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46:46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貓大俠
  4. 第四章 貓的目光

第四章 貓的目光

更新于:2018-03-16 08:30:03 字數:3219

字體: 字號:
  陰三無奈至極的看著身后跟著的黑貓,這是真打算跟自己一同去捉鬼了。對此陰三是一萬個反對的,貓這種動物陰氣極重甚至一些厲鬼可以借助貓的身體,在短時間內實力翻幾倍。更重要的是這是冷冰冰家的,別看冷冰冰只是刑警大隊的一個隊長,陰三可是知道冷冰冰的來頭可是很大的。還有就是今天碰見的那個美女,這更是關系到自己今后的幸福的。

  帶著貓去捉鬼很危險,但是不帶它去,這貨說不定給自己用點小絆子,那自己如何追美女呢?

  人有的時候就是這么奇怪,艾薇兒對陰三一點感覺都沒有。陰三倒是先入為主的認定了艾薇兒是他未來的女朋友。好像感覺艾薇兒一定會被他追到手一樣,讓人感覺有點莫名其妙。

  走進了陰三的家就跟走近了雜貨鋪一樣,一箱一箱的黃紙堆積在墻角,廚房里面還有很多的糯米,墻上掛著不少的陰陽鏡、桃木劍、金錢劍、銅鈴等等許多的東西。

  還有更多的奇奇怪怪的東西,看著像是法器。不過那些東西蕭樹就不認識了,蕭樹最多也就是在電視上見過這些常見的。至于其他的蕭樹都想不出來這些東西有什么用。

  在一件背陽靠陰的臥室改造的房間中蕭樹看見了一尊金身塑像,只是這塑像既不是捉鬼的祖宗鐘馗,也不是什么史書上捉鬼大師一類的人。這居然是一尊——閻羅王!!!

  蕭樹這下是真被整懵逼了。捉鬼的不拜鐘馗也就罷了,你居然拜閻羅王,這要是真的給拜的通了靈。這尼瑪是要讓閻羅王招你進閻羅殿吧!

  陰三收拾好東西就打算拜一拜,這是陰三的習慣,這捉鬼畢竟不是普通的工作,說不定那天就丟了性命。還是拜一拜心安理得。

  蕭樹在門口看著陰三面容嚴肅,點上香燭誠心的三叩拜。

  不知道怎么的,當陰三叩拜完站起來以后蕭樹突然感覺到陰三的氣勢變了許多,不再是一副**絲的模樣。有那么一定點仙風道骨的氣勢。

  “行了走吧!”陰三看著發呆的黑貓叫了一聲。出了門口陰三就想讓這黑貓回去,要是這貓受了傷冷冰冰絕對會找自己算賬的。只是該怎么跟這貓說呢?

  難道要直接說...。

  “哈!嗚呀!”陰三就這么站在門口,沖著蕭樹擺一些張牙舞爪的動作,好像是要嚇走蕭樹。只是這些動作怎么看起來都像是那么的.。。二呢。

  “..。。”果然還是一個逗比。

  “我擦瘋了吧!”陰三瞧見眼前這只黑貓眼中那鄙視的眼神,頓時噎住了。自己這是被一只貓給鄙視了,陰三敢打包票這絕對是鄙視,赤裸裸的鄙視。自己被一只貓鄙視了。

  蕭樹朝著樓下走去不再理會這逗比,樓下那個婦人正不安的坐在自己的車上,剛才家里的傭人又打電話來了,自己老公居然想要跑出來找什么孩子。婦人感覺自己老公這一定是中邪了。

  看見陰三下來了婦人趕忙的開車門請陰三進去,根本就沒在意蕭樹的存在。

  蕭樹一看這還行,捉鬼還沒見過呢!說什么也要跟著去,趁著陰三還沒上車,蕭樹直徑的跳進了副駕駛的座位。趴在上面就這么直勾勾的盯著陰三,那意思就是:這是老子的座位。

  開車的司機瞧了蕭樹就不再關注,這車又不是雙人座位的敞篷,坐上四五個人絕對沒問題。再說他就一開車的司機,該怎么辦還是看老板娘的意思。只是蕭樹明顯的從這司機眼中看出來了‘麻煩’的意思。

  婦人也是摸不著頭腦,這貓明明是別人家的怎么會跟著陰三呢!有些為難的看著陰三:“陰先生這..。。?”

  看這架勢黑貓是跟定自己了,陰三也沒什么辦法。只能道:“跟著就跟著吧!”陰三此時面容糾結的跟吃了屎一樣,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

  蕭樹趴在副駕駛的座位上通過車上的后視鏡看見婦人脖子上趴著的小鬼好像對陰三很感興趣,此時已經從婦人身上下來了,正好奇的打量著陰三與自己。

  通過后視鏡琥珀一般的貓眼與小鬼冷意森然的如同鬼火一樣幽綠對視在了一起。

  ‘嗚哈’這小鬼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沖著蕭樹就是一陣的鬼哭狼嚎。只是蕭樹卻感不到多少的害怕,這大白天的,身邊還坐著一個捉鬼的自己怕個屁。蕭樹甩都不甩這小鬼,到現在路上蕭樹都不知道觀察這小鬼幾遍了,心里也沒什么恐懼感。

