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50:2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世間井
  4. 第一章 行歸

第一章 行歸

更新于:2018-03-18 15:01:11 字數:1256

字體: 字號:
  一輛馬車,一個人,停立在山水云端之間。

  “翦!”

  只見一抹青綠從東南方向如清風般飄來。翦環下意識退后一步,那沖撞過來的玲瓏身影因為無依靠根據慣性繼續像東南方飛去。翦環松了一口氣,但接下來又有些許鮮艷飄來。

  最先到達的是一位紫衣少女,個頭比翦環矮了一截,淡紫色的短裝顯示出青蔥妙齡,輕巧的落在翦環右側,未退去的喜悅映襯在臉上,一雙靈巧的圓目直直的盯著翦環。翦環上前揉揉紫衣少女的齊肩直發。“紫兒,輕功進步不少啊。”

  紫衣少女露出燦爛的笑臉,“環姐姐,昨日剛突破了第四層!”

  翦環看著神采奕奕的少女,寵溺的笑了,”還是要努力啊,早日趕上你的琴技。”

  “得意什么,還是我們這最差的!”一道深藍故意劃在翦環與紫衣少女的中間,不滿的朝紫衣嘟囔著。

  “沐兒,她最小。”又一道清麗的身影不僅不慢走來,黑色輕紗拂著她的面頰,隨著有力的低音,顯出無容置疑的幽雅。深藍少女變本加厲的傲氣,逼近紫衣少女。

  “慕容,老實說,你是不是最差的啊?!”

  紫衣少女也機靈,一個轉身躲到黑衣少女身后。

  “是是是,別追我啊!”

  那深藍笑容滿面的挨近慕容紫,“你說不追就不追啊!”

  慕容紫忙運起輕功竄入翦環馬車后的小竹林,南宮沐也不客氣,提起深藍水映蓮枝葉的裙擺也沖進了小竹林。

  “這小妮子從來都得理不饒人”馬車里幽幽的傳來一個空靈的聲音,尖細卻不刺耳。

  黑衣少女莞爾一笑:“這次辛苦你們了。”

  “每次都是同樣的話,有沒有新意?”嘴上雖是濃濃不滿,但馬車還是輕微搖晃了一下,一晃眼便是一片白,細白的腳踝透著靈秀,腳踝上有別致的銅環,走起路來會發出異國鐘罄的聲響,"叮叮叮",清脆如銅鈴。

  黑衣女子眼眸一震,剛想責備,卻被翦環攔下"幡姨,只是異教花草,勿離并無大礙。幡姨拂拂黑色衣袖,擔心卻不語。

  “幡姨也覺得很重的傷吧?”喚作勿離的女子輕輕蓋住腳踝上的傷,”所以今晚我要南宮親自幫我準備洗澡水。”勿離話語含著輕快,沒有質疑。輕輕吐出的話語卻把剛折回來的南宮嗆個不行。

  “憑什么!”南宮不滿的嘟囔。

  “就憑你欺負我妹妹,我們姐妹兩個總要有一個制得住你吧。”勿離微挪一步,把藏在身后的紫衣向前推了推。

  “什么時候她成你妹妹了。。。。。。”深藍的裙擺抖了抖,發泄著主人的怨恨。

  “就在剛剛!”慕容紫快速接過話。

  “你。。。你們行!”南宮沐別過頭,轉身往殷月堂走。

  先前的青綠終于折了回來,“翦!可回來了,這有兩個月了呢。”

  “你的出場方式依然這么俏麗,沖個什么勁的。”有個嘲諷的聲音傳來。

  “哈,開心的忘形才是她啊。”繼續傳來。

  “哪有,老掃興。”青綠一身的少女也沒多理會勿離的毒舌,推著翦環往南宮的方向行走。兩個小弟子架起馬車,也往東邊行。一行人隨即也跟著,不緊不慢的走向殷月堂。

  夕陽落下滿山余光,照著周圍墨綠的樘樹,橙黃色的余光像是在每人的身上鍍了一層金屬光芒。最前面的是深藍,隔著幾步的是古堇白和青綠,素黑攙著桔黃,紫兒跟在最后。

  前方的建筑高低錯落,古樸雅致。

  這是天一,南方的未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