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5:57:2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宇宙世主
  4. 第一章 奇異誕生

第一章 奇異誕生

更新于:2018-03-16 14:13:50 字數:3488

  蒼穹之下,嵬山之南,天高氣爽,風輕云淡

  楓林似火,和悅之家,懷胎九載,新生將至

  天生彩云,伴隨瑞聲,踏祥而來,聞樂而至

  哇哇降世,枯木逢春,正值秋月,大地回春

  異象報喜,父子愁容,大小之義,如何取決

  在一個叫東昂神州的大陸,有一座連綿起伏的山脈叫嵬山。這座山脈橫跨西南方近萬里,最高峰嵬峰,高聳入云,似乎與天相接,山峰常年積雪,山頂更是峭壁萬丈。沒有人知道山頂上有著什么。

  在嵬山以南有一座山峰,不是很高,整個山峰是一望無際的楓樹林。此時正值九月,涼風習習,楓林被一縷夕陽照進來,楓葉通紅似火。

  楓樹林中央有一條清澈山泉穿流而過,在溪邊有一座木制小屋,這座不算很大且簡樸的小屋,看上去真的是一個幸福而溫馨的小家。

  屋內一個七旬老者帶著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女孩臉上都洋溢著燦爛的笑容,屋外的空地一個三旬男子滿面春風的耕著地,旁邊一個即將分娩的三旬女子則輕巧地操作著織布機。

  “蘭君,太陽下山了,你不要那么費勁的動了,累到你了我會心痛的,何況你肚子里還有我們的寶貝呢”男子親切地說道,

  蘭君委屈地說:“他都在我肚子里都快九年了,都還沒有一點動靜,真是急死個人,瑋琳,你說這個怎么回事嗎?”

  男子委婉地說:“知道嗎!孩子在娘親的肚子里呆的越長就越有出息,說不定是什么文曲星下凡,是個狀元郎!哈哈哈”

  蘭君挑逗地回應“你就做你的春秋大夢吧”,兩人回到屋子里面。

  “子霞,你煮好飯沒有,不要告訴我還要娘親煮飯啊!”瑋琳說道,

  “哪敢啊!爺爺早就煮好了,我把菜洗好了,就等著爹爹大人下廚炒菜哈!”子霞回應到。

  一家人就在歡聲笑語中做好了飯菜,一家四口坐在桌子四方幸福的分享著這一天的快樂時光,很快,忙碌的一家人都回到了各自的房間,開始享受與周公的見面了。

  然而就在這周公到來之際,爺爺真的迎來了夢鄉。此時在爺爺的腦海里出現了一團署光,一個比自己還老的老者手持拂塵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說:“無量天尊,我的到來請不要感到驚訝,不要問我是誰,你只需要聽我講完這個故事。故事發生在很久以前,一個叫行風系其中一個世界的統治者來到了我的那片世界,要侵占我的那個世界,我們整個世界的強者為了要捍衛我們的家園,與對方開展了一場毀滅性的戰爭,致使我的世界徹底的消失了,包含一切都煙消云散。我們世界的五個統治分界強者拼盡一切力量與對方拼死一搏,最后他們的強者重傷回了他們的世界,而我世界的強者因為沒有復原我們世界的能力,于是五個強者使用了窺探未來法則的力量,知道了可以挽回我們世界的救世主存在你們這個世界,而且他即將誕生,這個孩子降生之時一定會有異象。這個孩子的降生是轉世而來,應劫而生,我就給他取個名字叫浩瀚,希望他可以以浩蕩宇宙之力量,挽救宇宙之生。三載之后送他去嵬峰之頂”。

  故事講完了,爺爺也醒了,天也亮了,可是他還一直想著這個奇怪的夢,他不知道什么是世界,也不知到什么是宇宙,更不知道什么是這個即將誕生的救世主會在哪里誕生,與自己有什么關系。但是他知道嵬峰是什么地方,更加知道山頂是一個沒有人可以上去的山頂,一個出生三載的小孩不要說上不去,即使上得去也會生存不下去。

  想著想著聽到有人在叫他“爹,今天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瑋琳急徹的說道,

  “沒有,昨天睡的比較好,剛醒呢?”爺爺回應道,

  “那你敢快看一下蘭君,好像是要生了,我去叫穩婆”

  瑋琳沒有等爺爺回話就飛快的跑了。等爺爺一出門看見了滿天的七彩云朵甚是耀眼,而緊跟著從四面八方傳來了非常悅耳動聽并不知名的樂器聲,聽得整個嵬山山脈的所有生靈都如沐春風般的沉醉。

  當瑋林剛把穩婆連拉帶拖的帶到家門口時,一聲好像沉寂好多年的哭聲哇的一聲響切整個山谷,而此時所有的七色云彩都往這個簡樸的小木屋的上空凝聚,那悅耳的聲音也好像是為了迎接這個生命誕生一樣顯得更加安詳。

  當這聲音停止時,所有的七彩云朵化成一道十分耀眼的七色光柱射進了小木屋,令得小木屋蓬蓽生輝,一家人和穩婆看到這一幕都傻眼了,不知道這是什么樣的情況。當光茫消失的時候瑋琳才想起來妻子孩子,“王婆婆,趕快去看看我的妻子和孩子”瑋琳高興的說到,

