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22:48:13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新造物者
  4. 第五章:深夜被擄

第五章:深夜被擄

更新于:2018-03-17 20:07:16 字數:2475

  2020年

  (本市連續發生命案,死者大約都在二十多歲左右,女性,頭部都不知去,其中……)

  馬曉吃著泡面,看著電視新聞,心里暗道:這社會真不太平。以后出去要小心點了。馬曉今年二十四歲,正在考研究生,在女生當中長得并不算特別出眾,但她隨和的性格,使她周圍總能圍繞著許多男性朋友。卻由于這個緣故,她的女人緣卻不怎么樣,沒她漂亮的嫉妒她比自己漂亮,比她漂亮的,嫉妒沒她男性朋友多。所以馬曉成了一個很宅的女孩,因為沒人陪她逛街。

  “咚咚咚——”這是有人敲門了。

  “誰啊!來了來了。”馬曉跑去開門,打開門,看見的是幾個警察站在門外,“你們…有什么事嗎?”

  “是馬曉吧?”其中一個問道。

  “是……的。”馬曉莫名地看著幾個警察。

  其中一個女警察說道:“這樣的,昨天本市發生了命案,死者的身份經確認,是你們大學的金融系的李婷。”

  “劉婷!”馬曉驚訝道。

  “在李婷死亡之前,你是見過她最后一面的人,所以,我們想請你去公安局了解一下情況。”女警察說道。

  “那天我是見過她,但后來我們就分開了,她說有朋友在等她,所以我就先回家了……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是啊!還有,她死的消息我也是現在才知道——”馬曉緊張地說道。

  “你不要緊張,我們只是想要了解下她遇難之前的情況,我們也不會相信說這么多起的殺人案件全是你這個二十多歲的小丫頭做的是不是?”女警察開玩笑說道。

  “哦……那好吧,我跟你們去,我去拿件衣服,晚上冷。”馬曉拿了衣服,便和警察們去了警局。

  經過警察的詢問馬曉才知道,原來自己的好朋友李婷已經遇害,而遇害時間,就是昨天她們分手后不久,這讓馬曉非常傷心也很自責,自責當時為什么不陪著喝了點酒的李婷,也許就不會出現那種事情了。

  警察局出來已經天黑了,馬曉也沒想著打車回家,就想一個人走走。畢竟厲害還是很遠的,馬曉走著走著,發現路上的人沒了,看了一下表,發現已經晚上十點多了,沒想到自己已經走了三個小時了。發現已經很晚了,但這個時候這個路段根本打不到出租車,馬曉只能加快腳步,想起朋友李婷的遭遇,一絲涼意涌上心頭。

  馬曉走著走著,總覺得后面有人跟蹤她,于是越來越加快腳步,但她感覺不管怎么加快腳步,后面那個人一直緊緊地跟著她,甩都甩不掉。馬曉鼓起勇氣向后看了看,但卻沒有發現什么,馬曉深深地吸了口氣,準備繼續往前走,突然,一個人跳到她的面前,還沒看清楚那個人的臉,就失去了知覺。

  過了不知道多久,馬曉微微能聽到聲音,是兩個人在對話。

  “小玲,最近風聲這么緊,還出來晃悠,膽子夠大的呀!”其中一個人說道。

  “風,怎么,放了我后悔了?”叫小玲的說道。

  風走到馬曉身邊,把了一下脈,起身又道:“這個女孩你不能動她,當然,我也希望你不要再執迷不悟了,你這樣做對你沒什么好處。”

  “呵呵,怎么這么關心我?是不是喜歡我啊?”小玲把手搭在風的肩膀上,臉貼在他的臉上說道。

  風推開小玲,拔起腰間的長劍。

  小玲退后了幾步,說道:“怎么,想殺我?”

  風看著小玲說道:“如果你在這么執迷不悟,我只能抓你。”

  “呵呵呵——”小玲笑道:“就為了這個女孩?她是誰?你為什么要救他?”

  “這個你不必知道。”風說道。

  “這樣的話……”小玲眼神突然變得尖銳,又道:“打贏我再說。”

  風發現小玲瞳孔在縮小,知道小玲已經動真格的了,也不敢掉以輕心,但當他想要抬手的時候,發覺自己不能動了。突然,風一下子就飛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餓——”風痛苦的爬起來,沒想到低估了小玲的能力,輕敵了。

  “看來,那幾個女孩使我的能力又加強了,呵呵。”小玲笑道。

  小玲走到風的身邊,抱著不能動的風,說道:“風,你是第一個對我好的人,但是,沒有女孩的大腦,我就活不了,所以想……你能諒解我對吧。”

  “你吃那些女孩的大腦實在飲鴆止渴,到最后,你以為吸入太多的大腦,而導致性格分裂,人不人鬼不鬼的,你沒想過嗎?”風勸說道。

  小玲站了起來,笑道:“呵呵——可是,這不是很有趣嗎?”

  小玲本想放開風去吃馬曉的大腦,卻發現自己的手被凍結了起來,并且冰封沿著手臂延生到了身上,一瞬間,小玲變成了一個冰人。風收起長劍,抱起變成冰人的小玲,把她放到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里。

  “你就先在這冷靜下。”風走到馬曉的身邊,抱起馬曉,離開了那個地方…………

  等馬曉醒來的時候,發現天已經亮了,自己躺在一張大床上,房間看起來像是賓館,馬曉努力地想回憶起昨晚發生的事情,但只能隱約閃現有兩個人在說話,但說什么就想不起來了。她走到窗前,拉開窗簾,被刺眼的陽光一刺激,腦海中立馬浮現出了昨天晚上被人弄暈的情景,不經警覺起來,這時,進來了一個人,還端著一杯牛奶。

  “醒了!喝杯牛奶吧!”那個人說道。

  馬曉立馬躲在了角落里,哆嗦著說道:“你……你是……誰啊?我為什么會在這里?”

  那人看見馬曉害怕的樣子,笑道:“你……不要誤會,我昨天看見你暈倒在路邊,我又不知道你住哪對吧,所以就給你安排在了賓館,我又不放心,所以就想等你醒了再想跟你說清楚的。”

  “真的?”馬曉還是半信半疑。

  “哦,我叫周風,是城市晚報的記者。”周風把一張名片遞給馬曉。

  馬曉看了名片后,稍微放心了點,問道:“哦我叫馬曉,對了,那我昨天怎么啦?我記得我昨天碰到一個人,然后就突然暈倒了,然后隱隱約約有兩個人,然后就在這了,然后你就出現了?”

  周風瞪著眼睛聽著馬曉一下子提出那么多問題,說道:“我說姑娘,你這么多問題我怎么回答你?何況我昨天就只看見你暈在那,也沒看見別人。”

  “哦……是嗎,牛奶是熱的嗎?”馬曉一副無辜的表情。

  “啊!恩,熱的!”周風把牛奶拿給馬曉,心里想著:這姑娘也太沒心沒肺了,剛才還害怕的要死,現在就問他要喝牛奶。

  馬曉喝著咖啡,卻瞄著周風,周風被這么一直看著,覺得渾身不舒服。“餓……這樣,既然你沒事了,我就送你回去吧?”周風說道。

  “不用了,我自己打車回去。”馬曉拒絕了,但內心還是很感謝周風救她的:“謝謝你救了我,拜拜——!”

  周風看著往外走的馬曉,嘴角露出一絲笑容,隨后打了個電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