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2:26:5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神羅之主
  4. 第一章 南宮皓

第一章 南宮皓

更新于:2018-03-18 19:58:46 字數:4108

  神羅世界正南方,一塊龐大的陸地,被稱為邊南大陸,四周圍繞著一些小島。

  邊南大陸從中間分開,南北各有王朝統治,周圍的小島各自依附。

  這里再往南去,條件惡劣,毫無人煙,聽說那里通向世界的邊緣,一旦深入十死無生!

  一百多年前,那無人之地突現一道藍光,吸引無數人前去探險,十幾年過去,那些探險的人全部消失,這件事也銷聲匿跡。

  但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在眾人都忘記此事的時候,不知從何地冒出一群人,潛入南大陸,暗中運作,又從其他地方調來軍隊,打破南葉王朝的統治,建立起了黑巖王朝。

  從此以后,整個南大陸強征強稅,不但派人繼續去無人之地探索,更是不斷與北大陸銀虎王朝開戰,民不聊生!

  大陸南方一個小島,周圍基本沒有人煙,小島中心,二十幾個黑衣人正和一個受傷的女子打斗,地上散落著將近二十號黑衣尸體。

  噗通!

  女子雖奮力又殺死十幾人,卻體力不支,被一名箭手射中,跌倒在地。

  此時僅剩十名黑衣人,五人持劍,五人持弓,緊緊將女子圍住。

  “殺!”一名領頭的黑衣人發出聲音。

  隨后五名弓箭手弓拉滿月,五支箭矢向著女子死穴撲去。

  “噗噗噗”女子揮劍抵擋,仍被三箭射中,雖避開死穴,卻毫無再戰之力。

  這過程中,眾人都沒有注意到,身后不知何時出現一個人影。

  領頭的黑衣人走到女子跟前,正要揮劍取下女子首級,卻被一個聲音打斷。

  “你們都該死!”

  眾人聽到此聲急忙扭頭,五支箭矢隨之射向發聲處!

  只見一個男子低著頭,赤、裸著上身,渾身都是優美的肌肉線條,整個人看上去非常協調,一頭黑色長發飄散。

  在箭矢臨身時,男子終于抬頭,雙眼時紅時黑,面現掙扎,似乎遭受什么痛苦!

  “噗……”五支箭矢全部射中,鮮血流出!

  “哈哈哈哈,我是魔祖,誰敢傷我,不,我是地球人,不,我是南宮皓,誰敢傷青姨,死,都得死,都得死……”男子看到身體受傷,喊出此話,雙目猩紅,面色猙獰!

  他伸手拔出身上的五支箭,就見傷口冒出黑氣,流血停止!

  “皓兒,消失十幾年,你怎么會變成這樣?”受傷女子看清男子,那種熟悉感不會騙人,虛弱的問道。

  “啊!”

  似乎是被女子刺激,男子直接將手中五支箭甩出,箭矢向著幾名黑衣人撲去!

  幾名黑衣人躲開之后,領頭的說道:“力氣倒是不小,管你是人是魔,敢阻擋黑巖衛辦事,死路一條,殺!”

  說完后,領頭沖了過去,身后四人緊跟而上,五個弓箭手不斷向著南宮皓放箭。

  男子見幾人沖來,眼瞳直接變成紫色,渾身爆發出逼人氣勢,箭矢臨身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響,卻不受傷。

  “這是銅皮鐵骨!撤!”領頭黑衣人見此大驚,急忙喊話。

  黑衣人想撤,男子卻不放過,身體閃動間便來到領頭黑衣人跟前,一拳讓其腦袋開花,又閃動間,任憑其他九名黑衣人掙扎,都變成尸體!

  隨后男子眼瞳變紅、仰天咆哮,一拳打在地面,整個小島都輕微晃動,似用光了力氣,男子躺在地上,喊出最后一句話:“我是南宮皓!”

