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57:14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殺手房東美房客
  4. 第二章 新工作

第二章 新工作

更新于:2018-03-17 09:53:39 字數:2593

字體: 字號:
  請收藏,投票,放進你的書架,假以時日,必可看到一本解悶的讀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天。

  “叮咚——”門鈴響了第十三次,葉晨才睜開惺忪的雙眼。

  揉著視線模糊的眼睛,葉晨看看屁股底下,自己昨晚竟在沙發上睡著了,這寂寞的別墅,沒個活人還真是容易睡著。

  “叮咚——”又一聲門鈴響起。

  “來了來了。”葉晨打開門,眼前突然一亮;黑絲襪,超短裙,黑長發,翹鼻子小嘴巴,瓜子臉尖下巴,好一個美人。

  她雖然帶著大墨鏡,但葉晨感到了一雙無形的碧波,想必她的眸子動人既誘人。

  “你好,我叫葉晨!今年26歲,昨天剛在網上發布了房屋招租信息,24小時方便開機!”葉晨嘴巴跟機關槍似的啰里啰嗦一大堆,惹得那美人撲哧一笑:“我知道啊,大哥,今天看了你的招租信息,我是來招租的沒錯,不過你能先穿好衣服么?”

  “先進來,進來再說啊。”葉晨的臉頓時變成大灰狼,朝她招手。

  “還是別了,你不穿衣服,我可不進去。”美人并沒有因為別墅的豪華而忽略防備,如果這里不是治安優秀的繁華區,美人更加不會這么自然的和他對話。

  穿好衣服的葉晨心情澎湃的來到門口,將美人請入房內,然后泡上一杯綠茶送給她,最后伸出手,說道:“你好,我叫葉晨,今年26歲。”

  “我知道啦。”美人也伸出手,笑道:“李艾琳,25歲,可以叫我小琳。”

  “李艾琳?好好聽的名字。”葉晨摸著她軟又滑的手,開朗的李艾琳卻輕輕抽回手,一點也沒因為葉晨有錢而故意犯騷,完全表現了開朗非開放的性格。

  很好,不是俗物,葉晨在心里說,表面上又裝出賊笑:“小琳呀,去洗個澡不?這是24小時有熱水的家。”

  “我住不住在這兒還是一回事呢。”李艾琳依然打量著四周:“這么好的房子,房租一定不便宜,多少啊葉先生。”

  “看你那么乖,免費試住三晚吧。”葉晨誠心道:“過了試住期,按一個月兩千塊收費。”

  “這么便宜?”李艾琳很是驚訝。

  “當然。”葉晨說道:“不過,這屋子那么大,我準備多租給一些人,只要你同意,今晚就可以住進來。”

  李艾琳想了一會,說道:“成交。”

  兩人握了握手。

  “我自己選房間了啊。”樓上傳來李艾琳甜美的聲音。

  “噢,找個喜歡的!”葉晨在電視機下面翻箱倒柜。

  “我可以洗個澡嗎?”

  “啥?剛來就洗澡?你不怕我偷窺啊?”葉晨賊眉鼠眼的朝上偷看,心里想著美人千萬不要下來啊。

  “你那么有錢,還干這勾當?我相信你沒那么下流。”

  “你可真是慧眼呀,我葉晨就是正人君子,你洗吧。”葉晨從電視柜里一一找出許多可愛的玩意兒。

  沙漠之鷹、軍用匕首、甚至還有一顆小型手雷……葉晨將它們抱在懷里,路過沙發的時候又一腳踢開軟墊,底下赫然亮出一柄三菱軍刺。

  “媽的,昨天怎么忘記收拾這些了,該死!”葉晨勾起一腳,將三菱軍刺叼在嘴里,一個縱身躍上二樓,飛快鉆進自己的房間,砰一聲關上門。

  “呼——”松口氣的葉晨將這些永遠也不想看見的東西仍在床下,然后掀開被子,床的角落,靜靜躺著一柄‘乳白色唐刀’。

  “兄弟,再見了。”葉晨露出一抹微笑,很美。

  “葉晨,你在哪兒?”樓道里傳來李艾琳的聲音。

  “我在這兒。”葉晨打開房門,探出頭:“什么事?”

