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04:09:2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狘曰
  4. 第一章 身世

第一章 身世

更新于:2018-03-16 18:37:38 字數:2152

字體: 字號:
狘曰目錄
共1章
  這是一個偏僻而又寂靜的小村莊,村莊唯一的出口是一座布滿青苔的石橋,這座石橋說起來也有一段年代了。石橋的對面就是小有名氣的南臨鎮了。這時天還沒亮,整個小村莊都籠罩在夜幕之中。在一棟混泥土砌成的三層別墅前,一個穿著校服的胖胖身影對著二樓的窗戶喊道:“朱源!朱源!快下來。"因為農村的學校到校時間特別早,所以學生都是天還沒亮就要出門了。只見窗戶邊上出現一個高高瘦瘦的身影,這個身影雖然瘦但是肩膀還是蠻寬大的。這個身影聽到外面的叫喊慢慢走出了自己的房間對著隔壁的房門凝望了一會兒才走下樓去。不一會,大門前出現一個穿著校服的少年,這個少年長的十分清秀。但是你如果仔細的近距離觀察你會因為這位少年的眼睛禁不住打一個寒顫。因為這位少年烏黑的眼睛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毫無一絲一毫的波瀾,這種深邃眼睛絕非這個年齡段的人所能擁有的。那名叫擘楨的胖胖少年,見到了朱源馬上湊了過去笑嘻嘻的說到:“朱源!你今天好像要比平時起床的,還要完那么一些哦!”那名叫朱源的少年只是說了一個“哦”這個字毫無一絲的語氣夾雜在里面。他們倆人的對話好像是一陣風輕輕的拂過一棵枯寂的老樹一樣,風只是使得老樹焦黃的樹葉輕輕地飄動了一下,顯得毫無生機。那是因為兩年前,發生了一次讓朱源崩潰的事情。朱源的母親是一家服裝店的店長,因為她的精心經營下使得這家服裝店生意興隆,家中的衣食起居都是由她一人照料。而朱源的父親從朱源記事起只知道他的父親是一個酒鬼,整天無所事事,游手好閑。那年的春天,而那天剛好是假日,朱源在家里完成功課。突然他的母親急匆匆的提著包,從隔壁的房間來到的朱源的房間。朱源見他母親如此著急就問她母親發生什么事,他母親和他說:“朱源你在家里好好呆著,媽媽出去辦些重要的事情,最晚三天后回來,這里有五百元,你別餓著了哦!”說著她從包里掏出了五百元人民幣。因為是緊急事情所以朱源也未多問。五天后一名郵差騎著自行車來到朱源家門前,叫道:“朱源!在不在有你的信件請出來簽收一下。”朱源跑下樓去,心中默念道:怎么會有我的信?來到樓下郵差遞給他一封信,他很有禮貌的對郵差說了一聲謝謝,就拆開了信封。他從信中拿出三張紙,而映入眼簾第一張紙的頂部寫著五個黑色的大字“死亡通知書”。當他看到這五個大字時仿佛是中看晴天霹靂一般,全身顫抖起來。接著他連忙撕開信封,紙張最下端寫著死亡人的姓名,正是他的母親。而信件的地址是“南臨醫院”他突然跪倒在地上,淚水順著他面頰落到了地上,天本就陰沉沉,突然間下起了小雨,仿佛連老天都在同情他。但是朱源并不知道在這場雨下起的同時在村莊另一頭的一座竹林山上一瞬間閃了一道白光,白光快的就好像根本沒發生過似得。他拿著信迫切想知道原因,為什么?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事?他沉默了一會兒,下定決心要知道真相,于是他拭干了淚,淋著雨向南臨醫院的方向跑去。來到醫院,他向當事的醫生禮貌地詢問關于他母親的那件事,因為朱源還沒有淪落到喪失理智的地步,不會連基本的禮貌的忘記。當事的醫生說那天晚上他剛好值夜班,當他準備出門抽一支煙犒勞犒勞自己時。一輛救護車開了進來,護士推著一張床進來時,他清楚的看見床上躺著的是一名女子,這名女子面色蒼白,但是嘴唇血紅,嘴里還不停地念叨著:“骨頭,骨頭”兩個字,當時他也嚇了一跳,沒過多久那名女子就斷氣了。據說她是暈倒在南臨鎮旁的大馬路上,被好心的路人發現了,才被送到了醫院。聽了這些朱源徹底崩潰了,連希望知道母親的死因的小小愿望也被磨滅了,世界在他的眼里已經變成了灰色,沒有光彩。第二天雨下得更大了,他沒有去上學,因為他要為母親送行。他穿著一身白衣跟在一輛車的后面,車上放著的就是他母親的遺體,車旁堆放著白色黃色的菊花。將他母親的遺體送去火化,拿到骨灰之后他跪在村莊中的大祠堂里默哀,四周站著的都是些親戚朋友。其中也不乏有些人嘴里碎碎叨叨的念著“可憐,慘”。跪了很久很久,仿佛世界的時間都暫停了,則他的腦海中不時出現一些快樂的難過的畫面,每當想起這些時他眼淚總是止不住要留下來。他回頭看向大祠堂的大門時看到了一個黑色的身影在門口閃過,他沖了出去而那個黑色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了。別人都覺的他的舉動莫名其妙,但是只有朱源才知道那個黑色的身影其實就是他的父親。他不由的在心底里責罵起了父親:為什么!為什么!媽媽遇害那時候你在哪里?你滿腦子都是酒!酒!酒!你從來都不關心我們母子倆,這個時候的朱源已經瘋狂了。他沖回家中把所有關于父親的照片都“撲通”“撲通”地全部砸個粉碎,要不是當時擘楨攔住了他,他差點把家中那張最大的全家福給砸了。從這件事之后,朱源仿佛墜落了黑暗的深淵,他對別人的回答不會超過五個字。他以前的朋友也漸漸的疏遠了他。而擘楨就是他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擘楨和朱源的年齡都是16歲,他們倆從小就是很要好的朋友。擘楨的父親是一家搬運公司的技術總監,月收入也不菲,在這南臨鎮中也是數一數二的有錢人。因為這件事情之后擘楨就更加照顧朱源了,雖然他們不是一個班級,但是擘楨同朱源的上下學都是在一起的。擘楨聽到朱源只說了一個哦,擘楨不滿地對朱源說:“你怎么每天都愁眉苦臉的啊!笑一笑會死啊!”朱源轉過頭對擘楨露出的一個微笑,這個微笑雖然到底也是非常的蒼白,但是擘楨心中還是感覺暖暖的。他們倆向著南臨中學的方向走去......
字體: 字號:
狘曰目錄
共1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