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3:05:3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劍閣門下
  4. 第一章:擇劍

第一章:擇劍

更新于:2018-03-18 13:40:29 字數:4741

字體: 字號:
  在大周朝,一共有五個屬于煉氣士的名門大派,當然,這里面并不包括劍閣。

  在這五大門派里面,每三年都會舉辦煉氣士的門派演武,舉辦地點自然就是大周朝的都城——洛陽,舉辦時間則大多都在三月份左右。

  同時這也是五大門派大開山門準備招收有煉氣資質之人的時候,一旦完成招收,那么也就是門派演武開始之時。

  而去年的交流大會,五大門派的名次發生了劇烈的變動,以大周第一煉氣門派自居的“道庭”被同為洛陽的另一大派“儒門”給擊敗,居于次席,位列第四的“戒律府”則憑借門下弟子出眾的實力,力壓“狂人館”的囂張氣焰排名第三。

  至于最后的“樂理宮”所派出的弟子幾乎可以說是連戰連敗,就連門中的大師姐都被狂人館的大弟子給擊成了重傷,排名墊底。

  不過這些,都跟正一口口扒拉著飯食的皇甫睿沒什么關系,他們劍閣別說是五大門派了,就連那些不入流的煉氣門派都要好過他們——因為他們門派連錢都沒有,有那也是四師弟錢士賢自己家的。

  念頭至此,皇甫睿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看著周圍那些還在狼吞虎咽的彪形大漢。

  “唉,現在一百兩也沒了,難道真的要去煉制那些一般人也適用的丹藥賣錢?”

  當皇甫睿在低頭考慮此事時,已經穿上了衣服的龐威也正在上下打量著他,五官端正,身形修長,看上去二十出頭的年紀,不過身為煉氣士,他居然會為了那區區百兩銀子就煩惱不已,可見不是什么名門大派的弟子。

  用過了這頓由龐威自己烹飪的晚食后,皇甫睿也就起身準備告辭了,今天他可以說是毫無收獲可言。

  其實若是他狠下心,這些戰場上的虎狼之士他倒也可以輕易拿下,只是這就違背了皇甫睿他為人處世的原則,他最終還是選擇了放棄。

  山里的冬天是很冷的,不過皇甫睿也不介意,只是一步步的往山下走去。

  在走之前他也告訴了龐威,山下的縣令已經準備上報郡守了,是走是留,讓他們自己好自為之。

  “皇甫小兄弟!”等皇甫睿已經走出了百步左右,身形高大的龐威卻在此時追了出來,而在他的大手里還拿著一個陳舊的小布包。

  “哦,是一百...龐大人啊,還有什么事嗎?”沒有煉氣士那目空一切的脾性,知道對方的過往后,說實話皇甫睿還是挺佩服這個領軍殺出重圍的千戶的,所以他轉過身朝對方拱了拱手問道。

  “啊,我老龐也是個知恩圖報的人,既然皇甫小兄弟這次手下留情了,這等錢物就當作是我老龐的人頭錢了,還望小兄弟不要推...”還沒等龐威說完,他的手就一輕,布包已經到了皇甫睿的手里。

  還真是連推...都不推啊。

  “哈哈,皇甫小兄弟辦事雷厲風行,對我老龐的胃口,那么就此別過了,日后要是皇甫小兄弟有用得到我老龐的地方,盡管開口!”說完,龐威就準備拍拍皇甫睿的肩頭,不過他很快就意識到這么做有點不妥就放下了手。

  皇甫睿也沒有多說什么,再次笑著拱了拱手,兩人就此別過,一個上山,一個下山。

  看這重量怎么說也有五十兩了吧,捧著那布包,皇甫睿掂量了兩下暗嘆道。

  其實他怎么會不知道龐威此舉的用意呢,無非就是真的等官軍進山時,借劍閣的地方讓他們避避風頭而已。

  龐威雖然這次算計了他,不過也是為了他那僅剩下的同袍弟兄,與他們方便,皇甫睿倒也不是十分介意,而且也能暫解門派里的資金周轉問題。

  為了國家奮戰至死龐威他們并不怕,但要是被自己人由背后捅刀子,那不論是誰都無法忍受吧。

  月色灑落在皇甫睿的身上,配上他那一身白色的長袍,倒也讓此時的他多出了幾分煉氣士的出塵氣質。

  ...

  “秦大人,里面請”

  在居山鎮的縣衙內,已經年近五十的張縣令正恭敬的等候在門外,將一名面色陰鷙的中年男人往大廳引去。

  這名秦大人朝張縣令揮了揮手之后,也不說話就徑直步入了廳中,不過張縣令卻也不惱,只是繼續恭敬地跟在對方身后。

  要知道這位秦越秦大人可是居山鎮附近的煉氣大派“凌云門”的三大長老之一,一身煉氣修為已經達到了化神三重,只要將他給服侍好了,那么他這個縣令之位說不定也就可以往上動動了。

  等到秦越入座之后,宴席開始,一旁的侍女上前拿起玉壺就開始為秦越倒酒。

  “張縣令,聽說最近居山這里有匪患出現?”看著那淌下的清冽酒液,秦越朝身邊的張縣令淡淡的問道。

  秦越的這個問題頓時讓張縣令的呼吸為之一窒,這酒都還沒喝,怎么這秦大人就開始提及此事了?

