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04:10:39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流離尋霧
  4. 第三章 行動

第三章 行動

更新于:2018-03-16 15:27:43 字數:2199

字體: 字號:
  第二天一大早,被老頭叫醒起來時發現,那些流浪家庭已經全部離開了,我嘆了口氣心里祝愿他們能夠找到一個好家.我和老頭一起到附近的公廁洗漱完畢后又回來.

  我扯出掛在車把上的白色塑料袋并且打開,探手進去拿出兩個冰涼的包子.我先用口叼著一個,然后將另一個遞給老頭.只兩口,拳頭大小的包子就被我倆吞掉.我再次伸手入袋子中,不過老頭叫住了我:“小子,省點吃,現在我們就像回到了原點,還是省些好!”

  我安慰道:“別這么頹嘛,老頭,這包子放久了也會變質,早晚都要吃,我可不想等到變質后再吃,更何況吃飽了才有力氣工作,來!”我起手又拋給老頭一個包子,老頭若有所思的慢吞吞地一口一口咬.看著老頭的憂愁模樣,我皺了皺眉,然后裝作輕松地躍上三輪車后,側坐下去,再次鼓勵老頭道:“嘻嘻,這樣也挺好的嘛,同行走了絕大部分,競爭也就小得不值一提啦!與其在這傷感倒不如抓緊時間撈一把!船到橋頭自然直!‘老頭也聽懂了我的用意,強作歡顏跨上了三輪車,勉強喊了一句:“出發嘍!‘

  來到大街上,四處可見創文的蹤跡,我心里暗嘆政府的辦事速度.沿路栽種的每棵大樹邊都插著支紅底黃字的旗子,上面的兩個字是“創文”;天橋下的護欄外也拉起了橫幅:“我們都是F市的市民,F市是我們共同的家,讓我們攜手共創一個文明的F市吧!”這橫幅甚至比天橋還長,而且我很懷疑這宣傳語是不是請小學二年級的學生來寫的,開來市政府挺注重對兒童的文采的培養,不過恐怕這么長的橫幅會造成嚴重車禍啊!每個司機只顧著抬頭看橫幅上的流水賬還哪能注意路面情況,等他看完也早已經撞上了,說不定哪個司機看完橫幅后被深深感染,難以抑制自己的情感而嘆一句:“我靠!”同時手腳隨念而動,腳一跺也不知踩的是油門還是剎車,反正都會引發嚴重車禍,那就不探究了.

  幸虧市政府是個君子,正所謂“君子動口不動手”嘛,全部都是形式象征一下罷了,這由滿街的垃圾中可見一斑,我們也得樂于此,無本生利可是很賺的,我們幾乎是推著車走而不是騎著車的,因為每走個十米就要停下來撿個瓶子鐵罐什么的,老頭原本的愁容也逐漸展開變得容光煥發.我們載著一車(三輪車而已)瓶罐,外加每人拖著一個裝得滿滿的麻布袋,推著車回大本營,結束了豐收的一天.

  豐收的日子持續了三天,我和老頭沉浸在工作中不亦樂乎.第四天,情況變了!

  第四天早晨,我和老頭像往常一樣早早起床洗漱緊接著出發工作,由于這幾天的豐收之喜已經完全代替了之前的憂慮,老頭面色紅潤地對我說:“小子,鑒于近日收益之大,我決定買份早餐犒勞一下,然后再奮力投身于工作中!‘老頭說這番話時故意裝作領導發言,我順著他做了一回下屬,回以熱烈的掌聲,還有笑聲.引得附近的同行們也笑出聲來.

  初來到大街時,我們驚訝的發現街道上竟很干凈,但我沒有多想,以為這幾天的忘我工作導致了這資源枯竭的狀況,拐過街角進入另一條街相信又會是對我們而言的天上人間.

  老頭輕躍下車到之前光顧過的包子店,我留下來看車.就在老頭后腳跟踏入包子店店門,不知從哪兒冒出一群清潔工,街兩旁對稱各站著幾個清潔工,她們之間隔有很長的一段距離,看樣子應該是每個人都劃有了負責的工作區域.她們像石像一樣立著,手上抓著一個大掃帚,真像剛出土的兵馬俑.她們身上穿著統一的制服,制服的正面和背面都印有閃著光的兩個大字:“創文”.

  我心里暗叫不好,莫非是那群人開始行動了!?

  就在此時,一陣涼風拂面而過,我旁邊的一棵樹的樹枝搖曳發出“沙沙—”聲,樹葉婆娑間,一片青葉緩緩飄下,這是一個多么清幽的意境呀!可那片青葉不知道,這將是他坎坷命運的開始.

  正當那片青葉在我眼前飄落到地的一瞬,一股逆風打在我的臉上,與此同時,一個黑影擋住了我的視線一下子又消失了,我揉了揉被風灌得酸痛的眼皮,眼猛地一睜,一個人在我的眼皮下站起來,我嚇了一大跳,重心被偏移到后面,倒向了三輪車后臺上,被幾個麻布袋墊著.

  我定睛一看,原來是一個清潔工,她兩指夾住那片無辜的青葉舉到眼前,恨恨地說:“差點就讓你這片混蛋葉子毀了我的獎金!”然后將手攥成拳頭緩緩放下,視線就落到了我的身上,向我投來了輕蔑及厭惡的眼神,我難掩心中的激動,嘴里不自覺地蹦出幾個字:“好身手”那清潔阿姨聽了我的話,眉向上揚了揚,干癟的口罩頓時鼓了鼓,接著神氣地轉身朝自己的站崗位走去.

  看著清潔阿姨的背影,我心里半明半暗.忽地一個白影一閃而過,隨即腹部向身體四處擴散麻痹,不久腹部傳來一股溫熱取代了麻痹.“喂,小子,發什么呆呢?”

  我提起落在我肚皮上的鼓鼓的白色塑料袋,側過頭,對迎面走來的老頭埋怨道:“搞什么偷襲呀,老頭!”老頭呵呵的笑著跨上坐墊,雙腳踏上踏板,往后踩幾圈然后蹬實了.“小子,給我拿個包子來,你也吃兩個,趁熱吃!”

  我應聲解開袋子的大結,伸手進袋子抓出一個仍冒著白氣的包子,遞到老頭面前繞著一個圈晃,老頭一把奪過包子,說道:“坐穩嘍!”

  不知道老頭是否已經發現情況的惡化,我試探性地開口:“老頭,你有沒有發現...”老頭一下子打斷我的話:“嗯!早上起來時無意識見到一個平常很骯臟的巷口變得一塵不染,那時起我就感到不妥了,現在已經可以肯定,他們開始工作了.”

  老頭微微地向后側過臉,我見到老頭臉上所流露出的擔憂,于是故作輕松地對老頭說:“有什么所謂啊老頭,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我的安慰并未起到什么作用,老頭將愁容原封不動地扭向前方,一言不發.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