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5:42:1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天譴鴻溝
  4. 第二章 夕陽遲幕,生命

第二章 夕陽遲幕,生命

更新于:2018-03-16 11:17:05 字數:3672

字體: 字號:
  第二章夕陽遲幕,生命

  人間,西方諾娜半島與中土肥繞荒古大山交界陸地,交易之都城艾丹,西土遠東文化還有種族聚集混合聚居之地都城。

  一個上百萬268070.4平方公里的交界港口大城,西土人說艾丹城是他們西土第三大城,對遠東人來說,艾丹城是他們第二大城。人口多達九千七百八十來萬來萬之巨。

  數萬年以來,一直以來兩大種族文明一直想爭之地歸屬,但,一直沒得到妥協,西土的魔法、斗氣、和遠東巫術、武道,一直碰撞不止。

  雖然之幾千年前開始達成協議,雙方共同開發艾丹城,這座大城西是沉神之海。

  話說,即使是古神也無法浮空飛躍那滔天汪洋大浪地深海,因為海面時不時會出現噬天的無邊黑洞,無盡的海面會出現漩渦之海,上吞下吸,想想都駭人,故而,沉神之海之稱,由此而來。

  不過這沉神之海邊緣上萬平方公里還算勉強安全,上萬平方公里區域的海底資源還是能讓人開發不完,更不要說更往外的無盡海域。

  說勉強安全,是因為靠近艾丹城區域的海域都是低等的深海海類,在向外了就是大型海獸,乃至是<<誕世經>>說記載的荒古兇獸,打造絕世護甲、兵器,得道深海獵殺海獸或者挖深海寶礦。

  不過深海如無底深淵,沒有無匹的修為的西方修士或者西方修道者,去了,也注定成為滄海一栗,有去無回,不過大部分人還是選擇冒險去肥繞之原。

  去肥繞之原獵殺,去了也是夠嗆的。雖然礦石、藥材、兇禽與蠻獸,神人遺洞、等等,奇遇誘人,不被兇禽蠻獸殺死,要是迷路了,能活者出來者,真的也是寥寥無幾。

  因為什么?

  因為肥繞之地,是遠東面積的三分之一大。一個上百萬268070.4平方公里的交界港口大城艾丹都城,也不過是肥繞之的的一隅,冰上一角都算不上。

  那你說遠東有多大,西土有多大?還好遠東和西土是兩大無匹陸地版塊。說白了,艾丹大城就是兩大無盡陸地的交接處,東西方共同的防御要塞。

  艾丹港口城。

  夕陽墜入地平線,西天燃燒著鮮紅的霞光,一片寧靜輕輕落在遠東修煉院娑羅樹的枝梢上,晚風的吹拂也便遲緩起來。

  一種博大的美悄然充溢少年的心頭。

  “姐,你說我們會媽媽什么時候來接我們。”少年坐在二十來米高的移植院娑羅樹的樹干上。向旁邊的女子問道。

  望著遠方港口那方,在夕陽西下的寧靜、絢麗的沉神之海。

  夕陽的彩霞,夕陽的西沉,海面上閃亮的銀光,宛如黃金海,裊獸翔空,海面漣漣的浪紋如女人形體裊娜,如隨風飄去彩絲絳。

  女子隨著少年的提問,回眸一笑,一抹霞華映照著那無暇的傾世容顏,她露出了溺愛之容,用她那柔若無骨的玉手,揉了揉了少年蓬松的烏發。

  “會的”

  “那姐姐以后會離開我?”

