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22:20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子不言
  4. 第二回 萬年

第二回 萬年

更新于:2018-03-16 11:44:05 字數:3061

字體: 字號:
  楊天齊眼前似乎又看到了曾經的一幕。

  在被又一家武門當做要飯的逐出之后,楊天綺的臉上依然帶著笑容。

  楊天齊看著所剩不多的盤纏,微微的嘆了一口氣。他的手上有淤青,顯然是被毒打了一頓。短時間來說,出去偷食也不大可能了。他抬頭,卻看見了那張依然帶著笑意的臉。

  “正好,此地距離青云門也是不遠了,走起,我們去那里拜師!這些人不留我們,那是他們沒有眼光!”

  “青云門?”楊天齊有些驚訝,但最終還是跟著姐姐一路走。

  一路艱辛,中間甚至已經迷路,怎么也走不出那片山林……

  結果,居然讓他們走到了青云門?

  楊天齊呆呆的看著自己的雙手,半晌說不出話來。他身上的傷口被藥敷著,只感覺到一陣暖洋洋的溫暖,身上也換上了一身有些寬大的常服。頭也被洗了干凈,盤了起來。此時的楊天齊看起來唇紅齒白,倒真是生得一副好皮囊。

  至少那個叫‘夏幽怡’的小女孩就對楊天齊很是滿意:“你長的很不錯,拿出去站門也不算落了咱家的面子,以后你就是咱的跟班了!”

  楊天齊沉默了一會,最后點了點頭。

  夏幽怡開心的笑了起來,對一旁的青年道士說道:“咱終于有跟班了,嘿嘿,以后我就比他大了,我叫他師弟,他還敢不答應不成?”

  青年苦笑了一聲:“你的‘師弟’在名冊上可是你的師兄。”

  夏幽怡又開始仔細思量了起來。

  青年卻是看向了楊天齊,接著開口說道:“一會準備好了,我們就去見師尊吧。”

  “不必準備了。”楊天齊坐了起來,那張顯得有些清秀的臉上帶著一絲堅定:“現在就去吧。”

  走過幾個亭臺,路過許些庭院,便來到了一個孤樓前。進去,楊天齊便看見了青年口中一直說著的‘師尊’。這是一個有些胖的男子,一雙眼睛也不知是因為沒有睜開,還是純粹因為太小了,竟然一直都是瞇著的。而此刻,這雙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楊天齊,半晌之后,這才開口說道:“你資質一般。”

  楊天齊并沒有言語。

  “若是修行,三五載可入門。七八載可小成。然后大限之關會困你三五十年,五十年后,你可以有現在站在你身邊的師兄的實力。至于先天,如無意外,耗盡此生或可一窺門徑。”

  楊天齊有些驚訝的抬起頭,看著那個有些微胖的男人。

  “你不愚鈍,對于大部分的江湖門派來說,你甚至還可以說上一聲‘資質尚可’。但這樣的尚可比愚鈍更可怕。愚鈍者不會想去攀登高峰,而你會想去,但卻一生也追不上那些真正的天才,你不會泯然眾人,因為你一開始就是‘眾人’。”

  楊天齊低下頭,不發一言。

  “我婦人挺中意你,我女兒也對你另眼相看。而既然你有這個機會站在我身前,聽我教誨,那我們也算的上有緣。”

  男子話音稍遲,“若你無意武道,我會送你一場富貴。若是想試試,便喚我一聲師父吧。”

  “我姐姐呢。”楊天齊的聲音稍微的有了些情緒波動。

  “先天道體,習武天資,當世少有。”

  楊天齊最終長嘆一聲,雙膝跪地,叫了一聲師父。

  “那么,從今以后,你便是我夏日極的弟子了。先退去吧,明日,再行拜師禮。”

  退去后,那青年依然站在微胖男子的身旁。他有些贊嘆的說道:“此子或是因為可以和他姐姐一起習武,才留下的吧。姐弟之情,也是感人。只是怕會被他姐姐誤一生啊。”

  習武之道最重天資,不似奇門遁甲之術,要修道有成,普通人幾乎不要作想。沒有過人的體質,便要有過人的悟性。楊天齊會在青云門前暈倒,就證明他沒有走出青云門前的迷鎖。如此,悟性倒也只是一般。

  當然,若只是是俗世之中的三流高手,那么楊天齊倒是綽綽有余。

  青年似乎又看到了一個在武道上碌碌無為之輩,只余空嘆息。夏日極卻是搖了搖頭:“不,他是為了成全他姐姐,才留下來的。”

  青年先是不解,接著恍然大悟。

  “他若不習武,他姐姐必然一同下山。你所言不錯,姐弟之情,確實感人。”

  ……

  又見到楊天綺,卻是晚餐時分了。

  不同于自己弟弟的安分,楊天綺倒是顯得活潑了許多。她直接坐到了楊天齊的身旁,哈哈笑了起來。

  “喵哈哈,這青云門,終于還是讓我們給進來了!那胖子說要收我為徒,原來想拜門進來也不是很難嘛!”

