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9:15:30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我意幻天
  4. 第一章 血色少年

第一章 血色少年

更新于:2018-03-18 12:12:15 字數:5106

字體: 字號:
  “人呢?”一位中年壯漢看向旁邊一位看起來約摸13歲左右的孩子“不急”這個小孩雙眼看向前方的密林開口說到,語氣聽起來與他這年齡完全不符....接著,旁邊5人都看著這個小孩。只見他打了一個手勢,那5人迅速散開,然后自己慢慢蹲下,伏在草叢中。從外看完全看不到這里有人,他旁邊的壯漢見他隱匿了身形,于是向上一躍,便跳上了一個近10米高的樹頂上,接著也消散了身影。沒過多久,在他們之前待過的地方來了一群人,大約20個。領頭的是個刀疤男,眼神如蛇般尖利,他看著前方,似在猶豫著然后眼中漏出了一股銳利帶著身后的人繼續前行,在路過那少年面前時,之前退去的五個人中的一個飛奔過來,手握一把長刃對著刀疤男當頭一劈,只見刀疤男一個側身躲開,向前一掌拍去。一直躲在草叢中的少年突然飛身而起與刀疤男一掌相擊,兩人各自退了一步后,他們眼中的瞳孔突然發出一陣光亮,如水紋一般波動著,然后同時飛身一躍,只見刀疤男從腰間取出彎刀,而少年則是袖中飛出一把長匕向前一掃于彎刀相撞后直接空中一個翻身一腳踢在身后的樹上再度向前飛去,對著刀疤男當頭劈了下去,刀疤男目露驚慌用彎刀往頭上一擋,而順勢下來的匕首則是在少年手中一個旋轉繞過彎刀一下刺進了刀疤男的左胸,待二人落地之時少年雙手握住刀柄向下用力一拉,劃開了刀疤男的胸口,然后躍起一個回旋踢將刀疤男踢飛。這個過程說來話長,可實際還沒等那20人反應過來,刀疤男就被這少年殺死。然后少年面無表情的看向了這十幾個人說了一句,一個不留,接著之前隱匿了身影的4個人同時從四周出現,那位壯漢也是從樹上飛下,然后5個人沖進了人群,一片廝殺。不過半響,5人都各自帶傷的來到了少年身邊,之前那個提前露出身形的也站了過來,然后這個少年看著那個提前露出身影攻擊的人說到“在來之前我說過什么?”“聽您的指示行動”這個人單膝跪下接著又說“可是我害怕少隊暴露了,所以提前...”“你聽他們幾個說過嗎?”少年看著這個人,用手指著旁邊站著的五個人“說過什么?”跪下的人似乎沒放在心上般說到“那我現在來告訴你”少年冷漠的說著,瞬間出手,一掌拍在這人的頭上,在那人驚訝的眼神下向前一推,那人倒地,氣絕身亡。少年身邊的那個壯漢開口說到“小木,他可是鷹眼的部下,這么做是不是?”“鷹眼?呵呵”少年微微笑了一下,轉身走了,那壯漢看了倒地的人一眼說了句帶回去,然后跟著少年消失在叢林中,那四個人中的一個走上去背著尸體跟著一起走了。一段時間后6人到了一個村子外面,少年看著這個山村對著身后的人說“把尸體放下吧”他剛說完,村里就有幾個人迅速向著他們飛奔過來,不一會兒便到了少年身邊,那個帶頭的則走向少年目帶關心的問到“小木,行動成功了?”少年點點頭,然后指著身后的那個尸體搖了搖頭,對著村子走去了,趕來的一群人里面有一個眼睛看起來像老鷹的枯瘦男子看著地上的尸體又看了看已經走走遠的少年,對著那位領頭的說到“族長,青木他....”