  不過對秦越恭敬有加的張縣令,最終還是咬著牙點了點頭說道“是,是的”

  “那就再好不過了...”

  張縣令弄不懂了,這遭了匪患怎么還成好事了,難不成秦大人是暗有所指?

  “只要張縣令你明日讓你們府衙里的捕頭領著她進山,她自會幫張縣令你除掉所有的強盜匪人,你看可好?”

  “秦大人所說的是誰?”

  啪啪,說完秦越就抬起手輕擊了兩下,然后大廳外就響起了兩名秦越門下弟子的喝罵聲。

  不知道秦大人到底要做什么的張縣令沒有輕動,只是不著痕跡的偷眼往掛著大紅色簾布的廳外看去。

  很快,一名渾身骯臟,穿著破爛布袍的嬌小人影就被那兩名弟子給帶入了正廳之中,一些膽小的侍女見到這一幕都開始尖叫起來。

  不同于一般人的淡黃色雙眸,中間豎起的瞳孔里只有冷漠之色流淌其中,口中的犬齒也長出了一小截,頸部與手足都被拷上了鐵銬,這個女子在張縣令看來比起人反而更像是一頭——狼。

  “秦大人,她,她究竟是?!”駭然起身的張縣令指著那狼女,一時間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哈哈,張縣令不需驚慌,這女子正是我此次外出最大的收獲...”看著那低垂著頭的骯臟少女,秦越滿意的笑了。

  ...

  皇甫睿看著自己面前已經變成了一堆焦竹的小屋,手中那包卷著五十兩銀子的布包就這么落在了地上。

  這是,怎么了?他自問道,然后他的目光一轉,就看到了正趴在周雪慕懷中嚶嚶啼哭著的巧巧,那一雙滿是潤潤淚光的眸子還時不時偷偷的看向站在竹屋前發愣的皇甫睿。

  “今晚是我跟雪慕師姐負責烹制晚食,所以沒有看顧好巧巧,她也貪玩就把師兄你竹屋中的炭爐給弄倒了,這都是文遠的錯,你要責怪就責怪文,大大大大大大師兄!”還不等三師弟君文遠說完,皇甫睿只覺得胸腹間的氣血一陣上行,撲通一下就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不好了!雪慕師姐,大師兄給氣暈了”

  “拿點水給他潑潑他就醒了”

  “嗚嗚,慕姐姐,巧巧怕”

  “巧巧乖,不怕,大師兄要是沖你發火,慕姐姐就揍他”

  ...