  再無動靜。

  ……

  幾日后,小島一個房間內。

  “住手!”南宮皓突然醒來,想起青姨即將被人斬于劍下的畫面,脫口喊出。

  “這是我的房間?一切都和小時候一樣!”南宮皓扭頭看著房間里的擺設,還有那透明的屋頂感嘆道。

  “青姨!”他的心里有些坎坷,正要坐起來,卻發現自己渾身無力,而且全身都被包扎,沒辦法,只能躺在原地。

  南宮皓正想著自己的童年,卻聽到開門聲,一個女子拿著磨好的草藥進來,面色蒼白,一看就知道有傷在身。

  “青姨!你沒事吧?”南宮皓看著進來的女子,似有千言萬語,這女子不是他親生母親,但對他來說就是他的娘親。

  青姨聽到南宮皓的聲音,走到跟前,將草藥放下,摸著他的臉笑了笑說道:“你醒了,一轉眼十幾年了,青姨就知道你會回來的。”

  青姨說完便為南宮皓換藥。

  “青姨,我……”南宮皓正要說話,卻被青姨打斷。

  “不用解釋,神羅世界無奇不有,你不需要告訴青姨什么。”

  南宮皓也不再解釋,就問道:“島上的黑衣人是什么人?他們為什么要傷害你?”

  青姨停下動作說道:“不要多管閑事,等你好些,立刻離開小島。”

  “青姨,我不再像以前一樣弱不禁風了,我現在可以吸收靈氣了,你告訴我他們是誰,我不會讓他們好過的!”南宮皓急道。

  青姨接著給他換藥說道:“唉,長大了,跟你哥哥姐姐一樣,翅膀都硬了,都不想聽我的話了!”

  “青姨,我沒有,我不問就是了,你的傷怎么樣了?”南宮皓看著青姨虛弱的樣子,關心的問道。

  “無礙!”

  ……

  幾天后,南宮皓站在一葉扁舟之上,對著無盡的海面大吼:“啊……為什么?師尊走了,連青姨都趕我離開,啊……”

  南宮皓直接跳進海里,任由海面漂浮,看著虛空。

  不遠處,青姨看著南宮皓的樣子于心不忍,但終究還是忍住了,自語道:“夢姐姐,皓兒已經成年,靈魂珠也做好,但他的心性……希望他能盡快振作起來,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青姨一狠心,捏碎了一樣東西,隨后消失不見……

  青姨走了,他留給南宮皓一個勾玉吊墜,和一部《星月玄經》,這兩樣都是南宮皓的母親留下的。

  那勾玉如月潔白,如同陰陽魚的一半,若是再來一半正好能組成一塊圓玉,一面有個皓字,另一面的卻不像完整的字。

  那《星月玄經》是一部功法,青姨囑咐南宮皓要好好修煉。

  也許冥冥之中,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道路,南宮皓隨著海水漂浮,來到了他小時候念書的合興島。

  小時候的他弱不禁風,在合興島的一個書坊念書,十天才能回島一次,起初有幾位哥哥姐姐照看,書坊里其他的小朋友雖然覺得他另類,卻不敢欺負他。

  直到他的幾位哥哥姐姐像他一樣離開青姨,他在書坊差點被人打死!

  南宮皓見自己飄到海邊,雙目無神的站了起來,如同一個叫花子一般向著一個酒館走去。

  “老板,十壇最好的酒,趕快上酒!”南宮皓坐在一張桌子上大吼一聲。

  看著周圍人群鄙夷的眼神,南宮皓怒聲說道:“狗眼看人低,黑巖王朝就教會了你們這些?”

  說完拿出一塊玉石放在桌子上說道:“一塊玉石,這里什么酒我買不起?”

  這時候老板趕緊上前搭腔:“呦,小兄弟可要慎言,現在王朝刑法超常,我們這偏遠小島還好些,若是邊南大陸,像你這樣的年輕人早就強制充軍了!”

  “我不想管這些,上酒!”南宮皓說完不再理會。

  老板也趕緊招呼人上酒。

  “酒,以前真是受不了那味道,現在卻覺得找的就是這個味,爽啊!”南宮皓一口氣喝下一壇酒感嘆道。

  也不點菜,接連十壇下肚,整個人暈的天翻地覆。

  南宮皓又要了兩壇好酒,將那塊玉石扔給老板便離開,留下感嘆這廝敗家的老板和眾人。

  “小蒼娃我離了登封小縣,一路上我受盡……”南宮皓在大街上邊喝邊唱了起來,引得路人紛紛與他拉開距離。

  “這誰啊,在這合興島敢比我們還囂張?走,過去讓他知道花兒為什么那么紅!”一幫十幾號的青年,各個一身流氓氣的人群中傳出聲音。

  很快,這十幾人就將南宮皓給堵住。

  “原來是個酒鬼。”一人說道。

  一人走出說道:“酒鬼也照樣收拾。”

  然后走到南宮皓身前指著他說道:“小子,這合興島,只有我們可以囂張,你混哪的?竟敢這么拽?”

