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4 20:35:41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逍遙封神決
  4. 第二章 犧牲、雷霆天罰

第二章 犧牲、雷霆天罰

更新于:2018-03-17 11:18:29 字數:2808

字體: 字號:
  妙齡女子,進來之后也不廢話,就朝少婦懷里的孩子抓去……

  端坐在床沿上的少婦,早就知道妙齡女子的進入,頭抬也不抬一下,隨手拋出一張符咒,她的眼睛始終都注視著懷里的孩子。那符咒在少婦拋出的時候,就自燃了。化為一道綠色的能量帶朝妙齡女子纏去。

  妙齡女子暗驚不好,符咒師。符咒師的攻擊力雖然沒有修真者高,卻勝在詭異。符咒越多,戰況越是危急。妙齡女子暗想,不能拖了,否則逍遙門的修士一到,今天的計劃就泡湯了,必須速戰速決。

  就在此時,廂房外傳來甕老的慘叫!父母女心,少婦一聲悲嗚:“爹!~”。氣急攻心,口吐一口鮮血。

  妙齡女子暗喜,真是天助我也!趕緊掏出法寶,手中發訣一指,嘴里念著“大、大、大!”。手鈴就在屋內變大,朝那能量帶撞去。手鈴飛行的時候,自行搖晃出一陣陣鈴聲朝少婦攻去。少婦本就氣急攻心,一時不備在受一傷。情況更加危急!

  這時,門外兩人解決了甕老之后,也快速步入房中。妙齡女子大喊一聲:“速來助我!”

  少婦看了看懷里的孩子,嘆息到:“孩子,娘親一定會保護你的。”少婦把懷里的孩子放到床榻之上。自己站立了起來,伸手入懷,掏出三張符咒,啟用法力將之點燃。三張符咒,迎風便漲。不像剛剛兩張符咒一樣,瞬間自燃完畢,而是慢慢的燃燒。但外泄的法力波動,比剛剛甕老釋放出來的法力有過之而無不及。

  妙齡女子大急,手里發訣再換,手鈴嗡嚀一聲,靈力大增,狠狠撞開綠色能量帶。朝少婦飛來,企圖阻止少婦。后面跟進的兩人也各自放出本命法寶。他們怎么也沒想到,看似文弱的少婦,法力竟然如此高強。

  此時,三張符咒中的一張能力波動較小的符咒,燃燒完畢。化為一座2米厚的冰墻,想要阻擋了妙齡女子法寶的攻擊。而妙齡女子的法寶,狠狠的撞擊在冰墻的墻體上,墻體一陣顫動。但是妙齡女子的手鈴卻被冰封了起來,妙齡女子,手中發訣再次牽引,手鈴絲絲震動,卻震不掉法寶身上的冰封印。此次斗法,妙齡女子落入了下風。但少婦的臉色更加的蒼白。

  這時,一個骷髏頭法寶,帶著陰森的鬼氣朝少婦吞噬而去。少婦手上發訣變換,第二張符咒燃燒完畢,化為一道金光,從天而降,照耀在骷髏頭法寶上。骷髏頭法寶像是中了重創一樣,蒸起絲絲黑氣。法寶主人大驚,手中發訣一引,企圖收回法寶。

  少婦大呵一聲:“就是你們殺了我爹,我要你們償命!”手中發訣在變,第三張發訣也化為一道金光,攻向骷髏頭法寶主人。另一人也沒閑著,趕緊催動法寶迎向第三張符咒所化金光。第三道的符咒的金光,對另一人的法寶克制力度不大。被另一人的法寶攻擊得節節敗退。金光被打散只是早晚的事了。

  少婦又從懷里在掏出1張符咒企圖點燃,法力卻一時跟不上來,喉嚨一甜,再吐一口鮮血。少婦強行祭出那符咒,那符咒嗡嗡的在少婦頭上盤旋,始終不點燃,是法力不夠!少婦看著那符咒,心里甚是著急,另一人的法寶也砸散了金光,在主人的指揮下,嗡嗡的朝少婦飛來。少婦心里大急,暗想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自己必敗,到時候自己的孩子必定遭遇不測!不行,要拼命了!

  情急關頭,少婦銀牙一咬,雙手分開成捧物狀,腳踏七星,嘴里念:“天道渺渺,人道蒼蒼,我以我符引雷霆,我以我命喚天罰!我以我命換天罰!!!”

  符咒馬上自燃,幻化為一道銀光,包圍著少婦。被銀光包圍住的少婦。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衰老著。少婦轉頭看了看床榻上熟睡的寶寶,蒼白的臉龐上悄悄的留下了兩行清淚!

