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37:5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雪月巫俠
  4. 第二章 邂逅(加更)

第二章 邂逅(加更)

更新于:2018-03-18 10:12:21 字數:2972

  新家建好后,糟老頭尋思著得給曉月找個學校念書,不能讓他成天這么瞎晃悠,終日無所事事。

  糟老頭四處探詢后得知,此處原來只有兩所學校,一所高級學校“國立皇學”,另一所中級學校是“私立氏學”。

  蒼族血統的學生可以直接就讀國立皇學,其它中級學校畢業的學生可以參加每年舉行一次的“皇學統考”,僅僅錄取前兩名。

  由七大氏族出資建立的私立氏學,氏族血統的學生可以直接就讀,每年舉行一次全國范圍的“氏學大考”,招收不超過五名普通血統的學生。

  雪月城沒有初級學校,皇族和氏族有權有錢,每族都有自己的免費私塾供本族孩子學習。

  普通家族的孩子要想上學,只能自謀出路,稍微有錢一點的便聘請私人教師,沒錢的人家就靠自學,那些窮苦人家也不怎么重視教育,說是“自學成才”,也不過是認識幾個字罷了。

  聽說兩年前長琴老師私人開了個“長琴學堂”,招生不僅沒有血統限制,還免費。糟老頭打算等一個月后的開學期,便送曉月去長琴學堂讀書。

  自從幾天前糟老頭無意中說出準備送曉月上學這件事后,曉月最近就一直小病不斷,隔三差五的不是頭痛就是鬧肚子,每次糟老頭剛想找他說上學的事兒,他的“病”便來了,糟老頭自是知道緣由,于是心生一計。

  翌日,糟老頭與曉月剛要碰面,曉月知道情況不妙,轉身想跑。糟老頭故意裝作沒看見,自言自語道“聽說今早上城東新搬來一對母女,引來無數人圍觀,但見那少女長得是沉魚落雁——”

  曉月一聽到“少女”、“沉魚落雁”兩個詞,沒等糟老頭說完,忙跑過來打聽詳情,熱血少年對于“美少女”一詞是毫無抵抗力的。

  糟老頭見這傻小子這么容易上當,就隨便往下編造一通,曉月還沉醉在對美少女無限的遐想中時,糟老頭迅速切入正題,告知曉月下個月準備去中城的“長琴學堂”上學。

  可憐我們的曉月“同學”還不知剛才那是計,但一聽到“上學”兩個字,頓時捂著肚子大叫“哎呦喂,肚子疼,得去趟茅房”

  雙手捂著肚子想往外跑,其實他哪是什么肚子痛呀,無非是不愿上學想趁機開溜,順便去親眼見識見識糟老頭所描述的那沉魚落雁美少女。

  糟老頭知道自己內力盡失,一旦讓曉月占了先機對他使用巫術,自己如何擋得住,【束巫--繩縛】糟老頭施術道。此巫術通過將大量空氣壓縮,實體化為一根高密度的繩索,將敵人捆住。

  一時間曉月只感到手腳被一道繩索綁住,動彈不得,放眼看去手上卻空無一物,心里不免一驚,“沒想到糟老頭還會這般厲害的巫術,平時居然深藏不露”。

  曉月想反擊,手腳卻動不了,幾次嘗試用內力掙脫束縛,無奈內力太淺,沒能成功。

  “明天去不去念書呀?”糟老頭賊笑道。

  “頭痛!頭痛!不好意思老人家,您剛才說什么來著,我沒聽見,沒聽見”曉月耍了個滑頭。

  糟老頭知道這招對他不管用。于是走上前去湊近曉月的耳邊道“臭小子,想不想現在就見識一下那美少女的模樣呀,呵呵”

  糟老頭施術道,【變巫--悟空變】。此巫術能夠將空氣聚集成特定的人型,讓敵人迷惑。

  曉月瞬間看到了一位美少女出現在面前,看得他目瞪口呆,心跳加速,鼻血橫流。

  糟老頭將變巫術解開后良久曉月才緩過神來,糟老頭允諾只要他肯答應去上學便把這招傳授給他。

  曉月心想就這樣耗在這里也不是個事,況且經過剛才那一睹芳容心中早就按捺不住,現在同意的話既可以趕緊去睹芳容還可以學到這么厲害的一招,也值得,便答應了。

  糟老頭剛將束巫術解開,曉月便十萬火急的朝著城東奔去。到那兒一瞧,只見一片殘磚斷瓦,哪有什么新搬來的母女,大呼上當,后悔不已,但自己一向言出必行,豈可在此食言,只好自認倒霉。

