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5 21:54:4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仙劍神侶
  4. 第一章.艷遇惡魔女

第一章.艷遇惡魔女

更新于:2018-03-14 14:26:25 字數:7254

字體: 字號:
  正月十五元宵佳節,乃是太行派四年一屆的劍會之日,屆時太行山下各路修家,都會齊聚太行縹緲峰,以觀盛世,因而作為太行一帶最大的城市,近些日子,楚州境內來往的各路人士絡繹不絕。

  早晨太陽高照之時,在一處衙役府上的門口,一個全身襤褸的青年被兩個衙役推出了大門,引來了路人一陣怪異的眼光,這個青年名叫天乞兒,從遠在萬里邪族卡蘭斯人的地下世界而來,沒想到漂洋過海大半年,剛踏上楚州沃土,便因為偷竊富人財物的罪行,被抓進了大牢。

  想來,也真是該他倒霉,那日,他來到楚州,被一群迎面而來的乞丐撞上,而這些乞丐中,恰有幾名偷竊之士,于是灰頭土面一身邋遢的天乞兒,也被一并當做共犯,抓了起來,好在事情真相總算查清了,受了半月牢獄之罪后,衙役也沒再為難他,便把他放了。

  天乞兒對著衙府的大門咒罵了兩聲,出了出氣,便悶悶不樂地來到楚州城外的一片森林里,自己身上臟遢的連自己都有點受不了了,他想找個地方好好地洗一洗,走了好久,在前方隱約看見了一處山崖,而山崖下就是一個溫泉,他當即興奮地奔跑到那里,衣服沒脫就一頭扎進了溫泉之中,快活地又喝又洗。

  可天乞兒還沒洗到三分鐘,忽然聽見前方的樹林那邊,有馬蹄聲傳來,他心有顧忌,當即把頭埋進溫泉里,發動玄氣法把氣憋住,不想被來者發現自己的蹤跡,他在地下世界時,因為不幸身重不可被驅散的純陰邪毒,導致功力被這寄生的力量吞噬的所剩無幾,但玄氣法的發動只需一點功力即可,這點功力他還是有的。

  水面以下的天乞兒,注意到馬蹄聲在溫泉旁邊停了下來,緊接著就聽見女人的說話聲。

  “咦,這里竟然還有溫泉耶!”一個妙齡少女清脆動聽的聲音,傳進天乞兒的耳朵里,“太好了,這破爛森林里蚊子這么多,樹人的影子沒發現,本公主的身體都要先臭了,正好痛痛快快地洗個澡!”

  “公主,不可啊!”旁邊一個人阻止道,“這荒山野林的,說不準這溫泉里就藏著什么危險的東西,我看公主還是忍一忍吧!”

  “是啊,公主,還是不要……”

  “你們統統都給我都閉嘴啦!”臉上還一副稚氣的少女叫道,“一路上,你們就知道嘮嘮叨叨,告訴我這也不能,那也不能的,現在本公主想洗個澡,你們還要攔著,再說——再說,我殺你們的頭!”

  一群公主侍衛,聽公主這么說,頓時把要講的話,咽了回去。

  天乞兒心里一驚,不知是哪來的公主,但看樣子,似乎來頭不小,不過天乞兒也緊張起來,要她真脫了衣服跑下來,那還得了……

  “還站著干嘛呀,”少女瞪著隨從的護衛道,“難道本公主洗澡,你們還想在這里看著嘛?”

  “屬下不敢!屬下這就離開,只是……”一干人等還是不放心。

  “好啦,好啦,”少女不耐煩地道,“我知道了啦,遇到危險,得第一時間叫你們,真是的,說的我耳朵都起膜了呃……”

  公主執意要下溫泉洗澡,那些護衛也不敢再多阻攔,只得先行避開,只聽見“嗖嗖嗖”的幾聲,幾條身影,便頃刻間隱入后方的森林之中。

  見護衛們了終于走了,公主舒了一口氣,之后便毫無顧忌地脫下外面的絲綢紗衣,褪去內衣,散下烏黑飄逸的長發,一副白皙剔透,曲線曼妙,充滿誘惑之力的玉體,一覽無余,讓人欲火攻心。

  少女慢慢踏入水中,絲毫不知道,在這水里,竟然還藏著一個男人,隨著她堅挺的雙峰沒入水里,一陣歡快的戲水之聲,撩人心火。

  感受到這位陌生女子的不斷深入,天乞兒知道她正朝溫泉中部靠來,而且離自己越來越近了,這讓天乞兒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天乞兒不敢貿然現身,唯恐會冒犯到這位公主,可是天公不作美,天乞兒不想被少女發現,少女卻無意間發現了他。

