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16:31:49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鑄劍成灰
  4. 第二章 無敵之師

第二章 無敵之師

更新于:2018-03-16 08:27:42 字數:3419

字體: 字號:
  帝國歷三八八年冬,本該在兩國之間掀起軒然大波的“石臺事變”卻一直悄無聲息,直到石臺淪陷后的第二個星期,卡拉王國國王才得到相關的消息。就這個完全不符合常理的史實,多少年來多少專家學者投入了大量的精力研究和揣摩。用某些專家的話來說,足足七天的時間,就算是爬也爬到皇上身邊了。而且對于炎帝國前期的兵力變化、布放情況,諸多證據表明,卡拉王國是有所察覺的,所以,在石臺這個補寄重鎮才會突然增派了一萬五千人足足三個團的守備兵力,但是,又一個匪夷所思的問題出現了,如果說石臺的城防如此落后是因為它已經四十余年不禁戰事的話,那么,已經有所警覺,并且兵力如此充分的情況下居然第一,足足一萬兩千名騎兵入境毫無察覺;第二,石臺城只堅持了不到兩個小時就淪陷了。按照當時情況分析,假如說石臺內的守備團能多堅持六個小時的話,就在它附近的兩個邊防團就能夠趕來支援,并且那時候在城中巷戰的騎兵們只有被全殲的下場。而退一萬步講,哪怕當時有一個人騎著馬跑了出來,離石臺最近的逐風城也不過百里的路程,最快的話只需半天時間逐風城的部隊就能殺回石臺城下。

  然而事實就是如此地諷刺,因為半天之后,也就是當天正午時分,剛剛占領石臺的八千多名輕騎已經包圍了逐風城城主的家門口了。

  和石臺不同,逐風城人口眾多,是個很開放的大城市,它占據著逐風河中游最好的港口,每天來往的商人旅客摩肩接踵。有人曾這樣比喻,每晚逐風城里點亮的燈火,能把整個逐風河照得通透見底。如此重要的港口城市,前有軍事重鎮石臺互成掎角之勢,后有逐風河的天塹庇護,按照常理來說,是極為易攻難守的,但直到煙塵滾滾的騎兵方陣殺到城下的時候,城中的守備力量還在及其混亂地部署著。逐風城的城主是卡拉國皇室的一名宗親,由于那突出的紅色絡腮胡,人稱“紅胡子”男爵,當紅胡子帶著親衛隊還沒走出王府,就看見時任炎帝國第三軍團第一騎兵團的李闖副官已經恭恭敬敬地在大門口等待了,旁邊還站著另一個人——逐風城的守備隊總指揮郎琪。

  在諾丁的回憶錄里,有這么一段這樣寫道:

  郎琪本來就是帝國的忠誠擁護者,這是我回到中央任職后才知道,他以前居然是軍部情報司的一個士官,他本來是帝國邊境上的維拉族少數民族,后來被派到卡拉國內進行常規的情報刺探活動,但是卻陰差陽錯地成了卡拉王國的逐風城的守備隊長官——這的確是令人汗顏的有一大事實,一個身份及其不明的人員如何能手握如此重要的兵權?而這一切,那位紅胡子男爵“功不可沒”。大概是在帝國歷三八零年的時候,也就是八年前,紅胡子在一次出游的過程中被當地的悍匪攻擊,衛隊死傷大半,而城中的守備隊遲遲不來救援,就在他生死攸關之際,他們遇到了郎琪,在郎琪的帶領下,他們成功地甩開了悍匪的追殺,紅胡子由此對這個有勇有謀的青年贊賞有加,并把他收納到自己的親衛隊里做為自己的貼身侍從。

  在帝國歷三八二年春,卡拉王國的皇太子病逝早夭,國家內部的幾股勢力圍繞奪嗣開始了血腥的斗爭,最終,以紅胡子所擁護的三皇子獲勝告終,歷年來富有的逐風城都是受擁兵自重的守備團指揮官的支配,很可惜,前守備團團長并不是個能拉攏的料,于是,紅胡子聯合三皇子隨便搞了一大堆子虛烏有的罪名罷黜了前團長的職,深受紅胡子賞識并且有救命之恩的郎琪便順理成章榮膺此職,而這個早在六年前就無意買下的炸彈今天終于迸發出了驚天地、泣鬼神的效果。

  當紅胡子看見自家大門口的這幅景象的時候,他知道,一切都完了,自己苦心栽培了十年之久的有為后輩不過是個白眼狼而已。他想起了那個干瘦的前守備團團長,盡管固執頑固,但終究還是國家里為數不多的盡責盡職、任勞任怨的好軍官啊,現在想起來,無不追悔莫及、痛心疾首!

