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3:04:2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帝國欺詐師
  4. 第一章 昔日王侯

第一章 昔日王侯

更新于:2018-03-18 15:38:36 字數:4327

字體: 字號:
帝國欺詐師目錄
共2章
  第一章昔日王侯

  碧空無云,從遠方吹來的微風中夾雜著一種咸濕的味道。隨著微風而來的還有‘唦唦’的輕響,從城中的高樓往外看聲音傳來的方向是一片與天空同色的翠綠。如同滿地銀沙一般的沙灘上早早便有人開始吆喝。

  這座城市依海而建,乃是當年宋玉王朝的陪都南州府。但是這已經是當年的事了,說道宋玉王朝便不得不提及起這個世界的構成。

  這個世界中有著一種特殊的武技純在,它們能夠讓人體發揮出不可思議的能力。劈山裂石是一些佼佼者能辦到的,而聽說真正的強者更是能以氣傷敵。亂軍之中取人性命那更是簡單之極,乃是真正的萬人敵。

  二十年前這片叫做神武大陸上還在是王侯霸主們擁兵自重的時代。而在這亂世之中武技高強之人更是各諸侯國之間搶奪之人,各國間在國力上的比拼也多體現在這方面。武技能說是人們在爭斗的時候最為直觀的評比之法。當然國力上不止是在武治之上,文功也是一大要素。

  當時整個大陸之上大小勢力無數,但是最為主要的便是九個大勢力而宋玉王朝便是其中之一。

  除宋玉王朝外其余分別為,大楚、西漢,這三個便是實力最強的勢力。在他們后面的是較為小的勢力他們沒有固定的領土,大多都是各種王室后裔或者是有著宏遠報復的能人異士組成。

  南州府是宋玉王朝建立,這個沿海城市不單單是物資豐盛。而且人杰地靈,就連名動神武大陸的一個巨大宗門也在這個地方。在神武大陸的各種勢力之中有一種比較特殊的存在,它們被一個人評為大陸的亂源。這就是宗門……

  宗門是以教授有資質的人們各種技能的地方,他們有的是家族式的存在;也有開宗立派廣收門徒之所。從街邊小販們為求利而走到一起成為的小幫派到專門為主宰天下而育出世之英杰的‘圣地’他們都能算是宗門。

  而這個南州府中便有一個極為神秘的宗門——‘算家’,他們是一群很是神秘的人,自從神武大陸上有了文字的記錄之后人們總能在各種決定各個王朝的文獻中找到他們的身影。傳言‘算家’門人每一個都有著通天徹地的本領,不過每代的‘算家’弟子有所記錄的都只有那么兩三個人,從文獻上看來這個不但神秘而且它只憑那么一兩個人就能左右世界的走向。

  ‘算家’的面紗還是在宋玉王朝才被人們所揭開,那時候能說是‘算家’最為強大的時候。同時也是它走向最為虛弱的時候……

  兩團火紅的圓球從那海天一線的水平線上露出頭來,初春夜里的那一絲寒意也被這柔和的光線所驅散。

  這座‘南州府’雖說是依海而建,但是它卻不是一片平坦。遼闊的占地內正好包含著一段臨海山崖,要是從海邊看那處崖壁就像是被人用鋒利的寶物削斷一般,九仞絕壁好不壯觀。

  南州府作為宋玉王朝的陪都,其中少不了的繁華壯麗的景物,就連府衙的規模都是按照僅次于南宋王都的皇宮而建。但是要說其中之最,還是要數位于山崖上的一處山莊。

  青山之上,樹木茂密,但是其中不時的反射出一種璀璨奪目的光點。

  高樓玉欄就像是架建在那陣綠色海浪一般。

  這處莊園能說是處世外仙境一般,而在它的大門處更是有著一張燙金大匾上書‘青陽府’三個大字。筆力如刀,筆鋒更是包含古韻。

  初春之際,很多的文人雅士都匯聚在這里。在大院之中的深處,這里的人比外面的那些文人們更是多了好幾分風雅。

  一位身著白色儒袍道骨仙風的白須長者手中拿著一份紅底金邊的名帖大聲念著:“書圣,王逸仙帶弟子三人前來觀禮。陽明閣,歐陽華前來觀禮。百草仙,清虛子前來觀禮……”