  鬼之所以可怕,是因為它們看不見摸不著,突然冷不丁的出現在人們眼前這才被嚇到。就跟看鬼片一樣,通過音樂氣氛的渲染大家明明知道鬼下一秒就會出現,但是配著那突如其來的音效還是會被嚇到的。

  不過這些計量在蕭樹這只貓眼前全都失效了,蕭樹也沒什么感覺害怕的了。

  任憑那小鬼怎么鬼哭狼嚎,蕭樹就這么直勾勾的與之對視。偶爾被吵的刺耳的不行這才彈彈耳朵。坐在后排的陰三只是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勁,尤其是那只黑貓的眼神,只是現在沒開眼沒開靈看不見鬼也聽不到,只是暗自的警覺起來。

  看見陰三那警覺起來的眼神,但坐姿還是一副懶散的樣子,蕭樹暗自點頭心道;這家伙看起來也不是草包。

  可能這小鬼自己也覺得嚇唬一只貓也是沒什么意思的,就停止了嚎叫。讓蕭樹的耳朵得到了解放,只是這小鬼看起來也不是什么安生的孩子,這個熊孩子一個,盯住了自己眼前的陰三。

  心中樂了起來,蕭樹躺在副駕駛座為上,腦袋正好擔在車擋位的后方,看著這小鬼怎么整陰三。

  只見這小鬼光著屁股在陰三前面左看看右看看,好像是陰三臉上有花一樣。

  蕭樹也是納悶這是看毛呢。于是也就盯著陰三仔細的瞧了瞧,這陰三也就二十來歲的樣子整個人長得算是比較清瘦,也不是多的帥氣,最多算是比較清秀的一類。只是這小鬼在看什么?

  陰三此時是坐立不安,被一只貓盯著左看右看的總讓陰三有種心中發毛的感覺。而陰三旁邊的婦人此時正魂不守舍的看著車窗外飛馳而過的景色。眉宇間有些許的憂愁,沒注意到這邊的情況。估計心里在想這陰三到底行不行的問題。

  很快蕭樹的疑問就得到了解答。光屁股的小鬼盯著陰三舉起了右手,只是有些搖擺不定,好像在思考到底是扇臉還是來一記老拳或者是來一腳的好。最后把目光放在了陰三的雙腿之間。

  陰三這小子此時正懶散的坐在車座上,雙手隨意的插在褲兜里面,雙腿也是敞開著,是離這小鬼最近的地方。

  就見這小鬼放下了慘白的手,轉而抬起了自己的腳...。

  ‘這家伙要受苦嘍!’心底幸災樂禍一聲,這么喜聞樂見的事情讓蕭樹的嘴角露出明顯的笑容,這笑容正好被陰三瞧見了。而心底那不好的感覺越來越近。

  “停下車。”這一句話讓車內的氣氛頓時頓住了,說話的不是陰三而是一直坐在陰三身邊的那個婦人。

  司機找了一個地方停下了車,而那個小鬼也不知道怎么了。可能是趴在這個女人身上出來的,也就在車里面才會下來,這女人打開車門的時候小鬼從蕭樹眼前消失了再出現的是有已是從前那個姿勢出現在婦女的后背雙臂緊勒婦女的脖頸。

  婦人有些焦慮的說道:“不好意思陰先生我去上趟廁所。”說完就急忙忙的走掉了,看來是很急的那種。

  ‘好戲就這么沒了。’蕭樹心中有些不岔卻也沒辦法,只能百無聊賴的看著車頂發呆。然后一個頂著黑眼圈明顯精神不振的臉出現在了蕭樹眼前,這是那個司機。

  可能這司機近幾天陪著老板娘跑了許多的地方,明顯看出來很是疲憊。剛才蕭樹沒仔細瞧,現在一瞧,這司機的皮膚焦黃焦黃的眼中帶著大量的血絲,眉宇間還帶著深深的疲憊。一看就是很長時間沒有休息好了。

  就這樣子還開車出人命怎么辦?這是蕭樹的第一反應,不過想到這一路開車挺穩的也就放心了。

  “先生你這貓養得好啊!”司機贊嘆了一聲。

  “呵呵。”陰三只是在后面笑了一聲卻沒多說話。其實心里早就開罵了;你妹的真沒眼光,像我這種個人怎么會養貓?

  蕭樹也是瞪了陰三一眼心道:我會是這家伙養的?你還真是眼瞎。

  司機好像是沒察覺到,滔滔不竭的說道:“你是不知道,我老板家也養了這樣一只黑貓,整天一驚一乍的跟個神經病是的,有時候來了脾氣還撓人,也不知道怎么的這幾天那黑貓瘦了不少還有..。。”還沒說完這電話就響了起來,司機只好住了嘴,掏出電話看見來電的人的時候眉頭明顯的皺了一皺,而后下了車接電話。

  這司機就在車子外面接通了電話,這車雖然不是法拉利、布加迪這樣的頂級汽車但起碼也是有幾百萬的樣子,隔音還是很好的。只是這司機忘了,貓的耳朵可是很靈的。

  聽著電話里的對話,蕭樹露出了莫名的笑意。瞧著陰三的眼光充滿了同情。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