“他是我侄子,也是你大哥唯一的兒子”還沒待鷹眼說完,這位被稱為族長的人嘆息著說著,鷹眼看了他一眼后便轉身向村里走去。留著這位族長一人在這里,他看著這個山村,又看向少年離去的方向,目中似有淚光涌動。走進了村子的少年一臉冷漠,那本該是13歲孩子應該有的活潑他沒有,有的只是機器一般的眼神和表情,村里的人一看到他都遠遠的躲開,很害怕他似的。少年走了一段路后到了一所宅子前,然后走了進去躍上房頂,平躺著看天。沒有誰理解他,他只有一點模糊的記憶,他似乎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之前也是經歷過很多事,可仔細去想時又不知道了。他只知道他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便能記住東西,有自己的思維,不像一般的孩子需要等到兩三歲才能對周圍有印象,而自他出生以來則是一直面對戰火,村子與村子間時常爆發出爭斗,他的父親希望他能給村子帶來和平,給他取名青木,成為為村子遮風擋雨的人。而青木的父親則是當時的族長,可為了青木的安危,與青木的母親一同擋住了其他村子的埋伏,而青木的叔叔青泰則是抱著青木逃走了,沒多久村里便接到青木父母雙亡的消息,然后由青泰接任族長一位,青木是他跟鷹眼男一起帶大的,鷹眼叫青淮,是青木父親青水的結拜兄弟,箭術在附近幾個村子里是最強,境界如今更是人瞳九段中級巔峰,比之現任族長青泰也是不差多少,青木由他二人培養,加之完全是妖孽級的天賦,如今才13歲的他就是人瞳八段巔峰,箭術也是頂級造詣,比之鷹眼不遑多讓,然而從小在血中長大的孩子也是造成了青木現在性格的不同,冷的就像個殺人機器,才13歲的他多次私自出動,給鄰村帶來了不知多少血光,附近村里也派人來埋伏過他,可他每次都能識破,并給予重創,才半年,死在他手上的人就有300之多,鄰村給了他一個名號---血木。青木不知道這個世界是怎樣的,可他現在的了解也只知道這個世界是可以修煉的,而且主修的是眼睛,現在已知的境界也是人瞳,靈眼,破幻,化實,結印,虛瞳,碎靈,冥門。這個山里面曾經出現過靈眼級的人物,不過出了深山后再沒回來,想從人瞳突破進入靈眼境界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青木沒想那么多,他只記得自己曾經似乎也是個修士,可他又記不清楚具體是什么。在他發呆之際,青淮跳到了他身邊坐了下來,看著這個被自己一手帶大的娃娃,青木看著天空說“你不問我,青平是怎么死的?”青淮嘆息一聲“人是你殺的,不用問我也猜的到,木兒,實力與天賦確實給了你這樣的資本,可是你還是個孩子,鮮血會模糊你的雙眼,到了那時你就不是個人啦,而是魔!現在村里的一些老家伙在討論著你的問題,這個小山村不是你的終點,大哥說過,他青水的兒子絕不是個庸才,等你九段巔峰時就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吧,在山里你只能背著個血木孤獨終老啊,你父親他是見過外面世界的人,也是最有可能成靈的人,可惜,唉,木兒你叔叔他....”“我知道”青木看著那雙鷹一般的眼睛說到,然后低下頭“我從沒怪過他,青淮叔,只是今天這事,他青平不聽我的話,如果我當時不出手的話,他也死了,要知道刀疤也是八段的人。”