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0:44:19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晨星戰者
  4. 第一節 Black lightning

第一節 Black lightning

更新于:2018-03-16 19:55:29 字數:2827

  夜幕中一架伊爾-76重型運輸機從莫斯科近郊的茹斯夫科空軍基地起飛。兩側內翼之下的渦扇發動機發出轟鳴的低響推動長逾46米的機身在跑道上滑行,前起落架逐漸脫離地心引力的束縛,露出被交替閃爍的航道燈映紅的機腹。

  飛機斜上方加速爬升,穿越過莫斯科繁華的鬧市,迎著湍急的氣流徑穿過平流層,帶著巨大的加速度,空氣像是崩斷的鋼琴線被切割發出尖銳的音爆。

  身著紅色軍裝的俄羅斯飛行員有條不紊地調試著飛機高度,天氣數據,雷達和火控系統。不過俄羅斯境內的雷達卻沒有顯示這架運輸機的蹤跡,連塔臺的起飛記錄也被刪除,這架飛機就像幽靈一樣從俄聯邦的版圖上消失了。

  現在是凌晨兩點飛機已經飛行了六個多小時。現在正在北冰洋的上空,貼著北極圈飛行。極圈的天氣情況一向良好,不過今天就和這突如其來的任務一樣飛行條件有些不妙,盡管是在平流層之中,寬闊的機身也出現了不同程度的顛簸。不用通過機頭的天氣雷達,透過觀察窗肉眼就可以觀察到機腹下強勁的氣流。

  飛行至安茹群島附近時,機師再次調轉機頭向極圈深入。飛機開始壓低高度,高度從兩萬米降低到了一萬五千米,俯瞰下去,北冰洋呈暗藍色的弧面。因為極夜的緣故,無論在北冰洋的哪一個角落都只能看到相同的景色。

  “茲——”機師打開了無線電,抬頭顯示器上單獨開辟出的一塊數據片區恢復了正常。出現了“CONNECTING”的字樣。現在伊爾-76正在下方海域的一萬米的上空盤旋。如果用衛星云圖的話你可以在那一片海域發現一個島嶼的黑點,但事實上無論是Google還是NASA的云圖都找不到這個島嶼,就像是被強行抹除了一樣。

  就在這兒的上方120公里處就有一顆代號為“т(陰)ень(影)”的軌道衛星,每過23小時56分04秒就會垂直經過這片海域。而現在機師就正和這顆衛星取得連接。

  (連接成功)電子音的機械女聲從機師的靜電耳機響起。

  (進入加密頻道)正駛下了指令。“Accept”(承認)

  “茲——”又是一陣雜音,伴隨著許多匹配框的出現與消失。

  “This\is\tower\control,good\evening.”(塔臺呼叫,晚上好)

  伊爾-76與島嶼塔臺通過衛星的中轉成功取得了聯系,聽隨塔臺的指示進行分層盤旋,等待島嶼的防御解除。

  “GAM\has\been\dissolved”(地對空導彈已經解除)

  “……allow\to\drop”(……允許空投)

  “Roger,開始補給。”

  數個裝有補給的復式集裝箱從機尾滑向漆黑的夜空,有衛星引導的集裝箱將在推進器的幫助下精確地降落在目標區域。

  [作戰時間+00:01:00]

  運輸機內,K·V·揚中尉快速掃過手中的作戰計劃,手指有韻律的在大腿上敲擊著。旁邊的波米揚在隊長的訓話下斷斷續續的在揚的耳邊聒噪。揚很想讓他閉嘴,不過想到自己的真正任務,還是在這種人的掩護下更好。

  綠燈亮起,伊爾運輸機的蚌式艙門緩緩開啟,露出漆黑的內腹。鐵灰色的空投倉從伸縮裝卸跳板處劃出,徑直從一萬米高空墜落。空投倉底部反動力火箭點火,側翼在運輸機的臨時CIC的指令下微調減速降落。

  在不斷晃動的倉身內,揚不禁抓緊了安全帶,其他隊員也紛紛抱怨。身旁裝備架上的武器都已經用易綁膠帶固定好,不用擔心會脫落。

  雖然這次行動是以聯合部隊的形式進行,從距離上看也就俄羅斯和中國有能力短時間到達目的。并且宗主國是俄羅斯,所以從迅速從沒有任務在身的服役士兵中抽選,自然是以能力和忠心為前提。當然具體行動還是以十人小隊為單位,比如揚率領的第一陸戰分隊。

