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4 20:39:3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道之動
  4. 第二章:天成

第二章:天成

更新于:2018-03-16 10:30:33 字數:3244

  第二章:天成

  大白虎一昂頭發出一聲虎嘯“吼吼····”呼嘯聲震的樹木嗖嗖只響,身后的許多野獸也如臨大敵紛紛上前。

  “小白,怎么了?”小男孩依舊在湖里玩耍,絲毫的沒有感覺到身后已經多了兩個人。

  “呵呵,沒事,它只是在防著我們,不過我們不會傷害它的。”說話的是掌教,他面帶笑容的看著小男孩緩緩的說道。

  小男孩一聽,轉過身來,這才發現了站在岸上的兩人。

  “你們是誰?怎么長的和我一樣啊?”天真稚嫩的聲音從小男孩的嘴里傳出。“哈哈···哈哈···真是好可愛的小男孩,掌教師兄,我真的好喜歡啊!”“呵呵,小男孩,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傅母呢?”掌教笑著對男孩問道。

  “小男孩,你是在說我嗎?什么是名字啊?傅母是誰啊?你問的怎么這么古怪啊?”小男孩看著掌教表情很認真地回答道。

  “啊?”掌教啞口無言,這么天真的小男孩真是世間少見啊。隨即又認真的對小男孩說道:“名字就是你叫什么,是別人對你的稱呼,就像我叫成道仁,我身邊的這位叫謝東一樣,傅母就是生你的人,哪你是從哪里來的呢?”

  小男孩低下了頭認真的想了想,抬起頭來對成道仁說道:“我沒有名字,我也不知道我是從哪來的?我只記得我一直和小白他們在一起。什么是人?那我是人嗎?”

  小白?人?

  掌教對于小男孩的問題顯得有些吃驚又有些好笑,然后又看了看大白虎,這才低著頭看著說道:“和你長得一樣的就是人,所以你就是人啊!你說的小白就是這只大白虎吧!”說著又用手指了指男孩身后的大白虎“原來他叫大白虎!可是我一直叫他小白,那大白虎是它的名字嗎?”

  掌教愣了愣,心里暗道:這真是個什么都不懂的天真小男孩。

  “算是吧!小男孩,你想要名字嗎?我可以給你起一個名字。”“想啊想啊,你們都有名字,就我沒有。”小男孩很天真的說道

  “你過來讓我好好看看你,然后再給你起名字。”成道仁看著小男孩滿心期望的說道。

  “好啊好啊!”小男孩歡快的拍著雙手撲騰撲騰的向這里跑了過來,隨后大白虎也跟著過來了。

  “掌門師兄,這么天真的小男孩真是可愛的很,要不我們將他收到我們門派里吧!”謝東望著成道仁建議道。

  “我也有這么個想法,我先看看這孩子的道根如何”。

  “你快看看我,給我起個名字。”小男孩已經到了他的面前抬著頭望著他說道。

  “好,那我先看看你再給你起名字。”

  說著一把抓住了小男孩的手腕,向小男孩的體內透過了一股奇異的力量接著是又驚又喜,又對小男孩說道:“你一直在這里長大,你又不知道你的傅母是誰,我就當你是天生長成的,你就叫天成,你看怎么樣?”“天成,天成我叫天成····我叫天成··哈哈··我叫天成,小白我有名字了,我叫天成,小白,我叫天成,哈哈···我叫天成····”一邊說著一邊又把大白虎的大虎頭抱住,高興地又叫又跳。

  成道仁欣慰的看著小男孩,不過心里想的卻是怎樣把小男孩帶回宗內收為弟子,這個孩子的道根實在是他平生所見最好的。就對謝東說道:“師弟,這個男孩的道根是在是我平生僅見的,我想將他帶回宗內,讓宗內的長老收他為弟子,你看如何?”謝東驚喜的看向成道仁:“真的!可是為什么要讓長老收為弟子,你自己不收到門下呢?”

  “在宗內,我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恐怕沒有時間再教弟子道法,再說宗內要說到教弟子,當屬門內的幾位長老最好,而且修為他們也是比我高,再說我也已經收了兩個弟子,不需要更多的弟子,但是門內幾位長老沒有弟子,這樣對天成有好處,這個孩子是在是太天真了,這么純真的心境對修行可是好處很多,況且這么好的道根不能浪費了。”

  “掌門師兄說的是,這個孩子太天真了,不過以后怕是會吃虧的”。謝東慢慢的說道,成道仁只是看著天成,聽了謝東的話又點了點頭。

  天成還沉浸在有名字的喜悅中,在小湖泊里跑來跑去的叫喊著。

  “天成,天成你過來,我問你”成道仁對著天成喊道。

  天成歡快的跑了過來,拍著兩只小手眨巴著大眼睛看著成道仁,整了自己一頭的水。

  成道仁有些溺愛的看著天成問道:“天成,我們想帶你到外面去你愿不愿意?”“外面?那是什么啊?”成道仁頓時有些頭大,頓了頓才意識到這是一個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孩子。

  這時謝東走了過來對天成說道:“天成,我們要走了,你去不去啊?”

