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8:10:0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劍靈圣戰
  4. 第二章 禍起

第二章 禍起

更新于:2018-03-17 17:47:56 字數:2241

字體: 字號:
  星海大陸的修煉方式多種多樣,但修煉身體是最基本的一項,不論什么職業,什么戰斗技巧,只要你的身體能承受住力量的沖擊就可以施放。但強化身體,一次又一次的突破自己的極限何其之難。所以星海大陸的修煉者窮其一生只能在技巧和身體之間選擇一項進行修煉,強者的誕生需要天賦和壽命的支持,但對于人類短短的一百年壽命來說,時間還是太少了。

  達爾選擇的是修煉技巧,修煉戰士的戰斗技巧。他在第一眼看到辛德爾衛隊的戰斗技巧的時候似乎就明白了這些技巧的原理,對于他而言這些所謂高深的戰斗技巧太過簡單了。聰明的他自然明白這代表著什么,他有遠超他人的悟性,能夠參透更加高深的戰斗技巧。

  自從加入辛德爾衛隊之后,達爾才發現原來修煉是一件多么快樂的事情,每天都能明顯的感覺到自己在變強的舒適讓他無法自拔。他還要努力的掙去糧食,好給婭然購置一個新家,還要在村里擺下一次宴席,讓婭然風風光光的嫁過來。(在戰火紛飛的年代,糧食,成為了硬通的貨幣)

  看著努力的達爾,婭然既心疼又感動,她也期待著,期待著達爾抱她進新房的那一天。自從達爾和婭然訂婚以后,婭喏似乎變了一個人似的。終日變得很安靜,臉上總掛著溫柔的微笑,溫婉的如同一朵伸開的百合花。美麗的婭喏自然有不少的追求者,無一例外的都被拒絕了,但這次的追求者沒有再受到戲弄。婭喏始終掛著文弱的微笑,但堅定的態度讓不少追求者心如死灰,這比以往遭受到戲弄更讓他們受打擊。

  看著一天天和自己疏遠的妹妹,婭然分外的內疚,她明白這是為什么,但她不能放棄啊。這是對妹妹的不尊重,也是對達爾的不尊重。只有默默的祈禱妹妹能幸福,讓她的心得到一絲安慰。

  時間一天天平靜的過去了,達爾和婭然的感情也在逐漸升溫。讓婭然開心的是,那木頭人總算是對她“動手動腳”了,但開心的同時又有點矜持和羞澀。

  前線,人類和魔族的戰斗依然不溫不火的膠著著,雙方各種傷亡。除了一線力量幾乎持平外,魔族的實力是完壓人類。但人類的防御陣地就像烏龜殼一般,讓魔族找不到地方下口。

  戰線的后方,魔族最高議事廳,這里五百年前是各族聯軍的總議事廳。但這已經成為歷史,曾經為戰友的三方勢力現在都各自為戰。

  議事廳中,昏暗的光線讓人看不清里面的環境,修煉黑暗魔法的魔族不喜歡光亮,他們就是一群處于黑暗中的獵殺者。

  “一切都準備好了,計劃可以開始了。”一個尖細的聲音在屋內響起

  “又要淪為被統治的階級了,真是不甘心”

  “嘎嘎”刺耳的笑聲傳來“老三你別感嘆了,咱們兄弟沒那能力統領全族的”

  “五百年過去了,我們還是沒有絲毫的進步,我們的極限似乎就到這里了。”

  “哼,為了讓卑鄙的人類付出代價,一切都是值得的”

  ......

  一場針對人類的陰謀似乎正在醞釀

  大陸歷621年,這個被后世稱為血月之夜的事件這在悄悄邁開他的腳步走向人類的陣地。

  朦朧的月光下,大量的魔族快速的涌向西北荒地,沉寂許久的魔族大軍,再一次露出了他的獠牙,指向了,圣女教會所在的西北荒地。

  “轟轟隆隆”相隔數里之外的圣女教會營地也能感受到大地的震顫,守夜的士兵敲響了警鐘。來到城頭的士兵極目遠望,魔族軍隊還沒有出現的他們視野里。但大地那撕裂般的呻吟清晰的告訴他們,怎么的一場戰斗在等待著他們。

  “咕”士兵們下意識的咽了下口水,安靜的城墻上,士兵互相凝視,眼中都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色,甚至有人有了退卻的意思。

  一個身穿皮甲的軍官提著大刀走上了城頭,他是圣女城的最高指揮,克羅。他將戰刀高高舉起“兄弟們,魔族崽子們似乎又不安分了,讓我們給他們點顏色看看!”

  “你們的身后就是親人,你們的身后是平民,退,即羞辱的死去。戰,讓魔族崽子們付沉重的代價。用我們的雙手和熱血為親人們創造美好的未來!”

  底氣十足的男聲傳遍了整個城頭,每個戰士都想起了身后的家人,身后的老鄉。他們忘記了顫抖,忘記了恐懼,熱血沸騰的他們只想把尖刀狠狠的刺入魔族崽子們的胸膛。

  “戰!讓魔族崽子們付出沉重的代價!”一時呼喝聲響徹天際。

  看著城頭熱血沸騰的士兵,克羅舉目看向了蒼龍雪山方向,那里,有他的妻子和孩子。這數千人的隊伍,怎么能抵擋魔族的進攻。最關鍵的問題是,圣女教會最強的教皇也不過能抗衡魔王罷了。而魔王在魔族中,那是多如牛毛。圣女教會位于,大陸西北邊,坐落在西北荒地之上,這里生活條件惡劣,沒有豐厚的食物和礦產資源,而且妖獸橫行。不論魔族和人類都不重視這塊地方,誰知道魔族會大舉進犯。

  或許,魔族只在乎殺戮。他們想要的,只是滅亡人類,讓卑鄙的人類付出代價。

  茫茫一片黑色的海洋出現在士兵的眼中,數量恐怕在十萬數。出現在人類視野里后,魔族軍隊不但沒有停止,反而進一步的加快了沖鋒速度,風一般的向要塞逼近。魔狼人,金甲獸等等一些防御力超強的魔族沖在隊伍最前方,人類的箭矢只能在他們身上留下淺淺的劃痕。輕微的疼痛更加激發了他們殺戮的欲望,微紅的眼睛看向城頭那一只只待宰的羔羊。他們似乎已經看到自己的利爪插進人類胸膛的情景,溫熱的鮮血沖刷走了夜晚的涼意。

  不需要任何的攀登工具,幾米高的城墻對于他們而言太過于簡單了。利爪刺入石壁中,幾個呼吸間就爬上了城頭。第一個攀上城頭的魔狼人本以為可以大開殺戒了,但那些看起來弱小的人類卻一刀砍斷了他的脖子。好大一顆頭顱飛起,墨綠色的血液噴灑而出,溫熱的血液沖刷走了夜晚的涼意。人類的戰斗是通過技巧將自身的力量十倍數百倍的發揮出來,因為箭矢的攻擊而小看人類的魔狼人用自己的生命交出了學費。

  戰斗從這一刻真正開始。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