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15:1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神暨
  4. 第二章 獸斗場風波!

第二章 獸斗場風波!

更新于:2018-03-18 16:42:43 字數:2669

  神跡是一種本源能力,之所以被稱為神跡都是有淵源的,相傳很久以前,生活在大陸上的人族也好獸族也罷都崇奉著天神,神跡覺醒就像是天神賜予的本源力量,所以慢慢演化,這種能力就被定為了神跡。神跡可以是一種器物也可以是一種元素力量,每個人的神跡覺醒都不一樣,不管是人族還是獸族都是一樣。在大陸上覺醒神跡的人族或者是獸族同樣被稱為神跡師!

  北荒北鷲城,這里是獸族的核心城池,北鷲城占地很廣,這里有獸族重要的部隊駐扎,嚴密程度堪稱完美,時間已是酷暑七月末,可是這里卻見不到酷暑的一絲氣息,這里屬于神跡大陸的正北方,氣候偏寒,北鷲城從來沒有夏日可言,這里只有秋冬兩個季節,七月末正是獸族一年一度的征兵季節,凡是覺醒了神跡的獸族人,都可以參加征選比試入伍,成為獸族的勇士,征兵考核官名叫萊恩,她有個別人嘴中的稱號“鐵血荊棘”,萊恩和卡爾是北鷲城部隊的核心人員,卡爾是將軍,萊恩是他的部下,也是同窗多年的好友。

  獸族,獸斗場,這里是勇士們最喜愛的地方了,獸斗場占地不大,但是這一塊不足以與王宮媲美的土地上誕生了不知道多少強者勇士。

  “嘿,嘿!哈……”白洛累的滿頭大汗,他背著一塊足有上百斤重的石塊,圍著獸斗場奔跑著,這是他聽了卡爾的話之后才想到的,既然神跡還沒有覺醒,但也不能丟下修行的進度,所以他更加刻苦,他想改變那些對他有異類想法的人的思想,他不覺得此時自己是人族的,恰恰相反,他徹底融入了獸族之中,他眼里不管是人族也好獸族也罷,沒有什么區別,也沒有好壞之分,他只知道人人平等這個從小時候就在思考的人生道理。

  “小白洛,你今天抽什么風?怎么這么刻苦上進了?”獸斗場上一只開明獸滿臉的譏諷之色,調笑著說道“一個人族棄兒,還想努力往上爬,獸族真當是沒人了嗎?”

  白洛氣喘吁吁的放下背上的石塊,赤色雙眸,盯著開明獸說道“我無父無母關你什么事,我只想為獸族同胞出一份力,難道有錯嗎?”

  開明獸不依不撓,似乎對白洛充滿了敵意,或者是對白洛人族的身份產生敵對感,冷笑一聲。不懷好意的說道“我們獸族什么時候會讓一個人族的棄兒來出力了?!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神跡都沒覺醒,在獸族你算是第一個,不知道在人族哪里你會不會被嘲諷為廢物!”

  兩人的爭吵引來了其他獸族成員的圍觀,多半獸族成員的目光都是充斥著不屑的,這讓白洛感到自尊被踐踏了一般,生活了八年,八年里如果是不在獸族首領佩斯的陰影下,白洛早就不知道在那個犄角旮旯里討飯呢。

  “你……你胡說!”白洛畢竟還是個少年,他從小就是在佩斯的庇護下長大,和別人眼里的嬌生慣養差不多,他的心性并不成熟,一時間被開明獸的話噎的無話可說,委屈滿滿的藏在他的內心低處,他不善言辭,不會把委屈告訴佩斯這個像是父親一樣的英雄。

  開明獸依舊得理不饒人,嘴上不放過任何一絲譏諷的機會“怎么樣?人族棄兒,沒話說了吧?白洛我告訴你,別以為你是首領撿來的,就能在我獸族肆意妄為!你是人族,我們是獸族,知道嗎?永遠,永遠勢不兩立!”

  “是啊!人族背信棄義,屠我同胞,永遠都不會和解!”

  “對,我們要讓人族付出代價,讓他們知道,他們做錯了什么!”