  別看這位長者年歲不低,但是聲音不但中氣十足更有著一種仙人風味。每當他叫道一個人名之時便會有人走到內院之中,起初還在談笑風生的這些當世大家進入內院后卻是靜若寒蟬,依著名次站在內院兩旁。

  人人臉上都有一種難以言明的情愫,在他們面前的那棟高樓旁一塊碩大的石牌上刻著三個大字。

  齊王殿。

  這是宋玉王朝時期留下的,這位齊王可不簡單,他能說是一個才華橫溢、文治武功的賢者。宋玉王朝覆滅,他便隱世在此。直到幾日前故去,所以這一天也是他的祭祀之日。

  但是人們都不知道他還有著一個隱藏的身份,那就是當時的‘算家’首領。這座莊園更是‘算家’幾大據點之一。

  少頃,白須長者陸續念到了幾十個人名。這些被他所提到的人無一不是如同鳳毛麟角一般的人物,可見‘算家’雖說是有些落寞了。不過,餓死的駱駝比馬大,它的實力也還是極為強大的。

  今天大陸之上各大名家齊聚在此,不僅是來欣賞南州府的風月更是為了‘算家’一年一度的拜祭大典。無獨有偶這次拜祭還要提名出新一代的‘算家’首領……

  “觀禮之位有限,還望諸位理解。”那白須長者站在通往內院回廊處,先是用目光在人群中掃了一眼。最后在人群之中一定,那里有著一位和老者穿的一模一樣的少年正急切的向他走來。

  對著眾人一表歉意。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回廊那處沉重的紅漆大門開始緩緩合上。

  眾人一聽,不知道內情的他們當然對齊王祭祀之禮不讓他們觀看心有不平。但是誰叫人家是受人敬仰而且還有王位在身的賢者,這看不是一般豪門大派能耍渾的地方。

  而孩童卻不管那么多,直直往門里闖。眼見大門即將合上之時,離大門還有數米之遙的少年身形突然抖了一下,這一抖竟讓他跨過這數米之遙在大門即將閉合之際閃進門去。

  外院中雖說是多是風雅文士,但在神武大陸之上名士們都尚武。一來為了強身健體,二來為了在亂世中活下去。見到少年這手不弱的武技都很是驚訝,但想到他身上的衣著心中雖還帶著一絲驚嘆但是也釋然了。

  “咚。”一種沉悶的金鐵相撞的聲音響起,接著一陣洪鐘巨響從山崖上傳開。整個南州府都沉浸在其中。

  人們都知道,這是那位齊王的祭祀開始了。

  整個祭祀持續了七日,對于這位昔日王侯的去世連現在已經開始一統大業西漢皇帝都派人來祭拜,并且追封他為西漢的‘文候’。

  而那位在最后關頭沖進內院的少年,他進入齊王殿后在靈位面前長跪三日。他竟然就是新一代的‘首領’,從這一天起這位叫做玄星的少年開始走上一條嶄新的路。

  南州府中極為熱鬧,這一切都要歸功于那位齊王的死和那鮮為人知的大典。和城里的熱鬧相對,青陽府中卻情景異常,偶爾一兩聲的夜鶯叫聲在空中回蕩。

  齊王殿,燈火通明。

  白須長者和玄星兩人盤膝對坐,中間放著一個只放著四五粒棋子的棋盤。本就冷漠的少年玄星臉上現在更是多出一種異于常人的神情,但是那份本該有的頑皮靈秀之意卻是不見半點。

  看著玄星臉上的表情白須長者心中隱隱有些沉重,他將手中的棋子輕而有力的落到棋盤上說話的聲音也同他下棋一般:“玄星,知道為什么會選擇你嗎?”

  才十一二歲的玄星卻是抬頭看著掛在齊王殿正中的那幾幅畫上。

  他隨口說道:“叔父從小就告訴我,一切的事物都有著它必然的原因。任何看似不可能的決定都有著做下那種選擇的必然性。而事物的改變都是在一個絕對的規律之中去運行的,所以對于你們已經安排…應該是‘計算’好的事情我不需要在去做解答。您說,是不是這樣?”

