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18:00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一生縱橫
  4. 第二章 人事規劃

第二章 人事規劃

更新于:2018-03-18 17:53:15 字數:1983

  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李東晨招了招手示意他們向他坐過來,知道都是煙鬼就每人派了一支煙,張磊拿過一看竟是紅塔山便開玩笑說;‘老版竟然抽這個,少見啊,呵呵。’

  ‘抽慣了。’李東晨吸了兩口說。

  煙吸了一半李東晨把煙在煙灰缸里捻滅;‘單獨留下你們恐怕耽擱了你們的早餐了。’

  張磊和李恩昊互看了一下笑了起來,張磊彈了一下煙灰;‘老板就別賣關子了,有什麼事讓我們做。’

  ‘的卻有些事不放心讓別人做,非得你們不可。’說完李東晨便起身拿了兩份資料扔給他倆。張磊看了一眼;‘是會上提到的公司項目轉移的事啊。’

  ‘是的。’李東晨看了張磊一眼說‘公司的情況你蠻了解的,一系列落后的項目拖了公司很大的后腿,公司快入不敷出了,并且這幾年公司不斷盲目擴展幾乎掏空了公司,這樣下去公司早晚會垮掉的,我計劃去掉一些項目,留下幾個前景廣的,這樣既有利于緩解資金短缺的問題也有利于公司長久發展,這不是項目轉移問題而是該修理公司這棵病大樹了。

  ’我們也想這樣,不過資料中提到去掉服裝銷售我認為不妥。’張磊翻著資料說。

  一直看資料的里恩昊接上話說;‘我同意老張的話,服裝項目雖說受網絡的影響大,但現在凸顯不大,就算為將來做打算也不應去掉,最好只在銷售方面做一下改變。’

  李東晨想了一下說;‘恩昊說的不錯,你寫一個規劃交給我。’‘行。’里恩昊點了一下頭李東晨又把頭轉向張磊,‘老張啊,你就負責房產裝修吧。’

  ‘好。’張磊說完又低下頭看手中的資料,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些什莫抬頭忙問;‘那股市那邊,’

  李東晨剛拿起一支煙正打算點上,聽張磊這么一說便看了他一眼笑著說;‘你忙這些已夠累了不舍得再讓你干這些了,我讓其他人做就行了呵呵。’說完便接著點他的煙。既然老板這麼說他也不在說什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見事已完成李東辰站起身笑著說,‘沒吃飯吧,這然吧,我給大家補上。’

  張磊忙拉起李恩昊笑著說,‘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挑了一個離公司較近的酒店,李東晨一伙走了進去,由于是凊晨酒店里的人很少,沒有了平常的吵鬧,反是多了幾分不尋常的寂靜。李東晨挺喜歡這種環境的,他是一個安靜的人,平常除了應酬外很少去人多喧鬧的地方。

  他挑了一個靠窗的座子坐了下來,接過服務員的菜單簡單的點了幾個菜后交給她指了指張磊他們,明白了李東晨的意思后服務員笑著走向張磊;‘請問先生需要點什么。’他看了一眼他說;‘一樣的再要一份。’‘我也一樣。’沒等服務員問李恩昊先說了一句。‘好的,請稍等一下。’說完走開了。

  點完菜后李東晨轉頭看向窗外,本來應該川流不息的馬路現在卻顯得格外空蕩,偶爾走過幾個人,經過幾輛車。轉過頭看了一眼正在交頭接耳張磊他們,好像在談公司的事,他沒有去插話而是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公司的事已交代下去了他不想再和他們嘮叨些什莫,況且他對他們的能力十分了解,張磊和他共事多年,做事心細但遇事果斷,對這次公司業務轉型他是必須的人選。李恩昊則是自己的大學同學,大學期間是公認的學霸,專業底子厚,并且對公司對自己專一,他倆在一起既有利于辦好業務也有利與互相監督保正財務安全以及防止人員調動時的任人為親。

  東辰。’他被一聲叫聲醒過神來,他看了看正在望著他的張磊又望了望桌子上的早點;‘啊哦,菜上來了。’

  ‘有一會了,見你想事情就沒叫醒你。’張磊笑著說,‘是不是打攪你了。’

  ‘沒什莫,只是一些私事。’李東晨說著示意著他們動筷。

  飯間他們幾乎沒有話,偶爾冒句話無非是關于家事。飯間人漸漸多了起來,桌子上的氣氛也活躍了起來張磊開完笑說;‘說實在的,這幾天公司的事把我折騰的幾乎每天在公司過夜,害的我一回家就挨老婆罵,說我沒良心在外面找小老婆,東辰啊過兩天你得到我家給我澄清呵呵。’

  不等東晨說話恩昊沖著張磊說;‘不用他去,今晚我就到你家,安慰安慰你老婆’

  聽完張磊的臉就綠了,瞪了他一眼罵道;‘龜兒子你敢,老子閹了你。’

  旁邊的李東晨樂得不行,看到別桌都看向這邊忙制止說;‘行了,別讓別人呢看笑話了。’看到很多人看看向這邊張磊不好意思地干笑了兩聲,不過還不忘瞪恩昊一眼。而恩昊卻低頭吃他的飯裝作看不見,氣的他干瞪眼。看了這形勢詈東辰忙打圓說;‘行了,忙完這一陣子我會讓你們好好休息的。’

  ‘哪里的話,我只是說著玩的呵呵。’張磊忙說。

  李東晨喝了一口咖啡;‘你們在公司工作這麼多年,沒有你們的操勞,我們不會走到現在,這次公司轉型關系我們公司現在的安危和未來的發展,你們一定要重視起來,把繁瑣的事處理細,做好領頭作用。’

  ‘放心,我們會盡心完成好的。’李恩昊說

  ‘是啊,你們的能力我是十分了解的。’李東晨說。

  吃完早餐后,張磊他們返回公司處理公事而李東辰則回家整理股市有關資料。早上七點多,路上的人多了起來,吃飽喝足的李東晨想走走消化消化飯,便讓司機先回去自己走回去,反正回家的路離這不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