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9:22:04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蟲蛀世代
  4. 第二章:衡量

第二章:衡量

更新于:2018-03-18 11:25:52 字數:3705

字體: 字號:
蟲蛀世代目錄
共2章
  Theliberatorassociation(解放者協會),衍生于能源戰爭期間,主要致力于維護生化病毒受害者的基本生存權益和戰后集中保護的工作,其總部設立在渤海灣水下都市——新世紀,組織足跡遍布世界各地。協會與Thehunteralliance(狩獵者聯盟),Founderofthetribe(締造者部落)分割著戰敗國家的流動人口以及大部分國家的組織信仰者,經過了三年的壯大,已經成長到不亞于發達國家實力水平的程度。然而由于意識形態的大相徑庭,三個組織彼此對立,爭斗持續不斷。

  康迪賽羅是解放者協會的領銜會員,曾經輔助西歐轄區的行政與管理,今天他乘坐專機趕到了上海,等待協會會議對自己的最終裁決。

  現在,他正在直升電梯里,猥瑣的大叔萊索不斷地在他耳邊吹噓著上海外灘的不夜街。他們曾經是美洲戰場上的戰友,然而墨西哥的政變奪走了當地美籍士兵的武裝,大多數軍人犧牲在紛亂的政權斗爭中。康迪賽羅和萊索以及其他的人幸運地偷渡到了澳大利亞,并且受到當地解放者協會成員的推薦加入了協會的會前教育。然而由于戰爭不可抹去的影響,不少人都被狩獵者或是締造者半路挖走,只有康迪賽羅和萊索以及另一個智利人成為了協會的解放者。

  “老哥,我知道你是外灘的風流總裁,但是可不可以給我一只煙,我想靜靜。”

  “Noproblem!”萊索從胸前的口袋里掏出白銀質地的精致煙盒,抽出兩根雪茄:“嘗嘗,新制羅密歐與朱麗葉,玉皇大帝才有資格擁有的VIP。”

  康迪賽羅推回萊索遞過來的雪茄,說:“聽說經常抽雪茄的人會有性變態的趨向,我可不想被周圍人投入異樣的目光。”

  “這個絕對是謠言!”萊索自己享受得津津有味,裊裊白煙氤氳在他的周圍:“你看當年的肯尼迪,人家可是抵制住古巴的美國總統,不也是雪茄的忠實熱愛者嘛!開個會都要干掉一千支雪茄,你見過他在電車上調戲婦女嗎?”

  “不過我倒是見過你有這樣的把戲。”康迪賽羅摳了摳耳朵,挑起眉頭看著萊索:“而且你的目標更明確,每次都不想放過安靜開車的老司機,非得坐在人家的大腿上唱《征服》。”

  “這說明我漢語學得還是不錯的。”萊索大吸了一口,隨后吐出交疊的煙圈:“再說了,我這也不是吸雪茄的原因,是教育……大和民族讓人血脈噴張的教育!”

  萊索說得蕩氣回腸,康迪賽羅只覺聽得耳蝸生疼,索性把頭轉向電梯門,等待著最頂樓層的到達。

  這棟摩天樓共有32個樓層,是協會建立在上海的分部,也是中國政府承認的非政府群眾組織,在這里的都是協會的成員,中國人占據了三分之二,其中有一半都是政府機關的共產黨員。因為解放者協會與中國的對外目標一致相同,所以政府與協會會議長年合作,共同打造和平的社會氛圍。

  最頂層,便是協會會議大廳,其含金量相當于中國的人名大會堂、英國的議會大廈。能夠來參加會議的,都是協會的高層人物,其中包括副會長與會長書記這兩個主線小領主。

  今天的會議,就是專門為了裁決康迪賽羅而開幕的。這是幾年前某些老家伙們每次大壽吹蠟燭時都會許下的愿望,終于在半個小時后就要美夢成真了,估計今晚上海的夜店要爆滿了,可憐的萊索只能站街了。

  萊索默默地將手搭在康迪賽羅的肩膀上,猶豫了片刻后,嘆氣道:“老兄,我知道你是個石頭,但是這么多年差不多還是撤了吧。我們雖然不老但也不年輕了,比勾心玩不過那幫老怪物,比斗角趕不上這幫小年輕。人啊……還是得學會享受,你看我現在,多風流!”

  康迪賽羅盯著萊索身上襤褸的衣衫,斜著眼睛,想說呵呵。

  “呃……”萊索抓撓著發油的頭發,擠笑道:“雖然偶爾因為吃吃霸王餐,臉上被KTV老板娘留下幾個掌印,但是還可以。”

  “萊索……我無法忘記墨西哥城的那個不眠之夜,無法忘記元帥的那張側臉。我不能像你那樣豁達,這份過去我始終放不下。”康迪賽羅微仰頭部,眼中流露著不甘。

  “抱歉,兄弟!”萊索放下手,與康迪賽羅靠肩而站:“無論你怎么決定,我都會支持。就算你咒罵那些老骨頭,我也會和你一起朝他們的臉上噴口水的。”

  噔的一聲,電梯門開,顯示屏上跳躍著“32”的提醒數字。

  “噴口水還是免了吧,像你這樣幾年都不刷牙的,口水都比一氧化二氫的毒性還要強。”

  二人相視一笑,透過電梯門外的明亮長廊,兩把鑰匙交叉的協會標志在會議室的原木大門上熠熠生輝。

  日光燈將寬敞的會議大廳照射得莊嚴肅穆,巨大的圓桌靜默在廳室的中間,十二個有著檀香馥郁的座椅上有十二個正襟危坐的老人。他們雖然來自世界各地,但都是協會最初的會員,管理層的長老,或者分部的部長。每年的三月二十五,他們都會集聚在這里進行一周時間的例會,然后會在接下來的三天到渤海的新世紀進行會議總結。

  大門開啟,康迪賽羅安步當車進入元老們的視線中,然后在武裝守衛的帶領下進入到圓桌的中心。而萊索徑直進去第二階的圓臺,周圍坐著的是一些未曾謀面的男男女女,他們將要在這里成為接任康迪賽羅職位的候選人。

  副會長緩緩起立,脫下禮帽向著康迪賽羅深深地鞠了一躬,這是一位英國老紳士最起碼的禮節。禮畢后,他用聲麥說道:“康迪賽羅先生,請入座!”