  “不會,不會離開弟弟,除非弟弟離開我,不要我。”女子清麗無雙,嬌艷欲滴的朱唇,又露出溺愛。

  “不會,不會的”少年子慌張起來,慘白的臉色顯得更無血色。

  看著少年子慘白的臉色,女子不由得感到自責。無聲的用額頭磨蹭著少年的額頭,一雙星眸細長明媚,蘊藏著關愛。

  “弟”

  “走,我們回家”

  “嗯”少年乖巧應道。

  “那我們走說著”,便站了起來,兩人立在二來米高的樹干。

  相續踩著樹干騰空而起,橫越到對面五丈遠的古樓防塔頂,身形如輕靈的裊獸,纖纖玉手抓著樓梯鐵管,旋劃而下。

  “姐,你好快啊”男子看著她姐姐的速度,羨慕道。

  女子微微一笑:“姐姐等你把病治好了,也就和姐姐這么快了”

  說起弟弟的病,女子眼眸閃過一抹愧疚。

  “嗯”少年子也沒看到,點頭一臉向我的用力點了頭,等我病好了,以后就由我照顧姐姐,接著抓著鐵管往下劃。

  看著少年抓鐵管笨拙小心翼翼的往下劃,女子,臉色不由得笑了起來起來。

  “弟弟好像爬爬蟲哦”女子說笑道。

  “才沒有呢”,說著從爬到干管三分之二的地方跳了下來。

  看著少年跳了下來,女子臉色一變,身形如閃電一變,跳躍而起,跳到七八米高的空中,連忙抱著弟弟,一腳踢了鐵管,借力減輕緩速,在空中橫射而下,腳落在石子路上。

  “你看我要你比你快”少年子一臉得意道還不是我幫你,責怪的掃了少年子一眼。

  必臣,下次不能這樣玩了,你看姐姐都扭到腳了。女子吃痛的說道當他看到自己姐姐臉色吃痛是,姐你沒事吧,少年子慌了起來,連聲問道。

  女子松開了少年子,蹲在地上,下揉了揉腳腕,臉色有點發白。

  沒事。姐回去叫莉莉幫忙治療下就行了。

  “哦哦”少年子知道犯錯了,連忙扶住女子。

  走,必臣”我們回家,女子說著便有弟弟扶著,兩人向著東邊的城外的肥繞之原的方向走去。

  還好,離家不遠,下次別這樣了,害姐姐擔心,女子一臉假裝生氣道。

  “我不會了”少年連忙說道“下次肯定不會了你還打算下次啊”說著女子撓了撓少年子胳膊哈哈少年子笑道。兩人雖然不是親姐弟,感情勝過親姐弟,都是孤兒,一起長大。

  兩人相扶著在荒林走著。女子看著前方,再向前的地方就是一片幕地,從小就在這種環境長大,說什么墓地,對這種在惡劣環境長大的幾個孤兒來說,確實不算什么。還得走一小段路程才到,自己家,那個簡陋的二層古木小屋。

  “姐,姐”女子被弟弟推了推胳膊,想著問題,才緩過神來,一臉疑問.

  ”怎么了“扭過頭嗎,向弟弟疑問道。

  直見少年子臉色煞白,指著前方。“前面有幾個人在盜墓,挖人家剛下葬的棺木”

  女子黛眉皺了起來,看著前面幾個在墓旁邊晃來晃去不停地挖土的男人,其中一個在環視著附近把風。

  “快躲起來”女子不容分說將弟弟按倒在地。

  “姐你干嘛"少年子被姐姐突然之舉感到不滿,聲音稍微大了點說道。

  剛才在把風的中年男子,向這邊看了看,一臉的警惕,隨時向正在挖墓的幾個男子,打了個口哨。

  “那邊有兩個人”,向同伴揮了揮手示意道。

  其他在忙碌的的回頭看了看,其中一個向把風男子說道:過去看看什么情況。連這種事要是搞不定,就別和我混在一起。

  那把風男子眉頭皺了皺,拔出腰間的佩劍,向著兩姐弟奔射過去,持著劍向著躺臥在地面上的姐弟劈開而去,銀白的鋒利的劍體帶著銀白色的劍芒,劃著長長的劍影,劍芒如在夕陽沉末如的彩霞下,閃爍著凌人的寒氣。

