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2:28:07
  1. 愛閱小說
  2. 軍事
  3. 穿越成逃兵
  4. 第一章: 1937!

第一章: 1937!

更新于:2018-03-17 08:37:07 字數:2612

字體: 字號:
  “小五,小五,你沒事吧,快點起來啊,天馬上就要亮了!”一個有些急躁的聲音在陳峰的耳邊響起,陳峰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就好像跌入了一個無底的洞穴,那種恐怖的吸力和黑暗讓他頓感無力。

  “我估計咱憲兵團已經被拼完了,再不跑的話,日本人就得攆上來了”有一個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不過這一次陳峰已經醒來了。

  陳峰茫然的看了看四周,破破爛爛的土墻還有一堆一堆的的玉米稈,兩個身穿黃綠色軍服的人蹲在他后邊的一堵矮墻邊往外探頭探腦。

  見到陳峰茫然的樣子,其中一個高個子走過來對著陳峰眼睛晃了兩下手。

  “小五,你小子沒傻吧,主意你出的,現在咋辦啊”,這個聲音,顯然就是剛才叫他起來的那位爺了。

  陳峰已經覺得有點不對勁了,他雖然覺得眼前這倆人眼熟,但就是叫不出個名兒來,就像大學畢業后見到小學同學,只認得臉,不認得人。而且那身軍裝,明明就是二戰時期國名黨的軍服!

  皺著眉頭,陳峰想要知道得更清楚一點。

  “啊.......”

  一陣頭痛傳來,一段段亂七八糟的信息在陳峰的腦子里攪成一團漿糊。

  “小五,你他娘的沒發瘋吧”,聽到陳峰大叫,靠近他的那個大個子一下就過去摁住了他的嘴。只是那種疼痛真不是人受的,陳峰一個殺手的意志力都沒辦法抵抗,他的腳不住的痙攣著。

  陳峰,南京一個官員的兒子,因為官員貪污,年僅七歲的他就跟著母親回到南京郊區的娘家去種地,等到十七歲被拉了壯丁,加入了南京憲兵團,不過在憲兵團管飯管住還有軍餉,雖然平時練習苦了點,但是對于陳峰他這種種了多年地的人來說,也苦不到哪里去,于是就留了下來,幾年下來,因為種地身體素質好,在父親被抓之前又上過一段時間的學,認識幾個字,當上了排長,不過世道不好,恰好碰上日本人打南京,三個憲兵團,兩個在前線直接被拼光,還有就是陳峰的憲兵團,在掩護南京城里的老百姓撤退,但是還沒撤完呢日本人就破了城,殺了進來,他們團長帶著兩個營就沖上去了,不過只是杯水車薪,僅僅一個小時時間,兩個營就被拼光,團長也死在對面大佐的刀下,三營的三個連邊打撤,等到出了南京城已經只剩下一個連了,在城外匯合了一個步兵營,準備一起撤退,但是日本鬼子機動部隊攆了上來,四個連就地反擊吃掉了這支機動部隊的百十來號人,卻又被后續的步兵給追上,于是就地布防打起來防御戰,陳峰知道局勢不對,拉著他的兩個死黨趁著夜色溜了,當了逃兵。跑了一天一夜跑到這個破地方睡了一宿。

  記憶的混雜沖突持續了整整十分鐘,陳峰出了一身的汗,還好被捂住了嘴,不然這動靜說不定就被追來的日本人聽見了。

  感覺到陳峰已經不再抽搐,捂住他嘴的那個人也松開了手。

  記憶被整合后陳峰整個人陷入了震驚中.......

  “1937!這里居然是1937年!南京淪陷的當天!”陳峰不住的想到。“我居然回到了過去!”

  “啊......”想到這里陳峰突然驚叫一聲。

  “五子哥,你沒病吧”,這時靠著矮墻的另一個人也弓著身走了過來。

  “啊,沒有沒有沒有,只是做噩夢了”,陳峰看著他靠過來急忙解釋道。

  “娘的,你他娘做噩夢還要發羊癲瘋?”

