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5:49:58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長生不老藥之宇宙奇緣
  4. 第一章 天外飛石

第一章 天外飛石

更新于:2018-03-18 18:02:46 字數:1966

字體: 字號:
  秦始皇三十六年,東郡上空一巨大的物體飛速砸在一村莊附近,村莊的人根本來不及反應便已經成為死人,這一巨物將整個村莊化為灰燼,村莊燃起熊熊大火,附近郡守接到消息快馬趕來,郡守一看整個村莊只剩下邊緣的幾座殘垣的建筑物,村莊中間有一巨坑,坑內是一塊巨石。對于這異象,郡守立馬上報,不久大將軍蒙恬率領軍隊匆匆趕來,封鎖方圓百里,對知情人一一審問,對周圍環境一一進行探查,有一天一個士兵忽然聽見一孩子的哭聲,士兵尋著聲音前去發現一殘垣斷壁處有一個小孩,小孩周圍有幾個尸體,士兵驚訝萬分,誰會想到還會有一個生還者,簡直是個奇跡,于是士兵將這小孩的事情上報給蒙恬,并將孩子抱到蒙恬身邊,蒙恬一看這孩子面色發白,不停地哭,兩只小手四處亂舞,心生憐愛,便吩咐下去,將這孩子帶到他的府邸。巨石事件,調查多天,無從查出原因,遂推到此乃天象,蒙恬以此稟告給秦始皇。秦始皇立馬召集天下術士共同探討,后不知情況如何。而那個孩子則被蒙恬收為義子,賜名蒙毅。

  轉眼十五年,咸陽城,蒙府,蒙恬夫人叫來管家問道:“你看到毅兒了么?”“稟夫人,少爺應該時偷偷去街上玩耍了。”“快點把他給我叫回來,馬上,省的又惹禍。”不一會蒙府上上下下十余人匆忙跑出。此刻蒙毅正在街上四處閑逛,忽然發現前方經常與自己作對的趙高義子趙河帶領家丁與一女三男在街上對峙,誰也不讓,其中那女子一身黑衣,一把短劍攜于腰間,明眸皓齒間,一身孑然,氣質非凡,蒙毅長這么大還第一次見到如此美麗的女子,一時間好奇便趕了過來,只聽那女子質問道:“你再不讓開我就將你的頭顱砍下來。”說著手已經搭到劍柄上,看見黑衣女子這樣后面三男子同樣欲將劍拔出。趙河輕蔑的一笑,傲慢的說道:“小美女,你可知道我是誰,發育還沒全,大話連篇,我今天就不讓路,你能怎樣。”說著后面的家丁跟著哈哈大笑。就在黑衣女子臉色一冷,眼神殺氣閃過時,蒙毅從人群中擠進來,指著趙河漫不經心的說道:“趙河,你出息了,敢欺負我的朋友,是不是還想挨打。”說的時候蒙毅目光全在這黑衣女子身上,對那黑衣女子輕輕一笑,結果遭了個大白眼,尷尬的蒙毅轉過身來,以指揮的語氣指著趙河:“你讓不讓,不讓我再打你一頓。”趙河一見蒙毅內心就發怵,這家伙天神神力,從小就被這家伙打,自己根本打不過蒙毅,家丁們更不敢打蒙毅,每次他都偷偷的慫恿其他貴族大臣子弟暗地下手。讓他一個人上,他可不敢。正當趙河去騎虎難下時,趙河后邊的一家丁機靈的說道:“少爺,趙府內有盜賊,要你快點回去。”趙河一聽故作底氣十足的說:“哼,這次就放過你們,蒙毅不要讓我下次碰到你。”說完拂袖而走。蒙毅哪有心情管那個二貨,立馬將目標對準黑衣女子。“你好,初次相識,姑娘,在下蒙毅。”蒙毅一臉殷勤的說道。黑衣女子再次翻了下白眼傲慢的說:“你就是蒙毅啊,傳言你天生神力,我一直以為是一個兇神惡煞的模樣,原來就是一個瘦猴子,我看我一只手都能把你的胳膊擰斷,哼,還有,要不是你現在地上早已多了顆人頭,多管閑事。”說著便看都沒看蒙毅就走了。蒙毅一臉無語的樣子,自己力氣大不大和自己長相有關系么,還有自己可是幫忙的怎么成礙事的,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黑衣女子早已漸漸走遠。蒙毅望著黑衣女子嘴角輕輕一笑,這是長這么大第一次吃癟。“少爺,夫人找你回去。”這時蒙府的家丁找到了蒙毅。

  蒙毅回到蒙府,推開門發現母親正在大廳坐著,一臉乖巧的:“參見母親大人”夫人劉氏從蒙毅被撿回來時就一直照顧蒙毅,對蒙毅那是十分愛護,自己膝下無子,早已經把蒙毅當成自己的親兒子,“來來毅兒,來我這。”劉氏一臉慈祥的朝蒙毅揮手,蒙毅跑過去牽著母親的手,一副十分乖巧的樣子,劉氏看他這樣,笑的更合不攏嘴,他知道這孩子在這裝呢,從小天生神力,十分頑皮,到處惹禍,哪里會這么乖巧。劉氏笑著說:“毅兒,有兩件事要和你說,第一件事是明天你就進宮陪陛下的公子們讀書,記著切勿在宮里惹禍,宮里可不同于咱們家里,要記住哈。”“知道了,母親,我會和他們好好相處。”蒙毅一臉乖巧的應道。劉氏點了點頭繼續說“第二件事,你父親即將回府,好像是被陛下急召回來,你這段時間老實點,要不然你父親回來一定不會饒過你。”蒙毅一聽自己父親回來,表面說道:“好久沒見父親了,都想死我了。”心里卻想著:“又回來了,每次一回來,我屁股都開花……”劉氏摸了摸蒙毅的頭,說道:“去吧,母親我要休息下,去玩吧!”說著蒙毅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另一方面黑衣女子和三個男子走到阿房宮門前,被士兵攔下,其中一個黑衣男子從腰間掏出一令牌,士兵見到腰牌,急忙下跪,黑衣女子大步走向宮里,后面三個男子緊緊跟上,一年長的男子跑到黑衣女子面前問道:“老奴啟稟十公主,剛才攔路的乃是陛下身邊趙高總管的義子趙河,是否要老奴去要他的命”“黑衣女子輕輕一笑,那沒膽子的慫樣,不用理會。”說完繼續大步朝著寢宮走去。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