“刀疤啊,你說什么?刀疤?李一?”青淮目露驚訝的看著青木,他完全想不到青木今天居然遇見了刀疤李一,和水村的三把手,一手彎刀刀法就算九段的人遇見了也比較難纏,與青木同樣是人瞳八段巔峰,李一臉上的刀疤就是青水留下的,鷹眼完全想不通青木怎么殺了他的,他突然覺得眼前的這個孩子已經超出了自己的理解范疇,這個孩子最讓他欣賞就是不驕不躁,可眼下這小東西居然還會瞞著自己了,這孩子絕不會困在這么個小地方。一身黑衣,粘著鮮血的小手,冷漠的瞳孔,蓋眼的頭發以及一把鷹眼都不知道他藏哪的匕首,這個孩子注定飛向藍天。青淮見他又看天了,嘆息一聲便跳下去走了,看著鷹眼遠走的背影,青木眼瞳中一陣陣波紋涌動,如要滴出水來了一般,還有一個環形的東西印在瞳孔上,這是人瞳九段初級的標志,而且看樣子也是快要突破了。“鷹眼?真當我是傻子?”青木自言自語的說著,他有一個秘密,沒有任何人知道,那就是他出生就有意識,所以從他出生以來所接觸到的是其他小孩子所接觸不到的東西,他不是什么妖孽,雖然比較聰明,但他知道別人是從8歲才開始練瞳,十三四歲才開瞳正式踏入人瞳段位,但他是出生就開始修煉,比別人提前那么久,何況還有人幫他,現在不到9段才是見鬼了。別人不知道,可他青木知道,自己的父母八成是鷹眼害死的。青木眼中冷光閃爍著看著已經消失的背影。鷹眼回到家中,關好房門,然后走進書屋,把中間的一本書拿下來,用手在墻上摸索著。突然一聲響,墻打開了,出現了一條地道,鷹眼走了下去墻自動回原。這條路明顯已經走了很多趟,鷹眼看著前方的黑暗一直走著,終于看到了一絲火光,盡頭竟然是個小洞穴,鷹眼進洞后看著前方一座方臺上的背影。“桀桀,那個臭小子好像懷疑你啦,不然明知道是你的部下居然直接出手殺了,我當時就說過這個禍種留不得”那個背影傳出一陣沙啞的聲音說著“他是我大哥的唯一骨肉!”鷹眼瞬間開了瞳印盯著前方的背影,大有一種一言不合就出手的架勢背影沉默了一會兒開口說到“你不要忘了,你大哥可是你害死的,這個小子明顯比他父親更難纏,而且你也不要生氣,就算是你都不一定有把握殺了他,我這把老骨頭更加做不到”“我警告你,黑墨!小木知道真相后要殺我,我毫無怨言,可你要是敢去動他,就算拼了我這條命,也要與你同歸于盡”青淮陰冷的說著“桀桀,老朽從不對娃娃動手”這個背影說完這句話之后,右手一揮,只見這小洞內突然刮起了一陣陰風,吹散著鷹眼的長發,那黑影坐起向上一躍,“不要忘了你與老朽的約定,哈哈哈”,黑影消失后,鷹眼一人站在那里,許久才轉身回走,只是此時他手中多了一顆丹藥,然后沒有任何猶豫吞了下去,當他從地下通道走出時,瞳孔中流漏的是三環,人瞳九段高級。待機關關好后,鷹眼走出房門驚訝的發現青木正站在門口,青木盯著鷹眼的雙眼,然后開口說到“喲,九段高級,不賴嘛,青淮叔真是我們青家的人才啊”青淮看著他“木兒,你....”話還沒說完,只見青木突然向上一躍,匕首從袖中飛出右手迅速握住,一踏屋頂向著右前方飛躍而去,青淮一見大驚,急忙跟上去口中還大喊“木兒,回來!”青木哪里管他,就在剛才他人瞳九段開通的意識海感覺到這邊有異動,迅速跟來,方向正是之前黑墨離去的地方。而前方的黑墨也是在村外停下腳步看了眼方向后正準備動身時,突然覺得一陣心慌,立馬側身一躲,一只飛鏢擦身而過,然后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少年開口說到“小娃娃,這東西很危險的”這少年正是趕來的青木“呵呵,危險?”