  順利占領了逐風城后,第一騎兵團并未過多修整,并在在逐風河上,和卡拉國的部隊第一次有了勢均力敵的對抗。

  逐風河上共有三座巨大的石制橋梁,在逃難的平民堵死他們之前,河對岸的駐軍基本上把橋墩都挖空了,橋體搖搖欲墜,因此不得不用附近的民船強行渡河。

  漫天飛舞的箭矢是他們的第一個難題,從船艙一涌而出的士兵們一下子就射成了刺猬,第一批登陸的七百多人幾乎只有三分之一活了下來。

  諾丁的回憶錄中這樣寫道:

  當時長官們下了死命令,我們必須在一個小時內打通渡河的通道,換句話說,我們在這么短的時間里,不單要順利渡河,下船后,連岸上的敵軍也必須消滅干凈。我們是騎兵,但這次我們不得不兩只腳跑過去。

  維拉族的長弓兵其實是個很強力的兵種,箭矢的穿透性除了重甲幾乎無人能敵,那天上午,僅僅是下船后不到兩分鐘,敵人的齊射就有十幾輪,隨后的自由射擊簡直就是把我們當成了活靶子在打。當時前排的兄弟頂著個巨大的圓盾走在最前面,我們盡量縮在一起,緩緩推進。但死傷還是十分嚴重,第一排的倒下了,第二排的就接過盾牌舉著,差不多死了快一半的人敵軍才進入我們弓箭手的射程。

  向后看去,第二梯隊才剛剛抵達河灘,這時候傳令兵沖鋒的號角吹響了。

  “沖啊!”縮在一起的人們爆發出驚人的吶喊,隊伍一下子散開沖進了敵軍的陣地。

  狹窄的壕溝內數千把鋼刀長矛交織在一起,刀鈍了就用手抓,用腳踹,實在不行趕緊在地上拿一把,地上到處都是死人,把武器從他們手上用力拔下來就可以。漢斯是最先幾個沖進去的,我親眼看見他被長矛捅了個對穿,卻依然揮刀朝敵人砍去,這次激戰過后,有人在死人堆里找到了他,居然還沒有死,不過,軍醫們雖然努力救活了他這條命,但從此之后他再也站不起來了,部隊授予他銀星徽章,升三級士官,然后轉移回國了。臨走前我特地去看了他一眼,渾身都纏著繃帶,只是手心里牢牢拽著那枚獎章。

  隨著逐風城不戰而降的消息一同傳播的,還有紅胡子男爵叛國投敵的消息,紅胡子是皇族宗親,更是當今皇儲三皇子殿下的左膀右臂,由此引發的轟動,是石臺淪陷遠遠不能相提并論的。其實,紅胡子這個時候已經被當作特別人員迅速押送出境了。

  然而,所有這些消息,卻是三皇子殿下親自擋了下來,其中的利害關系明眼人不言自白,石臺、逐風二城既失,整個卡拉對炎帝國的防線已然被撕開了一個缺口,不到兩天的時間,帝國第三軍剩余的第二騎兵團、七個步兵團和一個攻城輜重聯隊接近十萬精銳已經全部到位,卡拉王國的形勢已然急轉直下,而接下來的一個月的會戰中,第三軍團如入無人之境,連下四十多城,至此,卡拉王國首都以東約占全國三分之一的領土喪失殆盡,卡拉國的命運已是危在旦夕。

  三八八年十二月初一,帝國的第三軍團的第一批前哨抵達卡拉國首都,松贊城的近郊。這是一個七人的小隊,都披著當地人習慣的灰色斗篷,遠遠看去就像幾個撿柴火的鄉下人。從逐風城出發到現在,他們一直晝伏夜出,不斷在偵查和反偵查的鋼絲上跳舞,而當他們穿過一片稀疏的灌木林之后,松贊的東部城墻一覽無遺。諾丁上將當時就是其中的一員,當看見那美輪美奐的松贊城時,幾乎所有人都會情不自禁地放下武器,向她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因為她太宏偉了,就如同帝國的首府帝都一樣,他們所展現出來的如虹氣勢,能折服最驍勇戰士的斗志,要征服她,簡直是不可能的!

  高低錯落有致的城墻上到處都是長弓手和巡邏隊,光從掛出來的旗幟上來看,現在的松贊城內至少有三支不同的隊伍,畫著巨大金色神木的是卡拉的中央衛隊,而畫著雙刀和盾牌的是東部戰線上撤下來的邊防軍,最后一種紫色旗則是代表這支隊伍來自卡拉王國的西方。

  炎之國的軍隊編制采用統一管理,所有的部隊的駐地和調配都有中央統一決定,也就是說,所有的軍隊都在君主麾下聽命,但卡拉王國分封在各地的宗親貴族們,包括皇宮內部的皇子,都有一批私人的軍事力量,紅胡子的衛隊只是他的貼身侍從,他自己的私人武裝當時都在國家中部一帶,現在三皇子已經全盤接手了。

  私人武裝的泛濫其實也是這個王國最近數十年來一直萎靡不振的最主要原因,而當戰事一旦打響,諸多的部隊并不能形成合力,不論是在戰略上還是戰術上,這種國防力量是極其不牢靠的。

  因此,現在偵查隊并沒有在城墻上看到任何私人武裝的旗幟,勤王的隊伍可能早就到了,但沒有一個人站在上面。在反思這一次的遠征的時候,諾頓將軍曾說:“哪怕是卡拉國的將相王侯(他們的部隊)有一半能被卡拉王所用,前期的作戰至少會艱難十倍,當時已經是隆冬季節,后期許多來自東南的第二軍團和第四軍團的后續部隊根本忍受不了這樣的氣候……”

  兩天后,第三軍的主力順利到達松贊行省境內,一場永載史冊的攻堅戰即將打響,這是對卡拉王國六百年根基的撼動,也是第三軍,乃至炎帝國的命運的轉折。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