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5:49:04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黑黯幻想
  4. 第二章 一劍西來

第二章 一劍西來

更新于:2018-03-17 17:07:11 字數:2963

字體: 字號:
  “哼,倒有些本事,今天你若能贏我,我今后絕不再來騷擾你們,再來與我大戰三百回合。”吳剛冷笑一聲,右手在背后勾了勾,又是一掌向莊武拍去。說時遲,那時快,幾個眨眼的功夫兩人就已經過了幾十招,在外人看來兩人武功應是不相上下,內行人卻是知道這莊武卻是要更勝一籌。

  原來這莊武修煉的是一門叫做五行拳的功夫,注重的是在防守中尋找機會,所以耐力驚人。而土匪吳剛修煉的則是黑虎拳,講究的是大開大合,排山倒海之勢,只是如若做不到迅速制敵,就會失去后勢,難以翻盤。這二人此刻打的難分難解,只怕再有一盞茶(本書中為十分鐘)的時間,這吳剛便要顯露出敗勢了。

  “看來不拿出些真功夫,還真收拾不了你了,看我絕招猛虎下山。”吳剛向后退了幾步,一個沖刺后高高躍起,右手握拳猛的向莊武沖去,帶出的風聲像一聲虎咆,還真是像一頭下山的猛虎。

  莊武眉頭一皺,神情專注,見吳剛的拳頭向自己飛來,突然身體往下一坐,雙腿微曲,弓著腰,右手握拳放在腰間,像一把被拉彎的大弓。

  當兩人的拳頭碰到了一起,大地都被震顫了一下,吳剛一連往后倒退了五六步才站穩,嘴角溢出了的一絲血液。再看那莊武卻是跪在地上雙手捂著腰間,神情有些痛苦。

  “卑鄙小人,偷襲俺算什么本事。”莊武沖吳剛喊道,又是一口鮮血噴出。村民們看到村長受傷,紛紛向前跑去,扶起莊武。

  “村長你怎么了?傷的怎么樣?”

  原來那土匪二當家在兩人打斗的時候,悄悄跑到桃林中伺機而動,而莊武恰恰就是中了他的暗算。

  “哼,中了我的毒魄針,你就是十條命也得去見閻王。”站在吳剛身后的瘦小男子一臉傲氣的說道。

  “二弟,做得好,哈哈哈哈”吳剛仰天大笑。

  “我可是土匪,土匪的話你也敢信,真是可笑。”吳剛一臉冷笑道。“兄弟們,把男人都殺光,女人留下泄泄火。”

  “兄弟們,我們和他們拼了。”村民們拿起武器迎上了土匪。

  ···············

  地上躺滿了村民們的尸體,鮮血把桃花染成血紅色,看上去是那樣的詭異和妖艷。

  “離兒,娘對不起你,不要怪娘,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娘會在天上看著你的。”

  “你們不得好死。”白氏看著一步步逼近的土匪咒罵道,說完她拿起手中的匕首割向自己的喉嚨,氣絕身亡。

  “報告大當家的,桃園村那些婆娘們不知好歹,竟然集體自殺身亡了。”吳剛的手下急急忙忙的跑來向吳剛道訊。

  “什么,真是氣煞我也,氣煞我也,來人,給我將這些不知好歹的家伙大卸八塊。”吳剛指向地上的尸體,眼中似是要噴出火焰來。

  “大哥莫急,我觀這桃園村的村民中卻是沒有發現小孩,想來定是他們將孩子藏起來了,當務之急是將這些孩子找到,否則怕是留下后患啊。”吳剛身邊的瘦小男子突然說道。

  “二弟,不過是一群小孩而已,至于這樣大驚小怪嗎,不過你說的也有些道理,那好,那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了。記住,務必將他們找到,我要將他們一個個大卸八塊。”吳剛對著瘦小男子說道,語氣煞是陰毒。

  “好嘞,大哥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二弟我去去就回。”說完瘦小男子帶著一些人徑直走向村民們的房屋。

  ···············

  “二當家的,那邊有扇門被一塊大石頭擋住了。”

  “哦?帶我過去。”

  ···············

  “你們是什么人,周離哥,我爹娘呢?”被人提在手里的大寶被土匪們兇神惡煞的樣子嚇得哭了起來。

  周離看著這些突然闖入地窖的人,心里一陣苦澀,他大概已經知道外面發生的事情了,但是他咬緊的自己的嘴唇,不想讓自己哭出來。自從父親死后,周離就再也沒有在娘親面前流過一滴眼淚,況且他也絕不想在這些壞人面前哭泣,讓他們幸災樂禍。但是心中的悲痛實在是太過巨大,嘴角已經被他咬的鮮血淋漓。痛,怎能不痛,但是再痛能比得過心中的痛嗎,我想是不能的。