  “我看到浴室里有很多沒拆封的新浴巾,我跟你說聲,拿一件用了啊。”李艾琳倒是個自來熟,很快融合進這棟別墅。

  “嗯,拿吧,用完放你自己房間里,以后就是你的了。”葉晨說道:“這里的一切設施和用具大家共享,給,這是鑰匙。”說罷給了她一根精美的黑色鑰匙。

  “好嘞,你要出去?”見葉晨拿著錢包和手機,李艾琳問道。

  “恩。”葉晨想了想:“我去趟公司,你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嗎?”比劃著收拾,意思是需要搬家工人嗎。

  李艾琳說道:“不用,我宿舍沒多少自己的東西,就幾件衣服,我一會兒過去拿。”

  “宿舍?”

  “恩,我是高中教師,剛剛畢業參加工作。”李艾琳又說道:“你有車么?借給我一輛。”

  一把鑰匙掉在李艾琳懷里。

  “暈——”李艾琳拿住鑰匙一看,多功能智能鑰匙上印著一個醒目的三叉戟標志,李艾琳剛好認得這車,好像叫做瑪莎拉蒂吧。

  “哎等等,你那么大方?不怕我偷走你車么?”李艾琳朝樓下的葉晨喊。

  “沒關系,隨時開。”葉晨頭也不回的擺擺手。

  李艾琳趴在樓梯欄上,望著消失在門口的背影,甜甜笑道:“隨便開?這個公子哥真有意思,是不是想泡我啊?”

  夜空,滿天星。

  一輛奧迪A8L行駛在QD市-南區,緩慢減速停在路邊,玻璃緩緩降下,露出葉晨那張皮膚水潤的臉龐。

  叼起一根煙,葉晨默默抽了幾口。驅車逛了一下午,除了吃喝以外,葉晨沒找到一件正經的事干。為了尋找靈感,他還特意花錢去看了一場電影,希望找到靈感能夠去做點什么

  葉晨數來數去,并沒有什么職業適合他。身為一個優秀的殺手,葉晨思維敏捷,身手出色,洞察力強于常人百倍,按說能夠擔任警察之類的工作,但他從心底排斥這個職業,也許和身份有關,曾經游走在黑暗世界的他打死也不會去做什么警察。

  除了會打架殺人之外,葉晨沒有其他手藝,也就無法找到正當的職業。

  “嗨,帥哥,我看你五官英俊,氣息不凡,眉宇間帶著一股不屈,不像凡夫俗子,不過眼神帶傷,是不是遇到什么不開心的事?陪妹妹上樓聊聊吧,我讓你開心開心。”一個濃妝艷抹的年輕女子將手臂搭在葉晨的車頂,又指了指身后的舊式高樓。

  “開你妹啊開心!”葉晨無視女子低垂領口里的春光,看看四周暗罵一聲,驅車離開了這條紅燈區。

  漫無目的的走著,葉晨來到了市區有名的夜店區,什么酒吧啊迪吧啊之類的應有盡有,整條街五顏六色,閃人眼目。

  對啊,何不去夜店里找個內保的活干干,既能看美女又能喝喝酒聊聊天,聽說天伸手王老五自從被人廢了以后就做起了內保的工作,想必油水和環境很適合我們這類人。

  葉晨找了一個露天停車場把車停好,信步走在繁華的夜店街。

  “真美啊,好久沒這么放松了。”葉晨忍住鉆進酒吧狂飲的沖動,隨便拉住一個人問了點信息:“你好,知道最大的夜店是哪一家嗎?”

  “最大?”那人想了想,說:“向前走再往右拐,有個粉紅帝國,不過我勸你別去哪里玩,聽說很亂,除非你很有錢,能去高檔樓層玩。”

  “恩,謝謝你。”葉晨摩擦著下巴,笑道:“很亂嗎?我就喜歡亂。”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