  當赤裸玉體的少女,再繼續往前走時,下體無意中觸碰到隱匿于水中的天乞兒,天乞兒剛想閃開,少女用手一摸,正好摸到了天乞兒的手臂,天乞兒感覺到少女頓時打了個寒顫。

  少女以為剛才摸到的是一只死人手,頓時惶恐地叫道,“呀!——”

  不等少女叫出,天乞兒一個跳起,將她的玉體拉入懷里,然后緊緊捂住了她的嘴,但當注意這女子的面容時,他就呆了。

  此女子不過十七八歲左右,卻生的如花似玉,唯美清純,玉臉睫長,豐體細腰,恬靜不失艷麗,可愛不失文雅,如此風情萬種的美人胚子,突然一絲不掛暴露在天乞兒面前,天使容顏,魔鬼身材,天乞兒怎能不驚。

  “淫賊!你好大的膽子!”少女見自己的嬌貴的玉體突然被一個陌生的男人抱在懷里,頓時怒火中燒。

  天乞兒本想和她解釋一番,沒想到這少女當即一口咬向天乞兒的手,從他的懷里掙脫出來,而后反過來一巴掌將天乞兒打得暈暈乎乎。

  不等天乞兒反應,少女已經騰空一躍,來到溫泉旁邊的地面之上,飛速地將衣服穿好,公主侍衛聽到動靜,皆朝這邊飛敢過來。

  “來人呀!”公主氣的玉臉通紅,恨得咬牙切齒,“快把這淫賊給我抓住!”

  天乞兒大呼不妙,就想逃跑,可是剛跑到岸邊,公主旁邊的一個修道者,意念一出,隱匿于袖口中的半尺飛劍,呼嘯而去,天乞兒見飛劍襲來,驀地一驚,一時沒穩住身子,忽悠一下摔倒在了地上。

  緊接著,一把利劍架在了他的脖子上,持劍的是一個美麗氣質的女劍師。

  公主走到天乞兒面前,先是一腳踢在他的身上,而后再次扇了他一個重重的巴掌,怒氣沖沖道:“你個臭淫賊,我當有多厲害呢,竟然敢偷看本公主洗澡!你……你該死!”

  天乞兒連忙解釋道:“小妹妹,你誤會了,你聽我解釋,我——”

  “你給我閉嘴呀!”

  公主再次怒斥道,又是一腳狠狠地踢在他的腿上,痛的天乞兒叫苦不迭,他知道這下有理也說不清了,于是拔腿就跑,雖不抱多大希望,但逃命的本能卻十分強烈。

  “好啊,你個死敗類……”小公主恨得咬牙切齒道,“你想跑是吧,那本公主就讓你跑個夠!”

  天乞兒一邊跑,一邊回頭,發現公主他們竟然沒有墜來,但他聽見公主那句話了,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也沒多想,只顧著一個勁地逃跑。

  公主對旁邊的女劍師說:“素蘭姐,別讓那小子跑了,你跟著他,直到他自己跑不動為止!到時候,他沒力氣掙扎了,看我怎么收拾他!”

  “是,公主!”

  女劍師意念一出,手中之劍忽然平躺在半空之中,她縱身一跳,站在劍身之上,施展御劍飛行之術,朝天乞兒逃跑的方向追逐而去。

  天乞兒跑的氣喘吁吁,見到背后竟然沒有人追上來,甚是不解,難道那個野蠻公主女就這樣放過他了?

  正在疑惑之際,天乞兒突然聽見背后的有呼嘯之聲傳來,回頭一看,媽呀,那個女劍師竟然御劍飛行,朝他追了過來!

  公主就是公主,連身邊侍衛的檔次都這么高,天乞兒估摸,這女劍師的修為恐怕早已過了二階之境,厲害的很,不過他再次一想,要是自己的功力尚在,也怕不得她,但如今之際,他也只能使出全力,頭也不回地繼續狂奔。

  但那女劍師一直都和天乞兒保持著一段距離,就是不追上來,害的天乞兒就一直往前跑,終于天乞兒實在沒有力氣了,最后一頭栽倒在地上,上氣不接下氣,眼神暈乎地看著頭頂上站在劍上的女劍師,無奈至極。

  公主和其他人騎馬而來,公主坐在馬上,看著腳下一副累的要死不活的天乞兒,嘴角露出一絲邪邪的笑容道:“你這小淫賊,跑的倒挺快啊!生了個賊膽,做什么不好,偏偏泛起了色心,區區一個敗類,竟然敢打本公主的主意,來人呀,先把他的雙眼給我挖出來!”

