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1:51:26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游戲三國之仁行天下
  4. 第一章 大事件

第一章 大事件

更新于:2018-03-17 17:55:19 字數:3133

  人生總是面臨很多不可想象的事。比如說,程一鳴此時所看到的把刀。他就在程一鳴眼前十多厘米處,并快速的劃向程一鳴。雖然那把刀已銹跡斑斑,可程一鳴依舊感到了那刀鋒上的寒光。

  下意識的躲避已經洗的不可能了,但幸好還有一個詞叫條件反射。程一鳴兩腿一軟,同時將手中的東西扔了出去。那也是一把刀明晃晃的,顯然比劃向他的那一把好的多。鮮血頓時間噴了程一鳴一臉。只聽得一聲叮當的響,那劃向他的刀已經掉到地上了。對手已經倒下了,臉上透露著一點錯愕。那拋出的刀準準地釘在了對手的咽喉上。

  程一鳴此時有些恍惚,他尚且未從那驚險的一幕反應過來。過了好大一陣子他才反應過來,然而又被眼前的情景給嚇懵了,他的面前有一具尸體穿的破破爛爛的衣服,雜亂的頭發用一塊臟舊的破布包裹著,面目有些猙獰一半是本來的長相另一半確是死亡的錯愕。

  程一鳴此刻又限入了混亂的狀態,胃里一陣翻騰但終究未吐出來。兩腿沒有一點氣力他想離的遠此,可終糾是提不起一點勁力。又緩了一會,程一鳴又陷入了極度的恐慌之中。因為認清了一個現實,他殺人了,雖然這是一次意外同時也是自衛。但對于一個生活在法制社會中的人,他明白自己最少也得做幾年牢。況且他也解釋不清,或許也能判個謀殺。

  這樣渾渾噩噩的半天便過去了,程一鳴振作起來。他明白事已至此已經不能改變了,不若放開了。精神上放松下來才他才發現自己的肚子正咕嚕咕嚕的響。他打量著四方,這才發現他身處于一片荒野之中,別說食物他連活物都沒見著。他有些茫然,忽而才想起他應該身在網吧。繼而他又想起他是在渾身灼熱的情景中暈過去的,在昏睡前他聽著轟隆的爆炸聲。

  "或許我已經死了吧,那么這什么地方啊?難道陰間就這樣嗎?"陳一鳴自言自語著。

  他有些茫然但繼而便興奮了。"或許我不用再遭遇牢獄之災了,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吧。"這樣想的他又沒心沒肺的笑了。

  他走到哪尸體旁邊,覺了一躬而后喃喃道:"老兄,你知道我不是故意的。希望你不要介意,晚上也不要來找我,如果不是你要殺我,我決計不會出刀的。現在江湖救急,希望你也不要介意。"

  說完他便向那尸體摸了去。這時他才發現,面前在尸體的衣著十分古怪,似乎像電視里面古代人穿的麻布衣服。難道是穿越了么,這可有些意思了。也不知到了那個地方,什么朝代會遇到什么人?

  搖了搖頭,程一鳴想到了自己的目的。不再猶豫他伸進了那人的破舊的衣服里。觸手便發現了一塊硬邦邦的東西,程一鳴有些興奮,他估計那是一塊餅。這一劫算躲過了。

  伸手拿了出來,那東西果然是一塊餅。可是程一鳴卻再次的蒙住了。他手上的餅是這樣的:(黑面餅)可食用補充體力效果60%,單位補充體力50.。數量3

  程一鳴徹底的明白了,自己大約是在游戲之中了。自己在網吧被大火燒灼著,引起火災的原因是電。自己觸電后靈體分離,靈魂莫名其妙的被引進了游戲之中。

  雖然不知道自己是否算是活著,但自己認為是活著。以另一個角度,另一個身份活著。這是新生是上天賦予自己的財富,自己一定要好好珍惜。

  想通了這些關節程一鳴便自在了許多,他不再為那個死去的人而受法律的懲處而擔憂。看他想殺自己的情況那么必然也不是什么好人。良心上的譴責也消失了。

  吃了面包程一鳴覺得自己回復了體力,他用刀將那人埋在了一棵樹下的坑里,邊埋邊說:"老兄,雖然不知道你是誰。和我有什么仇怨,但我殺了你是我的過錯。那我就埋了你,并為你禱告。祝你下世投個善良人家不要過著刀口舔血的日子。"

  埋完人程一鳴便考慮生計了,首先是食物問題他搜出的黑面餅只有一個了,如果再沒來源那么他只能餓死了。

  "既然是游戲那么有沒有操作面板呢?"程一鳴如此的想到。這樣子一想他的面前便顯現出了一個菜單,一如游戲的界面。

  民兵14351426

  等級:1級9/10

  力量:11

  速度:3

  體力:48/110

  精力:59/30

  飽食度:78%(飽食度可通過飲食的方式增加并與體力相關)