  “去啊去啊,可是小白會去嗎?”天成拍著雙手說,又指了指遠處的大白虎問道。

  只見成道仁突然全身紅光大盛,化作一只大手將大白虎拘了過來,隨即說道:“大白虎,我知道你能聽懂我說的話,我問你,現在我們準備將天成帶到外面,收他做我們的弟子,你愿不愿意跟我們一起去?”

  大白虎看了看天成,又看了看成道仁,點了點頭隨即又搖了搖頭。這時謝東走到大白虎跟前摸了摸它那巨大的虎頭說道:“外面很精彩,但是也充滿了危險,你可要想好了,如果你要出去那我們帶你出去,你也可以伴隨天成,不過你的實力太弱了,若是你留下,我們也會傳你一篇道經給你,你好好選擇吧!”

  大白虎又看了看天成,最后低下頭思索了一會,這才搖搖頭。成道仁說道:“既然你不愿意出去,那我就傳你一片道經。”說完一拍腰間的口袋從中取出一枚玉簡貼在了大白虎的額頭上說道“控制心念進到玉簡內”。

  片刻的功夫后,大白虎才睜開眼睛有些感激的看著成道仁,又走到天成的跟前用頭蹭了蹭天成光著的身子。

  天成不懂,只是看到大白虎眼睛里有了眼淚,問道:“小白,你的眼睛怎么了,怎么會有水?”。大白虎聽了天成的話,又望向成道仁,成道仁見大白虎望向他,立時明白了它的意思這時他抱起天成對天成說道:“天成,你要和我們出去,大白虎不會出去,它讓我告訴你,在外面要照顧好自己,要聽話。”說完這才看向大白虎點了點頭,大白虎同樣點了點頭,又兩條后腿直立的站了起來用兩只大虎爪摸了摸天成的臉,又用虎頭蹭了蹭天成,這才轉過身向遠處奔去。

  “小白小白你去哪兒?”天成掙扎著叫道,只是大白虎越走越遠,直到最后消失在了叢林深處。

  天成看著大白虎消失,就變得悶悶不樂,兩人看在眼里,安慰著他。

  “天成,以后我們還會回來的,到那時你再找大白虎好不好,現在我們回家。”謝東說著就抱起了天成。

  “什么是回家?”天成望著謝東認真的問道,聽了天成的問題謝東頓時就是一震“這?”

  成道仁也被惹的一陣大笑,加上收了這么一個寶貝,心中也是一陣大喜,心里暗暗道:這才是這次最大的收獲。隨即轉身對謝東說道:“我們也走吧!”

  說完兩人化作兩道流光向這著維德山脈外部疾馳而去。

  文和城是青云國里的一個不大的城池,但也有近百萬的百姓,所以也是相當的繁華,各種叫賣聲不住的在耳邊響起。

  這一日,成道仁與謝東還有天成趕到了這里,經過半個月的趕路,三人終于在太陽落山前趕到了文和城,天成依舊被謝東抱在懷里,身上披著一件藍色的大袍子,看起來分外的怪異些。這半個月,兩人不斷的給天成將一些常識,而天成也聽的津津有味,同時也知道了一些比較常見的東西。“哇!這里有好多的人啊,還有這么多好看的東西。”天成在進了城后就一直在說著“啊,那個東西真好,那個能吃嗎?”

  “那個是風箏,是不能吃的。”謝東認真的解釋著“可是我有點餓了。”

  聽了天成的話兩人立馬找了家酒店點了一桌,從沒有見過這些的天成看著那一桌的東西,頓時肚子咕咕的叫了幾聲,只是一直在深山中

  吃慣了野果和藥材的他對于塵世中的食還不是怎么適應,只是吃了一點點。隨后,又找了家裁縫店給天成做了一套素裝。這才住了下來,準備休息一夜明天在趕路。

  翌日,天剛亮三人就又開始出發,在出了文和城百里后為了加快時間謝東御起了自己的紫虹寶劍和成道仁一路疾馳奔向了東北部的落月宗。記得在謝東抱著天成剛開始駕馭寶劍時,樂的天成大叫好玩。不過當看到成道仁什么都沒有駕馭就和謝東一樣的飛著,愣是鬧著騎到了成道仁的脖子上。

  成道仁哪里想到自己堂堂的一代掌門還會有被人騎脖子的一天,不過這也樂得成道仁高興,這么一個寶貝讓誰遇見誰都會高興,這也讓成道仁對于天成更加溺愛了。

  三人在不斷地飛行和休息中趕了又近乎于半個月的時間,這才隱隱的望見了遠處模糊的落霞山。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