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4:31:55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明月珠璣
  4. 楔子(二)

楔子(二)

更新于:2018-03-18 13:58:36 字數:2884

字體: 字號:
  夜色迷魅,月兒在云層之間來回穿梭,時隱時暗。

  南宮瓚伸手拿起石頭,放在眼前仔細地查看,只見這鵝卵石只是上面被雕刻了幾個字—“明月珠璣”,其他和普通的石頭并沒有什么兩樣。于是淡淡地說道:“這恐怕只能在機緣到來之時方能解開吧。”

  “我看這石頭好像沒社么特別之處。”段楓答道,其余三人也輪番拿到手中瞧了瞧,都不住的搖頭。

  “那書中還記載其他的內容沒有。”南宮瓚接著問道。

  “我當時也這么想,生怕走了妖物,后果不堪設想,于是拿起書細細地讀了三四遍,只見書中提及名曰“蜃樓國”的地方,據說是里面的景物由蛟龍吐納的蜃氣所化,那里的人們生活起居,地方樣貌和古人所處的環境并無差別。除此之外,再無提及其他的事情。”眾人聽到這里,滿臉盡是失望之色。

  那顆被稱作“珠子”的石頭靜靜地放在那里,微風拂過,顯得更加不起眼了。

  “‘蜃樓國’?難道這個地方跟妖物有什么聯系嗎?”南宮瓚心中暗道。

  “所謂邪不勝正,你們也不必擔憂,世間萬物自由定律。”青逸道長在旁邊開解道。

  “哈……哈……”只見空中傳來一陣狂笑,一朵黑云自天際間迅速飛來,落在南宮瓚院子的正上方,云層露出閃耀著兩束光芒,正四處照射。

  院子內,燭光搖曳,一股前所未有的壓力頓時籠罩在眾人心頭,邪惡的氣息充滿了整個小院,不斷侵蝕著他們的意志,只怕稍不注意就會被妖物的心神所控制。

  “司徒臺,還不快出來。”聲音從厚厚地云層中傳出,透露出濃厚的怨氣。

  院內的一行人都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怪物,臉上的表情自然并不好看。

  “你就是那個妖物嗎,休要放肆。”司徒臺徑直走到院中,手中按著兵器,抬頭對著怨靈喊道。

  “好你個妖物,我還沒去找你,你倒好,自己送上門來了。”段楓指著妖物罵道,看到司徒南徑直走出去,畏懼之心頓消,此時說完還不忘往嘴里送一口酒,喝完后還不忘吧唧吧唧幾聲。

  段楓搖搖晃晃的身子似乎有點站不穩,但他的話讓大家心里一松,對這個妖物也就不那么害怕了。

  云中的妖物冷哼了一聲,黑云深處響起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周身充滿了雷電的藍色光芒。

  “司徒臺,當初我被巫師封印時,曾經發誓,待到我出來一定要殺光所有看到我的人,你不要做無謂地反抗了,你逃不掉的。”妖物說完又哈哈大笑起來,似乎對殺人有說不出的喜歡。

  “你躲在云里算什么本事,難道你是縮頭烏龜,只會借朵黑云來唬唬人嗎?”段楓說道,旁邊站著的幾個人聽了段楓的話,都暗自偷笑。這幾個人當中屬南宮瓚的功力最深厚,一直以守衛正道為己任,更何況這次還牽扯到他的朋友司徒臺呢。

  他大聲喊道:“妖物,敢來這里放肆,還不快快顯出原形。”

  只見南宮瓚從身后拿出一面破舊的銅鏡,手中結了一個佛門正宗的獅虎印,一束金光從鏡中直射而出,籠罩在黑色的云層之上,頓時黑云之內傳出一聲聲叫喊聲,顯得痛苦至極。

  “啊…..卑鄙!”黑云中響起陣陣叫罵聲,異常刺耳,好像是從眾人的心中生出的,讓人難受萬分,南宮瓚突然喊道:“快閉住自己的聽覺,這是南疆秘術,蠱惑之音。”

  眾人在聽到南宮瓚的話后,趕緊運氣封住自己的聽覺,這才稍微好受一些。

  南宮瓚手中的鏡子已經將妖物鎮住,于是大聲喊道:“大家一起吧,不怕制服不了他。”眾人心中領會,忙使出平生之所學,朝那黑朵云擊去。

  天空中亮起絢麗的五彩光芒,五件兵器被裹在光芒內,急速向空中飛去。

  只聽“轟”的一聲,那黑云被擊中,從中間漸漸散開,露出了半個骷髏的模樣,白僧僧的骨頭,顯得極為妖異。眾人心中不禁一寒。心道:“這是我自出生以來,見到的最可怕的妖物吧。”心中想著,于是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應付這個妖物。