  南宮皓隨手將他扯開,喝了口酒說道:“皓爺今天不開心,不要過來惹我!”

  接著就要往前走。

  “呦,還皓爺,你不會叫南宮皓吧?”其中一人說道,其他人哈哈大笑。

  南宮皓站住身形暈乎乎的說道:“你們竟然認識皓爺,你們是誰?”

  “哈哈哈哈!”

  眾人笑的更厲害了,一人走出說道:“還真是那廢物,‘難公耗’,以前你只會站在幾位哥哥姐姐身后,后來還要女孩子幫忙挨打,十幾年不見,長志氣了,啊?哈哈哈!”

  南宮皓看著這些人,嘴里一字一頓的崩出十幾個名字:“曹逆枚、夏徹擔、胡即把……是你們?”

  “呦呵,你還記得我們啊,我,曹逆枚,怎么,當年回去有沒有傷筋動骨?你那些小錢我們幾個連買些狗食都不夠,而你卻不舍得拿出來,那上官無雙為了你,可是好幾天沒來書坊,我聽說她在床上可是躺了兩天。”

  曹逆枚自顧自地說著,卻沒看到南宮皓此時早已沒了醉樣。

  “就因為你們兩個,我們十幾人被家里送到邊南大陸十幾年,前幾天我們剛回來,本想那上官無雙之母乃是合興島第一美女,想找她母女倆泄泄浴火,不想她母親半個月前竟然病死,上官無雙也不知所蹤,我當時真想找到她娘的墳墓,把她挖出來給蹂躪一番……”

  曹逆枚還想再說,南宮皓直接掄起手中的酒壇,照著他腦袋砸去。

  “小心!”周圍其他人看到南宮皓的動作大叫,同時想要制止。

  但是南宮皓早已今非昔比,他們一幫只知道玩樂和仗勢欺人的流氓,如何能擋?

  “啪!”

  酒壇應聲而碎,曹逆枚的腦袋上瞬間流出大片血液,站立不穩。

  隨后曹逆枚被人扶住,一圈人紛紛拿出腰中的棍棒。

  “哼,正愁找不到你們,想不到你們自己送上門來了,有仇不報非君子,看你們一身渣氣,不知禍害了多少人,今日我就要嘗嘗殺人的滋味!”

  南宮皓說完,率先出手,目標依然是曹逆枚,這廝是最讓南宮皓痛恨的,就因為他說要挖墳!

  南宮皓一拳帶風,速度極快,一幫人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他的拳頭已經打在曹逆枚的鼻子上,鼻血四濺,不少人身上粘上血滴,大街上的人則早已躲避。

  “混蛋,弄死他!弄死他!”曹逆枚大叫。

  然而又不等眾人揮棒,南宮皓照著曹逆枚的眼睛就是兩拳,兩個熊貓眼瞬間出現。

  “啊,混蛋,你什么時候有這么大的力氣,別看著,弄死他!”曹逆枚依舊哇哇大叫。

  這次眾人總算不等南宮皓出拳,一擁而上!

  “哼!”南宮皓冷哼出聲,任由棍棒將身上打的大片淤青,硬是在人群中將曹逆枚按倒在地,瘋狂的出拳,一點沒顧他的死活,不多時就見地上流出大片血液。

  南宮皓渾身都是棍傷,頭部也一樣,不少地方開裂,但這并不能讓他倒下,他依舊紅著眼睛,奪過一根木棒,追著十幾號人一個一個擊倒在地,最后將他們都打的全無生息。

  直到他感覺自己胳膊揮舞不動才停止,他渾身沒有一塊完整的地方,站在原地,殺紅了眼,這紅卻不是他剛出現在小島時的紅。

  “啊!啊!來啊,都來啊,啊……”南宮皓不顧身上的傷,仰天發泄著心中的難過。

  師尊沒了,青姨離開了,自己地球上的記憶剛剛融合就變成孤家寡人了!

  天空雷聲陣陣,大雨應聲而下,大街上的血液順著雨水流向各處。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