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4:23:04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陳鐵的問仙之路
  4. 第一章 陳鐵

第一章 陳鐵

更新于:2018-03-16 08:24:17 字數:2590

字體: 字號:
  沁陽城,城門口。

  一個穿著灰色長衣的少年望著十多米高的城墻,“哇”地一聲驚嘆。

  “不愧是主城,就是氣派”說著眼睛在四周一掃,猛地眼前一亮,三步并作兩步走到城門口。摸著一塊黑黝黝不起眼的鐵片,觸手之間,只覺得一股冰涼的氣息鉆入體內。

  “這是堅硬無比的黑玄鐵啊,這么一小塊,如果摻到飛劍之中絕對能提升一個檔次”往上摸,竟然密密麻麻足有幾十塊這么多,少年兩眼發著綠光,“這么多,這也太奢侈了。”拽了拽,發現拽不動,口中發出“嘖嘖”的聲音,可惜了這么好的東西不是他的。

  兩米多高的守衛軍低頭看著拽自己黑鐵甲的人,“你要干什么?”

  靈識一掃,就發現眼前的少年不過剛剛達到凝氣境界。

  “哦,我叫陳鐵,從遙遠的村子來的,那個,你這盔甲送給我好不好?”陳鐵臉上一副天真爛漫的樣子,兩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高大的守衛軍。

  但是底下的兩只手卻分別拽著他身上的兩片黑玄鐵,偶爾還往下拽動一下,看能不能僥幸拽下來一塊兩塊的,就算不能煉制飛劍,拿到城里怎么說也能賣個好價錢。想到這里,他心中笑意更盛,手上使得力氣也大了一分。

  只見守衛軍的臉色一變,一把比陳鐵還高的大刀被他握在手中。

  陳鐵立刻說道:“將軍別動怒,你看…”

  手心一翻,一把通體綠油油的長劍出現在他手中,“這叫綠影,可是中品寶器,就當我陳鐵交你這個朋友,跟你換了,怎么樣。”

  “滾!”守衛軍氣的雙眼能冒出火來,如果不是城主吩咐不可傷害無辜,他這一把大刀立刻就將眼前這個小子劈成兩半。

  陳鐵怕他真的一刀劈下來,急忙跑出幾步遠,回身還在面露難色的說道:“我說大哥,咱不能這樣。我這可是中品寶器,價值上百個靈石呢。那,要不…”說著手心一翻,又有一把通體紅色如火焰一般的長劍出現在他手中,“要不這兩把都給你,這可是我的底線了,再多我可不能出了。”

  守衛軍卻沒理他,手中的長刀刷的斬下,刀尖距離陳鐵的鼻子只有幾寸的距離。

  陳鐵嚇得眼睛瞪大,生怕他真的動手,立馬閉嘴,收起兩把飛劍一溜煙跑進了城內,只留下一串隱于喧鬧的聲音,“如果你愿意了,到城里十八里鋪找我。”

  ……

  剛剛進入城內,陳鐵左看看右看看,心里還是不舒服。那一身的黑玄鐵得煉制多少上品寶器啊,就是極品寶器恐怕都有可能,真是可惜啊。

  如果讓那個守衛軍知道他心中所想,一定氣的就算追到天涯海角都要將他滅口。

  “這主城好熱鬧。”

  陳鐵撥弄著掛在架子上的一串玩具,發出清脆的碰撞聲。

  “不買別碰。”商販不高興的撥開陳鐵的手。

  陳鐵也不理他,見到好奇的東西就忍不住用手摸一下,一路上惹得怨聲載道。還有幾個厲害的婆娘拿著掃把追了他幾條街,幸虧他跑得快,不然真的就要栽在這里了。

  不就是不小心摸了一下你們的屁股嗎?這主城的民風看起來十分兇悍啊,陳鐵心中暗道。

  聽著各種擺攤的叫賣吆喝聲在耳邊回響。

  “不過還是比石牛村好的太多了。”陳鐵忍不住說道。

  不過一會兒工夫,只見他左手一個熱騰騰的肉包子,右手一串糖葫蘆,兩只眼睛還在人縫間穿梭。

  “賣飛劍了,練器大師青葉子絕版極品寶器,五十個靈石,買一送一。”

