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9:22:4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修羅魔尊
  4.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于:2018-03-18 21:54:44 字數:2066

字體: 字號:
  在這片大陸的偏遠之地,小小的村莊在夜色中更顯安寧,四周有山的保護,水的呵護,就像還在襁褓中的嬰兒。

  然而一個小小的身影偷偷摸摸的從村子里溜了出來,這個身影看上去只有七八歲的樣子,。寧靜的夜空依舊,星光點點,微風吹起,風中卻帶上了絲絲血腥。就在此刻他的命運齒輪開始轉動。

  天微微亮時,小小的身影又溜回了村子,這時一切的一切都還很寧靜。突然“啊”的一聲打破這寧靜而安寧的一切,眾人到時,就看到村子里的祭臺上有十幾個小孩的尸體,個個慘不忍睹······

  當小小的他出現時,黑色的碎發下精致的小臉沒有一絲表情,黑眸更是平淡無波,所有的人都避如蛇鼠,他們的眼睛里閃著莫名的恐懼和不安,突然一個大漢沖了過去,抓著小孩的頭發說:“是你這個惡魔干的吧,我就知道有你在我們就不得安寧。打死這個小惡魔。”

  “對,打死這個惡魔我們就能得到我們應有的安寧。”人們開始附和起來,心中的恐懼卻強加到這個小小的孩童身上。“就是,沒有他我們就不會發生這些事了”“就是,當時就不應該撿他,哼。”“就是要不然安奶奶就不會有事的。”······

  “夠了,我走但我要再看看我奶奶。”“切,要不是你安奶奶就不會死,假惺惺。”

  男孩對這一切似乎已經習以為常了,他低著頭走出人群,但年僅七歲的他還不能很好的掩飾自己的情緒,由于他低著頭,沒有人看到他眼眸中閃過的恨意。

  很快他走到一個土堆旁,慢慢的跪下,眼角淚水滑落,沒有了在眾人面前的偽裝,就像個受了委屈的小孩。他心底暗暗的發誓:若我將來有實力時,定讓欺我辱我之人付出代價,若天犯我,我便反天,若地逆我,我便逆地,若命運要我落魄,我便扭轉命運之輪。

  突然腦中出現了一個滄桑的聲音:“孩子,來這里我會讓你擁有你想要的東西,來這里我給你強大的實力,我讓你成為強者。”“你是誰。你在哪里。你很強嗎。你有教我的資格嗎”語氣依然平淡無奇,但緊握的雙手和眼底的警惕也已經出賣了他。“呵呵,孩子你是個奇才,孩子你的舞臺不能是這里也不會是這里,將是世界,孩子外面世界很精彩,你不應該拘泥于這地方。”“我明白了,我不會留在這里。但我沒必要去你那里吧。沒有你我也會是強者。”“唉~~孩子,七年后去離影學院,那里會讓你變強。孩子你的名字是陌千痕。”“你知道我是誰嗎?喂,你是誰啊”男孩沒有再聽見那個蒼老的聲音了。

  然而他卻不知另一個地方,一個男人看著這一切。

  不一會,男孩笑著站起來走出村子,笑的很無力,蒼白,走到一個偏僻的小路上,很快走到一快石頭邊上,向石頭后面摸了摸,然后拿出一個東西,那是個小小的銀色指環,樸素平淡,但仔細感受便會感受到細微的魔法元素,他戴上指環,指環好像有意識的縮成他可以戴的大小。突然銀光一閃,一把鋒利華美的匕首出現在了他的手中,匕首上血紅色的花紋,鮮艷耀眼,寒氣逼人。

  他拿著匕首走進森林,整整三天,身上的衣袍已是破爛不堪滿是血色,眼中有著不可抗拒的王者氣勢,然后倒地昏睡在那里。突然森林周圍的玄力和魔法元素開始瘋狂凝聚在他的身邊,他的身體也猶如饕餮般貪婪的吸收著。一個身影突然出現,墨黑色的衣袍遮住了男人的面孔,只剩下一張緊抿著的蒼白的嘴唇,在他身上快速點了幾下,他的身體就停止吸收,男人抱著男孩飛快地離開了,很快他們就出現在一個竹屋前,進去后只有一個天然的綠色水池和一些簡單的竹制家具。

  男人把男孩放入水中后池水的顏色就開始變淡,然后就開始沒有形象的抱怨道:“靠,真是怪物,嗚嗚~~陌大人,我要回去啊,快接這個小怪物走吧。我承受不起啊嗚嗚~~陌大人,你家專產怪物的嗎?才剛剛覺醒玄力和魔法就這么大動靜嗚嗚人家不活了。”

  抱怨完后就整理了下黑袍就看見那綠色的池水已是清澈見底。在別人看來她在看著池水發呆,其實心底好像有一個小人的心口在滴血的說:嗚嗚我的靈池就這樣沒有了,陌大人我要你賠償我身心受到的損失和打擊。

  “那個,你是誰。”在他還在發呆時陌千痕已經醒了并換掉了身上破爛的衣袍。

  “咳咳別管我是誰,但你要知道我不會害你。否則你就不會在這里了。”“你是那個人,呵,我不是說我自己也能變強嗎,不過可以告訴我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是什么,我都不清楚。”“呵呵孩子現在你還不能知道太多,否則后果不堪設想。但你要知道我不會害你的。七年內我要你用除玄力魔法外的任何方法打倒我,當然我也不會用玄力和魔法的,哦對了你還是可以修煉玄力和魔法的。加油,孩子我等你,還有叫我焱”

  就在這是陌千痕忽然躍起向他沖來,他僅僅只是一閃身就壓制住了男孩“呵呵,孩子第一次,加油,速度不行,力量不夠,韌性也不夠。”“切,沒臉見人的老頭。”若能看到焱的臉的話一定會看到他抽搐的嘴角“孩子,要尊老明白嗎”“呵老頭你有見過惡魔尊老的嗎?”“孩子,你所知道的惡魔只是人們片面的看法。好了今天你先休息,明天還有事。”“哦,對了打贏我有獎勵。”

  夜晚,淡淡的月光撒下,天空點點星光,焱已褪去黑袍靜靜地站在那里,手中有一朵妖艷的花,俊美的容顏,墨發也在空中飛揚,藍眸中閃著淡淡的憂傷。慢慢地眼角滑下一滴淚。花也迅速枯萎······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