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0:45:48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超級變異基因
  4. 第一章 垂死掙扎的少年

第一章 垂死掙扎的少年

更新于:2018-03-16 13:13:46 字數:2130

字體: 字號:
  楔子

  "我這是怎么了?好痛、啊!不行、我必須馬上把錢送去醫院!媽還在病床上躺著、啊..起來啊!葉浩.....你怎么...會這...么沒用....你媽..隨.時..會有...危..險。"

  夜晚、四周黑漆漆的一片、天空下起蒙蒙細雨、偏僻的小街道上趴著一名垂死爭扎的少年、少年滿臉污泥看不清模樣、猶如行尸般、手中死死抓著一個塑料袋、在地上爬行、少年一身污泥、面色猙獰、在這漆黑的夜里、他那堅定而黑亮的眼睛顯得格外明亮。

  雨越下越大、那無情的雨水、淋打在少年的身上、是那么的無助、可少年仍然咬牙閉齒‘堅定不移‘的緩緩朝前爬行著。

  片刻后、少年耗盡體力、腦袋失去力量的支撐、垂落在小水坑中、而這時的小水坑、正緩緩冒出少年呼吸的小水泡、少年昏迷在這寂靜無人的小街道上。

  這時變異突起、地上的少年全身劇烈的顫抖、身上的衣服突然爆開、定眼一看、只見少年的肌肉正極速膨脹、渾身通紅、青筋和血管全部暴起、看上去十分恐怖。

  "啊!啊。"

  這時少年嘴里發出無意識的痛苦吼叫聲、身體在地上翻來覆去、爭扎著、在泥水中打滾、手中還抓著那個黑色的塑料袋、可見這塑料袋對他有多重要、過程有多么痛苦、能讓一個處于昏迷的人感覺到疼痛。

  片刻后少年停止了吼叫、安祥的躺在地上、而此刻少年的身體正詭異的收縮回復、不一會兒、猛然再度膨脹、少年全身就這樣來來回回的膨脹收縮著。

  "唔!"

  一個時辰過去、少年的身體已經回復到原本的大小。

  當裸著只剩下一條**的‘葉浩‘清醒過來、緩緩睜開雙眼、感覺自己身體此時充滿力量、連忙站起身子、將塑料袋打開仔細的看看、發現自己東西還在、松了口氣、神色焦急的朝前方跑去。

  葉浩沒仔細打量自己、雖然他心中疑惑自己身體有些改變和不對勁、可這關乎自己母親的生死、由不得他多想、拔腿就跑。

  葉浩、年齡:18歲、身高:1.78、長相:普通耐看、性格:(固執)豪放不羈、為人:色字頭上一把刀、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職業:現為"高考畢業生"。

  由于從小不知道自己父親是誰、跟著自己母親長大、母親‘鄭玉芬‘對他關心疼愛有加、兩母子擠在一間狹小的平房內、鄭玉芬含辛茹苦的幫人洗碗打工、獨自一人將葉浩拉扯大、由于家里條件極差、有時街里街坊都幫助她們孤兒寡母。

  葉浩也不負眾望、在今天接到名牌大學的通知書、準備回家給自己母親‘鄭玉芬‘驚喜時、發現自己家中空無一人、心里疑惑、平常這時候自己母親都在家里等自己吃飯、為什么今天不在家?

  葉浩頓時著急、到處尋找自己母親的身影、一位好心的鄰居見著急的葉浩、連忙把他叫住、告訴他鄭玉芬今天昏迷在家中、有人將她送去醫院、沒等鄰居把話說完、著急的葉浩連忙道謝、朝醫院里趕去。

  來到醫院的葉浩、心如刀割般看著母親臉色蒼白的躺在病床之上、而昏迷的母親臉上時不時露出痛苦的表情、葉浩臉上緩緩留下淚花、他很自責、都怪自己沒能力讓母親過上好生活、甚至讓母親心力交瘁的去賺錢為自己籌學費。

  這時進來的醫生告訴他一個不好的消息、自己母親得了癌癥、必須盡快做手術、不然會有生命危險、而手術費要12W。

  撕心裂肺的葉浩此時孤立無援、想起自己在不經意時、聽自己同學說起黑市可以賣血、而且要是稀有血型的話、就可以得到好幾萬、而他不正是稀有血型:HR嗎?加上自己母親為他準備的幾W學費、差不多夠了、打定主意的葉浩、擦干眼淚、眼神堅定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母親、轉身就朝黑市狂奔。

  當葉浩來到黑市、找到賣血的地方、一名猥瑣禿頂的中年男人滿臉笑容的接待葉浩、在確定了葉浩血型的情況下、禿頂男人心花怒放的叫葉浩躺在床上、這種血型可不多見、禿頂男人詭異一笑、看著躺在床上的葉浩、拿出一個超大號的針筒、死命的抽著葉浩的血液。

  之后失血過多的葉浩昏迷了過去、禿頂男人見狀也差不多了、將針筒拔出小心翼翼的走進房中。

  當葉浩醒來見禿頂男人已經不見蹤影、情急之下撐起身子四處尋找、無意中的葉浩來到一間小房間內、里面放著各種器具和動物器官、大號試管里放著許多動物的尸體、好像是間研究室。

  葉浩沒找到禿頂男人的蹤影、情急之下暴跳如雷、四處打砸、將試管打破、里面的尸體掉落一地、還有一些瓶瓶罐罐的玻璃散落一地、流出那惡心發臭的墨綠色液體。

  這時情緒激動的葉浩一不小心倒在地上、身上沾滿那讓人惡心的液體、有些液體甚至流到他的嘴巴鼻孔內、看上去就像個惡心的生化物。

  聽到動靜的禿頂男人連忙走進來、見此場景不敢靠近一步、這些東西是他研究出來的、他最清楚不過、連忙走出房間。

  葉浩站起身子、還是滿身的液體、急忙走出房門、生怕禿頂男人跑了、那可是自己母親的救命錢。

  當葉浩來到房外、禿頂男人丟給他一個黑色塑料袋、小心翼翼的不敢近他的身、讓他馬上走人。

  葉浩仔細的查看塑料袋里的錢后、連忙朝醫院狂奔。

  之后就發生了前面在雨中的一幕。

  而幾年后的‘葉浩‘身在神秘世界中、站在一處險峰之上、身上無時無刻散發著那若有若無的上位者氣勢、而他身后站著兩名風華絕代‘明眸皓齒‘的女人、兩女看著葉浩的背影、眼中充滿無限的愛意、不禁讓葉浩回想起今日的場景、由衷的感嘆:"當年裸著跑去醫院是值得的、雖然被醫院里的護士妹妹看光了、自己吃了些小虧、但至少自己當時很及時的趕到醫院。"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