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16:29:25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戰武紀
  4. 第二章 洛河城

第二章 洛河城

更新于:2018-03-16 16:06:16 字數:3244

字體: 字號:
  一陣光芒蕩漾,微有一些失重的感覺,好似坐電梯一般,數秒鐘后,光點散落,陳濤重新恢復了視覺,眼前的景物煥然一新,他已經不再房間中,而是來到了巨大的廣場上。

  這是一個長寬萬丈的巨大廣場,地面是由超過鋼鐵強度千百倍的黑曜石切成,光潔平整,可以照出人影來,上面刻畫著銀色線條,彼此交錯,構成繁雜的特殊法陣,振幅穩定通往現實的通道。

  在廣場中央,有一座六面菱形石碑,高達百丈,巍峨直沖天際,火紅如血,那便是不可思議的復活石。

  如果在蒼荒界意外死亡,復活石能冥冥之中召喚魂魄,爾后使人重生復活。

  當然,復活石神奇,也不是十全十美,復活只是相當于塑造死亡前的身體,假如自身擁有某種疾病,重生后依舊存在,故此復活石不能抵擋自然死亡的法則。

  而每次復活又是一次全新的開始,會讓武者的功力全然消失,縱然是巔峰強者,再輝煌的傳說也會變成昔日黃花,不復存在,想重新變成眾人矚目的存在,唯有乖乖重頭修煉,這比散功重修還殘酷,至少散功后,之前的堅韌身體還在。

  縱然有復活石存在,擁有重新來過的機會,不過在武者為尊的世界里,失去自身實力比死亡更難受,沒有誰愿意隕落。

  何況一些特殊的地域和秘境中,存在吞噬魂魄的妖獸或者鎖住魂魄的法則,如果魂魄不能回歸復活石,將不能復活重生。

  不過那些特殊的地域和秘境里,存在誘人的寶藏,風險往往意味著高回報,故此很多人明知會真正死亡,也不惜一切的往里面鉆。

  復活石除了聚魂重生的作用外,還是溝通現實世界里傳送石的媒介,原本洛河城是洛河邊的一處荒原,隨著日益倍增的人涌入,漸漸發展成一座城市。

  如今,這座城市縱橫百里,建筑風格與現實中高樓密布的鋼鐵森林截然不同,到處可見類似于東方古國的建筑,樓臺林立,一座座宏偉的大殿以復活石為中心蔓延,一眼望不到邊,鳥語花香,綠蔭成林,藍藍天空中漂浮著幾朵白云,微風吹拂柳枝。

  “好清晰的空氣,沒有一丁點工業污染的味道!”陳濤深吸一口氣,一絲絲泥土的芳香進入肺腑中。

  這里的環境相比地球簡直是天堂,能使人長壽,難怪那么多人人樂此不疲的到這里來試煉,甚至有些人完全放棄地球上的生活,定居在此。

  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每個人都希望獲得更好的生活質量!

  “我應該早幾年來啊!或許我現在已經成為名動一方的強者,在蒼荒界里,只要有足夠的實力,一樣可以讓爺爺無憂無慮的安度晚年!”

  陳濤突然發現以前思想太過古板,只知道埋頭苦干,不知變通,從前那些虛擬游戲的職業玩家都能夠靠著自身技術養家糊口,何況蒼荒界是一個真實的世界。

  這也不能怪他,畢竟當初家中變故,他只有十二歲,精神力不足,還不能穿越到蒼荒界,生活的壓力驅使他只能靠著賣苦力生存,勉強的維持生計,等年齡再大一些后,生活已經形成了一種慣性。

  陳濤四周不斷有光華乍現,每時每刻都有無數人來往兩個世界中,時而有人極其法器或者靈獸坐騎,騰空而起,直沖天際,有個別實力高深者,直接腳踏虛空,以純粹的肉身飛行。

  “終有一天我也能夠做到!”陳濤握緊拳頭道。

  虛空飛行,自由翱翔,只有武將以上的強者才能做到,用自身的力量擺脫天地法則的約束。

  整個洛河城人來人往,熱鬧非凡,一片錚錚向榮,充滿了朝氣的景象。

  “喲……我沒有眼花吧?這不是金鉆王子嗎?想不到你也來蒼荒界了!”一個十七八歲少年身穿絢麗的銀色盔甲,滿頭飄逸的黑色長發,模樣俊秀,騎著火蹄獸從遠方如風一般奔來道。

  “金鉆王子?這是何解?”旁邊的胖子高凱不明的問道,一張一合的嘴巴,讓下顎的肥肉激顫。

  “他可是砌磚弄土的好手,傳說蓉城竣工完成的世界第一高樓有他的一份功勞,沒有金剛鉆,別攬瓷器活,這樣的瓦匠人才現在可不多了!”那少年繼續調侃道。

  “雖然勉強,但也有幾分道理!”高凱點頭道。

  “瞧你一身破破爛爛的,跟要飯的乞丐簡直沒有什么區別,才一陣子不見,沒想到你混得如此的慘,我都不意思說認識你了!”

