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9:39:51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恐怖接力
  4. 第一章 葉晨的遭遇

第一章 葉晨的遭遇

更新于:2018-03-15 20:46:42 字數:1990

  寂靜的夜。

  葉晨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大口大口的抽著煙。手在太陽穴上按著。

  剛才的夢,似乎就在眼前。一個猙獰的面孔靠近,嘴里發出刺耳的聲音。

  “下一個,就是你了。”

  葉晨稍微平靜了一下,拿起手機,上面有一條未讀的消息。

  是一個群發來的,上面是一排字,下面配有一張圖片。

  文字寫的是“下一個”,圖片是一個面目猙獰的人。這個圖片比網上那些更血腥,更恐怖。葉晨搖搖頭,放下手機。在窗戶上看著馬路上的車水馬龍。

  手機又響了一下,葉晨的心咯噔跟著跳了一下。

  還是那個群發來的,上面寫的還是“下一個”下面的配圖,竟然是自己剛才坐在那里抽煙的樣子。葉晨額頭上的汗一滴滴的流了下來。

  急忙的翻前面的聊天記錄。這個群,只有一個人發過言。剛才看到的圖片,似乎與群里一個人的頭像是一樣的,開始找這個人。群里有很多人,一個一個翻看著。

  找到了這個人的頭像,點開加為好友,手機就一直在讀取狀態,“網絡超時!”

  這,家里連的WIFI,這么也可能。葉晨下意識的把別的功能試了一下,一切良好。

  又隨便找了一個人加好友,還是網絡超時。

  葉晨的嘴巴張的很大,把手機一扔,將房間里的燈全部打開了。光,也許可以驅散內心的恐懼。葉晨又坐回了沙發上,點上一支煙。

  “鐺鐺鐺”是掛鐘報時的聲音。葉晨朝著聲音的方向看去。不對,家里根本就沒有掛鐘。

  安靜的夜,只能聽到這個掛鐘的聲音了。

  葉晨站起來,慢慢的靠在墻上。兩腿開始不停的抖。

  “砰,砰”從房門外面發出的聲音,是在敲門,而且用的力氣很大。葉晨的眼睛瞪得很大,充滿了恐懼。

  敲門的聲音越來越急促,用的力氣也是越來越大了。好像,還有一個人喘粗氣的聲音。

  也許,這個人,或者它……

  葉晨連呼吸都不敢發出聲音了。敲門的聲音也是雨來越大了。喘息的聲音也是明顯了多。

  “砰”這一次的聲音很大,門快阻止不了了。葉晨腿一軟,跪在了地上。

  看了一眼茶幾上的水果刀。連滾帶爬的過去拿起了水果刀。

  手,不停的顫抖著。牙齒也發出了“咯咯咯”等聲音。

  擦了一把頭上的汗,爬著來到房門前,緊緊的盯著房門。汗水,已經把衣服都浸濕了。

  門,依然是砰砰的響,力度到是沒有在增加了。

  葉晨現在別無選擇,只能面對著這一切。

  過了一會,敲門的聲音漸漸的小了。葉晨也松了一口氣,把刀往地上一扔,軟軟的躺在了地上。眼睛看著天花板,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一陣詭異的手機鈴聲響起,葉晨被下了一個激靈,朝手機看了過去,手機的屏幕上顯示的依然是自己的照片,而且面目很可怕。

  葉晨沒有在理手機,回到臥室,躺在了床上,天花板上卻是有了一個小小的紅點,這個。引起了葉晨的注意。

  紅點開始變大,血紅血紅的,葉晨猛的坐起來,在自己的腦袋上狠狠的拍了兩下。咬著牙,朝天花板上看去,紅點已經變成了一大片。

  “不,不,是誰!”葉晨瘋狂的喊著。

  頭頂的燈開始搖曳,燈光也變得忽明忽暗,葉晨發了瘋似的往客廳里跑,回頭看了一眼臥室,整個天花板,已經是血紅一片了,而且,還在繼續蔓延著。

  “啊!”葉晨一個不小心,摔在了客廳的地板上,爬過去拿起了那把水果刀。

  房間的門又開始砰砰的響。敲門的聲音,心跳的聲音,還有呼吸的聲音,一股腦的進入了葉晨的腦海中。

  葉晨在客廳里拿著刀,不停的轉圈,被汗水濕透的頭發,緊緊的貼在額頭上,有的擋住了視線。雙手緊緊的握著刀。全身不停的顫抖著。

  房間里,已經變成了血紅色,慢慢的向客廳延伸。

  這一片血紅色,已經到了葉晨的腳下,葉晨不斷的往后退著,靠在了墻上,手不小心碰到了墻壁,有一種粘稠的感覺。

  葉晨顫抖著,慢慢的回頭,看見身后的墻,已經全部都是血了。

  伴隨著一股濃烈的血腥味。

  葉晨無力的坐在了地上,滿心的絕望。血還在蔓延著。

  仿佛進入了一個血的世界,整個房間的墻壁地板,都變成了紅色。而且開始慢慢的滲出墻壁和地板。

  天花板上的血,滴在了葉晨的臉上。葉晨瘋狂的叫著,滿屋子跑著。

  最后,無力的跪在地上。“求求你,放過我吧。”

  突然,葉晨猛的站起來,不段的笑著,把客廳里的東西全部都砸了,看了一下四周的墻壁,笑的更是可怕了,像魔鬼一樣。

  葉晨,已經失去了理智。

  拿起水果刀,在墻壁和地上胡亂的捅著,刀,也是很容易就刺入了墻里。

  葉晨感受到了其中的快感,不斷的刺著,被刺的地方會流出大量的血。葉晨的全身,都已經是鮮血淋淋了,加上那雙血紅的眼睛,讓人不寒而栗。

  雙眼,已經開始朦朧了,眼前有血,還有頭發。隱隱的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圖片,是群里一個人的頭像。

  看著這熟悉又陌生的圖片,似乎在和葉晨說著什么一樣。

  葉晨瞪著猩紅的雙眼,朝著那張圖片刺了過去。

  一刀過去,身體就變得無力了,刀也是掉在了地上,身體緩緩的倒在血中。

  看著身邊不斷冒血的孔,葉晨繼續笑著,身上的掙扎卻是停止了。

  血,在地板上流淌著,淹沒了葉晨的笑容……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