  悠悠醒轉的皇甫睿看著頭頂上陌生的竹頂,慢慢地支起身子坐了起來。

  看著窗外已經高高掛起的驕陽,他呼出了一口長氣,下了地走出了屬于三師弟君文遠的竹屋。

  自己這些年好不容易省吃省喝存下的那幾張銀票也都全部葬身火海了吧。

  唉,那些銀票可是他準備給雪慕或者巧巧當嫁妝用的,她們都是無父無母的孤兒,現在早沒也好,再慢慢存吧。

  不過好在巧巧這次燒得只是他那間小竹屋,要是巧巧一個不注意把封存有劍閣歷代兵器與口訣身法的府庫給燒了,那皇甫睿就真的是要自盡在師父他老人家墓前了。

  似乎是擔心被皇甫睿責罵,即便現在都已經將近午時了,那幾名師弟師妹們都還在奮力修煉著,就連明明不關他事的錢士賢都給君文遠給拽了過來進行表態。

  見狀,皇甫睿也沒多說什么只是轉過身走進了附近一條竹間的小徑里,那里頭除了身為大師兄的他,其他幾人都是不允許進入的,因為那里就是劍閣這個門派的府庫所在。

  沒過多久,皇甫睿的身影就再次出現在了劍閣這個修煉專用的小平臺上,而他的手中此時則多出了四把正在發出劇烈波動的長劍。

  破軍、重岳、輕陽、問道,就是這四把劍的名字,皇甫睿一步步走到了師弟師妹們的身前,抬手一甩,那四把劍就這么凌空立了起來。

  至于知道自己昨晚做錯事了的巧巧,一見到皇甫睿就急忙往周雪慕那邊藏去,而周雪慕也不是那么有底氣的把巧巧給護在了自己身后。

  “見過大師兄”在劍閣這個破落小門派里還這么講究輩分關系的也就只有君文遠了。

  揮揮手示意君文遠不需多禮,皇甫睿環顧一周,最終目光卻是落在了一副無所事事態度的錢士賢身上。

  “士賢,你在這四把劍里先挑一把”皇甫睿沉聲說道。

  似乎是被皇甫睿那不同以往的語氣給鎮住了,錢士賢點了點頭,邁步走到了那凌空的四把劍前,目光一一掠過

  最終停在了“問道”一劍上。

  “師兄,我挑這把”皇甫睿一招手,被氣流控制著的問道劍就這么落到了錢士賢的手上。

  “下一個...別藏了巧巧,師兄已經不生氣了”聽到自己被皇甫睿給點了名,巧巧嚇得把頭給埋到了周慕雪的肩上,不敢出列。

  “師兄,巧巧錯了,不要打巧巧”因為不敢抬頭,所以巧巧說話的語氣十分沉悶。

  不過等了一會,巧巧卻沒聽到皇甫睿的回應,她一下子就抬起了頭,只見皇甫睿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了她面前,還伸出手指輕輕彈了下巧巧的額頭。

  “唔!”巧巧捂著自己的額頭,看著皇甫睿不敢說話。

  “好了,這就是師兄對巧巧的懲罰,現在師兄已經不生氣了,真的”

  聽到這句話,巧巧終于笑了,笑容里充滿了天真,纏著皇甫睿就開始要抱抱。

  “那么現在輪到巧巧去挑劍了”寵溺的輕撫了下巧巧的頭,皇甫睿指著那剩下的三把劍說道。

  “那巧巧要這把!”皇甫睿的話音甫一落下,巧巧就指著重岳劍叫道。

  重岳嗎...他一招手,重岳劍也落到了巧巧的手上,捧著劍巧巧就小跑著回到了周慕雪的身邊。

  “然后是文遠,到你了,挑劍吧”

  看著空中僅剩的兩把劍,性子較真的君文遠陷入了兩難,因為不論是他挑哪把,剩下的那把都將成為周慕雪的兵器,因為她沒得選。

  這時候除了巧巧外,其他三人都已經知道了皇甫睿這個挑劍的先后是怎么決定的——修煉進度的快慢,沒錯,周慕雪是四人中,修煉最差的一個,而她卻恰巧是第二個拜入了劍閣師門,是除了皇甫睿這個大師兄外,門派里輩分最高的那一個。

  “那我選這把...吧?”君文遠一邊觀察著周慕雪的臉色一邊猶豫著說道,不過看周雪慕并沒有什么反應,就一咬牙確定了自己的選擇,而他選擇的劍是輕陽,所以破軍自然就是周慕雪的了。

  這次皇甫睿一招手,兩把劍都一起動了,一把落在了君文遠的手上,一把則飛向了面無表情的周慕雪。

  見周慕雪的心情有點低落,皇甫睿也不點破,只是反手一抖,將自己的歸煙劍給握到了身側。

  冬天的風刮在人的臉上不止冷還疼,站在平臺正中的皇甫睿看著周圍的四人開口了。

  “你們也已經算是邁入了煉氣一道的大門,現在作為你們的師兄,也是時候教你們一些運用“氣”的技巧了”

  聽到皇甫睿這么說,就連平日里不怎么上進修煉的錢士賢都開始有點興奮起來了。

  “若是煉出了真氣,卻不去運用,那么這些真氣最多也就起到強身的作用罷了,要成為真正的煉氣士,那么你們就需要去學會運用真氣或者說駕馭真氣”

  “現在,將你們提煉在小腹氣府處的那團真氣,沿著經絡試著注入到你們手中的劍里”

  皇甫睿一邊說一邊進行演示,真氣開始慢慢注入到了他的歸煙錐劍里,與劍身上自帶的波動共振在了一起。

  這也是所有煉氣士所必須經歷的一步,這一步要是都無法做到,那么后面也就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了,因為這已經屬于煉氣士基礎中的基礎。

  不過好在四人都成功的將氣給引入了劍中,就連巧巧也是,在修煉上,她的悟性跟她的心性完全是成反比,擁有很好的煉氣資質。

  “好,你們都做的不錯,那么接下來就試著將劍中流淌著的真氣給揮出去”只見皇甫睿的手一抖,一道發出劇烈劍鳴的劍氣就這么朝著天空掃了出去。

  第一次就能揮出劍氣,這點就連錢士賢都做不到,而這也是他們今后要修煉的重點,由著幾人在平臺上繼續揮劍,皇甫睿轉身慢慢地走了出去。

  突然,他的身子十分怪異的抖了抖。

  “...我那個裝了五十兩銀子的布包呢”皇甫睿的臉色此時已經變得一片慘白。

  不過君文遠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擔憂,說那挺沉的布包已經放到了自己的那間竹屋里,讓皇甫睿不用擔心。

  也還好布包是被君文遠給收了起來,要是這僅存的五十兩銀子再不見了,別說過年了,門里估計連飯都開不了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