  眾人一言一語紛紛附和著,這些話白洛一點都沒聽進去,唯有“勢不兩立”四個字激蕩在他的腦海中。

  “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勢不兩立,殺來殺去,最后能得到什么?”白洛眼神空洞,他不知道自己該怎么抉擇,委屈并不代表著自己可以改變什么,委屈只是弱者的懦弱吧。

  “我要和你決斗!開明獸!”白洛失魂落魄的吐出幾個字,倒是開明獸臉色一緊,隨即捧腹大笑,就像是聽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一樣。

  “我沒聽錯吧?你要和我決斗?!你一個連神跡都沒覺醒的人族棄兒,就想和我決斗,難道說我獸族以大欺小不成?!”

  在獸族決斗是對一個勇士尊重,也是不傷害友誼的一種搏斗方式,但是獸族的決斗并不對沒有覺醒神跡的人開放,白洛說出要和開明獸決斗,他并不是貶低對方,而是他想知道神跡覺醒會有多么強大,同時比對一下自己和一個覺醒神跡的人的差距有多少。

  “你接不接受我的決斗,難道你怕我贏了你會讓你在獸族同胞面前抬不起頭嗎?”白洛深知決斗的規則,肆意挑逗,利用別人對他的異樣看法為入手點,激將法用的是行云流水,這不是他在決斗,而是在作死,找虐,只有深受體會了,才能明白強者是什么樣的實力。

  “接受你的挑戰,這會不會讓別人誤解,是我在欺負一個弱者,你有和我決斗的資格么?”開明獸的話像是利刃,隨時都能把人刺的遍體鱗傷。

  白洛不以為然,他不在乎別人的譏諷,現在的他還太弱,太弱,他想要改變眼前的事實,可卻沒有能力,只有成為別人眼中的強者,或許結果就會變得不一樣。

  “獸族決斗的規則,我都知曉,這次我挑戰你,并不是為了報復,你的話或許是對的,我是一個弱者,但是請你接受我的挑戰,讓我徹徹底底的明白一個強者要做到的是有多少汗水與努力,請接受我的挑戰。”白洛臉色真誠,赤眸散發著渴望的神色,這讓一向對人族不合的開明獸多多少少的有了一絲撼動,他不了解眼前的少年是有著什么樣的信念支持著他這樣做,更不了解少年的用意是什么。

  “好,我接受你的挑戰,不過,丑話說在前頭,獸族的決斗規則想必你比我清楚,對于你來說一個沒有覺醒神跡的人族少年來說,來挑戰一個神跡初級的勇士在規則上是不允許的,你的真誠讓我對你改變了看法,但是不要以為我是在憐憫你,為了公平起見我不會動用神跡來和你決斗。”開明獸話雖這樣說,卻是違心的,他確實是被白洛的真誠打動了,換做是其他人,估計早就火冒三丈,就要和你拼個你死我活了。

  白洛點了點頭,紅撲撲的小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開口說道“謝謝你接受我的挑戰。”

  兩人的對話引來了更多獸族人的關注,他們似乎對這場決斗更加有興趣了,讓他們覺得白洛與開明獸的決斗有意思的地方并不是誰輸誰贏,明眼人一看便知,當然是開明獸這個初級神跡的勇士會贏,但是他們仿佛內心都有一種預感,這次的比試他們更期待小白洛的表現。

  “蒙義,千萬別輸了,丟了臉面哦……哈哈”

  “是啊,你怎么說也是我獸族火云軍的監察使,丟了臉面以后在軍部怎么混啊……哈哈”

  開明獸名叫蒙義,是火云軍的監察使,監察使職位并不算高,說白了就是收集情報的使者,現在也是訓練的階段,還沒有正式考核進入部隊。

  圍觀的獸族勇士,你一言我一語,有的更是興奮的吹著口哨助威,獸斗場上的白洛與蒙義絲毫沒有被這氣氛影響到心神,相反一個是輕松,一個是緊張,白洛手心里捏出了汗水,他不知道一個覺醒神跡的強者是有多么強大,從小到大沒見過一個使用過神跡的獸人,所以他心里也是忐忑不已。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