  “小朋友,叔叔一會就帶你去見你的爹娘。”二當家看著正在哭泣的大寶笑著說道,只是那笑看著實在令人有些作嘔。

  大寶看著面前這張丑陋的笑臉,頓時噎住了一會兒,之后便是更大的哭聲。

  ···············

  吳剛看著眼前這幾個哭的死去活來的孩子,嘴角漸漸上揚,直到他那張血盆大口實在是無法再大了,他便發出一聲聲震耳欲聾的笑聲。笑完之后他抽出挎在馬上的大刀,徑直向周離走去。

  “你怎么不哭呀?哭,給我狠狠地哭,否則我現在就砍死你。”吳剛舉起手中的大刀,作勢就要向周離砍去。

  村中的慘狀周離一路上都看在眼里,自己唯一的親人躺在血泊里,還有平日里教孩子們練武的村長,村子里那些淳樸善良的叔叔嬸嬸,哥哥姐姐們,他們都死了。他們的尸體都真真切切的倒在自己的眼前,周離的眼中滿是血絲,滲人的慌,看起來像個怪物。

  看著舉刀向自己砍來的土匪頭子,周離突然一口唾沫啐在吳剛的臉上,剛好糊住了他僅剩的一只眼睛。

  忽然全場一片寂靜,大家都被周離的舉動驚呆了,土匪們的臉上是一陣驚恐,吳剛舉著刀的手也驟然停下。

  吳剛怒極反笑道“哈哈哈,小子你有種,來人,給我將他綁上,我要將他五馬分尸。”

  ···············

  吳剛看著四肢和頸子分別被綁在馬尾上的周離,他做了個用舌頭舔嘴唇的動作,然后咂咂了嘴,一臉滿足的樣子。

  “多么美妙的肉體呀,可惜了。”

  “小子別怪你吳爺爺不給你機會,你現在求饒還來得及,只要你答應跪下給我磕三個響頭,然后向我求饒,我就給你個機會,你就不用這么痛苦了,怎么樣?”

  “哼,你周爺爺要是吭了一聲,我就是你孫子,你周爺爺先在底下等著你,哈哈哈哈。”被綁住的周離狂笑道,真英雄也。

  吳剛見沒有得逞,當真是被激怒了,當即大手一揮,下令就要將周離五馬分尸。坐在馬上的土匪見到手勢同時揚起手中的鞭子向馬屁股抽去。

  馬兒受了刺激便發了狂的向前奔去,眼看下一刻周離就要被五馬分尸。

  忽然一劍西來。

  綁在周離身上的繩子都被一一斬斷,跌坐在地上的周離睜開眼睛,一臉茫然。眾人眨了個眼,忽然又是一道劍光,騎坐在馬上的五名土匪頹然倒地,看其傷口,皆是一劍封喉,而狂奔的馬兒則是竄入叢林,不見了蹤影。

  眾人往劍來的方向看去,只見一位穿著青袍的道人憑空站立在半空中。道人大約二十六七的模樣,身后背著一把古劍,整個人渾身散發著一股凌厲的氣息,看的久了不禁覺得雙目有些刺痛。

  “仙人饒命,仙人饒命。”只見不可一世的土匪頭子此刻竟是撲通一聲跪倒在地,頭也不敢抬的說道。

  其他土匪也是機靈,便隨著自家老大一樣,下跪磕頭,懇求饒命。只有還沉浸在悲傷中不能自已的孩子們一臉無動于衷,還是止不住的哭著。

  青袍道人來到周離身邊,示意他起身,然后指了指那些孩子們說道“站到我身后。”

  周離楞了一下,仿佛還沉浸在剛才的情境之中,隨后回過神來按他的意思將孩子們聚集到他的身后,周離注視著青袍道人的背影,眼神中透著無限的渴望和瘋狂。青袍道人無視背后灼熱的目光,眼神掃視著跪伏在地上的眾土匪們,眼中一片清冷。

  嗖的一聲,只見一道身影猛的向外竄出,不是那惡人吳剛是誰,原來那吳剛見情況不妙便想逃走。

  可惜他低估了那青袍道人的實力,沒逃出幾步便被飛劍取了項上人頭。

  “爾等濫殺無辜,奸淫擄掠無惡不作,天離弟子陸傷在此替天行道。”

  ···············

  “埋好了嗎?”

  “埋好了。”

  “周離在此替桃園村死去的八十七名村民謝過仙人。”

  “恩,可愿隨我入天離。”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