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3:05:0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英靈住在檐下
  4. 三 大概變身也是個技術活
  【鬼虛靈谷】,亦被修真界人稱為鬼谷。因為門派中人個個修煉鬼術。

  鬼谷將鬼術分為兩個體系:養鬼術、鬼道。

  養鬼術,顧名思義,鬼谷的術者有方法能夠契約一只鬼物,以自身精氣給這只鬼物提供成長進化的必要條件;同時,作為回報,術者可以同步鬼物的能力或者直接召喚出鬼物進行戰斗。但由于鬼物超脫六界之外,所以術者一生最多只能契約一只鬼物。

  鬼道,傳承于上古鬼界的道術,以詭異著稱。只可惜由于養鬼術契約的鬼物往往能發揮出強大的戰斗力,相反,鬼道往往難學而效果不顯著。所以鬼谷的弟子現在大多專研于養鬼術,而極少有人去學鬼道了。

  而閻無恥同學的故事,恰恰是從鬼道開始的。

  十年前……

  1996年2月3日晨,一輛家用轎車正行駛在云南麗江的一條旅游道上。

  “文巧,別玩手機了。看看外面的景色多好看啊。”閻母對坐在后座的文巧說著。

  “恩。樹,土,水,鳥,看完了。”文巧同學的概括能力非常之好。

  “他爸,看看文巧,好不容易出來玩一次又只知道玩手機。你不怕他得自閉癥啊。”閻母無奈的抱怨道。

  “嘖,叫你們平時多看點書吧。自閉癥從來都不是因為玩手機引起的。除了天生遺傳、懷孕的因素以外我不知道還有什么可能會導致我得自閉癥。”

  閻父苦笑,論講歪理,十個自己都不是兒子的對手。

  就在這邊平平靜靜的時候,超脫俗世的修真界可不是那么安穩。

  “掌門,【修真聯盟】傳來消息,說出大事了”,十年前的林酌兮還不是九長老,也沒有那么無恥,恭恭敬敬的向掌門匯報到。

  大掌門捋了捋胡子,說:“怎么,今日是哪位道友仙去了呀?”

  臥槽掌門你也太惡毒了吧!

  林酌兮也是一愣:“不是,消息只有四個字——‘外道壁’破”

  大掌門一下子把胡子拽了下來:“你說什么!”

  其余各個長老亦是驚的跳腳。

  “怎么可能,【外道壁】千年來都沒出過問題啊。”

  “你看我就說吧,怎么可能有千年的******啊。現在終于破了吧。”

  “膜你妹啊。【外道壁】破了就真的出大事了。”

  這邊議論紛紛,掌門眉頭不展。

  林酌兮問道:“掌門,這個【外道壁】究竟是什么東西?”

  “……其實本來不應該這么早告訴你的”,掌門沉聲道,“我們一直說【修真界】、【俗世】,其實你有沒有想過,難道我們修真之人真的一點也不和凡人交流的么?”

  “……掌門的意思的說,您在凡間有私生子?”

  “臥槽我完全不是這個意思啊……我是說,其實【修真界】和【俗世】是聯系著的。而這個連接的途徑,我們稱之為【通道】……所謂【通道】,其實是一個修士與凡人共住的世界。那些沒有資格進入修真門派的人,以及一些散修都住在這里。除此之外,一些專門做修士與凡人之間的貿易商人也住在這里。以及其他一些不想住在凡間又不能進入修真門派的,都住在這個【通道】。

  當然,【修真界】、【通道】、【俗世】這三個世界自然是不能隨意通行的。兩兩之間猶如天塹隔開。

  【修真界】與【通道】之間隔這結界,我們稱為【內道壁】。它就像植物的細胞膜,【修真界】的修士可以隨意進入【通道】;但【通道】之人需要經過必要途徑與篩選才能進入【修真界】。

  而【通道】與【俗世】之間的鴻溝就更大。也就是【外道壁】。你理解為細胞壁。不管是任何人,想要通過這個細胞壁,就需要【修真聯盟】的一致同意。因為這個【外道壁】自建立以來,就被貫徹了強大的法則力量,沒有人能夠例外。”

  林酌兮恍然大悟:“您這么一說我就懂了,可是,說了這么多!好像沒有什么卵用啊。【修真聯盟】說十大宗掌門都需要出動去應付未知情況啊。”

  “噗”,掌門大人一口老血噴出來,“我覺得應該把掌門之位禪讓給有才華的人。老三,怎么樣?”

  ……

  車子突然顛簸了一下;而且顛簸得越來越厲害。

  閻母驚急問道:“老公,怎么了?這公路好好的怎么會這樣?”

  閻父猛地踩下剎車:“我也不知道啊!”

  遠方突然傳來一聲好像野獸的低吼。

  接著大地劇烈震動起來。整個麗江以某一點為中心,龜裂開來。

  一條十來米寬的裂痕從遠處,像一條蛇一般,攢射到了車身下。

  1996年2月3日,麗江大地震,震級8。0。

  煙塵滾滾,雷石奔嘯,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

  鬼谷掌門石當仁來到這里的時候,竟然差點被一股勁氣吹的栽個跟頭。

  “這次的地震絕不正常啊。竟然連我都擋不住這逸散的靈壓。”石當仁心下頓時驚疑不定。

  他抬頭看了一眼天,“‘鏡中月’?為什么有人釋放這么強大的結界?”

  【鏡中月】,上古禁術之一。在月亮上對其他一個目的地投影它的分身,形成結界。界內生靈禁止。因為光是其中龐大的靈壓足以陷地三千尺,遑論生靈。

  怪不得需要掌門級別的人物出動了啊。

  “到底,是誰呢?”石當仁喃喃道。

  石當仁沒有覺察一個黑影悄悄靠近他的背后。

  刀光一閃而過,血漿迸濺,一條豁口出現在掌門的喉嚨。

  黑影甩了甩刀尖的血,“切,還以為鬼谷的石當仁會有點有趣呢?”

  “誒?我怎么就不有趣了。很多小姑娘都說我很幽默的。”石當仁戲謔的聲音從背后傳來。

  黑影毫無猶豫,反手將刀向聲音的來源射去。然后急速后退了近百米,捏起一個手決。

  “大荒苦土鐘!”隨著話音的落下,半空中,一個半徑千米的靈壓形成的巨鐘向石當仁壓下去;逸散的靈壓驚的空間頓生漣漪。

  “臥槽少年不是吧!一言不合也不是這樣的啊。”石當仁雖然口花花不斷,可是動作卻一點不比黑影慢。

  衣袂無風自動,整張臉呈現一種不正常的紅色,臉上粗粗細細的經脈爬行虬結。原來銀白色的頭發竟然變成了……一頭銀白色的刺猬頭!

  如果十年后的閻無恥同學看到一定會吐槽,掌門老頭你下次賽亞人變身前先燙個頭發吧答應我!

  “兜天晟!用你的刀,斬開啊!”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