  楊天齊心道要不是你的體質,估計下場就是讓我們吃頓好的,然后就送下山門了吧?

  夜色靜謐,四處無人。一桌小菜,一壺淡茶。他喝著茶,也不知是什么滋味。至少這菜他是沒胃口吃的了,倒是他姐姐,大快朵頤,胃口大開。

  楊天綺哈哈笑著,看著姐姐那般笑容,天齊也終于笑了一下,又吃了些菜肴,卻發現已經沒有剩下多少了。

  大大咧咧的姐姐卻是毫無察覺。她牽住了弟弟的小手,輕聲說道:“我們要一輩子在一起哦。”

  “恩。”

  只是,此時尚且對未來一片茫然的楊天齊并不知道,旁邊那個溫柔笑著的姐姐,對這句話抱有多么可怕的執念……

  ……

  第二日,拜師禮畢,夏日極交給了楊天綺一本上品道經,而給楊天齊的,卻是一本普通極致的‘陰寒絕’。

  楊天齊也不多問,他知道自己的天資,也不奢求許多。師父夏日極親自為楊天綺授課,而教導楊天齊的,卻是那位名為‘遵義’的師兄。

  “世間有八百正宗,三千旁門,五萬左道。有人聚信念承因果成神道,有人卻視因果為猛虎。有人以為肉身為至寶,有人卻棄之如敝履。有人道一口劍器可斬天地,有人卻道修行一途不沾外物。只有適合自己的修行方式,沒有絕對正確的修行方式。別人眼中的寶經,在我看來與廢紙無異。但大部分的修行方式都對各人有極為苛刻的要求。我青云門乃是玄門正宗,修行的功法雖然進境緩慢,但厚積薄發,后期威勢不可擋。而且修行門檻是諸多功法中較低的一種,只要靈根不曾被濁氣侵染便可一窺大道,甚至真人可期。”

  “如今你要學的,便是我青云門的根本功法‘陰寒絕’。它很簡單,但正因為簡單,所以不會犯錯。我教,你聽著便是。”

  楊天齊端正坐好,認真聽講。

  回去后打坐運功,如此反復,一周之后,楊天齊產生了氣感。

  對于楊天齊的天資來說,已經算是迅猛了。但反觀楊天綺,此時已經開始‘引氣入體’。而楊天齊要做到這一步,至少還需要一個月。只是剛剛踏足武道,便有如此差距。更罔論將來了。

  在體內有內息環繞之后,楊天齊便尋了一個僻靜的角落,一人坐著,看著夕陽漫天。

  身邊有一人的腳步聲,來到身邊,然后坐下。回過頭,卻是夏幽怡這個小姑娘。

  “嫉妒了?”

  想了想,搖了搖頭。

  “那不開心?”

  這回點頭了。

  夏幽怡‘噗嗤’一聲笑了起來,她也坐在楊天齊的旁邊,搖晃著自己那雙白嫩的小腿。忽然,她想到了什么,拉著楊天齊的手,向一旁小跑了去:“跟我來!”

  楊天齊被帶著跑向了一旁的山巔。

  在楊天齊氣喘噓噓的時候,終于停住了腳步。他呆呆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白色的云朵翻騰,視線掃向前方,天地之間的交匯是那般的清晰,世界仿佛小得可怕,只在一掌之握。世界又大的可怕,人在其中不過螻蟻。

  夕陽染紅的世界,卻只能給白云帶上黃色的微光。一片云海之中蔓延的山峰,卻好似在一片天空之上。楊天齊感覺自己似乎身處仙境,卻又不得不憶起自己不過凡俗。

  他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吐出。

  “如何?”夏幽怡哈哈的笑道,“是不是覺得自己特別渺小?”

  楊天齊沒有開口。

  “人生百年,哪怕先天,亦不過兩百載。你的憂愁,你的煩惱,也不過是影響這區區百年的歷史。任你風華絕代,到頭來不過黃土。”

  楊天齊忽然笑了起來。

  “想開了?”夏幽怡笑著說道,她覺得自己還是很會說話的嘛,這不,那小毛孩的一點煩惱,這就解開了。不由得有些怡然自得。

  “先天能壽二百,那先天之上呢?”

  “天人合一,可壽五百。”

  “再之上呢?”

  “……你問這么多做什么?”

  楊天齊收斂了笑容:“這天地很美。”

  “我想看一萬年。”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