  “好好好!”穩婆回應到。進去沒有一會,穩婆就抱出來一個嬰兒,“恭喜你們成家喜添貴子”穩婆道賀道。

  此時無論是瑋林還是爺爺,都開心都合不攏嘴。此時瑋琳抱著孩子走進了自己的房間說“蘭君,孩子真像你呢!你看看”,

  “像你多一些,還是給孩取個名字吧!叫爺爺取,”蘭君回道

  此時爺爺就又回憶起了那個夢境,此時想想這個自己兒媳懷胎九載,而出生時又出現了這個的異象,莫非這個夢是真的,爺爺心里一直琢磨。

  小子霞看見發呆的爺爺說道“爺爺,給弟弟取名”

  “哦!那就叫成浩瀚吧!”“浩瀚,這個名字好”瑋琳喜笑顏開地說道。

  浩瀚的到來,不僅這一家人沉寂在喜悅中,最讓人不可思議的是方圓百里的枯木竟然在長著新牙,所有通紅似火的楓葉,卻由紅轉綠,各種各樣的奇花異草爭相開放,就連山上的百萬生靈都像受到牽引一般歡欣鼓舞,本是秋意正濃時節,卻猶如春意盎然。爺爺站在窗戶前看到眼前這一幕幕,不知道是什么樣的心情,心里總有著忐忑不安情緒,卻不知道如何面對這件事情。

  “爹,怎么了!給你添了個孫子你怎么就不高興啊”瑋林微笑的問道,

  “你過我房間來,我跟你講點事”爺爺鄭重其事的說到,瑋林就不知所然的跟著爺爺來到了另一間小屋,

  “你先去看看外面有什么變化”爺爺指著窗戶說,瑋林一臉茫然的走到窗戶旁邊看向外面,頓時一臉驚訝的道“哇!這是怎么回事,我還不知道呢?現在是已近十月了,怎還跟個春天一樣了,那顆樹不是都死了好多年了,怎么起死回生了,難道真的是枯木逢春了,什么情況!”

  “是啊!浩瀚出生前的景象不壯觀嗎?這些都不是正常的景象啊,這是不是就是所謂的異象呢?”爺爺若有所思地說道

  “看您說的,這應該是祥瑞之象嗎?應該是好事啊,您還一臉的愁云慘淡”瑋琳不解的回應道,

  “你不覺得這和小浩瀚有關系嗎?或者說是他降生帶來的嗎?另外還有我昨天晚上做了一個夢,夢見……”爺爺仔細回憶著那個故事說道,

  “什么?救世主,不會吧!那只是一個夢啊,如果說那只是一個夢,那這出生前后的天生異象怎么解釋?難道只是巧合嗎?”瑋琳難以至信的說道,

  爺爺這時一個巴掌拍在瑋琳后腦勺說“你有沒有長腦袋啊!世間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嗎,我現在想的不是這個夢是不是真的,而是小浩瀚和你只有三年的父子情份,三年之后你和我一同帶著浩瀚去一趟嵬峰就什么都知道了”,

  “還真的送過去啊!這可是他媽媽懷胎九年,期盼已久的孩子,我的老爹,您還真舍得!”瑋琳一臉憂悉的反駁道,

  “你也知道是懷胎九年,你以為我舍得,哎!這應該就是命運的安排,就像夢里老神仙說的一樣,他就是應劫而生吧!”爺爺嘆一氣說道。

  “我不管他什么劫不劫的,我的孩子一定要在我們的呵護下成長起來再說,我可舍不得我期盼已久的孩子去那極寒之地去受苦,更何況連鬼都不知道那山頂有什么樣子,誰去過那個常年積雪的地方”瑋琳不舍的表情越來越濃說道,

  “你個兔崽子,有沒有出自息?天降大任于私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哪個有成就的人不是要經歷一些風雨的”,

  “您這個曾經的一朝宰相,還不是早早的告老還鄉,還不讓我介入官場,現在到要讓自己的孫子去那深山老林有什么出息”瑋琳不服氣的反駁到,

  啪的一聲,爺爺一巴掌又打在了瑋林的后腦勺“你長本事了,和你老子我來比,你有什么本事了,更何況浩瀚去那里叫修行,那是大智大慧并且要有天賦有那份緣份才辦得到的。天賦肯定有了,緣分應該也有了,所以說你不要和我講這些,這一家還是我說了算,我只是和你講一下而已”。

  話畢,瑋琳手里的嬰兒此時面帶歡快笑容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忽然間有個小孩的叫喚“爸爸,爺爺”,頓時嚇了瑋琳一跳,“我的媽呀,什么情況?”

  此時,瑋琳將小孩放在床上,爺爺和瑋琳都驚呆了,看著這個不停成長的孩子,都已經長到三歲的形態了,“小浩瀚都會講話了,這不是太快了,才生下了不到一天”爺爺揉揉眼睛道,這時小浩瀚從床上光著身子跑下來進了他媽媽的房間說道“媽媽,媽媽,我餓了”,

  當蘭君聽到瑋琳和爺爺的驚呼聲時突然坐了起來,這時見一個三歲小孩跑了過來,不知所措地講“你是小浩瀚”,小浩瀚這時撓著腦袋說“為什么爺爺、爸爸、媽媽都好像很怕我,我就是你們的浩瀚啊!”,

  蘭君向著浩瀚招著手說“過來,到媽媽這邊來,媽媽不是怕你,而是太高興了,都長這么快”。還沒有等媽媽講完,小浩瀚就鉆進了自己媽媽的懷抱,掀開衣服就開始了他人生的第一頓美餐。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