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18:26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明城賦
  4. 第一章、不是魏靈伯?

第一章、不是魏靈伯?

更新于:2018-03-15 18:21:58 字數:1939

  殘陽,如血。

  那刺眼的殷紅這樣灑在江面。這個七十多歲的老人不禁一個寒戰,那是心底襲來的可怕的熟悉,于是,他抓住了旁邊的幼童稚嫩的小手。而那男孩并沒有害怕,也沒有驚慌,只是像安撫一個受傷的孩子一樣,用超出他年齡的慈愛看著這個老人。此時,這祖孫二人互換了角色。老人看著這十歲的孩子便慢慢平靜了心底的波濤。

  這個叫靈伯的十歲小男孩有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睛,他在一切都平息之后每天都會帶老人來這里看夕陽。每到傍晚,這里都是一片血紅色,在有心人的眼里就是一幅壯觀的畫,而在老人的眼里就只是,血紅,是讓他害怕的顏色。

  血的記憶在老人的腦海中似乎永遠也抹不掉了,他不想再有這些可怕的記憶,就算是之前的所有美好,他都寧愿忘記。他害怕這些,害怕血。因為害怕,所以逃避,所以他忘了他自己。忘了多年以前那個叱咤風云的他,魏容。

  “爺爺,回家。”靈伯對老人說到。老人看看他,然后就默默地跟在靈伯身后。每天都是這樣。

  靈伯以為浩劫之后,可以平靜,他以為可以這樣平靜地陪著爺爺度過晚年,只要爺爺不再害怕血紅色。他以為自己可以為了爺爺不再去管那些讓人心煩的事情。可是,靈伯只是個十歲的孩子,雖然他六歲就在成人之間游走,看遍了人間的冷暖;雖然他在勾心斗角中長大;雖然他用幼小的身軀承擔過許多重負;雖然他有著這個年齡的孩子不曾有的睿智,但他只是個聰明點的孩子。他只有十歲,有免不了的天真。其實,就算是歷盡滄桑的人也會有免不了的天真。就像魏容,他天真的以為,忘了從前的一切便可以安心的生活,但他卻忘不了那刺眼的紅,像血一樣的紅。

  在平靜中生活就會以為永遠安靜,但災難正在悄悄降臨。

  “你就是魏靈伯吧?聽說,當日的宰魔會,是你救走了魏容?就一個只有十歲的孩童?”

  “不,我不認識魏容,我也不是救走魏容的魏靈伯。”

  “廢話!那個已經失憶瘋癲的魏容還會和誰這么親近?”

  “他不是魏容。”

  一切都如此突然,靈伯帶著爺爺回家時,遇到了一群人,個個威武強悍,手持長劍,顯然是有備而來,而靈伯的從容竟讓眾人大吃一驚,他們差點相信眼前這個十惡不赦的魔人不是魏容,那個武林公害,那個他們曾說他化成灰都認識的魏容,那個他們發誓定要手刃的魏容。

  “聽說魏靈伯機智過人,臨危不亂,這個小子看到我們這個陣勢半點都不怕,顯見他不是一般的孩子。”那群人議論著。

  “那,在這位大俠的眼中,普通的孩子該是什么樣子呢?”

  被靈伯這么一問,那人便不知如何回答了,他也不清楚普通的孩子會慌亂,會害怕,會逃走還是會哭泣?還是也像面前這個孩子一樣從容的告訴他們他不是魏靈伯?若不是親身經歷,誰會相信這個讓他啞口無言的問題是由面前這個十歲的孩子提出的呢?

  “我是魏靈伯。”靈伯又說到。

  “剛剛你還不承認,現在怎么又說你是了?你小屁孩敢跟大人撒謊,小心我揍你!”一個很粗野的漢子粗魯的說到。而靈伯根本沒把他的話當回事,只是淺笑,是那種成熟而自信的笑,接著說到:

  “我不是救走魏容的魏靈伯,我只是爺爺的孫子魏靈伯,他也不是魏容,他只是我的爺爺,一個失憶了的害怕血紅色的可憐老人。兩個月前的魏容和救走魏容的魏靈伯已經死了,現在在這里的,只有一個可憐的老人和他的孫子。”

  靈伯的話似乎讓他們有些震顫,如他所說,如果一個惡魔已經不再是惡魔,只是一個可憐的老人,那他們即將殺的,便是一個老人。

  “幾位是以俠義之名而來的吧?真正的俠義與仁慈不只是懲惡揚善,還要給惡人從善的機會;不是殺更多的惡人,而是救更多的善人。當一個惡人變成善人,那世上變少了一個惡人多了一個善人。靈伯要扶爺爺進屋休息了,各位請便。”

  所有的人都愣在了那里,他們這次來確實是以俠義之名而來。那么殺了這對祖孫,魏靈伯口中的真正的俠義何在?是要殺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老人還是殺掉那個十惡不赦的魔人魏容?他們在做著選擇。正如魏靈伯所說,魏容已經死了,在他們面前的只是個老人,他已經忘記了一切。于是,一個人走了,兩個人走了,所有人都離開了,他們選擇靈伯口中真正的俠義與仁慈。

  “盟主恕罪!”眾人向一女子賠罪。

  “為什么不殺了魏容那個魔人?你們難道忘了他曾經是如何殺人如麻?你們難道不知道我們找到他們祖孫花了多大力氣?!”

  “盟主,魔人魏容已不復存在了,而今只有一個可憐的老人和他的孫子。我們殺了他們不就違背俠義之本了么?”

  “荒唐!魔人永遠是魔人!殺了他便是伸張正義!”

  “盟主,難道俠義只有懲惡揚善么?還應該給惡人從善的機會,當惡人變成了善人,這世上便少了一個惡人多了個善人了。”

  “哼!說的真好聽!一定是魏靈伯教你們的吧?”

  “這……是。”

  “魏靈伯,哈哈!你們這群笨蛋,又被那個小孩子給騙了!就算你們沒有親眼見過難道還沒聽說那日宰魔會他都做了什么么?”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