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16:01:44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鬼刀女戰神
  4. 第一章 出征在即

第一章 出征在即

更新于:2018-03-16 18:40:03 字數:3118

字體: 字號:
  在遙遠的大陸盡頭,有一個國家名叫紫茶國,因其土質神奇善長紫色的茶樹而得名,這也給國家帶來很多戰爭。人們紛紛相傳紫茶國有棵神奇的茶樹,喝了能長生不老,擁有強大的武功,周邊國家經常出兵騷擾,希望能把茶樹據為己有,但無一能成功的手。固若金湯的紫茶國漸漸成了其他國家不得不畏懼和敬佩的國都。就這樣大家決定休戰,沒有人再愿意打紫茶國的注意了。

  此消息一出,很快傳到了好勇斗狠的斧狼國,該國距離紫茶國很是遙遠,這是一個生長在大山里的國家,人們擅長與野獸搏斗,斧狼國的人個個力大如牛,三百年的大梧桐樹一個人就可以拔出!并且擁有天賜的神兵利器,可謂世間最兇猛的族人。其實早在三十年前斧狼國曾與紫茶國有一大戰,只是當時斧狼國還是小國家。族人甚少,最后不得不被迫戰敗逃到大山深處居住。

  “什么斧狼國要入侵我們?”紫茶國國王有些惶恐,“陛下,聽說斧狼國人及其兇猛,我們這次遇到強敵了,但我愿出征迎戰!”說話的人正是紫茶國第一大將——夏釗!此人身高八尺,體如牛,頭似虎,雙目炯炯有神,一襲純銀色盔甲,發出陣陣寒光。夏釗率領的夏族軍從來沒有過敗仗,立下赫赫戰功,在紫茶國可謂是鼎鼎有名,深受人民愛戴,也因此長相一般的夏釗取得個貌美如花,美憾凡塵的老婆,這也讓他的很多對頭很是妒忌。站在一旁的謀士水滿江見狀心想:如果夏釗打敗了斧狼國,那他日后還不知氣焰囂張到哪里去,他極力勸說先派人去和談。經過一番爭論,最后還是決定讓夏族軍去迎戰,這讓水滿江心里很是不爽,回到家里一通大脾氣,覺得自己在皇上面前已經沒有話語權,好生的多余!

  水府的謀士蛇鳴見狀,上前勸說,“丞相仁義,不要跟他一般見識”,”我的探子有封信剛送到,是關于夏釗身世的,丞相您請看“,水滿江一聽,迫不及待的打開信封,看完面漏喜色,”哈哈,看你夏釗還有什么能耐“原來信中寫到,夏釗是開國大將夏毅在攻打蠻淵之地時撿的孤兒,蠻淵之地也就是現在的斧狼國最初建國的地方,所以夏釗其實是斧狼國的人。”陛下,如今夏釗在我紫茶國手握重兵,倘若知道自己的身世后,做出叛國的行為,后果不堪設想啊,所以這次出征,還請陛下三思“水丞相露出一副為國家為人民一本正經的表情,皇上聽完水滿江的讒言,心里卻也感到一絲害怕,可是總不能貿然處死夏釗將軍,這樣余力不容啊,水滿江似乎看出了皇上的心思,于是說,陛下請放心,如果陛下也同意處掉夏釗,我可以找人辦妥這件事。皇上似乎有點動搖了,于是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點了點頭,“可是出征在即”“陛下,我堂堂紫茶國,良將輩出,少個夏釗算得了什么”皇上話還沒說完,水滿江就急著插嘴,于是皇上不在說話讓他看著辦。

  小人的志的水滿江回到家中就與蛇鳴商議如何除掉夏釗,蛇鳴來自巫毒島,善用劇毒,手段陰暗,可是夏府可不是一般的地方,連只蚊子都飛不進,怎么才能對夏釗下毒。“我與夏釗的哥哥——夏輝,喝過幾次茶,是沒腦子的粗人一個,每次都會跟我抱怨自己的功勞都被夏釗霸占,他和夏釗的關系是表面和睦實則有恨,我可以去說服此人與我們合作,到時夏釗的位置給他做,他一定會答應的”蛇鳴得意的說著,水丞相也覺得可以一試。

  果不其然,夏輝很快就答應了,他覺得自己終于有出頭之日了,于是夏輝把弟弟的生活習慣跟蛇鳴一一講了一遍,所有縝密的生活習慣中還是被蛇鳴發現了破綻,夏釗每天晚上都會在后院練武場練習半個時辰,才會回屋睡覺。于是蛇鳴給了夏輝一包粉末,只需灑在夏釗的武器上,粉末會迅速融化變得無色無味,只有汗水與此粉末融合,才能觸發毒性,而且毒性一天之后才會發作,到時已是無藥可救!