  曉月想這么快回去肯定被糟老頭取笑,時間尚早,何不去中城轉轉,權且當是為熟悉一下這雪月城的環境。

  來雪月城也有些日子,曉月卻是第一次到這中城來,其實以他的身份最多也就能夠到這中城。

  只見道路寬敞而平整,街道兩旁商鋪林立,規模也比他在外城看到的那些商鋪大很多,各種吆喝聲不絕于耳,街道上人來人往,熱鬧非凡,生平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大場面,不覺有點入迷了。

  “讓開!讓開!快讓開!”街道上來了一對人馬,兩位騎著馬快速飛奔的士兵在前面開路,后面跟著一輛裝飾奢華的馬車,馬車兩側各有一隊士兵和一隊巫俠護衛著,看來馬車里的人地位不低。

  曉月正徜徉于這街市的繁華之中,哪里顧得上其它的,兩位士兵眼看著越來越逼近前方的少年,趕緊拉住韁繩,馬一受驚,揚起前蹄。

  曉月這才緩過神來,可為時已晚,來不及閃躲,本能性的伸手去擋,馬蹄一下子蹬在他的手臂上,“噗通”一聲,便被蹬倒在地。

  四周的人驚呆了,紛紛圍過來觀望,兩士兵也慌忙下馬查看。

  其中一位士兵道:“他那只手恐怕要廢了,真是個走路不長眼的家伙!”

  “這可如何是好?”另一名士兵驚恐道,兩人一時間沒了主意。

  后面的隊伍看到前面圍著一群人擋在路中央在議論著什么,便停了下來。

  “前面出了什么事?”馬車里傳來一句溫柔的女聲,士兵上前據情稟報。

  從馬車上下來一位少女,曉月見此人生得十分秀麗,一綹靚麗的黑發披在肩上,彎彎的柳眉下一雙水靈靈的眼睛,靈秀的瓊鼻,一張櫻桃小嘴,兩腮微微泛紅,嫩滑的肌膚如冰似雪。

  穿著一件粉紅色的絨絨衣,套一條紫色短裙,腳穿黑色長靴,腰掛純白獵金繩,背負紫金寶琴。

  少女走到曉月跟前,把了把脈,道“傷的是很重,若是一般的郎中醫治,恐怕這條手臂是保不住了,不過碰到我……”

  少女運了運內力,曉月感到有一股氣流入到他受傷的手臂,疼痛感明顯少了許多。

  “她居然會《巫俠內經》!這可是最上乘的醫療內功心法,且不說這《巫俠內經》是絕不外傳的炎霸族心法,外人根本無法看到。聽說這心法對修煉者的身體要求很特殊,不過具體怎么特殊也沒人知道。所以這么多年以來,成千上萬的炎霸族子弟試圖修煉,歷史上卻只有兩人修煉成功。沒想到今天能夠親眼見到一位,以后即使死了,這一生也沒什么遺憾。”圍觀人群中的一位白胡子老爺爺驚嘆道,周圍的年輕小伙子也對這老爺爺充滿敬意,畢竟這年頭識貨的人可不多。

  一旁的年輕人聽得津津有味,問道:“不是說歷史上總共有兩人修煉成功了么,那另外一個是誰?”

  白胡子老爺爺趕緊做了個閉嘴的手勢,小聲說道:“噓,另外一個人十多年前就死了,千萬不要提那個人的名字,小心有殺頭之禍”

  聽白胡子老爺爺這么一說,年輕人嚇了一跳,不敢再多問。

  “你好,我叫炎韌雪,今天剛好是我按例回家探親的日子,心里急了些,便一直催著隨從們趕路,不曾想撞傷了你。真是抱歉,你這手傷我給你運氣治療后已無大礙,稍后只需到附近的醫院敷些藥,休養幾日便好,我留下一名隨從送你去醫院,待我探親回來一定登門賠罪”說完后便上了馬車。

  原來她是炎霸國的公主,順便說說這其中的內情,蒼麟國和炎霸國之前并不友好,只是由于當年那場戰爭的原因,便結了盟。

  戰爭結束后兩國為了維持這種盟國關系,便約定每一代國君互送一名年滿5歲的公主到對方宮中撫養長大,待本國王子和對方公主都滿18歲后便成婚,婚后賜一等貴妃。

  不過為了維護本國皇族血統的純正,生下的孩子會被溺死,只有本國血統的皇后和愛妃的孩子才能夠保留。僅僅這些還不夠,為了消除彼此的猜忌,維持這脆弱的盟國關系,還要互派一名成年王子作為人質。

  -------------------

  求收藏,求推薦票,謝謝大家的支持!

  -------------------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