  技能:基礎刀法1級1/10

  特長:精力充沛:(因不明原因導致精力充足)回復速度為3

  歸屬:項欣(字飛羽)

  注:與主公距離過遠,為半在野狀態。

  屬性表上十分清晰的顯示了程一鳴的狀態,程一鳴憤慨的表情又回到了臉上。自己是個炮灰,而且一窮二白不說還是別人的苦力。

  將不良的情緒掃除在外,程一鳴向著路的一頭走去雖然他不知道是否能走到鎮子里但是總歸有些希望。畢竟他那個便宜主公是走到了這里,看自己的經驗值就知道她還是個新人。

  現實中京都網吧的火災引起各方的關注,因為這個新建的網吧代表著一個時代。這是國家科技創新的成果,它是人類在日益空虛的現實生活中給人選擇的一個契機。虛擬世界就是這款游戲的核心,它代表著一切皆有可能實現。

  程一鳴是個平凡的小人物,他不過是看著那網吧新穎變便去試試罷了。誰沒想竟召至這無妄之災,同時也成就了他的一段詭異

  人生。可以說命運這東西妙不可言。

  程一鳴是被人消防警察救出,救出時他已是渾身焦黒不過還沒斷氣,因而立刻便送到京都醫院去了。

  京都所有的醫學專家都被征召到了京都醫院,默默無聞的程一鳴一舉成名。他燒焦的照片傳遍全球,他燒焦的軀體受數十位專家的救治。

  程一鳴的身份很快的的查了出來,他的父母也被專人從老家接了過來。看著自己孩子的模樣傷心必不可少的,但希望更多。畢竟有了這些醫生的存在孩子的命必然是保住了。

  調查結果也很快的出來了,原因竟然是因為裝修時工人的疏忽之下而導致電線短路所致。

  新設備的危機卻未解除。畢竟這個理由有些太簡單,有些推脫之意。所以在有心人的推波助瀾下程一鳴的生死成為了這事件的關鍵。

  在有關部門的努力下,在全世界的關注中,在專家們的殫精竭慮下,程一鳴的生命保住了。這已經是五天之后的事,當程一鳴被護士扶出來時這件舉世轟動的大事件平息。只不過外人不知道程一鳴的目光呆滯,顯然是傻了。

  外部的危機解決,內部的安撫扔在繼續。首先是各個營業的網吧進行了整修,大批不合格的營業處被拆除,一批新的營業廳在各個城市興建。

  游戲因為程一鳴所引起的火燒門事件暫時關閉。因為營業廳整頓的原因公測變成了內測,人數十萬在合格的三所營業廳中運行。

  人們才發現這游戲竟然是在游戲倉中進行的為避免意外在專門的網吧才能玩。而且游戲倉綁定,這樣避免了游戲與現實的矛盾。因為營業廳有國家勢力參與其中。

  內測的賬號成了香餑餑,也成為了富人們的口中餐。這也為公測的免費帳號埋了一筆單,這也算另類的縮小了貧富差距。內測在十日后運行,而公測則在一年后。

  程一鳴的父母被醫院安排了工作,。他們可以一邊陪兒子,一邊做事。在賠償的款項里他們的后半生得到了安排。平凡善良的他們懷著感激恩的心繼續著他們的平凡生活。對他們而言這或許是好事,他們一家人再也不必分開,獲得難得的安穩。

  醫生給的診斷是,智力可能緩慢恢復,給的期限是十年。這或許是另一個楊過與小龍女式的善意謊言,但希望不曾斷絕。也許在時間的消磨中,他們的痛苦也慢慢消退,他們會的習慣這樣狀態的兒子。

  現實的變換,程一鳴自然是不知道的。便是知道他也是無可奈何。他已是下一世,承載著上一世的記憶轉生在游戲之中了。

  他應該有新的人生,在這個不再熟悉的世界創造屬于他的輝煌。在這個世界尋找他生命的意義,他給自己取了個新的名字:陳道字立行。他希望自己尋到自己的道,為此他已決心身體力行。

  游戲的暫時關閉給了陳道一個機會,一個逃脫奴役成長的機會。在這游戲與現實時間為1:10的空間里,因為火燒門事件引起的現實整頓。給了陳道的天賜良機,可謂是一飲一啄。

  在這孤獨相伴的陌生世界獨立自強的心熊熊的燃起,這是個大事件。對于人類歷史和程一鳴個人來說都是,這是一個奇跡點亮了前行的明燈。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