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2 14:43:52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一騎絕煙塵
  4. 第一章 煙雨欲來風滿樓

第一章 煙雨欲來風滿樓

更新于:2019-04-16 16:57:07 字數:2583

  穹頂,氤氳的墨色逐漸褪去,天蒙蒙亮,破曉的曙光遲遲不上,零陵界下界在醞釀著一場雨,麥季剛過,下界的一處村落,經歷了多日勞作的人們,黏在睡榻上遲遲不肯起身……

  風起,傳來葦草嘶嘶摩擦的聲音。河邊的木橋上,一個看起來十三四歲的少年仰面躺著,劍眉星目,炯炯目光直射天邊,嘴里玩味的銜著一根蘆葦芯子,若有所思。遠處,九嶷山高高聳立,直插云霄,周邊圍繞著一層灰黑色的光環,給人迷一樣的感覺。

  霎時間,黑云壓境,彌漫在蕭薔上,籠罩在蘇家堡這片寧靜的土地上空,漸漸的,麥芒般的細雨撒下,滴在少年的臉頰,滑倒耳后,勾勒出一道優美的弧度,宛如少年此刻上揚的嘴角,隨后,豆粒大小的雨點襲來,伴隨著天邊的一聲霹靂,攢射在每個角落,潤碧草,滋華樹,似是一番清洗盡,為把濁世傾覆……

  折一枝荷葉,少年朝著村落走去,幾間瓦房剛出現在眼前,便聽到幾聲急促的呼喚,“塵兒,塵兒……”聽到著,蘇墨塵吐去口中的葦草芯,快步走上前,只見一位中年婦女站在門前遙望,見到少年走上前,眸中的焦急化作一瞬的釋然,緊接著被厲色覆蓋“下這么大雨也不知道回家,還弄得身上臟兮兮的,你是不是想累死個給你洗的,快進屋!”

  墨塵的眼神黯淡下來,用事先準備好的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發,耳邊環繞著母親連綿不斷的叮囑。

  “就愛去那破橋,有什么可看的,明天就要去鎮上參加選拔,不趕緊看看東西準備足了沒有……”

  苦笑幾聲,墨塵遁入房間,望了一眼數日前便塞得滿滿的布袋,不經意間,一枝墨綠色的竹蕭映入眼簾,勾起一陣如潮往事,那蕭身通體碧綠,翠色的紋路時隱時現,幾個空洞泛著星星點點的金光,值得一提的是,蕭的一端刻有一抹血色,仔細看便能識別出,那是一個“段”字,這讓墨塵的記憶再次定格在那個深夜,那個人,那枝蕭,那一曲曲天籟……

  “小子,明天的選拔,準備的咋樣?“抬頭瞄了一眼墨塵,蘇父邊搗鼓這手頭的麻繩,一邊說。

  蘇墨塵的父親是村里的一個工匠。在零陵界下界,這是再普遍不過的職業,唯一不同的,就是他面面俱到,什么鑿礱、砌墻、燒磚、修水車、箍桶、絞麻繩……總是沉默不語,手里有忙不完的活。

  墨塵默不作聲,拿眼望著窗外。

  “不用那么緊張兮兮的,富貴有命,生死在天,不行回家學手藝,把我幾十年的技藝傳承下去,技多不壓身嘛。”

  擺了擺手,墨塵有氣無力的回了一聲“明天試試再說吧。”

  夜間,一夜無眠,輾轉反側間他聽到父母嘀嘀咕咕的談話。

  “這孩子,看來不是個手藝人的坯子,你就別一天到晚管著他,孩子長大了,該自己做決定了。”

  “明明可以安安心心的過一輩子,非要去走這條路,你讓我怎么放得下……“

  不知怎地,此刻的墨塵內心翻滾著一股熱浪,雙手緊緊攥著,不知過了多久。

  時光,在無聲的角落悄悄溜走,當你意識到想用手攥住時,一陣無力感便涌上心頭。雨后的清晨,濕氣氤氳在周匝,蘇墨塵登上租好的馬車,望著父母眼中的不舍,不知何時風干的眼角再次泛起淚花,可怎么也淌不來。“爹爹,娘親,你們回去吧,我會按時給你們寫信的”墨塵快步走進帷帳,伴著一聲嘶鳴,馬車在父母的凝望中朝著青風鎮馳去。

