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9:38:4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亂世行記
  4. 第一章 亂世行前傳(1)

第一章 亂世行前傳(1)

更新于:2018-03-16 21:25:19 字數:2317

字體: 字號:
  “喂,小鬼,再幫我拿杯酒過來!記得要滿。”

  “這里加盤狼肉,媽的,快點!”

  “喲,小姑娘,是不是很累啊?趕緊拿點烤肉過來!不然揍你。”

  在這個東西方交界的一個飛羽城的戰狼工會里面,一個瘦骨嶙峋的男孩和一個臟兮兮的小姑娘不停的端肉送酒,成了在這里吃喝人取樂的對象之一。兩個孩子身著麻布衣,頭發亂糟糟的,小小的塊頭在這些壯碩的傭兵下顯的格外的瘦小。

  男孩女孩從小被戰狼工會會長的老婆給七年前從外面抱了回來的,戰狼會長因此對這個善良的老婆感到十分不滿,傭兵雖然掙得多,但花的也多,哪會拿閑錢去養孩子,雖然在老婆的強烈請求下收留了兩個娃娃,但是基本屬于放養,也不許老婆給吃的給穿的,吃剩菜,睡馬棚,要不是會長老婆的偷偷接濟,估計也早已在寒冷的冬天凍死或者餓死了。會長老婆看男孩黑發黑眼黃種人,取名作東方,女孩藍發藍眼,取名溫蒂。

  “再來一壇酒!”酒保聽到應了一聲,“東方,過來拿酒!”,臟兮兮的頭發因許久未洗而顯灰色,一聽呼聲,趕緊小跑過來,“來..來了”。

  要酒的一桌幾個大漢,其中一個人說到:“最近工會之間碰撞越來越厲害了,都不知道是為什么。”“是啊,自從七年前魔幻森林的冰封,無法打獵魔獸,我們就斷了晶核的收入了,賺錢越來越難賺,工會都想互相吞并。”“媽的,火玫瑰早想干掉我們了,估計過不了多久就會打起來吧,操。”這個大漢說完怒甩一記拳頭發泄,“啊...”砰的一聲,剛剛端酒過來的東方就被一拳打倒在地,酒灑了大漢一身,一看自己被灑,大漢怒起,“操,你這個小鬼找死啊”,抬起一腳踢向作東方。

  一道身影快速飛過,砰的一聲,作東方抬頭一看,溫蒂跑過來想推開大漢卻被一腳踢到角落里的柱子上摔了下來昏了過去。

  “溫蒂!”作東方連滾帶爬過去抱起溫蒂,帶著哭腔喊了一聲,看著溫蒂慘白的小臉,稚嫩的臉上流滿淚水,蜷縮在角落里,“為什么都要欺負我們,為什么,為什么...”

  諾大的工會仿佛都沒看見似的,繼續喝酒吃肉取樂。

  “這兩個小鬼,真是不知死活。”大漢哼了一聲。

  突然,一聲巨響,工會大門被炸開,所有人都豁得站起來看著大門。

  “戰狼的垃圾們,還有閑情喝酒吃肉,哈哈。”說話的是領頭的一個身著黑色長袍,長袍上繡著一朵紅色的玫瑰花。

  “是紅玫瑰工會,媽的,竟然打上們來了。”

  一看到是紅玫瑰工會的,戰狼所有的人都怒了,抱著溫蒂坐在地上的作東方看了看紅玫瑰工會,喃喃道:“溫蒂,快醒醒...”

  “我是紅玫瑰工會的會長賈斯丁,今天給你們戰狼兩個選擇,一是當我們的奴隸,二,呵呵,去地獄吧。”說罷,賈斯丁身上彌漫著一股強烈的魔法波動,身后的人也紛紛拔出了武器或者開始凝聚魔法。

  作東方懷里的溫蒂好似感受到了魔法波動,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看了看周圍,輕聲問道:“東方,這什么情況!”

  作東方一看到溫蒂醒來,輕聲連道:“說來話長,我們馬上離開這個地方,你能動嗎?”

  溫蒂點了點頭,作東方看了看四周,所有人目光都在紅玫瑰工會的身上,拉著溫蒂的小手,偷偷道:“我們從雜物室走...”

  “賈斯丁,你這是什么意思!你有問過我的意思嗎?”這時,戰狼工會的會長喬治咆哮著沖了出來,手里的大刀怒插在地板上。

  “呵呵,喬治,你...算什么東西。”賈斯丁聞著不知道哪里變出來的玫瑰花,深吸了一口氣,“就憑你這個C級武士?嗯?!”賈斯丁舉起手,一股強烈的魔法波動從他身上散出,“毀滅這個公會,簡直是輕而易舉。”

  喬治一聽,怒吼道,“混賬東西,我倒魔法師到底是要看看C級魔法師有多厲害,兄弟們給我上啊!”

  魔法與靈力交錯,魔法師對戰武士,武士對戰武士,魔法師對戰魔法師,混亂的時代,是個小工會戰斗,也是這個時代的戰斗縮影。

  作東方和溫蒂慢慢的溜進雜物室,偷偷的遁逃出去,沒有人阻攔,即使有人看見了,也沒有功夫顧及到他們。

  ...

  兩個人一出了公會就頭也不回的向城外跑去,轟的一聲,身后的工會的屋頂被炸開了,嚇得兩人跑的更快了。

  飛羽城由于靠近東西方交界處,魚龍混雜,每天混雜著各種兇徒傭兵,此時戰狼公會的戰斗,吸引了眾多人圍觀,不少人想乘機撈一點好處,畢竟一個公會也是有點資產的。

  作東方與溫蒂兩人一路飛奔出飛羽城,在城外的小樹林坐了下來。

  “溫蒂,我們肯定回不去公會了。”作東方雙手抱膝,下巴拄著膝蓋,有點失落的說。

  “是啊,可是我們不用再受氣了啊,沒事的,東方。”溫蒂歪著腦袋溫柔的說到。

  “但我們沒有家了,溫蒂,我們沒有住的地方了...”東方流著眼淚,縮在了樹下。

  “可是你不是還有我嗎?”溫蒂嫣然一笑,伸手拉住了作東方的手。

  午后的陽光格外的耀眼,在戰狼公會里溫蒂從來沒有笑的如此的開心,陽光下,那一笑,那頭淡藍色的長發,那精致的臉龐以及在大漢踢向他的時候溫蒂過來阻攔卻被踢飛的場景,深深的印刻在我們未來的東方大帝心中,一生都無法釋懷。

  溫蒂看著作東方那呆呆的眼神,甩掉了他的手嗔道:“干嘛這樣看我,討厭!”

  作東方訕訕的收回了手,撓了撓腦袋,剛想開口說話,飛羽城內發出一聲另兩人暫時失聰的巨響,兩人在飛羽城外的小樹林都感受到了大地的震動,急忙往回看去。

  賈斯丁浮在空中,渾身破爛,一身狼狽的樣子,臉上掛著幾絲血痕,此時眼中噴火:“喬治!你真是厲害,公會下面竟然私藏這么多雷火水晶,雷火水晶無法進行買賣,你是從哪里得到的,居然還全部引爆了,連自己公會人的命都不管了??!”

  喬治渾身焦黑,站在屋頂上,抗著的大刀有幾絲碎裂的痕跡,擦了擦嘴邊的血跡:“呵,其他人的命,關我什么事,你帶人打上門來,當我狠人喬治吃什么長大的。”

  飛羽城內一片鬼哭狼嚎,顯然剛才的大爆炸讓絕大部分圍觀的人都受到了波及,死傷無數。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