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4:32:0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意破斗決
  4. 第一章 天佑祭天

第一章 天佑祭天

更新于:2018-03-16 21:45:29 字數:3249

  在天佑森林旁的一個小村莊,發生著一件有趣的事。天佑森林,是天佑洲臨界有名的森林,沒人知道這個森林有多大,可想而知里面孕育著多少強大的妖獸。本來位于該森林旁的村莊應該被妖獸吞沒的,但這個村莊卻一直好好的。

  “牛哥,今天就是村祭的日子了,有沒有把握在這一次的村祭的比武大典中進去前十?”只見迎面而來兩個少年,其中一個滿身肌肉的少年說:“難著呢,你沒見到村里這么多人為了這次五年一次的村祭都拼命的修煉,甚至還有幾個變態還跑到那鬼森林里面去和妖獸戰斗。”

  一聽到妖獸,那名為曾牛旁邊的少年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妖獸啊,最弱的妖獸都能和破凡五重的人類修士媲美”,,那少年一想到妖獸猙獰的面貌,頓時臉色蒼白“不會吧,我們這一批中最強的藍刀不是才破凡八重嗎?怎么還有人敢去森林歷練?去了不就是給妖獸當食物嗎?”

  “無知,雖然隨便一只妖獸都比我們大多數人強,但是它們的靈智卻太低了,那些妖獸只會憑借本能戰斗,哪個人會傻傻的和他正面對戰啊,當然是找方法先消耗妖獸體力,再和它對抗,而且妖獸和我們一樣,都是靠吞吐靈氣成長的,但是妖獸和我們不一樣,我們是把靈氣儲存在丹田,而它們在四階凝煉妖丹前都是用身體儲存靈氣的,這樣一來,每只妖獸的肉對于我們來說都是大補的,所以那幾個變態才跑到森林里修煉,這樣一來他們不但可以增加實戰能力,還可以不落下靈力修煉。”

  “果然是一群變態,我看到那妖獸都怕,他們還敢這樣修煉。對了,牛哥,你怎么不去呢?”

  “我?”曾牛自嘲的笑了笑,“也許是我怕死吧。”

  “嗯……”

  在二人的閑聊下,不一會兒他們就到了村莊的廣場邊上。在廣場上,有一個祭臺,上面捆綁著的不是豬狗牛羊這種普通的祭品,而是一只只妖獸,祭臺旁邊,有幾個滿頭白發皮膚卻光滑如嬰兒的老人,只見其中一個老人見人都來的差不多了,說了一句“祭奠開始”,那老人只是輕輕地說了四個字,卻讓整個廣場上的人聽得清清楚楚。

  “不愧是劉老,這樣隨口說的話就有這么大的效果,他應該進入空靈期了吧。”空靈期是修士修煉的第五階段,第一階段破凡,第二階段幻身,第三階段煉魂,第四階段空穴,而第五個階段就是空靈了,沒想到這個老人竟然是空靈期的強者。修煉者,是取天地靈氣于自身,修補自身不足,改善自身,破凡境標志著一個人破開凡世,成為一個修煉者,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有這個能力,碩大的一個天佑村野只有十分之一的人達到了破凡境,其中大部分都卡在破凡初期,而劉老卻達到空靈鏡,可想而知是多么的難能可貴。

  “第一項,血祭。”只見幾個大漢手持大刀,走向祭臺,隨著他們的動作,那個被稱為劉老的人喝到:“虛無縹緲的神靈啊,感謝您一直對我們村莊的保護,為了表達對您的敬意,我們向您祭祀,希望您能一直保佑我們。”

  在這個村莊,有一個傳說,據說他們先祖在遷往這片區域定居時,天佑森林的妖獸時時刻刻都來進攻他們,直到有一天,天上飛來了一塊隕石,奇怪的是,這塊隕石在降落時還伴隨著一道人類虛影.而這塊隕石就落在這片區域,這之后,森林中的妖獸就很少來這片區域了,當時他們的先祖都認為是神靈顯神,落下至寶保護他們,之后先祖們也組織過村民一起向隕石墜落的區域尋找那塊隕石,但最終都無功而返,久而久之,就沒有人去尋找了,這之后,他們為了感謝神靈,每五年就組織村民進行一次祭祀大典。

  這祭祀大典一共分為三項,第一項血祭,第二項是由村長向村民頒布接下來五年村莊的發展任務,只見劉老旁邊的另一個老人走前一步,對著祭臺下的村民說到:“接下來的五年,將會不同于往常。”這話一出,村民們皆議論紛紛,這些年村莊的發展計劃基本是一成不變的,為什么這次要改變呢?

