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36:4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絕仙重生
  4. 002:虎毒食子

002:虎毒食子

更新于:2018-03-17 16:33:17 字數:3213

字體: 字號:
  靈堂是設在一間竹屋內,其間的布置也極其簡單,只有一口棺材,棺材前只有一個燒紙的火盆---

  按照規矩,十幾歲的孩子死了之后,是不準大張旗鼓的入葬的,也有老人說這種是選錯了胎,說是在冥界也有刑事疏忽的時候,誤將一個壞人送入了輪回道轉為凡人,所以閻王才會很快的要了這些錯投胎的命。

  孩子死,自然也沒有老人披麻戴孝送葬的道理。

  一般的孩子若是死了,家里的大人都在夜里悄悄的找個地方埋了去。

  此時已是夜!夜空無星有月,月暗淡,暗淡的月亮前飄著白紗一般的霧氣,平添了一絲鬼魅之氣。

  竹屋中,燭光暗淡。

  燕飛還未打量這簡陋的竹屋,那帶有侮辱的罵聲就已刺進耳朵里,一個瘦長的漢子就像是一條發了瘋的野狗一般,沖上前一把就抓起倒在地上喘息的女人,舉手就在那女人的臉上來回打了三四個巴掌,嘴里還怒聲罵道:“媽的!你這瘋娘們兒!你是不是想死啊!”

  那女人被打的兩頰紅腫,神情恍惚,整個人因恐懼而發抖,嘴里哀求道:“虎---虎子,沒---沒死!”

  這話剛說完,

  那漢子舉手大罵道:“你他娘的跟老子放什么屁,老子明明親手將這小鱉孫送進棺材的,怎么會---”

  他的聲音忽然戛然而止,那舉起要打女人的手,忽然在空中停住不停的顫抖著。

  他的目光看見燕飛的那雙憤怒的眼睛時,整個人也如剛才那女人第一眼瞧見燕飛一樣,整個人在不停地顫抖著。

  漢子驚道:“奶奶的,難道還真有死干凈的活了回來?”

  燕飛怒視著他,瞧著這瘦長漢子那張比驢臉還要長的臉,恨不得沖上去也給他幾個大耳刮子,打女人事情他曾經也做過,可是打一個毫無還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就是令人厭惡,憎恨!

  只可惜---他縱有無窮的憤怒,也難以支配現在的身體。

  燕飛只能惡狠狠的瞪著那瘦長漢子。

  那女人忙撲倒燕飛的身上,用顫抖的雙手緊緊地抱著他,眼神中帶著哀求看著那位瘦長漢子,求道:“虎子,還活著,他還沒死,你不能埋了他!”

  瘦長漢子看著燕飛,看了很久,才緩過神來,突然上前一把那女人拉開扯到自己的身后,怒喝道:“呆著給老子別動!”

  那女人掙扎著:“顏老六,虎子是我們的孩子啊---”

  顏老六一聽此話,突然無名火起,一巴掌又打在了那女人的臉上,喝道:“老子沒有這號崽子,他娘的染的妖病害死了多少了人啊?村里人他娘的都在戳著老子的脊梁骨罵呢,他們都想看著老子也去見閻王!”一邊罵著一腳又踹在女人的肚子上!

  那女人癱在地方不停地抽搐著,不停地嘔吐著,一雙淚汪汪的眼睛仍帶著哀求瞧著顏老六。

  顏老六沖她吐了口口水,罵道:“老子這輩子不知道倒了什么霉,娶了你這個傻啦吧唧的娘們兒!”目光落在燕飛身上,接著罵道:“還生了你這么個鱉孫!”

  燕飛見過很多惡人,比這顏老六要惡十倍的人都有,可是他從來像今天這般惱怒過!

  顏老六兩步走到他的面前,低頭打量著燕飛,哼道:“鱉孫,你命可硬啊!”一邊罵著,一邊用腳踢著。

  燕飛只是看著他---一聲不吭!

  顏老六忽然低下了頭,心里覺得有些不對勁,“顏小虎”的眼神跟以往的好像不同,那種由骨子里發出的恐懼似乎不見了!

  嗆啷---

  顏老六并沒有過多在意燕飛的眼神,而是自懷中掏出了一柄五寸來長的匕首。

  匕首看起來并不太新,上面還有一些銹跡,在這暗黃的燈光下,也發著暗淡的光。

  無論是多么暗淡的匕首,都是可以殺人的!

  燕飛只是瞧了一眼顏老六手中的匕首,心中不免苦笑:“沒想到會死在這么一個敗類的手上!”不過他更加同情的是這具身體的主人“顏小虎”。

  要死在自己父親的手里!這對任何人的來說,滋味一定不好受!

  顏老六的眼睛里充滿了堅定,他緊緊地攥著匕首,這模樣就像是在集市上看上了一大塊豬肉一樣,他一定要將這塊豬肉買下來,

  也正如他現在一定要親手殺了自己的兒子!