  天乞兒無可奈何,只得繼續替自己辯解道:“姑娘,請你聽我解釋,在你來之前,我就已經在水里了,剛才你在水里洗澡,衣服沒穿,我也絕不是有意想要冒犯你啊,抱住你是怕——”

  “你……你……”公主見天乞兒竟然這么說,當即氣急敗壞。

  “你這個大流氓,大敗類,大淫賊!我什么時候在水里洗澡讓你抱過啊!我……我衣服還沒脫時,就已經發現你藏在水中了,你這個死敗類……你哪有機會得逞色心啊!你——你竟然還敢誹謗本公主!”

  小公主恨得在天乞兒的身上,一陣拳打腳踢,痛的他哎喲不斷,天乞兒竟然當著這么多公主的侍衛面前,說他抱過公主的赤體,這讓公主以后還怎么有臉面對她的這幫手下,雖然他所說不假,但小公主為保名譽,也只得反過來替拼命自己狡辯。

  情急之下,天乞兒一時沒明白公主話里的意思,還以為她仍是不相信自己的解釋之語,于是繼續道:“小妹妹息怒啊,你想想看,我看都看了,抱也抱了,你打死我也沒用啊,但你好歹也聽我解釋——”

  “我殺了你!”

  小公主見天乞兒還在這樣說,拿過女劍師的劍,就朝天乞兒劈下來,天乞兒拼命躲閃,自己的腦袋一連幾次與公主揮來的劍,擦鼻而過。

  旁邊的公主侍衛,見到公主如此激動,唯恐她情急之下,傷到了自己,急忙將天乞兒制住,讓他不能動彈,公主手中的劍,直直地砍向天乞兒的腦袋,但就在劍離他的臉還有一寸之距時,公主突然停下手來。

  “你這臭賊,爛賊,可惡的敗類!要是就這么殺了你,豈不是便宜你了!”公主放下劍,雙眸露火地盯著天乞兒。

  公主一聲令下,他的手下,就開始了對天乞兒身體的蹂躪,這群人知道公主的身體被這男人輕薄了,此時正在氣頭上,回去之后,要是被皇帝知道了自己的女兒,在他們的保護之下,還遭到這般羞辱,那他們人頭可就不保了。

  如今之際,只有先緩和公主的心情才行,所以他們對天乞兒的折磨,十分講究,專挑他的痛穴打,受了委屈的小公主,聽到天乞兒一聲又一聲的慘叫,頓時心情舒坦了許多,總算找到一點安慰了。

  天乞兒被打得鼻青臉腫,眼看著迷迷糊糊地,就要站不起來了,公主這才媚眼一閃道:“住手吧,再打下去的話,他就沒命了,本公主要留著他慢慢兒玩呢……”

  真是天使容顏,惡魔心腸!天乞兒憤懣無比地暗想道,世間怎么會有這么蠻不講理的女人!

  小公主見到天乞兒一副虛脫的樣子,心里美滋滋的,邪邪的笑容,看的天乞兒憤懣無比,恨不得在這小魔女的玉臉上,狠捏幾把才好。

  想到剛來楚州,就接二連三地遭到侮辱,天乞兒就氣不打一處來,不禁瞪著小公主暗罵道:“潑婦,惡女,毒婦,我圈圈你個叉叉……誰叫你哪里不去,偏偏跑來這里洗澡,還說我是淫賊,我看你是女流氓才對!老子在這里洗澡,干你何事,就你身上那點東西,我才稀罕呢!”

  “把他的手給我綁起來,”公主道,“順便牽條繩給我,本公主可不想讓他跑了!”

  公主狠狠地瞪了一眼天乞兒,一腳把天乞兒踹倒,在他身上連踢了幾腳,才上了馬,拉著手中的長繩,繩子的另一頭則摔在天乞兒的被綁住的雙手之上。

  被這樣侮辱和折磨,天乞兒覺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從前在地下世界的逃亡生活一般,這段不堪回首的記憶,被深揪出來,讓不甘心地天乞兒,更加討厭這個小惡魔女了。

  公主和她的四個公主護衛都是騎馬,唯獨天乞兒一人,被當成囚犯,被公主手中的長繩拽著,左拉又扯地跑步跟隨,身子都軟了,從他們的談話之中,天乞兒對這個刁蠻小女總算有所了解了。

  少女名叫冰萱,是西秦的三公主,楚州則是西秦中部的一個地區,西秦地大物博,國力雄厚,是中原的大國之一。

  而冰萱公主生的甜美可愛,嬌艷欲滴,乃絕頂的美人胚子,作為西秦皇帝的三女兒,因而十分得寵,她的父王都被她弄怕了,每一次外出,冰萱都會闖下大禍,雖然一再勒令她不準到處亂跑,惹是生非,但天生愛玩對外面新奇世界滿是憧憬的冰萱,每次都連恐帶騙地把她的死士帶上,進行新的探險之旅。