  “今年,我們將組織少輩們去參加玄武門的入門考核,近期村莊將此事為第一。”一聽這話,眾人皆大吃一驚,玄武門,那可是天佑州的四大宗門之一,該宗門每五年都會在全州招收門徒,雖然聽起來基本人人都有機會,但是他們的入門考核實在太過艱難,據有關情報,玄武門每次招生淘汰的人數達到九成九九,而其每次參加招生的人數大概在一百萬左右,這就相當于每年只在一百萬個人中招一千個新門徒,可想而知,進入玄武門是多么的困難。

  聽著底下嘩然一片,劉老低喝一聲,“肅靜!”

  “我知道,以我們村年輕一輩的實力想加入玄武門無異于登天,所以往年我并沒有讓村里的孩子們參加玄武門入門考核,但是今年不同了,我們前段時間不是在天佑森林中發現了一座小型精金原石礦嗎,我們把它上報給玄武門后,玄武門獎賞了我們三名進入玄武門學習的學徒資格。所以,今年村祭的比武大會將會是最激烈的一次,因為,今年的比武大會前三名將會被我們送入玄武門。”

  聽完村長的話后,所有人都不能平靜了,尤其是底下的年輕一輩。

  “我說呢,為啥那些變態跑到森林里去修煉,原來早就得到了消息,鄙視這些人,對吧牛哥。”只聽到原先曾牛旁的那名少年對曾牛說到。

  “關我屁事!”

  ”......“

  正當祭臺下人們竊竊私語時,幾陣破風聲傳來,只見祭壇下多了五名年輕人,其中一個濃眉大臉的人嘿嘿一笑,說了一句:”差點沒回來,喂,老頭,我沒錯過時間吧。“

  “#%!~~#”

  和他一起回來的其余四人不禁笑了,那人回過頭瞪了那幾人一眼,“誰再笑。”

  底下人無一不翻翻白眼,全村里敢這么對村長說話的人只有他一個,誰叫他是村長兒子呢。

  “村祭時大呼小叫,成何體統!”村長也是對自己兒子很傷腦筋,為啥自己生了這樣一個兒子呢。只見那人撇撇嘴,但也沒再說什么。

  村長剛說完,又有幾陣破風聲傳來,祭壇下有多了四人,其中三人站在一起,明顯是一伙的,此外還有一個少年孤零零的站在那里。

  眾人看著那個獨自一人的少年,表情不一,有的厭惡,有的欣慰,有的一幅和我無關的樣子。

  “呦,比我還慢,讓我們全村人等你們,架子好大啊。”村長兒子很欠抽的說了一句。

  那個獨自一人的少年撇了他一眼,沒說什么,另外三人中的一個人卻忍不住了,”

  “孫柳,你別沒事找事,別以為你是村長的兒子我就不敢打你。”

  沒人回他倒是沒啥事,那孫柳一聽到那人這樣說,怒了:“劉云,你有種再說一句。“正當兩人要干架的時候,村長也怒了,吼道:”你們干什么!村祭時候嘈嘈鬧鬧,你們兩個是不是想被禁閉!“

  那個叫劉云的聽到村長這么說,臉色一變,被禁閉了就不可以參加這次比武大會了,就沒有資格去玄武門了,于是一咬牙,不說話了。孫柳也是撇撇嘴,不再說什么了,雖然那是他老爹,但是村子里的事比他大,誰知道他老爹會不會真的發神經把他拉去禁閉,盡管他自己是全村公認的修煉第一人。

  ”好了,時間也不早了,比武大會現在開始,所有要參加這次比武大會的人上比武臺抽簽,簽分為兩色,紅和黑,上面刻著字數一到五十,由于這次參加比賽的人一共有九十九個,所以抽到五十的那個人輪空,直接進入下一場比賽,聽明白了沒有。“

  ”明白了!“

  村長話說完之后,孫柳挑釁般的向劉云豎了豎中指,”不要讓我遇到你,否者打斷你的狗腿。“劉云本來就是一個暴脾氣,聽了之后大怒,”你也別讓我遇到你,不然我一定會讓你后悔。“

  ”我等著!“

  不一會兒,簽抽完了,劉云紅十八,孫柳紅三十二,兩人并沒有相遇,這意味著村中實力數一數二的兩人并不會開戰這么快。簽出來后,眾人發現那名總是獨自一人的少年抽到的號碼正好是五十號,這說明他這輪輪空了。

  這個少年,名字叫做輝意,但是在這個村子里卻并沒有輝字輩,因為這個少年并沒有隨他父親姓劉,而是隨了他母親的姓,誰也不知道這是什么回事,所有人只知道十二年前的一個夜晚,輝意的父親渾身浴血的帶回了一個三個月左右的嬰兒,在向村里說明這是他的兒子后,輝意的父親重傷身亡,至于輝意的母親,卻沒有一個人知道是誰,不過他脖子上卻帶了一個看起來非常漂亮的玉佩,上面刻著一個輝字。也許,這就是這個老天留給這個可憐的孩子的唯一的生母線索吧。

  ”既然大家已經抽簽完畢,那么,我宣布,比武大會開始,第一場比賽,紅一號,孫午對戰黑一號,劉龍!“

  至此,眾人期待的比武大會終于開始。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