  “哈……哈……中原果然是臥虎藏龍,想不到這里竟然還能看到誅仙寶劍。”那妖物的手中正拿著一把散發出微弱光芒的長劍,正仔細端詳著,還發出一陣陣陰寒地冷笑聲。

  眾人一見,自己手中的兵器竟然都被他給吸去了,那黑云好像有什么魔力一般,將兵器黏在上面,那妖怪露出半個骷髏身子,空洞的眼眶里,散發出一陳陣幽寒的光芒。

  這時,司徒南口中的呂大哥身影一閃,如飛鷹展翅,騰空而起,直直地向妖物滑翔而去,看得人目瞪口呆,驚訝,贊嘆之色,溢于言表。

  “那位呂大哥是誰,等會兒得和他喝幾杯。喂,別搶了我的風頭。”段楓說完,只聽他大喝一聲,剛才被黑云黏住的寶刀竟華光四射,急速旋轉起來,隨著段楓周身的氣流轉動的加快,那寶刀隨之也加快旋轉。

  妖物吃痛,大吼一聲,周圍的黑云四下散去,圍在寶刀中間,慢慢地壓縮著寶刀的光華,不斷地縮小著范圍,似乎想將寶刀整個都吞噬掉。

  “世間中的仙分為天、地、神、妖、鬼五種,我估摸著咱們是遇到妖仙了。”青逸道長皺著眉頭說道。

  “為今之際,只能催動‘四方玄靈陣’,引出天地之陰雷,定能一舉將他擒住。”南宮瓚自信滿滿地說道。“不過這個陣法需要聚集四人的力量站在黑云的四個方向,才能催動。”

  司徒空聽到這里,連忙說道:“好,就這么辦,我負責西邊,你們呢?”司徒空望著其他人,這時段楓的刀氣幻化出巨大的刀身,一記怒斬將黑云切成了兩片,不過,那黑云突然之間又自行合攏,就好像段楓的攻擊完全失去了效果,那妖物見此,頓時哈哈大笑起來,笑聲中充滿了狂妄和自得。

  段楓見此,心中震驚不已,額頭上滲出米粒般的汗珠,他顧不得檫汗,只是不住地催動自己的修為,與那妖物纏斗。

  而司徒南這里已經站在了黑云的西方向,南宮瓚南方向,青逸道長站在北方向,東邊方向正好是剛從上方退下來的青衣男子呂大哥,這妖物被段楓敵住后,司徒南就朝青衣男子喊道:“呂大哥,你快到東邊方向,我們將發動‘四方玄靈陣’!”青衣男子聽到后,知道形勢危機,趕忙飛到東方向,進入位置。”

  南宮瓚見此,心中默念口訣:“四方玄靈,以靈為引。”剛一念完,天地間一股清正純潔之氣從四方向這里洶涌而至,南宮瓚周身一震,似乎在承受著極大的壓力,表情痛苦十分。南宮瓚這時大喝一聲,額頭上顯現出一個半月兒形狀的圖案,一個朱雀模樣的影子身披萬丈火焰飄蕩在南宮瓚的正上方,顯得頗為壯觀。

  其他四人也如他一般模樣,只是頭上分別顯現的青龍、玄武、白虎三個影像。

  “我修為有限,只能支撐一炷香的時間,大家趕緊啟動陣法。還沒等南宮瓚說完,那顆被司徒南從古洞中帶出的珠子竟從石桌上飛起,在四人的右上方停住,眾人只感到身上的靈氣被急速地抽出,被散發著幽綠色光芒的珠子吸走。

  四人突然被這一突變所震驚,南宮瓚作為陣法的啟動者,深知這個陣法已經被啟動,如果冒然被破壞,那后果將不堪設想。正當南宮瓚不知所措時。那珠子突然光芒四射,形成一股強大的氣流,由于珠子的吸力太大,竟然在空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黑洞正把周圍的一切正源源不斷地吸進去,司徒空四個人還沒來得及反應,一轉眼就被黑洞吞噬,只留下黑云妖物和段楓兩人。

  狂風怒吼,段楓一瞧,見自己的好友都被黑洞吞沒,不禁心急,心想,這四人是自己的最好的朋友,如果今后沒了他們只怕會更加寂寞。于是轉身舍棄妖物,竟向黑洞飛去。

  妖物見此,知道段楓想隨朋友而去,不禁為他的精神所打動,并且他發誓要殺死司徒南,怎么能放棄呢,想到此處,便也尾隨段楓后面向黑洞沖去。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