  這一次冰萱來到楚州,聽說了什么會走路的樹人,好奇無比,就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好玩的東西,她當然不知道,這樹人又豈是隨便就能找到的,太行山系極為龐大,其間的怪異物種,更是數不勝數,而且深居簡出,極通靈性,凡人又怎能隨便就可見之。

  不過,令冰萱沒想到的是,這一次出宮,竟然會遭遇到被天乞兒這小混混輕薄的尷尬之事,自己金枝玉葉,貴為公主,天性好強的她,又怎能不怒。

  小公主一路上蹦蹦跳跳,見到什么花花草草,都要聞聞看看,可愛的就像一只歡快的鳥兒,但天乞兒深有體會,這小魔女要是發起飆來,恐怕連惡魔看著都怕。

  “嗨,臭賊,你嘀嘀咕咕在說些什么呢?我說,是不是——在說本公主我的壞話呀?”

  冰萱蹦累了,忽然看見天乞兒的嘴在動,便跑到天乞兒面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

  “哎喲喂,疼……疼……公主快放開,放開……我哪敢說你的壞話呀!”天乞兒連忙歪著腦袋道。

  公主是吃軟不吃勁的人,你越對她狠,她就越想和你做對,越想折磨你,天乞兒自知好漢不吃眼前虧,先將就著她,找到機會,再連本帶利,要她吃不了兜子走。

  “死敗類,”小公主呵呵一笑,拍了一下天乞兒的腦袋,“你要是早這么乖乖聽話,不就好了嘛,來,嘗嘗本公主為你準備的這個!”

  不等天乞兒反應,公主在天乞兒的肚子上,猛揍一拳,飛快地將一只黑色的大蚯蚓,塞進了他的嘴里,旁人見到此舉,都感到惡心之極,更何況天乞兒還被迫吃下了它,天乞兒頓時跪了下來,嘔吐不止,咳嗽不斷,吐了又吐,臉色都白了。

  小公主見到天乞兒這樣狼狽的樣子,彎下細腰看著他,笑得合不攏嘴道:“咦,不就是一只小小的蟲子嘛,你反應還真大耶,來,臭賊,這里還有一條哩!”

  聽公主這么一說,天乞兒瞪大雙眼,看著公主手里更大的蚯蚓,緊張的直咽口水,這么大一條蚯蚓,還能算是小蟲子嗎,該不會一條龍在你眼里,就是一只沒長出羽毛的小鳥吧……

  惡魔就是惡魔,天乞兒頓時悶了,滿是酸水……

  天乞兒不再理會冰萱,趕緊裝暈,癱倒在地上,一動不動,還口吐白沫,再次施展之前的玄氣功法,頓時沒了氣息,連身體脈搏都停止了跳動,與死人無疑,來楚州前,他因為沒了功力,就用這樣的方法,才躲過了許多野獸的襲擊。

  “喂,喂,臭賊,敗類,”公主知道天乞兒在裝,呵呵笑道,“小混蛋,你還裝,別裝啦,快給我起來,起來了啦!”公主將腳踢在天乞兒的身上。

  天乞兒半瞇著眼睛,見到小公主手里捏著一條更大更粗的黑蚯蚓,心想要是起來,好不給你這小惡魔弄死才怪。

  見天乞兒久久不起,冰萱倒真有些急了,踢了踢天乞兒道:“死敗類,你……你還不起來呀,再不起來,我就讓它從你的鼻子里爬進去咯……”

  可天乞兒就是不動,于是小公主便蹲下身子,將手指湊近天乞兒的鼻子,這一湊,嚇得她一跳,發現他真的沒了氣息,頓時有些慌了。

  “不會吧!”冰萱半跪在地上,瞪著長長的睫毛看著躺在地上的天乞兒,“他……他……這敗類……怎么能就這么死了呢,不行,快把他給我救活,快呀!”冰萱對她的那些死士叫道。

  一個肩背雙刀的武士,蹲下身來,查探了一番,天乞兒的玄氣大法果然不是蓋得,將這個武士都騙了。

  “公主,他已經死了,”武士道,“依我看,這小子死有余辜,公主,干脆不要理他了。”

  小公主不說話了,想到第一個碰自己身體的男人就這么死了,心里突然發起一絲怪怪的難受之感,天乞兒一聽要置他不管,頓時大喜,只要他們丟下他,他就能逃脫這小惡女的魔掌了。

  冰萱嘟囔著嘴,秀眉緊皺,看著天乞兒,猶豫了片刻道:“我看還是不要吧,這荒山野嶺的,前腳仍在這里,后腳還不給野獸啃的連骨頭都不剩了,嗯……還是燒了他吧,好歹給他一個全尸!”