  康迪賽羅回應給對方軍禮:“謝謝!”

  兩人同時就坐后,會長書記從檔案袋里抽出一沓文件,清了清喉嚨,一邊翻閱一邊用一口流利的英語說道:“康迪賽羅.斯威夫特,六年前從澳大利亞分部加入協會,曾任職西歐分部負責人兼歐洲武裝軍總指揮,由于被指控多次集中圈養病毒感染者,且對俄方面軍進行武裝攻擊,一年前被革職,經過為期三個月的教育以及九個月的視察,總部決定對其的違紀行為進行會談裁決。下面,康迪賽羅,請對與俄軍發生武裝沖突一事給出合理解釋。”

  “自衛。”康迪賽羅目不斜視。

  “那么,幾天前在中東一支俄裝甲車隊遭到我方戰斗機轟炸也是你的自衛行動嗎?”會長書記語氣故意放重,繼續質問道。

  “是的!”康迪賽羅一臉淡然,目光不移,與書記四目相對:“預備自衛!”

  “年輕人,不要太囂張!”坐在副會長身邊的男人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雙目中夾雜著銳利的寒光:“不要以為你曾經是會長的護衛我們就不敢那你怎么樣。”

  “你們可以隨便處理我,我又沒說拿曾經的榮譽壓制你們。”康迪賽羅斜過頭,一臉嘲諷:“不過說這話的你,想必是怕了吧?”

  康迪賽羅認識這個男人,是北非分部的部長,意大利人,卻有一個比緬甸下水道還要臭的脾氣。因為歐洲與北非的各自協會歧義不斷,所以兩人是在新聞會議里經常對轟的****。康迪賽羅看他不爽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而對方整個人生中估計得有一半的時間在詛咒康迪賽羅被蟑螂煩死。

  果然,康迪賽羅一把火就把他的脾氣點燃了。用一口地道的,但是全場都聽不懂的意大利語罵了一句不知道問候誰的話后,就越過圓桌向康迪賽羅這里飛奔而來。

  “放肆!”副會長喝退了那個暴脾氣大王,“在這個神圣的地方吵鬧是在褻瀆守護協會的雅典娜,都給我坐好了!博羅德先生,請繼續。”

  會長書記也就是博羅德點了點頭,繼續說道:“眾所周知,俄羅斯與協會一直是良好的互動關系,并且俄政府也很支持協會在遠東地區的活動。雖然俄軍表示之前的沖突是一個誤會,但俄方軍委針對中東轟炸事件表示非常憤怒,并且將駐俄協會分部強行驅逐,這次的損失使我們失去了一個強有力的合作伙伴,得到的卻是一個恐怖的對手。這是一個多么大的代價啊!”

  “對比我深表遺憾。”

  “不,說這些都沒有用,康迪賽羅。”副會長伸出手掌,說道:“雖然會長非常重視你,在開會之前希望我們可以從輕發落。當然確實,歐洲協會的扎根你的功勞無法衡量。但是曾經中國的漢帝劉邦也是將開國大將韓信鎖于獄中,所以你的未來將由我們十二個人來決定。”

  “對此我沒有任何意見。”康迪賽羅說道。

  “非常感謝你的配合。”副會長的嘴角微微一抿:“下面,圓桌前的各位,請把你們認為對康迪賽羅最合適的處決方式輸入進系統里。”

  “報告,我有話要說。”萊索站直身體,舉手示意道。

  “請講。”

  “謝謝副會長!”雖然沒有整潔干凈的禮帽,但是萊索還是象征性地做了一個紳士禮:“我想反駁剛才博羅德書記的話,康迪賽羅與俄羅斯相比,能夠使協會的心臟持續跳躍絕對是前者!”

  “說說理由。”副會長雙手交叉,認真聽著。

  “因為康迪賽羅他是……奧賴溫的神子!”

  聽到這個,全場頓時一片唏噓,就連副會長臉上也是一片震驚,康迪賽羅微瞇著眼睛,他就知道萊索一定會用這個稱號來救場的。

  “原來如此,果然會長也是知道的吧。”副會長點了點頭,隨后對著萊索說道:“說得很好,謝謝。”

  圓桌上的老家伙們不斷交頭接耳,臉上一片凝重之色。這期間,會長接過議員遞來的電話,表情鄭重地通話了三分鐘。

  “看來也沒有繼續討論的必要了。”副會長抽出黑色雨傘,緩緩起立:“按會長的建議實施,散會!”

  “這就散了?”那個脾氣老惡霸似乎不太服氣。

  “怎么?有意見?”副會長瞪視著他,并示意在場人員迅速離場,然后他看了一眼康迪賽羅,說道:“年輕人,有必要以后可以聊一聊,再見。”

  康迪賽羅默默地看著他們陸續離開,然后回頭望著萊索,后者微微聳肩,一副怪我咯的表情。

  康迪賽羅淡淡一笑,然后起身,離開。

  “祝你好運,老兄!”萊索雙手在胸口前畫著十字。

字體: 字號:
上一章
蟲蛀世代目錄
共2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