  “莊志明,大路兩邊,各走半邊,你大可以裝著不認識我!”陳濤沒有在意,眼前的家伙還是一如既往的討厭。

  “怎么說我們從小便是同班同學,那種事兒我可做不出來,何況國小時我曾經落水,你救過我一命,我莊志明光明磊落,忘恩負義的事情更是做不出來!”莊志明虛偽的說道。

  “莊少義薄云天,整個洛河城誰人不知,誰人不曉!”高凱應和道。

  “那是當然!”莊志明大笑道,“陳濤,既然我們是十幾年的同窗,不如你跟我如何?保準你吃香的,喝辣的,功法丹藥美女應有盡有!”

  拋棄自尊,搖尾乞憐的給人當狗么?

  陳濤冷笑,“我是苦勞命,只喜歡用自己的雙手去爭取想要的一切,阿諛奉承的活干不來,你還是找別人吧!”

  陳濤拒絕,莊志明沒有感到絲毫奇怪,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如果陳濤答應下來,那他便不是陳濤了!

  “金無足赤,人各有別,我也不勉強你,不過你對我有恩,你這副落魄鬼樣,瞧得我心酸,這把玄冥重劍是深海玄鐵打造,吹毛斷發,無堅不摧,更是經過三年的地煞冥氣的錘煉,已是難得的極品法器,我把它送給你防身,免得受人欺負,至于這瓶上品聚氣丹,雖然不值幾個錢,卻正好適合你這樣的新人開辟丹田氣海,鞏固根基!”莊志明財大氣粗的說道。

  “古有滴水之恩以涌泉相報,今有莊少饋贈重寶給恩人,勢必會成為洛河城中的又一美談!”高凱贊美道。

  蒼荒界中的器物分為利器、法器、寶器、靈器、天器、圣器和傳說中的神器,每個層次又分為下品、中品、上品和極品;而丹藥同樣分為凡丹、寶丹、靈丹、天丹、圣丹和神丹,也有下中上和極品四等。

  聚氣丹只是普通的凡丹,除了聚氣之外,沒有其他神效,一般只有武生才服用這樣的丹藥。

  玄冥重劍有三百五十六斤,莊志明具有六重武士的實力,盡管沉重,但運轉真氣,提著也不吃力。

  莊志明順勢把劍朝著陳濤扔了過去,陳濤伸手一抓,臉不變色的把玄冥重握在手里,同時還輕松的接到了裝著聚氣丹的青色瓷瓶。

  “好大的力氣!”高凱不禁驚嘆道。

  “那么重的東西也能接得住,這怎么可能?”莊志明不敢置信的吼道。

  陳濤全身上下沒有開啟一個氣門,還不是具有真氣的武者,能動用的只有純粹的肉體力量。

  莊志明故意拿出玄冥重劍,原本想讓陳濤出丑,但被陳濤輕描淡寫的化解了,心里有說不出的滋味。

  賠了夫人又折兵,這買賣做的不是一般的虧!

  雖然莊志明和陳濤是十幾年的同窗,但是兩人平時不是一個圈子里的人,基本沒有什么來往,他對陳濤的了解太少了。

  陳家是傳承千年的武學世家,幾乎每一代人都擁有天生神力,陳濤也不例外,不然九歲那年他也不敢在波濤洶涌的嘉陵江營救莊志明。

  而這些年干的又是體力活,同時不論寒冬還是酷暑,每日修煉太極拳已經成為一種習慣,隨著年齡的增長,天生的力量日益劇增,雖然不能力拔山河,但力舉千斤還是能夠做到的。

  “哎……重劍法器?聚氣丹藥?想不到堂堂莊家五少爺,蓉城騰飛集團的公子的命,只值這點錢!”陳濤嘆聲說道。

  “陳濤,你說什么?”莊志明笑容消失,整個臉一下子陰沉下來。

  “你不是想報答救命之恩么?沒有神器,靈器也行啊!這種不值錢的垃圾虧你好意思拿出來,也不知道是你的命賤不值錢呢?還是你人窮拿不出好東西?沒有那個資本,就莫要裝逼!”陳濤不快不慢的說道。

  “竟敢罵莊少命賤,簡直不想活了!”高凱打抱不平的說道。

  “妄我一番好意,陳濤你卻不知好歹,不過我莊志明也不是小氣的人,看在多年同窗的份上,只要你向我磕頭道歉,我可以饒你不死!”莊志明厲聲說道。

  “你剛才真的是好意么?你的那些把戲,你我心知肚明!”陳濤冷笑道,“跪地求饒,你就是這樣報答恩人的么?早知道你是白眼狼,當年就不該救你了!”

  “你跪還是不跪?”莊志明隨后玩味的接著說道,“你應該還沒有去復活石滴血烙魂吧?現在被我宰了,可不能復活,就算你能復活,我也有一百種方法在這個世界上消失。”

  隨著蒼荒界的開放,武士便能輕易躲避子彈,武將能抗衡炮彈,武侯可以再核彈中生存下來,實力為尊的時代,現實中的法律秩序在蒼荒界中已經漸漸崩潰,一切都是拳頭大的說了算。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