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7:55:08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巫山遺夢
  4. 第五章 星眸

第五章 星眸

更新于:2018-03-15 19:16:54 字數:2391

  千百年后重遇同一雙眸子,會不會想起彼此曾經的相識。

  柳星兒一笑,月影竟有些呆愣,這笑容竟有幾分的妖媚滲人心魂。

  柳洋顯是看出了他的困惑,輕輕揭開柳星兒頭發后面的發帶,長發飄散兩肩,活脫脫一個精靈現世。

  月影禁不住細細打量起眼前的人兒,剛剛一路調侃也只把他當成一個小弟弟,如今卻全不是剛才的光景。

  這小娃子長的清秀脫俗,靈氣逼人,眉宇間一絲妖媚,更是動人心魄,仿似那萬綠叢中一點紅,又似那清泉之中飄落的一朵桃花,多一分則俗氣,少一分則平淡。長發飛舞,凌亂的發絲遮住面頰,一雙眸子與紫衣少年相對,滿眼笑意,春風動人。在這沙漠中,仿似一點星晨閃爍,這眸子似有股魔力,讓人仿佛遨游在浩瀚星空,一望無際的湛藍色,只有那眸光是唯一的焦點。

  星光霎時間隱去,月影仿佛跌落塵埃,猛的一震。再看柳星兒,她已經背轉身去,不知是何表情,對于自己連連的失態,月影亦有些錯楞,這小小的人兒怎么會輕而易舉的影響了自己。

  閉上眼,深呼吸了一口氣,眼前閃過的仍舊是那雙深邃的美眸。它仿佛印在了自己的腦海里,久久不散。

  這時柳洋覺察出異樣,卻不知究竟發生何事,只想,可能哥哥看到妹妹是女孩子嚇到了,又隱隱覺得不對,這有什么可嚇到的。

  搖了搖頭道:母親怕星兒是女兒身招來不便,便讓我們穿同樣的衣服,將她扮作男孩子。

  月影點點頭并未說話,這時,星兒已經恢復方才模樣,月影遲遲不敢看她的眼睛,怕再一次失態,引人笑話。

  星兒喚道:影子哥哥?

  月影無奈的抬頭,對上柳星兒的眸子,卻不復剛剛的魔幻,此時這雙妙目仍舊很美,卻不再具有某種神秘的力量,讓人深陷其中。

  月影定了定神道:有事?

  柳星兒回道:難道我們要一直在沙漠中走來走去嗎?

  月影只當她是覺得累了,便道:“尋一處沙丘我們休息片刻吧!下一輪追兵眼看也要到了。”

  說著向不遠處的一座小沙包走去。依著一棵枯胡楊木坐了下來,閉目休息。全然不顧身邊兩雙充滿疑惑的小眼睛。

  兩個孩子有些不知所措,急急跟上去道:影子哥哥,我們~

  話還沒有說完,月影道:“坐下來休息休息吧。”

  兩個孩子畢竟年齡尚小,不諳世事,加之心性樂觀開朗,哪肯乖乖聽月影的話,靜靜的打坐休息。

  柳洋倒是打算靜坐,看著妹妹委屈的小臉,也就瞬間打消了這個念頭。

  月影靜靜的閉上眼睛,眼中仍舊是那雙星眸閃爍。始終難以入定,又聽柳星兒道:哥哥,我餓了,讓風兒去弄些吃的回來,好不好?