  “死“男子喝道,隨著劍芒劈向姐弟拿去。

  看著直射而來的劍氣,男子臉色煞白,神情呆滯。

  女子連忙摟著自己弟弟的腰間,急移蓮步,在短暫的一霎,第一時間慌亂向著一旁躲避。

  躲過鋒芒后,女子連忙拉著弟弟向艾丹城的方向返回跑。

  “竟然躲過了”,看著躲過一劍的女子,中年男子嘴角露出一絲邪意。

  “不能讓他們跑回去艾丹城”在挖墓的一個男子急忙怒喝道“不然我們就有麻煩”

  “早知道我們就不接這活了,還得殺人”另一個男子口上發狠道。

  “真他媽的晦氣,挖了半天沒找到東西,還碰到這破事”

  三個挖墓的,連忙丟下工具,撿起放在地上的武器閃縱便向著兩姐弟追趕去。

  “姐怎么辦”少年子緊張看著女子。

  女子彎月般的峨眉皺著皺,加上扭傷的腳,帶著弟弟奔逃,這時已經是臉色煞白。

  忍著疼痛,汗珠不斷在額頭滾落,暗地咬著貝牙吃力帶著弟弟奔跑。

  由于少年修為低,跑起來速度難免緩慢,比不上后邊緊追的那四個挖墓人。

  “叫你跑”,后方一道道璀璨的劍芒化成重重疊疊而下,爆射而至。

  看著躲不及劈射而來的劍芒,女子連忙把弟弟撈在胸前,讓自己后背對著劍芒向一旁橫倒,“噗”一口鮮血自女子口中噴出,女子甚至連痛呼都未出口,身子已怦然摔倒在地上!

  “弟,走,快走”,看著也摔倒在地弟弟,吃力的叫道,一臉著急對著弟弟喊著。

  摔倒在地少年子本來還想跑過來,扶起自己姐姐。

  剛才后邊的把風的黑衣人,一揮手,一道寒光透空而出,自少年后背釘下,劍體顛動,鮮血流淌。

  “不”后邊躺在地上的女子發出一聲凄厲的長嚎,但卻根本無法阻止,淚水滾落女子的臉頰。

  少年背部痛苦無比,卻無法掙動,軀體被劍死死的釘在了土壤上,血淋琳,稍微一動就痛徹骨髓。

  “姐”一聲脆響,少年無比吃力的說了一句,重傷之軀無力地垂倒在荒野土壤之上,無助的眸瞳開始失去生機。

  女子終于忍不住放聲痛哭,滿臉的污泥合著淚水一起,將整張臉都沾染了。

  “我和你拼了”女子雙目血紅,猛地向把風的黑衣男子撲去,施展出來一張帶著勁氣的拳,一拳轟擊而至,直擊黑衣人心窩。

  黑衣人看著女子轟擊過來的拳氣,一臉的寒氣,微微冷笑,手一抬,拳頭一道紅光飛出,猶如毒蛇直擊在女子的的腹部。

  女子被擊中甩的橫飛出去,摔在自己弟弟旁邊,登時嬌軀一陣抽搐,水櫻桃般的櫻嘴不停咳血。

  黑衣人殺氣凌厲,走到少年旁邊緩緩拔出釘在少年后背的利劍,看著劍芒充盈流滴著的鮮紅劍體,更是雙目中兇光大盛,露出了無比殘酷嗜血地神情。

  “喝”一聲冷喝,看掙扎著爬起來女子,長劍速度極快,切開女子喉嚨,一時間鮮血如暴雨一樣傾灑,如泉涌一般,汩汩不止。

  “噗通”女子一聲栽倒在血泊中,潔白的衣裙已滿是鮮血,凄艷的紅,觸目驚心,但那蒼白的絕美容顏,卻帶著無盡的飲恨。

  夜色下,一霎那,仿佛沉寂了無數歲月,女子最后看到的是迸濺而出的鮮紅,還有染紅了那凄涼的夜色,刺鼻的血腥味頓時又再一次彌漫蠻荒野嶺。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