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9:38:59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八荒蠻龍
  4. 第二章 倔強的少年

第二章 倔強的少年

更新于:2018-03-16 14:23:30 字數:3400

  時間過得飛快,課間的休息時間總是那么短暫,不多時,隨著一陣急促的鈴聲響起,班主任兼語文老師聞夢竹拿著教案走進了教室。

  聞夢竹是個很漂亮的女人,留著一頭齊耳的短發,配上一身黑色的職業套裝,畫龍點睛般的戴著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鏡,顯得精明干練,女強人氣息十足。

  “上課!”

  “起立”

  “老師好”

  這是嘉欣高中每天上課前學生和老師之間必須進行的互動,旨在提醒大家打起精神正式開始上課了。但是今天的這個儀式般的舉動注定了要橫生枝節。

  “嘩啦啦”一陣課桌和書本碰撞落地的聲音響起,頓時吸引了全班所有同學的注意力。

  看著瞬間變得紛雜的教室,聞夢竹眉頭微微蹙起,她很不喜歡這種同學們不被她掌控的感覺。

  “老師,不好啦,余澤昏倒了!”任欣驚惶的聲音在教室里響起。

  伸手扶著余澤單薄的肩膀,任欣驚慌失措的看著講臺上的聞夢竹,滿眼求助的目光。

  聞夢竹自然也看到了這邊的情況,她扶了扶自己黑邊眼鏡,向著余澤走來。余澤此時的狀態頗為嚇人,臉色慘白一片,嘴唇干裂,全身顫栗,牙關緊咬,似是正在忍受著巨大的痛苦一般。

  聞夢竹彎下腰,絲毫不顧及自己胸前展露的那一絲**,鎮定的伸出手來向余澤的脖子上探去。

  兩根嫩白的青蔥玉指貼上了余澤的脖頸,剛剛觸及余澤的皮膚,那兩根嫩白的手指卻又忽然迅速的縮了回去。

  “好燙!”聞夢竹驚呼一聲,不可置信的看著余澤滿臉痛苦的面頰。

  “老師,怎么辦?”任欣眼淚盈眶,看著聞夢竹,一臉的焦急。

  “快,快送余澤同學去醫務室”聞夢竹恍然回神,急切的催促道。

  然而,令聞夢竹和任欣無奈的是,整個班級的男同學聽到了聞夢竹的這句話,齊刷刷的向后退了一步,臉上紛紛露出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表情。

  余澤今天的舉動完全的得罪了班里的“老大”周大仁,以周大仁的家世背景,哪個男生吃了雄心豹子膽,敢得罪周大仁來幫助余澤呢。

  看到班里面男同學們的表現,任欣滿臉的憤怒,她站起身子,伸出手指在所有男同學的鼻子上點過,怒道:“你們一個個還是不是個爺們,余澤哪里得罪過你們,為什么不愿意幫他?!”說完,任欣彎下腰,一把扶住了余澤,將他的胳膊架在了肩膀上,使勁的想要把余澤給攙起來,以她瘦弱的身子怎么可能把一個百余斤的男人給架起來呢,還沒站起來,余澤的身子便已經將她一塊帶倒在地上,潔白的連衣裙上沾了一身的灰。

  “任同學,我來幫你”聞夢竹也是氣憤的看了一圈在場的男生,彎下身子跟著任欣一塊將余澤扶了起來,三人顫悠悠的向著醫務室走去。

  剩下了一屋子目瞪口呆的同學,看著三人遠去。

  陸纖纖看著三人離開的背影,咬了咬下唇,終于站起了身子,向著教室外追去。

  “嘩”頓時,留下來的同學們沸騰了,什么情況?陸大班花難道真的對那個窮小子動心了,怎么可能?

  “哎哎,你們說,這陸纖纖不會真的喜歡上那個窮小子了吧?”

  “怎么可能,那小子有什么值得陸纖纖喜歡的地方啊”

  “誰知道呢,興許人家陸大班花就喜歡這樣的窮酸呢!”

  ……

  一陣陣議論聲在教室里響起,坐在教室最前面的周大仁聽著教室里眾多的同學的議論,臉色頓時變得陰沉,他狠狠的看著陸纖纖離開的背影,心中暗下決定“小子,怪就怪你自己太不自量力,竟敢招惹老子的女人!”

  陸纖纖追上任欣三人的身影,猶豫了一下,上前一步說道:“欣欣,我來幫你一下吧!”

  “不用,陸大小姐還是回去找你的周公子去吧”任欣一臉憤怒,語氣生硬的開口說道。

  “欣欣,你別這樣……”陸纖纖滿臉柔弱,她期盼的看著任欣,想要說些什么,卻總是說不出來。

  “你給我滾,我不想再看到你!”任欣一臉不耐煩的轉頭吼道。

  陸纖纖滿臉痛苦,不可置信的看著任欣,停下了腳步。

  任欣絲毫不理會,依舊扶著余澤艱難的行走著。

  另一邊,聞夢竹看著兩人之間怪異的氣氛,心中滿是疑問,這兩個平時最要好的朋友今天這是怎么了,不過,她倒也沒開口去追問,她不是一個多事的人。

  看著三人漸漸遠去的背影,陸纖纖白嫩的手掌緊緊的捂著自己的小巧的嘴巴,蹲下身子,嗚咽的哭出聲來。潔白的衣裙落在地上,沾上了些許塵土,這件裙子跟任欣身上穿的是同款,兩人一起結伴購買的。

  “欣欣,我不是故意的,嗚嗚……”

  ……

  醫務室。

  余澤躺在床上,呼吸微弱,滿臉蒼白,嘴唇干裂。

  一名穿著白大褂的年輕女孩拿著一支溫度計伸進余澤的耳朵里測了一下,然后看向顯示器。

  女孩頓時呆住了。

  “怎……怎么可能?”