  顏老六沒有說任何話,突然舉起匕首向著燕飛的咽喉刺了過去。

  可就在匕首要刺進咽喉之前的那一剎那,“嘭!”的一聲響突然響起。

  燕飛本已準備要接受這荒唐的命運,卻被這一道聲音驚的睜開了眼睛。

  顏老六手中的匕首掉在了地上,自頭上留下的血將他整張臉都染得血紅,然后他整個人就突然趴在了燕飛的身上。

  顏老六的身后,剛才如蝦米一般蜷縮在地上嘔吐的女人正舉著一塊石頭站在那里。

  她整個人恐懼著,顫抖著,眼睛里卻流露出和顏老六剛才一樣的堅定。

  顏老六要殺他!這女人要救他!

  那女人愣了一會兒。她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做出這樣的事兒,片刻之間,她眼睛的恐懼,懦弱都神奇般的消失了。

  她拉起倒在燕飛身上的顏老六,又將燕飛托起,背在自己的身后,往屋外跑去。

  深夜的月更暗淡,月光更詭異,燕飛被這女人背著跑出那間簡陋的竹屋,跑出那個破舊的院子,穿進了一條巷子,穿過了半個村子。

  已是深夜,燕飛看出他現在所在的這個村子并不算太大,這村子被南北高山圍繞,夜風中帶著幾分凄涼,正是夏季!這樣的村子與世無爭,本是他最喜歡愿意待的地方。

  可現在他腦袋里一片混亂!自己正被一個母性泛濫的女人背著逃命。

  他很久沒有被感動過了!

  可剛才這女人的所作所為,令他感動,感動這個世界上母愛的偉大!

  這女人單薄的身體竟有這等力氣,背著他幾乎走出了三四里遠的村子,他們在一處道觀前停下了腳步,這道觀就在村東的盡頭,觀前有兩個柏樹,茂密的樹蔭幾乎將道觀的觀門給遮蓋了去。

  這女人沒有刻意要來到這里,她太累了,累的倒了下去,昏了過去!

  燕飛也被扔在了地上!除了他身體不能動彈之外,他的神識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看著眼前趴在地上這位女人,燕飛忽然覺得她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喂!”

  燕飛沖著那道觀喊去,自口中發出的聲音已開始清晰了起來。

  “喂?開門!”

  燕飛叫了幾聲,就聽得道觀內傳來了腳步聲,隨著門戶打開,只見一名藍衫道人斜著膀子走了出來,這道人走路歪歪斜斜,竟是個跛子。

  藍衫道人挑著一盞燈籠,歪歪斜斜的走到了他們面前,瞧見地上躺著兩個人影,訝異道:“呀!這是從哪里爬出來的啊?”

  燕飛等著道人走近,才看清他的面貌,兩撇山羊胡子,一對滴溜溜亂轉的豆粒小眼,樣貌滑稽可笑,若不是他披著一身道袍,還真像流蕩在街頭的混混。

  燕飛沖著他,低聲道:“救命!”

  藍衫道人沒想到這孩子還能說話,附耳蹲下身子,問道:“你說什么?”

  燕飛提高音調,道:“救命!”

  藍衫道人打著燈籠照著他的臉,上下瞧了幾眼,怪道:“你這小子生的眼熟一些!呀!你怎么穿著一身死人的衣服?難不成你真的是從哪里爬出來的?”

  燕飛苦笑著搖頭,道:“道長,無量天尊,救人吶!”

  藍衫道人側著身子又瞧了幾眼燕飛,確定了他是活人,才松口氣,才打著燈籠照著昏過去的那女人,也看了幾眼,嘴里嘟囔著:“這女人看起來也有些眼熟。”說著將燈籠往腰間一掛,雙手一伸,一把抓住一個,提小雞般的將二人抓起,歪歪斜斜的往道觀回去。

  燕飛倒是一驚,這位藍衫道人,長相古怪,打扮古怪,本以為是個蒙混的道人,沒有想到這道人竟然有些修為,單是這單手提人,就足可看出這道人修行多年!

  ----

  道觀里面也和它的外表一樣,簡單樸實,里面除了一座主觀之外,就只有兩處偏房!燕飛被藍衫道人直接提到偏房內,被丟在了床上,那道人看也不看就提著那女人去了另外一間偏房!

  燕飛雖然擔心那女人的傷勢,可他并不擔心她會在這里出事!藍衫道人看起來比任何人都像壞人,燕飛卻認為,比任何人都像壞人的人大多數都不是壞人。

  他現在要坐的并不是擔心那女人,而是趕快適應這具新的身體!

  ----

  當清晨第一縷陽光照射在燕飛身上的時候,燕飛整個人都沐浴在陽光里!

  《小三清》是玉清門修仙的調理法決,以他近乎千年的理解與參悟,一夜時間,也足以讓他適應此刻的身體!

  燕飛除了走路還不算穩,倒也和一個正常人沒什么差別。

  嗖—嗖—嗖---

  燕飛剛下床走了幾步,院中一道道破空聲就傳入耳中,是劍聲!這聲音熟悉親切,比聽見心儀女人的歌聲還要動聽,他不由地走出了房門。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