青木說完握著匕首身體一晃便消失,然后出現在黑墨的左側,一匕劃過去,卻見黑墨抬起右手大拇指和食指瞬間按住了匕首的刀刃,青木眼中光芒一閃瞬間變作兩環右腳向前一跺,周身瞬間起風,一陣氣流向四周擴散,此時趕來的青淮看著眼前的兩人楞在了那里,他完全不知道青木是什么時候突破的,而且看樣子似乎青木早就知道了事情原委,氣流震開了黑墨,他向后退了兩步看著青木“沒想到你比你父親強這么多,虎父無犬子啊,桀桀”青淮一聽直接大吼一聲“住口!”身形一閃出現在黑墨身旁一拳轟了出去,只見黑墨用手輕描淡寫的一握便接住了青淮的拳頭,然后一掌印在他胸口,青淮便被打飛到青木身前,吐了一口血說到“木兒快走”只見青木看著他,然后伸出右手按在鷹眼的頭上,眼中一片紅光,一頭長發迅速變紅,全身泛著血光“青淮叔,借你瞳力一用”說著血光四縱,不一會兒血光消失了,只留著青木一身血光泛著站在那里,秦淮則是倒在地上,黑墨一看瞬間嚇了一跳,青淮的雙眼被挖了出來,再看著青木的雙手正滴著鮮血似握著什么,好似看出了黑墨的想法,他松開了雙手,向上平攤著,只見兩只眼睛緩緩飄起,圍繞著青木,然后青木血紅色的瞳孔看著黑墨,“老不死的東西,剛剛開的靈眼你以為很厲害嗎?”說著呼的一聲,青木消失不見,黑墨從懷里掏出了一把短劍,身子一晃同樣消失,突地只見空中出現了金屬的撞擊聲,一會兒這,一會兒那,一瞬間而已便過了十余次,突然一片血光爆發,一陣血氣涌動,一股刀氣向下方飛去,只見一股黑光閃爍,一股劍氣向上迎擊而去,兩者相撞爆出巨大的響聲,在村里的青泰一直在找青木,突然聽到村子西邊的爆炸聲,連忙飛躍而去。而此地的兩人都站在樹枝上看著對方黑墨開口說到“你居然練了魔功?”青木冷笑一聲,也不說別的,只是向黑墨再度攻去,黑墨卻不再相迎,總是躲閃,青木見他如此眼中笑意更濃,而不遠處已倒地的青淮身上突然起了一陣血霧,慢慢向四周擴散,而青木則是又一刀劃開了黑墨的衣角,一腳踢過去,黑墨雙手一擋身子卻被彈到血霧中了,血霧外的青木把匕首拋進血霧里,雙手掐了一個古怪的印接著血霧一陣翻涌,只聽見一聲慘叫,血霧翻滾了更加厲害了,而且顏色越來越濃,青木眼中的血色也是越來越淡,只見青木雙手印決一變,血霧猛的收縮,慘叫更大,趕來的青泰正好看到這一幕,看到青木紅色的雙眼,眼中盡是冷漠和殘忍,秦泰雙眼露出失望對著血霧隔空一掌大了下去,卻見的血霧瞬間炸開,青木受到反震突地突出一大口鮮血雙眼圍著紅色的眼絲看著來到此處的青泰,本想解釋,卻不料青泰瞬間出現在他身邊一巴掌打在了下去“我沒你這樣的侄子!”青泰憤怒的說到,青木瞬間起身欲要還手,卻不料受傷太重,立馬又跪倒在地眼中看著已經散了的血霧里面什么都沒有了,嘴角微微上翹,雙眼盡是輕松,然后掙扎著站了起來,看著自己的叔叔,他知道青泰有所誤會,可他不想解釋什么,這種事自己知道就可以了,而且叔叔已經達到靈瞳境界,村子肯定不會有事的,青泰看著青木,眼中流漏出悲傷“你父親當年對待族人是多么的可親,你現在這樣對得起他嗎?”青木看著他,慘笑一下,轉身向著林子走去,突然背后被人襲擊,暈了過去,青泰抱著他“你還是個孩子,孩子啊”哭喊著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