  這邊一樁骯臟蓄謀已久的暗殺正在籌備著,而夏釗對這一切毫不知情,因為他正在為女兒的婚事犯愁,他知道自己此次出征迎戰的是一場硬仗,而且何時才能打完也說不準,他希望自己在臨走前,能看著女兒出嫁。說到夏釗的女兒夏雪兒,可是比她的母親還要漂亮,手如柔荑,膚如凝脂,身材矯健,眼睛似湖水般清澈,自幼琴棋書畫受其母親影響,舞刀弄槍受其父親影響,耳濡目染,可謂能文能武,可以說一般的男子著實不能與之般配。于是夏釗決定廣發招婿帖,設下比武招親擂臺,希望能招到有才能的年輕人。一時間整個紫茶國熱鬧了起來,慕名而來的各國才俊數不勝數。

  正被師傅派下山采茶的一博聽道路人都在談論紫茶國夏府比武招親,心中好奇之心瞬間爆棚,想想自己整天待在山上,好生的無聊,這次下山一定要去街上見識見識大千世界,就這樣一博來到了夏府門前,可是被攔住了,門衛告訴他“沒有招婿帖,是不讓進的“,想來也是堂堂夏府哪是誰都能進的,不免有些失落的一博決定還是老實去采茶,走著走著感到肚子一陣不舒服,好不容易找到了茅房,一陣狂風暴雨之后,身體舒服多了,這時一博發現蹲在旁邊的小孩手里拿了張招婿帖,“小弟弟,你手里的紙能分我點嗎?””不能,我一個人還不夠用”“這樣,你先讓我用用,我去給你拿紙,再送你個泥人,你看怎么樣,”小孩子就是好哄,拿著招婿帖,一博的心里別提有多激動。拿著騙來的招婿帖,終于進入了夏府,“哇,好多人“一博不禁叫了出來!看到這么熱鬧的場面也讓一年才能下山一次的一博著實長了見識。

  看著臺上蹩腳的打斗場面,不禁逗的一博哈哈大笑,“都是些花拳繡腿,哈哈”。一天激烈的打斗結束了,然而并沒選出什么英勇才俊之人,夏府安排了晚宴并準備了客房以備第二天繼續比賽。夏釗的熱情好客是人盡皆知的,遠道而來就是客,豐盛的晚餐讓一博心滿意足的打著嗝。

  酒足飯飽,喧鬧褪去,客人們都已回到自己的房間,熱鬧的夏府一下子安靜了許多,安靜的讓人覺得一絲不舒服,突然,嗖嗖幾道黑影從一博窗前飛過,本來就睡不著的一博一下子清醒了,他也飛快的跟了出去,想一探究竟,只見五名黑衣人來到了夏釗的房門前,門前的守衛已被毒箭射倒在地,整個過程干凈利索,這些人絕非一般刺客。可還是被對環境異動非常靈敏的夏釗感覺到了不對,夏釗剛要起身,只覺手腳僵硬,一股刺心的痛直擊心臟,原來是中的毒發作了,眼看敵人沖進了房間,眼前一黑,被敵人要去了性命,夏釗之妻被眼前的一幕驚嚇到了,還沒回過神,也被奪去了性別命。趴在墻上的一博目睹了這一切,可他來不及去救。一行刺客出了夏釗房門,并沒打算離開,而是直逼夏釗女兒的房間,推開房門,這時驚醒了正在熟睡的夏雪兒,看著眼前的陣勢,著實被驚呆了,一博再也忍不了了,一個疾風步,跑到夏雪兒床前,拉起她瞬間就消失了,這一幕也讓刺客們傻了眼。

  一轉眼的時間,一博和夏雪兒已經跑到了城外,還沒反應過來什么情況的夏雪兒,一把推開一博,“你什么人,干嘛把我帶到這里”,“我剛看到他們要殺你,而且”“而且什么”“他們剛殺了你父母”夏雪兒不信“我父親武功蓋世,怎么可能這么隨便被幾個小毛賊殺死”,“你要實在不信我可以帶你回去看看”話一說完,一博拉起夏雪兒一溜煙的功夫又回到了夏府,眼前的一幕嚇傻了倆人,夏府院里到處都是尸體,一博拉住夏雪兒,這尸體一看就是中了劇毒,不要靠近,夏雪兒瘋了似的跑到父母親的房間,看著父母慘死的樣子,夏雪兒傷心欲絕,嗷嗷痛苦,那種撕心裂肺的叫聲,嚇了一博渾身一顫,雪兒哭到極致,眼前一黑昏倒在地。一博看著眼前的一片尸山的夏府,只好先把雪兒帶回懸浮山。

  話說得知事情得手的水滿江可謂心花怒放,在院子里跳起了舞蹈,哼起了小曲!第二天滿城的告示貼出,因為夏府招婿,引狼入室,被前來參加比武招親的惡人殺了全家,惡人已被陛下繩之于法,國民不必惶恐,為回報夏家對國家做出的貢獻,夏府老少統統厚葬,夏釗之兄——夏輝冊封為撼國將軍,接任夏釗一切事務!

  自以為是的水滿江以為隨便一個荒唐的理由就算了結夏府的滅門慘案,但他萬萬沒想到,他不放在眼里的弱女子夏雪兒若干年之后成了他命運的終結者!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