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10:46:57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末世之異能使者
  4. 第一章 舞會上的彗星

第一章 舞會上的彗星

更新于:2018-03-18 15:54:57 字數:2134

字體: 字號:
  PS:本章是重寫的,前面的忘記做鋪墊了,沒有鋪墊,突然出現喪尸是不是有點太唐突了?

  12月20日。天朝,西陽省,天津市。

  “納尼?!”看到走廊上的海報,唐偉晨幾乎叫了起來:“晚上又有舞會!還要全體師生一起去!”

  對于跳舞神馬的,唐偉晨是一竅不通。更別說是在什么舞會上跳舞了。可是,他作為學生代表,不能不去。

  看來,今天晚上注定悲劇了。

  晚上六點多,會場已經達到了1萬多人,整個天津實驗大學,恐怕也只有唐偉晨沒來了。

  “我宣布,天津實驗大學慶祝舞會,現在開始!”隨著胖子主持人沒營養的開場白,舞會開始了。

  后臺。

  “我靠!唐偉晨怎么還沒來!馬上就輪到他講話了!”一位滿臉長滿絡腮胡的大叔道。

  “主任,我…我也不知道啊!”胖子主持人也急切地說道:“要么,換個人得了?”

  “哼哼!你以為學生代表有那么好當嗎!”被胖子主持人稱為主任的絡腮胡大叔道:“趕緊去給我找!”

  此時的唐偉晨,其實就躲在后臺的草叢里。

  “好險!”唐偉晨道:“差點就被發現了。”說罷,便從草叢里走了出來。天底下,總是好事壞事各一半的,胖子主持人也來到了這里。“好小子!”胖子主持人一臉壞笑:“你原來在這!趕快和我去后臺!”主任交給他的任務總算完成了!

  “誒誒,朱處長…不要啊!”唐偉晨剛想逃跑,又被拽了回來。

  晚上七點。一系列的表演過后,便是跳舞的時間。在跳舞時間之前,還有一個小插曲,那就是學生代表致詞。

  被拽回來的唐偉晨,就這樣被趕鴨子上架了。

  “下面有請我們的學生會代表——唐偉晨同學向大家致詞!鼓掌!”在主持人的推搡下,唐偉晨尷尬的走上臺,說了聲千篇一律的話后,便開始了他那不堪入耳的致詞。

  “各位同學,大家好!……我是學生會代表唐偉晨!這個學期,想必是很有意義的……”唐偉晨剛說完第一句話,便停了下來,注視著天空。

  “為什么不讀了!”主持人一臉的焦急。

  “彗星!”不知是誰喊了下來,使全場1萬多人都注視著漆黑的天空。

  天空上,一道黃色的光朝西邊劃過,使漆黑的天空上也多了幾分色彩。

  “不應該啊……”之前也沒做報告,怎么會莫名其妙的有顆彗星?而且似乎速度比平常的彗星慢了那么幾分。學天文的唐偉晨有點站不住了,把話筒朝主持人一丟,便向學校的天文臺走去。

  “誒誒!你…你干什么!”主持人盡力阻止唐偉晨。這次,他可沒有成功。

  彗星的事,不止唐偉晨一個人納悶。這個問題,竟難倒了天朝國家級天文臺的那些大佬們。天朝首都——京都天文站。

  “怎么回事?”剛打了一下瞌睡的天文站站長杜秋峰見助手把自己叫醒,很是不高興。

  “站…站長大事不好了!有…有…有一顆彗星莫名其妙的脫軌,像我們京都…砸來了…!”助手說起話來有點語無倫次。

  “什嗎?”杜秋峰以為自己聽錯了,挖了下自己的耳朵問道。

  “是真的!您看!”助手焦急的指了指衛星觀測圖:“那顆彗星離我們這只有3979公里路了。按照它的速度,還有最少3個小時時間,就可以抵達京都。”助手一邊翻研究人員的報告,一邊道:“估計降落地點在京都市南粵區科興油庫。”哪里不砸,偏來砸油庫!

  “我草!”很少罵粗口的杜秋峰迫不得已的罵了句粗口:“怎么辦?”

  “只有把有所有人都撤出來才行。要么就搬油。”助手不假思索的下了一個結論。

  “哼!搬。說的倒好。你能在3個小時內辦完幾千噸重的油,我就把這頂官帽讓給你!”杜秋峰馬上否定了助手的觀點。

  “那么,只有撤離了。”助手道:“要不要通知軍方呢?”

  “你說呢?”杜秋峰用嘲諷的眼神看了助手一眼。

  看了杜秋峰那犀利的眼神后,助手知趣的走出了杜秋峰的辦公室。

  “記住!要快!不能有傷亡!”一句告戒的話語從杜秋峰的辦公室里發出。助手再笨也知道,這句話是說給他聽的。

  此時,天津實驗大學的天文臺上也發生了類似的對話。

  “什么?只有三小時了?”唐偉晨聽了教授的報告后,大吃一驚。趕緊掏出手機,打電話給在京都當上校的爸爸。

  “兒子,是你啊。什么?怎么會?”唐偉晨的爸爸唐霖聽到這個消息后,很不以為然。可在這時,杜秋峰的助手破門而入,告訴了唐霖。唐霖的表情馬上陽轉陰。

  “嗯,我知道了。”說完,唐霖掛了電話。對自己的警衛說:“你去叫吳忠孝帶一個旅去科興油庫,撤離群眾。

  誰也知道,砸到油庫的傷害不堪設想。

  晚上八點,離彗星砸油庫還有53分鐘。

  “請群眾們趕緊撤離房屋,至于爆炸的損失,由政府來賠償。”吳忠孝拿著大喇叭使勁喊。

  到底還是命比錢重要,一個個人像潮水般從居民樓里涌出來。

  還剩下30分鐘。

  這30分鐘,唐偉晨他們也時刻注意著京都這邊的消息。天知道彗星會不會有落差。因此,吳忠孝他們帶著群眾退到了油庫方圓3千米之外。

  20分鐘。

  10分鐘。

  5分鐘。

  這五分鐘內,唐偉晨他們和天文站的那些大佬們也沒閑著。那里幾疊草稿紙瘋狂的計算彗星的數據。

  1分鐘。

  天底下總是好事壞事各一半的,這次,人們撞上了好事。

  半分鐘。-------------------------------------------------------------------------------------------------新書各種求啊!!!(大家猜猜撞上沒)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