  白須長者沒想到弟子居然說出這樣一番話。他先是一愣,然后笑道:“不愧是上代首領教導出來的,對于規律的把握能說是有的很深刻的認識。但這是不是你自己所想出來的呢?當然你能說出這樣一番話已經很不錯了……”

  玄星見長者滿意的縷著那如雪的胡須,他細細的想著長者說的話。才十二歲的他能說的大般時間都用在了‘算家’的藏書之中,悟性極高的他在有著一位名師指導之下便早早的摸到了所謂‘算’一字的門坎。

  在一聯想便完全符合所謂的規律,身份和天賦。這些是他必然走上現在的這條道路的原因。

  他輕輕說道:“所謂的規律是什么?在被規律束住手腳的時候如何去找到行事的方法就是所謂的‘算’?”

  “我只想說,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天下蒼生。當然,你身為首領現在還在學習和摸索之中。所以別去怪齊王。”

  白須長者點了點頭站了起來,這時候玄星卻心中有些疑惑。身為一個少年的他能成為一個宗門所選出來的首領,這本身就是因為算的原因?

  他看著掛在墻上了那幾張圖畫,他叔父也就是齊王正單手負于身后輕輕的抬頭望著天際。玄星突然感覺到,所謂的首領只是算家的代表而已。而他從小就是在叔父手中培養來為‘算家’準備的……

  “規律真的存在。但是就沒有人真真正正的跳出所謂的規律去利用它嗎?”

  玄星的的這句話讓白須長者明顯一愣,這時候長者隨著他的目光落到那幾幅畫上。

  “這幾幅圖你知道是誰嗎?”長者問道。

  玄星雖然不太清楚,但是依照他自己的想法說道:“這些人應該都是歷代首領的畫像。”

  白須長者滿意的看著玄星,卻說道:“雖說你沒能說對,但是也不遠了。歷代首領都是他們那一個時代的人杰,而他們的成就也代表著那個時代‘算家’的地位。”

  玄星一邊聽一邊看著掛著的畫像,這時候他發現一個比較特殊的存在。其中一幅畫明顯出自一個女子之手,而且材質明顯要低其他畫像好幾個檔次。

  見玄星一眼就找到其中有問題的一幅,白須長者心中是一分滿意一分憂。

  “他是誰?”玄星越看越是感覺那副畫有些問題,但是卻說不上來。

  “這副畫是你母親的遺物。”

  玄星一聽心中突然炸開,兩人不再下棋。長者將那副畫卷取下,然后輕輕說道:“在大道之上去維持規律的存在,這就是‘算家’存在的意義。而你剛才所說的如何利用規律之人,那只是一些旁門巧計。不過……”說道這里長者似乎不想繼續說下去,玄星取得母親遺物后也再無心思下棋。拿著畫卷告退回房。

  當玄星離開后,長者獨自對著齊王的畫像輕輕說道:“今日將遺物交給他,但愿將來不會再掀起一場波瀾……”

  玄星坐在床邊,手中正拿著那副所謂的遺物。這件事讓他那顆早就淡然的心激起了一圈圈漣漪。畫中是一位神情愜意的男子,雖然只有一張側臉。但是能夠看得出來與玄星有幾分相像。

  從小就對父母沒什么印象的玄星心中只是感到一種久違的感動便沒有了其他的情緒。對于父母之間的那種感覺他實在是太淡太淡。不過這位極有可能是他父親的人的畫像居然會出現在‘算家’的核心之中這讓他很是好奇。

  雖然沒什么感情,但好歹也是父母的遺物。玄星在仔細看過之后便要將它掛起來,那知道在摸到畫軸的時候一頭竟然被他輕輕的扭開。

  畫軸竟然是空心的,而在其中放著一張白絹。玄星心中不僅想到:難道這是父母留下的什么家傳絕學?想到這里他不禁捏了捏額頭,輕輕說道:“我這么會有這樣古怪的想法。”

  他將白絹小心翼翼的抽了出來,沒想到那短短的畫軸中竟然藏著一張長達兩米的寬約半米的白絹。上面還密密麻麻的寫著蒼頭小字……

  玄星拿起來在燈下慢慢的看著,白絹的首行寫著兩個較大的字,后面跟著一句話:《千門》,細節決定世界萬事萬物的成敗興衰。

  他用心的看著,輕聲的念著。這時候一副歷史的宏圖在他的眼前展開,這里面的一切讓他感覺到隱藏在歷史背后的諸多細節。

  時間的閘門在這張白絹出現后就被打開,而滿是塵埃的歷史齒輪再次轉動起來。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帝國欺詐師目錄
共2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