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55:38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都市之劍傾天下
  4. 第一章 李瓊

第一章 李瓊

更新于:2018-03-17 13:03:57 字數:2187

字體: 字號:
  華蓮星,華蓮宗。

  “師傅。”一名穿著白色道袍的少年站在一座紅色蓮花臺下說道。

  “瓊兒,你來了。”深厚的聲音自連臺上傳下,語氣中帶著溺愛的氣氛。

  “是的,師傅,不知師傅找弟子有什么事吩咐?”少年站在連臺下,俯首問道。偶爾少年抬頭看向連臺之上,只見一名男子盤坐其上。男子穿著一身紅色道袍,似是在火焰中一般。

  “如今你已經筑基,按照宗門規矩,你必須出宗試煉百年。相信這件事你已經知道了吧。”紅衣男子平和地說道。

  “是的,弟子已經知道。”

  男子點了點頭道:“我這次叫你過來就是要告訴你試煉的地點。”說著男子右手輕揮,一副星圖便在李瓊面前展開,男子在星圖上輕點,一顆藍色星球便在星圖中放大。

  男子指著這顆星球說道:“這就是你這次試煉的地點,碧水星。碧水星位于我們華蓮和冥域教邊界,你這次前去有一個任務,那就是想把發肅清這顆星球上冥域的勢力。”

  “師傅,弟子只是筑基期,怕辦不好這件事情。”李景低著頭對紅衣男子說。開什么玩笑,冥域可是能和華蓮一比的勢力,在其通知下不知多少星系,自己一個小小筑基怎么可能辦到這樣的事情。

  “哈哈……!”那男子笑道:“既然讓你去,這任務你肯定是能辦到的。這碧水星雖說是在我們和冥域邊界,但到底還是屬于我華連宗的勢力范圍,冥域還不敢公然派人進入,想來最多也就是金丹境界罷了。”

  “金丹的!還罷了!你以為誰都是像你一般的元嬰修士,自己雖然已經筑基,但卻只有三成把握踏入金丹。至于元嬰,那是要看會不會走****運。”李瓊心道。

  男子到底是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元嬰修士,見李瓊面色有些難看說道:“不過,你畢竟是為師的弟子,這次你前去,為師自是為你準備了一些保命的東西。”話畢,便有三張符篆還有一把劍飛到李瓊面前。

  “這三道符篆為三清道符,是為師親自畫的,每一張都有金丹后期修士全力一擊的攻擊力。而這把劍名為‘青冥’,是為師金丹時的佩劍,為師如今已是元嬰凝聚了劍魂,用不上了,便贈與你做一武器。”

  李瓊立即將臉上為難的表情收了回去,這三張符篆還有這把劍可都是好寶貝,他還從沒有在門中師兄弟手中見過同等級的東西。以此,男子對李瓊的寵愛便可見一斑。

  李瓊再三感謝男子后,離開了蓮臺,踏上了門中的傳送陣,幾息間便來到了碧水星。

  在傳送陣這邊看守的弟子見傳送陣有亮光閃爍,急忙站起拱手道:“弟子紀明月拜見師叔!”

  亮光過后,在傳送陣中間便顯露出李瓊的身影。

  “你就是看守傳送陣的練氣弟子?”雖然李瓊心中早已知道眼前這人是宗內留在這顆星球上看守傳送陣的人,但還是問了一句。畢竟在華蓮宗,他也只比練氣弟子高一級,在門中比他等級高的比比皆是,他可不敢在門中拽,可到這里便不同了。

  因為這是邊境星球,除了那些練氣弟子外,根本不會有其他人到這可星球來,如此一來他便是這可星球等級最高的了,可得抓緊時間裝裝比的。

  “正是,請問是李師叔,啊?”那弟子拱手問李瓊。

  見到這名弟子對自己恭敬的模樣,李瓊心中非常愉快,朗聲道:“正是本尊!”

  “李師叔,這是關于這顆星球上的一切信息,還有李師叔在這顆星球上的身份證明。”那弟子確定了眼前人身份后,拿出一塊玉簡,一張卡片。

  李瓊將玉簡拿到手中,神識一掃,便將這顆星球上的信息了解的七七八八。

  原來這顆星球上的原住民將這顆星球成為‘地球’,李瓊見此有些不明白,這顆星球明明是水多,為什么要叫地球。李瓊笑笑,卻也沒有在這樣的小事上多做糾纏,突然李瓊臉上的小柔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因為他看到了一句話:在碧水星上不得飛行!

  “開什么玩笑!這顆星球半徑足有數千公里,不能飛的話從一地到另一地得徒步走多久。”李瓊暗罵著宗中制定這條規則的人問:“這顆星球為什么不能飛行?”

  “稟告師叔,因為這顆星球上靈氣稀薄,基本上沒有修士,于是大家便覺得這世界上沒有修士。若是有人飛行的話,便會將自己暴露在敵人面前,畢竟這是一顆臨近邊境的星球。”那守衛弟子解釋道。

  ……

  不覺間,李瓊已經來到地球一個月了,單單從森林中走出來,李瓊便花費了七天時間,這還是因為他不怕林中野獸的原因,否則還不知要多久才能走出。

  這一個月的時間,李瓊已經逐漸熟悉地球上的生活,雖說不能隨便使用法力,但憑借自己雙手做事,去別有一番風味,充滿了滿足感。

  話說李瓊從傳送陣走出時,那弟子給他了一張身份證,一張銀行卡。算他在這世界上的證明,如今李瓊也明白為什么宗內要讓自己試煉一百年了。因為在這顆星球上基本沒人能貨百歲,那樣自己百年后離開的時候,便能夠有一個很好的借口,那就是死亡。

  “李瓊,快有活了!”一陣聲音招回了正在思考的李瓊。

  在李瓊了解玉簡中信息時,也學習了這個世界的法律,憑借著這個他通過了司法考試,在一所律師事務所找到了工作,成為了一名助理。不過他這個助理做的事卻是很多的,因為這個事務所除了他就只有一名老板兼律師。

  此刻有一名穿著黑色粗布的婦人推開了事務所的木門,顫巍巍的走進來問道:“這里是陽光律師事務所嗎?”

  “是是。”律師楊光答道,順便是以李瓊給這名婦人倒杯水。

  “您有什么案子?不是給你吹,自從我拿到律師證到現在三年間,還沒輸過一場官司。”楊光對那婦人說道。

  李瓊對此卻嗤之以鼻,別人也許不知道,他確實知道這楊光的底的。這楊光卻是沒有輸過一場官司,但同樣也沒贏過,因為他壓根就沒接到過活,自然也就說不上輸贏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