  “坤哥,這不是給嚇的嘛,咱逃了,怕給人發現,昨天晚上又給凍著了”陳峰趕緊找了個借口道。他已經知道那個大個子就是坤哥,楊坤,開口就愛罵娘。那個剛剛靠過來的是張勁松,十足的神槍手,就是膽子小。兩個都是他逃跑時叫上的死黨。而他本人,就和他穿越前的本名一樣,都叫陳峰。

  “真他娘的慫蛋”,楊坤看著陳峰的狼狽樣子笑罵了一句。隨即說道:“咱繼續跑路吧,昨兒個一晚上,步兵營和咱剩下的一個連怎么都被鬼子拼光了。”

  “我看也是,咱走的時候彈藥就已經跟不上了,每個人能分到十五發子彈都夠嗆”站在旁邊的張勁松附和道。

  “可是我們下面往哪兒走啊......”陳峰有些迷茫,他雖然繼承了這句身體本來記憶,但在記憶中,并沒有什么好的地方可以去。

  “咱去追大部隊啊”陳峰話還沒說完,張勁松就插了一句。

  看著張勁松那一副“我向往大部隊”的樣子,陳峰不禁冷笑了一聲。“追大部隊?我們現在是逃兵,你追上大部隊你怎么說,別人問你怎么只剩三個人的你怎么說,你說部隊被攆上了,都被鬼子干掉了?那你怎么沒死,別人非得分分鐘把你拖出去逃兵名義槍斃咯”

  聽到陳峰的話,張勁松頓時就蔫兒了下去。

  楊坤更是在旁邊不知道該說什么,要說打仗殺鬼子,他的確是把好手,但是要說到計策和謀劃,他就是豬腦子一個,其實他是準備在防線那里堅持下去的,但是后來陳峰來了,跟他那么一說他才知道在那里跟日本人打就是個必死的局面,別人連南京城都破了,幾個師團的日本兵都進了城,在那里被日本人拖住了,后面援兵一到,那就是個死!但不是他怕死,他就是不想死得那么容易,他還想著多殺幾個日本人呢。就那么死了,那太不劃算了。

  “這樣,我們順著大部隊撤離的方向走,但是我們不走大路,我們走山路”,整理了十分鐘的思緒,陳峰才把這個計劃說了出來。

  他是有計劃的,走大路,鬼子機動隊開著車指不定幾個小時就得攆上來,而且萬一被大部隊留下的后翼部隊發現了,那就是逃兵給槍斃的結局。而且走山路,利于隱蔽,加上他們人少目標小,被發現那是基本沒可能的事情,至于山上野狼野獸什么的,則被他忽略了,在他的記憶里,他們三人都是帶著槍的,雖然都是漢陽造,但是對付一些一般的野獸還是夠了。只是可惜了他自己改裝的孤鷹,沒有一把自己用起來特別順手的槍,槍法肯定是下滑了不止一個層次。

  “我沒意見”,聽完陳峰的建議,楊坤首先就表示贊同,對他來說,怎么走并沒有關系。只要能擺脫面前的困境就好。

  “我也沒意見”,聽到楊坤說同意,張勁松馬上也表示同意,沒辦法啊,攏共就仨人,他不同意難道還要自己走另一條路?而且他覺得陳峰說的也不無道理。

  “那好,就這么定了”,見倆人都沒有反對,陳峰便起身,準備跑路了。

  “這是?”就在陳峰起身的同時,他頓時就感覺到了腰間有一種熟悉的觸感。這是他一輩子都忘不了的感覺。

  孤鷹!居然是孤鷹!沒想到他穿越,孤鷹也跟著穿越過來了,而且還有那幾處硌著的地方,顯然就是五個彈夾!就重量上感覺來,那肯定是裝滿了子彈的整整五個彈夾。他的孤鷹是自己改裝的1911系列手槍,打的是八毫米口徑彈,而且彈夾是雙排供彈,一個彈夾就有16發子彈,更重要的是他有一個彈夾是加長的,可以容納26發子彈!這樣算下來他現在身上就有整整90發子彈,這還沒有算上漢陽造!

  撫摸著卡在腰間的孤鷹,陳峰頓時覺得信心大增。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