  不會吧——天乞兒暗自叫苦,這小惡魔女真是陰晴不定,現在倒一副菩薩心腸了……

  在公主的示意下,一個修道者上前一步,微一發力,一團火苗自他手中形成。

  天乞兒知道,這回再裝死的話,就真的沒的活了,當即口吐白沫,手和腳一起僵硬地抖動起來,抓住了小公主的手臂,而后像僵尸一般坐直了身子,圓睜雙目,翻著白眼地瞪著公主,與陰鬼無異,嘴里還胡亂吟誦著什么。

  “啊——鬼呀!”

  冰萱當即被天乞兒恐怖的樣子,嚇得叫了起來,使勁地甩開了天乞兒抓住她手臂的手,急忙躲到了女劍師的身后,不敢再看天乞兒的猙獰的臉。

  “快、快、快呀——你……你們還愣著干什么呀!快把這死鬼給我趕走呀,快呀——嗚嗚嗚……”公主受驚不小,哭喪著臉,連說話都結巴了。

  “哈哈哈——”天乞兒突然放聲大笑起來,然后將雙臂放下,手捧笑腹道,“原來小魔女的膽子這么小啊,哈哈哈……笑死人了,真是笑死人了!還嗚嗚嗚呢,臉都紅了……”

  小公主這才知道,被天乞兒耍了,當即氣的小臉更加紅了,緊攢著拳頭,想到天乞兒剛才將她嚇成那樣,狼狽不堪,以至于讓他的陰謀得逞,冰萱就覺得氣的肺都要炸開了。

  “你……你……你這個大混蛋!”公主咬牙切齒地直跺腳,怒氣沖沖地對天乞兒大叫道,“死臭賊,大敗類!我……我……你——哎喲,你這個死流氓,你竟然敢這么戲弄本公主,好啊你,看我不打死你!”

  公主當即拿起一根馬鞭,就抽在天乞兒的身上,再一次進行了對他身體的蹂躪,但公主一想,剛才被天乞兒這么一耍,自己在手下面前,洋相盡出,被這無恥混徒這么大撈一把,要是自己越生氣,他定會越得意。

  于是冰萱深呼吸幾口,壓了壓怒火,不再抽打天乞兒,然后瞪著他道:“你給我等著,死敗類,別以為本公主沒法子拿你,到時候,看你怎么跪著求本公主!哼!”

  旁邊的人也很無奈,公主的性子就是這樣,調皮好玩,任性刁蠻,卻又吃不得虧,他們都暗自替天乞兒捏了一把汗,在皇宮里,三公主可是出了名的整蠱專家,誰得罪了她,那定會比死了全家八代還要慘。

  臨近傍晚的時候,天乞兒口渴的要命,可小公主只給他喝了一口水,按她的話來說,已經是對他的“大恩大德”了。

  天乞兒一路上埋怨不斷,心想自己怎么碰上這么一個刁蠻不講理的女人呢,真是掃人志氣,好不容易來到楚州,卻遭遇到這等晦氣之事。

  眾人休息之際,小公主坐在一棵樹下,扭動著累的發酸的胳膊抱怨道:“啊喲,這還要多久才能找到樹人呀,老天爺,你就看在我冰萱心地善良,人見人愛,乖巧聰穎的份上,顯顯靈,告訴我在哪里能找到樹人吧……”

  小公主嘟嚷著小嘴,玉臉紅撲撲的,鼓動著腮幫子,無精打采地拋扔著石子,嘴里不住地唉聲嘆氣。

  天乞兒也牢騷不斷,嘀咕道:“還人見人愛呢,我看是人家人哀吧,哼……找樹人,最好那是妖精把你吃了才好,我看你呀——”

  “嗷……”天乞兒一聲慘叫,就覺得耳朵熾熱的痛,原來是小公主不知何時,來到了他的身后,聽見他在小聲嘀咕,就一把擰住了他的耳朵。

  “你這個死敗類,”公主瞇著眼睛,閃過一絲邪邪的笑容,瞪著天乞兒道,“死性不改的臭賊,又在說我壞話!是不是嫌本公主這會兒沒功夫陪你,心里癢癢了啊!”

  而后公主雙手握在一起,捏的啪啪響,道:“來,陪本公主練功!”

  又要“練功”!天乞兒頓時狂暈……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