  在墨塵的意識里,自己出生在這個叫著零陵界的空間,分風、雷、水、火、空、識、地七個地域,分別位于下界東、南、西、北、上、中、下七個方位,其中識域中央一座沖霄巨峰,便是九嶷山,相傳此山通往上界,也就是空域,七域中僅僅算得上上界的一片土地,為無數下界人向往的圣地,至于如何到達,千百年來流傳著一句俗話“登天先上九嶷山,上山必到學識域,識域先破萬卷書。”

  破萬卷書,指的是參透九嶷道術,這門僅存于零陵界的修真法術,分為心法、道術、符術和煉丹術,這些在下界凡人眼中,是高深又神秘的,卻也意味著脫胎換骨,沖到上界,從此踏入仙界。

  圍繞這一產業,無論是風域還是雷、火、水三域,都有著龐大的商業帝國,而掌握這艘商業大船的舵手,便是各個領域的皇室,風域有神風國,雷域有天雷國,水域有圣水國,火域為火狼國,四國之間常有紛爭,但都勢力相當,擁有著數萬年的根基,不易撼動。

  而墨塵此行的目的地,位于神風國偏南,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鎮,既便如此,依舊受到修真成仙思想的滲透,青風心法學院在此創立,收納全鎮上下一百八十處村落的學童,授以九嶷初級心法,蘇墨塵便是其中無比普通的一個。

  噠噠的馬蹄聲從青石鋪就的路面傳來,透過幾根朽木支起的窗框,蘇墨塵瞇著眼望東方的朝陽,從破曉的一點魚肚白到如今的紅日初升,他的目光便定格在這,像以往一樣,留戀臉頰上絲絲上漲的溫暖,好不愜意。

  這時,伴隨著幾聲如銀鈴般悅耳的鳴叫,一只青鸞鳥出現在墨塵的視線,于那輪紅日齊飛,給他留下了一抹揮之不去的心景。此時的墨塵,極目望去,直到那一抹青影淡出視野,心中留下些許回味,些許遺憾。他幻想著,來生做一只鳥,一只自由流浪、從沒有迷途的悲傷的青鸞,東方有火紅的希望,南方有溫暖的巢床,向西逐退殘陽,向北喚醒芬芳。

  一陣出神,耳邊已揚起商販搭篷子時鐵器的摩擦聲、叫賣聲、打鐵聲、討價聲、銅幣落地的清脆聲……青風鎮到了。

  對首次出遠門的墨塵來說,一切都是新鮮的。少年總有使不完的好奇心、透過車窗,一個個攤鋪擺放的物品在陽光照射下熠熠生姿,對不諳世事的墨塵來說算得上是琳瑯滿目,他張大了眼睛,想要將看過的全部記在腦海,這時,一抹倩影進入他的視線。

  最先吸引住眼球的,是那人肩上的青鸞鳥,墨塵瞳孔猛烈收縮一下,沒錯,這正是前些時刻看到的那只青鸞,此刻它安詳的依偎在人肩上。再看向那人,是一個與自身年齡相仿的女孩,肌膚勝雪,一襲細紋羅紗,映襯著上身乳云紗對襟衣衫,下身緞地繡花百蝶裙,布料都和他母親的那些珍藏布匹價值對等,應是出身于一戶殷實人家。

  垂髫圓翻髻下,容色晶瑩如玉,雙目似一泓清水,顧盼之間,臉頰如新月生暈,如含苞杜鵑,說不盡的嬌羞可人。在幾個身材魁梧的壯漢帶領下,快步走著,小眼睛不時的偷瞄攤上的物品,目不暇接。

  蘇墨塵揉了揉疲倦的雙眼,挪回車中央,放下按捺不住的好奇心,閉目養起神來,他知道,一會要面臨著嚴峻的選拔。

  “小子,醒醒吧!到地方了,該下車了。”一雙布滿老繭的手將墨塵拍醒。

  墨塵迷迷糊糊間睜開眼,“到了~,昨晚沒怎么睡好,都沾板十八跌了,唉!”

  清醒后,墨塵對黑瘦的馬車夫道了句,“謝謝師傅!”接著瞇起眼下了車轍,漸漸適應了光線,他開始打量著周圍的一切。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