  “怎么了,小靜?”聞夢竹看著女孩呆滯的樣子不解的問道。

  “五,五十三度……怎么可能?”那個叫做小靜的女孩依舊沒有回過神來,嘴巴大大的張著,一臉驚駭的望著余澤蒼白的臉頰。

  “哎呦”聞夢竹不耐煩了,一把將溫度計奪了過來,向顯示器看去。

  “這……這!”聞夢竹看著那顯示器上的數字,頓時變得跟小靜的反應完全相同,嘴巴微張,一臉驚駭的望著余澤。

  “聞老師,怎么了?”任欣看著聞夢竹和小靜,一臉疑惑。這兩人到底怎么回事?

  “你……你自己看吧”聞夢竹顫抖著說著話,伸手將溫度計遞給了任欣。

  任欣疑惑的看向了溫度計,“啪”看到溫度計上的數字,任欣手掌一顫,溫度計從手中滑落,摔在了地上。

  “余澤,余澤你快醒醒,你怎么了?!”任欣恍然回神,身子猛地俯在余澤的身上,劇烈的搖晃著喊叫余澤的名字。

  與任欣劇烈的反應不同,白色的溫度計靜靜地躺在,顯示屏上平淡的顯示著一個數字——53!

  “小靜,你快想想該怎么辦啊?”被任欣的反應給喚回神來,聞夢竹一臉的急切。

  “別急,讓我想想,讓我想想……”小靜此時顯然也已經完全亂了方寸。

  旁邊,任欣和聞夢竹看著方寸大亂的小靜早已是萬分著急,但卻不知該怎么去讓她冷靜下來,只好焦急的等待著她的指示。

  “對了,輸液,給他輸液,還有,還有物理降溫”小靜終于想起了應對之策,手忙腳亂的到后面的藥柜和冰箱里去拿生理鹽水和冰塊。

  一番忙活,小靜終于給余澤掛上了水,然后便拿著冰袋放在了余澤的額頭和腋下。

  “對了,快,快打電話,叫救護車”小靜突然想了起來這件事,催促著聞夢竹打電話。

  聞夢竹也是來不及多想,快速的拿出手機,開始撥號。

  “嗯”就在這時,躺在床上的余澤忽然發出一聲**。

  余澤艱難的睜開眼睛,血紅的眼睛祈求的看著聞夢竹,開口道:“聞老師,不要,不要叫救護車”

  “啊,余澤你醒啦”任欣驚喜的喊道。

  余澤卻是沒有理會任欣的大驚小怪,他只是依舊祈求的看著聞夢竹。

  聞夢竹看著余澤滿臉祈求的可憐模樣,心中一軟,掛斷了電話,看向余澤,問道:“好吧,給我一個理由”

  “我,我沒事,休息,休息一下就好”余澤有氣無力的說道。

  “你覺得你現在這個樣子,這句話能說服我么?”聞夢竹推了推眼鏡,審視的看著余澤。

  “小魚,你別犯傻,你沒錢我幫你付,生病了必須去醫院,你現在的病情很嚴重!”任欣扳著余澤的臉頰看著他的眼睛說道。

  “我不要你管!”哪知,聽到了任欣的話,余澤狠狠的一把推開了任欣,臉色通紅的拔掉了針頭,從口袋里掏出一百塊錢放在了桌子上,晃悠悠的向著醫務室門外走去。

  “小魚!”任欣捂著嘴巴,強忍住眼淚,大聲的呼喊著。

  余澤停下了腳步,沒有回頭,他聲音低沉的說道:“對不起,你的好意我明白,但我不會接受任何人的憐憫!”說完,便邁著搖晃卻堅定地腳步向外走去。

  聽到這里,任欣哪里還不明白,就是自己那句“你沒錢我幫你付”徹底的刺激到了余澤的自尊心,否則的話,他絕不會做出這樣決絕的事情!

  “小魚……”任欣委屈的看著余澤離開的背影,坐在地上,抱著腿開始抽噎起來。

  “我沒有那個意思的,小魚,你相信我呀!”

  “聞老師,我要請兩天假”隨著一道低沉的關門聲,余澤的聲音從門外飄進了醫務室。

  聞夢竹呆呆的看著這一幕的發生,看著余澤離去的背影,再看看抱著膝蓋坐在地上痛哭的任欣,嘆了口氣,蹲下身子,抱著任欣安慰起來。

  “唉,愛情啊,少男少女的愛情……”

  “真是的,這個小子怎么那么不知好歹啊,還扔下這一百塊錢,干什么,炫耀么?”小靜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卻是忍不住了,她一臉不忿的開始碎碎念。

  “不是的,小魚不是這樣的人!”誰知,小靜剛剛說完,任欣卻是抬起頭來,昂著梨花帶雨的臉龐大聲的反駁者。

  “喂,你有沒有搞錯,我是在為你鳴不平誒!”小靜不滿的說道:“真是的,兩個怪人,不識好人心……”

  小靜喋喋不休的聲音傳來。

  任欣伸手抱住聞夢竹的身子,大聲痛哭著。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