,淚不沾襟!”

  我怔了片刻,忽然覺得他說的很有道理,于是回道:“大哥,你就說吧,你打算怎么干?”

  “革命!”

  我一頭霧水的看了一眼張黑子道:“啥叫革命?”

  猿猴道:“革命的意思……就是……穿上皮革去拼命!”

  我不禁佩服他的文采:“大哥真是掃把星下凡,什么都懂——你這詞從哪學來的?”

  “那天我回家路上,一個著裝怪異的人非拉著我說,他是穿越來的,還說將來我會當皇上。我問他怎么當,他說我要革命。我想了想,覺得有道理。富貴險中求嘛”

  我大驚:“咦……也有一個著裝怪異的人告訴我說他是穿越來的,還不停的問我要貂蟬的手機號碼,還說什么小喬什么洛神的球球號,鬼知道這小子在說什么東西——什么是穿越?”

  猿猴沉吟半晌,猜測道:“我覺得應該是從越國而來。”

  我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那大哥把那個人留在家里了?”

  “沒有,他說我兒子將來會是個傻子,被我一菜刀剁了!”

  我有些驚訝,沒想到猿猴竟這么男人,伸出大拇指道:“大哥牛啊!”

  “二弟,你家的那個越國人呢?”

  我回憶了一下道:“他老是找我要什么貂蟬的手機號,我煩的很,隨手拿了一塊板磚把他拍死了,反正現在管的松,殺個人只要沒人看見,一般都沒什么事。”

  (看見了么,朋友們,千萬不要隨便穿越,就算穿越了也不要隨便說話,就算說話了,也要懂得入鄉隨俗,外地人都是受欺負的——當然有個夢想是對的,但是你丫的就不能別老是想當**?)

  張黑子忽然大叫一聲,拍著額頭道:“哎呀——壞事了。”

  “怎么了?”我和猿猴被嚇了一條。

  “你們一說穿越,我想起來了——昨天晚上我這來了一個胖子,也說是穿越的。我覺得他說話挺有意思,和他喝了幾壇子酒……后來,我就宰豬去了。”

  猿猴意興闌珊:“這有什么大驚小怪的。”

  “大哥有所不知,這幾天村里面活豬收不上來,已經沒有存貨了,我還說呢,這人怎么說走就走了,昨兒個晚上,案板上還莫名其妙的多了一頭豬……”

  我聽出了些端倪,差點嚇尿褲子,看了看桌上的酒肉,不可思議道:“你說這豬肉……我說怎么有點酸。”

  猿猴也是一驚,立馬用刀割了一塊,放在鼻子前面聞了聞,又嘗了一口,高興道:“果然是人肉,幸虧我剛才沒吃……”

  我對他這種刻意表現優越感的行為,非常鄙視。不就是人肉嗎,吃了就吃了,沒吃就沒吃。他這樣明擺著是在說,剛才那個紅臉傻X居然吃了人肉了。

  正在他得意之時,我從容的拿起筷子,又吃了一口那肉,大笑兩聲:“大丈夫,連豬肉都敢吃,何況是人。”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