  “孩子,娘親只有這么做,才可以堅持到逍遙門的救援。娘親一定不會讓你受到一點傷害的。”說完這句話,少婦已經變成一個老嫗了,而包圍著她的銀光也消失了。老嫗滿頭黑發無風自動,猙獰的笑著,她用她那顫抖的手指著三人說道:“哈哈,你們躲不過的。是天罰。我要你們死!為了我父親,為了我的孩子!!!”

  妙齡女子大驚!不好竟然是失傳已久的神符術“雷霆天罰”!手中發訣一引,手鈴向老嫗急砸去,嘴里怒喊道:“抓孩子,做威脅!否則天雷會讓我們都化為灰飛的!”

  老嫗反而平靜了下來,手依舊是顫悠悠的朝妙齡女子一指,嘴里念道:“疾!”

  轟,轟,轟!

  一道雷霆從天而降穿破了廂房屋頂狠狠的轟在妙齡女子的身上。妙齡女子連慘叫聲都來不急發出,就化為了灰飛。手鈴失去了控制,掉落在地上。另外兩人驚呆了,動也不敢動,生怕是下一個步妙齡女子后塵之人。他們同時發訣一引,喚回法寶防護自身。

  命運真是弄人。剛剛還是其樂融融的迎接小生命的降生,卻又馬上面臨生離死別。這就是天道嗎?是的,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老嫗看著兩人,自言自語的說:“爹,你不要著急。我一會就送他們去見你。”老嫗又蒼老了幾分,頭上的發絲已經開始在脫落了。老嫗把手指向兩人,嘴里念著:“我代天行判罰,我以我命為奉獻!九天的雷霆啊,聽從我的召喚!九重雷霆天罰!”

  轟,轟,轟!轟,轟,轟!

  無數道細小的雷霆,把廂房外五里之內的所有建筑與人煙化為灰飛。包括,被殘殺中的傭人、護衛與殺人的黑衣人。

  有兩道粗大的雷霆直接把廂房的屋頂化為灰飛,并速度不減的朝兩人轟擊而來。使用骷髏頭法寶的那人,突然臉色一狠,化手為掌,狠狠的朝另一人拍擊去!另一人就在錯愕中橫飛出去,迎向那兩道雷霆。結果自然不用說,死的不明不白。使用骷髏頭法寶的那人馬上祭出一符,“傳送符”!傳送符發動是需要時間的,剛好那替死鬼幫他爭取到了那短短一剎那的時間。當雷霆舊力不減依舊轟擊而來之時,人以傳送走了。只能轟擊在地板上,砸出了一個大坑。

  整個廂房經歷了此次斗法,被破壞的不成樣子。還好廂房以前經過仙法加持,雖然破敗,卻不至于倒塌!唯一不受影響的就是孩子酣睡的那張床吧!老嫗召喚出兩道雷霆天罰之后,連站立的力氣都沒有了,直接癱坐在地板之上。老嫗心里掛念孩子,腳沒力氣了,就用手爬。老嫗爬著爬著,越爬越變的衰老,連牙齒也開始脫落,全身更加的干枯。老嫗就這樣爬到床榻上,竭盡全力的想用自己的手想撫mo撫mo孩子熟睡的臉龐。

  當老嫗的干枯的手終于撫mo到孩子的臉龐時,老嫗干枯的手卻又開始變得圓潤起來,身子也開始變得年輕了起來,脫落的發絲又重新生長了。一剎那,老嫗又回到了大戰前少婦的樣子!

  少婦,是如此的美麗,猶如九天的玄女下凡。少婦的手就這樣撫mo著孩子,淡淡的說:“孩子,娘親的時間不多了。以后的路,只能你自己走了!娘親無法在陪伴你身邊了。”這時,熟睡中的孩子醒來了,睜著他的小眼睛略帶疑惑的看著他的娘親。

  少婦右手呈印字決,按在孩子的小額頭之上,身上法力大作。一陣一陣的法決咒語,通過少婦手之印決輸入孩子腦內。少婦手決在變,變換為封字決,封印剛才輸入的法決咒語!少婦做完這些,輕抹了下額頭的汗水。慈祥的對孩子說:“孩子,我把我畢生的符咒術發訣都封印在你的體內了。當你年齡到的時候,封印自燃會解封。”

  砰~少婦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身體就砰的化為了灰飛,飄散在空氣中。

  孩子哇的一聲,開始哭啼。也許蒼天也被少婦的偉大感動,本就是烏云密布的天空,下起了細雨。淅瀝瀝的!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