  坐在駕駛座的是茨克,他正在努力控制空投倉的姿勢,汗水不斷從頷下滑落,從儀表盤上不斷增多的紅色警告來看情況有些不大妙。

  “3號推進器故障,不過我想應該可以安全降落。”茨克向揚報告道。

  “我想你最好能做到。”揚更加用力的抓緊了安全帶,將頭倚在靠背上防止加速度過大扭傷脊椎。

  倉身變得更加不平穩,茨克低聲咒罵了一句“后勤部都是吃干飯的么”控制桿仍被他緊握在手中“待會兒可能會有些碰撞。”茨克話音剛落,揚就感覺空投倉撞擊在了某個物體上,盡管收緊了安全帶,但他的身體還是在巨大的反沖力下被瞬間推離了座位。

  “感覺怎么樣”

  “真是糟透了,我發誓空投倉是我這一輩子坐過的最差的交通工具”

  剛才的撞擊使得照明系統失靈了,整個倉內都陷入了黑暗,只有駕駛座的儀表盤在工作發出綠色的熒光,

  波米揚此時已經被剛才那下撞擊惹毛了,向茨克喊道:“快把門打開,我要出去透透氣。”

  揚甩了甩頭,擺脫那種缺氧的不適讓血液重新流回大腦。

  “恐怕艙門故障了”茨克反復試了好幾次都未果“我需要手動打開。”

  “快一點,時間緊迫。”揚冷靜的說。

  婆婆00了

  “是,長官。”茨克解開安全帶從座位上站起抹黑走向艙門。

  “靠,你踩到我的腳了。”

  “對不起,我看不見路”

  “嚓——”倉內響起一陣輕響,一縷火光在揚的手中升起,原來是揚點燃了打火機。“這用的是航空煤油,凝固點比一般的煤油要高,所以在北極也能點著”揚看見隊員們眼中的疑惑。

  咔——

  隨著氣泵特有的聲音響起,艙門被打開了。極地慘白的月光照了進來。

  “帶上該帶的東西,離開這個倒運的空投倉”揚向其他人下令,自己也在將裝備架上的東西一一取下,為了提高通用性,這一次任務配發的武器大多是美制武器。由于是傘兵出身,揚借著職務之便帶上了一支SVD狙擊步槍。畢竟這玩意兒用著順手,不會像美制武器經常會因塵土發生卡殼這種極為坑爹的事情。

  揚很清楚接下來要面對的局面,以及這個島上的實驗。

  7小時前,悉尼,聯合國軍總指揮部

  六個國家和各大財閥的代表分坐在環形會議廳內,在廳內的吊頂上懸掛著面向所有與會者的四塊液晶大屏,所顯示的,是一封電子郵件:

  [突發事件優先指令:MX09971]

  加密方案:黑色方案

  公共密鑰:spit—/stanbu/—date

  來自:聯合生物研究所(俄)/

  發送:UNSC總部

  主題:完美基因計劃

  分類:求救

  關鍵詞:不可逆的突發變異

  自動隔離系統啟動

  請求支援

  認證碼:RLTSK—533

  /文件結束/

  這封文件的起因來源于三十多年前啟動的GHP,也就是人類基因組計劃。許多大國謊稱基因測序進展緩慢,其實在多方面的協助下早已開展了更深一步的研究,也就是對人類基因遺傳密碼的解讀。一旦解開,不僅可以追溯人類起源,甚至可以讓人長生不老。僅這一點,就可以讓各國首腦和財閥為之瘋狂。

  而就在兩年前,各國發現僅憑自主研究已經進入了技術瓶頸。于是五個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加上日本聯合通過了一項秘密決議——在人煙稀少的地域斥資建造海外科研基地,實現資源共享。

  20分鐘前俄境內的聯合生物研究所通過加密渠道發送了這封求救郵件,默認為最高權限繞過安理會的過濾器被投影在大屏幕上,字符清晰的可怕。

  計劃負責人們從落席后就一直盯著紅色標記的郵件面色凝重,一語不發,仿佛在等待著什么。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