  忽然一聲吆喝將陳鐵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扒開人群,一條小的街道露了出來,兩旁低矮的樓閣掛滿了紅色燈籠,樓上二層,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在向人群俯首弄姿。

  “這主城真是好地方。”陳鐵吞咽了一口口水,忍不住嘴角一絲笑意。大步流星的向小街道走了過去,看著腳下一個個鋪滿了各色飛劍的地攤,陳鐵看的眼睛都直了。

  “上好的飛劍,削鐵如泥,練器大師青葉子絕版極品寶器,世上僅此一把,絕無分號。看看…”一個攤販將一把流光映射的飛劍遞到陳鐵面前。

  “當當~”

  用手一敲,陳鐵鼻子湊近了飛劍,輕輕一聞,臉色頓時拉了下來,搖了搖頭。

  “怎么了?這可是上好的鈦紋鋼煉制的飛劍,削鐵如泥,堅不可摧。你再看這劍體上的流光,與線條交相輝映,如此寶器,相信在您手上一定能夠大放異彩。五十塊靈石,絕對物超所值。”那攤販說的口若懸河,但陳鐵卻一臉冷笑的看著他,用手指在他飛劍上敲了一下,“這廢銅爛鐵,加一塊靈石拋光就當是極品寶器啊,還青葉子絕版極品,我看是青葉子絕版廢品吧。”

  被陳鐵一語拆穿,那人臉色一變,袖子一擼,還沒動手就只見陳鐵已跑得沒影了。

  “好險,好險,人心不古啊。”跑出好遠發現沒人追上來的陳鐵自我安慰著受到驚嚇的心靈說道。

  這街道擺滿了賣飛劍的攤販,陳鐵一路走過,不時的有人熱情的為他介紹自家的極品飛劍,但都要么普華無實,要么粗制濫造,要么就制造的好看一些,專騙騙一些不懂其中就里的新手,這里根本沒有一把像樣的飛劍。

  走出街道,陳鐵就像一個宗師大家一樣搖了搖頭,嘆出一口氣來。

  這時一個古樸的店面出現在他面前,只見上面匾額寫著‘十八里鋪’。

  “真是踏破鐵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陳鐵一笑,直接走了進去,只見這里琳瑯滿目擺滿了飛劍、玉器,還有一些極品靈石,打造飛劍所用的材料,黑鐵、琉石、青鋼巖、種類繁多,整整擺滿了看著擺滿了貨柜,讓陳鐵看的眼睛都直了,這才是好地方啊。

  “雖然都是普通材料和飛劍,但是從下品一直到極品,都是真材實料的,可不是擺地攤的那些小販賣的那種貨色。”陳鐵擦了一把嘴角的口水。

  單從劍體之上散發出來的劍意都讓他忍不住沉醉其中。

  陳鐵看了一會,發現上面還有一層,正想往二樓走去,只聽見一個聲音說道:“兄弟,二樓都是法器以上的飛劍以及一些寶物”

  陳鐵剛邁了一階臺階的腳硬生生的撤了回來。

  只見身后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了一個青年,只見他一身青色長衫,長得眉清目秀,眉宇之間透著一絲傲氣。在他身后跟著一個容顏華麗的少女,看上去和陳鐵差不多年紀。

  “喲,這主城還有認識我陳鐵的?”陳鐵笑道。

  “哼,誰認識你?我哥只是好心提醒你一下罷了,省得你上了二樓自討其辱。”那少女白了陳鐵一眼不屑的說道。

  只見陳鐵一身灰色的長衣,就好像是剛從哪個犄角旮旯的村里走出來的一樣,怎么看,他都不像是能夠買得起飛劍的樣子。那青年也極是厭惡的皺了皺眉頭。只見他將陳鐵上下打量了一番,眼中立刻掩飾不住的鄙夷之色。

  不過,他還真猜對了,陳鐵長這么大還真是第一次進城。如果不是爺爺生病了,他至今還在村里給人打鐵呢。

  如果是一般人聽到這番話要么被羞辱離去,要么與他翻臉。陳鐵則不然,他臉皮厚著呢,白了那青年和少女一眼,抬起腳蹬蹬蹬就往樓上走去。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