  “你又要殺生,父親不是說過了嗎!上天有好生之德。”柳洋規勸的道。

  母親說過:“天下萬物,弱肉強食,我們吃了他們的肉,等我們死了他們來吃我們的肉,這才叫天道輪回,順應自然。”柳星兒一臉理直氣壯,好不霸道。

  月影饒有興味的聽著兩人的談話,心中跟著道:對嗎,別說,我也有點餓了。

  柳洋本就不善口舌,想到每次父母爭辯,也都是父親認輸,自己學著父親不吃便是。想著,便吹起口哨換來風兒,讓他去覓食。

  月影也在心中暗暗等待,不知這神鷹會帶回來什么美味佳肴。此時,月影隱隱覺得自己的上空有一種烏云壓頂之感,沉重非凡,憑著直覺迅速的就地翻滾,猛然躍起,口里道:什么人。這一系列動作本做瀟灑流暢,卻不料只得到一片笑聲。

  定睛一看,自己方才休息之處,此時正躺著一頭野駱駝,脖子上有齒痕,鮮血直流,顯然已死去。

  月影轉念一想便知始末,心道原來是風兒捕獵的結果,想來自己也就以為它會捕回兔子、老鼠之類的小動物,沒想到居然是只駱駝,看來這風兒的實力不可小覷啊,果然是神鳥啊。看著笑的前仰后合的柳星兒和嘴角抽動的柳洋,月影抿著唇不發一語。

  不久,柳星兒便停了笑容。弱弱的問:“你不會真的生氣了吧,我們只是跟你開個玩笑,讓風兒在你頭頂飛兩圈,誰讓你老是跟我們裝深沉,不會真的把駱駝扔到你身上的,是看你離開才放在那兒的,你不會嚇到了吧!”

  柳星兒看月影半天不吭聲,有些內疚,忍不住走過去,踮起腳想摸摸月影的頭,

  “母親說摸摸頭就不怕了。”

  第一次月影沒有戒備,沒有掛起自己招牌式的笑臉,似乎把自己坦露在這大漠之中,突然內心深處有一種感覺,好像在說:原來自己仍舊活著,活著的感覺真好。

  月影知道自己又再一次失去了控制,忙岔開話題道:“我們來烤駱駝吧,這道菜可是世間美味哦,等追兵來了,我們就在陣中吃烤駱駝,他們不被我們殺死,饞也饞死他們!”

  柳星兒和柳洋皆是一副嘴饞的模樣,急急的道:“怎么烤,快說,快說呀。”

  月影的嘴角有一絲不易察覺的壞笑,徐徐道:“這道菜是我隨師父游歷時學到的,將煮熟的蛋塞入魚的腹中,再將這條魚烘烤熟后塞入雞的腹中,后又將烤熟的雞塞入羊的腹中。羊烤熟后,塞入駱駝的腹中。最后將整只肚中裝有蛋、魚、雞、羊的駱駝進行烘烤。它的美味連天上的神仙也要下來嘗一嘗”。

  柳洋隱隱覺得不妥,好像太麻煩了,何況在這沙漠中哪來的這么多美味。

  柳星兒不以有詐,興致勃勃的道:那快點開始做吧!可是這蛋魚雞羊上哪里找啊!哦!讓風兒去。

  柳洋心疼的道:“這要讓風兒跑好遠的,太麻煩了吧”!

  風兒在空中嘶鳴顯然是在附和柳洋的話。接著停在柳洋的肩膀一臉可憐相的看著柳星兒。

  這時,月影道:也是,那我們就吃生駱駝吧,喝點血,也蠻好的。

  柳星兒一聽瞬間變了臉,“不要,我就要吃烤駱駝”說著雙手報于胸前,腮幫氣鼓鼓的。

  柳洋,沒了辦法只能看了看風兒,風兒無奈的飛上了空中,飛過月影頭頂時扇動了一下翅膀,弄得月影滿臉沙塵。月影雖面帶笑容,但心中道:這一回我又記下了,看下一次我做流火鴿肉,讓你去烈火崖吃吃苦。

  想著風兒要來回飛個五六趟,心下暢然對著倆人道:“我們邊準備烤架,邊部這饞嘴大陣吧”。

  柳星兒道:饞嘴大陣是什么,有這樣一個陣法嗎,我怎么沒有聽父親母親說過?哥哥,你知道嗎?

  見妹妹一臉認真的望著自己,柳洋苦苦一笑道:沒聽過。

  月影道:這饞嘴大陣乃是,乃是,乃是,一會告訴你們。哈哈哈。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