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5:51:14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無限血脈
  4. 第一章:造化亂迷濁

第一章:造化亂迷濁

更新于:2018-03-16 15:45:01 字數:2141

字體: 字號:
  微風拂過,楊柳枝飄,一輪烈日懸于高空,一座山頭旁邊,三個男子背著碩大的包囊步行者,其中的中年男子手持地圖不時張望,似乎是在依稀辨認著地形,旁邊一個十八九歲的青年灌下一口水后一邊拭去額頭上的細小汗珠一邊不耐煩的問道:“叔,還有多遠啊?”

  中年看了青年一眼后看著手中的指南針:“快了,快到了。”青年聽后嘟囔著:“這句話都說幾次了,每回一問都是快了快了,這句快了你都說了三個小時了。”

  中年瞥了青年一眼:“別墨跡了,這回是真的快到了,來之前就和你說過了,怕苦怕累就不要倒斗,你真當這玩應這么容易就能成功?那先人的墓早就被倒空了。”

  青年一聽中年又要開始說教忙道:“好啦,好啦,我不說了還不成嗎,真是的。”隨后心里想著:丫丫的,要不是那什么主神系統之列的東西要我在這三年學習有關盜墓的知識并且在圈子里闖出名聲你以為老子腦子瓦特了來這受著冤枉罪。

  依稀記著前幾天莫名其妙的來到了這個世界之后那什么系統就發布了一個任務:在三年內學習有關盜墓的知識并在圈子里闖出名聲,任務失敗抹殺。

  一想到那淡定的聲音發出的抹殺二字石耀就不寒而顫,丫丫的無限流小說平時他可沒少看,那什么系統或者主神對小說里面的人物可是說殺就殺啊。

  之后他就了解了一下情況,這個世界中給他安排的角色是一個父母雙亡的孤兒,父母逝去之后就留下一些錢財和一套房子就什么都沒了。這時候他叔叔過來找他說要開始教他倒斗,好不讓他們家祖傳的手藝失傳。

  聽到這里正為任務發愁的石耀自然是欣然接受,隨后他的這個便宜叔叔給他來了個為期三個月的掃盲行動,之后石耀聽說他這個便宜叔叔要去倒斗于是就要求過來跟著。

  美名其曰:“帶我去漲漲見識。”他叔叔本來不想讓他這么早下墓但是奈何石耀軟磨硬泡最終只好屈服,最后三令五申行動時必須聽他的話,否則下回就不帶他去了。

  于是準備妥當之后他這個便宜叔叔石橫帶著他的一個心腹三人就開始踏上了這次倒斗之路。石耀正在思緒萬千之時石橫突然停了下來,拿著手中的地圖不斷比較:“我們到了。”隨后石橫看著石耀嚴肅的說道:“小耀,你確定現在就下墓?下面可不是游樂場或者實驗室,下面的墓穴中機關遍地,異獸叢生,估計還有一些粽子,隨時都可能喪命你想好了嗎??”

  石耀看著石橫雖然嚴肅但是眼眸中的那份關懷卻怎么也藏不住,暖意充滿了心房:看來這個便宜叔叔對自己還是不錯的嘛,可以的話一定要保全他。

  石耀正聲說道:“叔,你放心吧,既然我來了就做好了心里準備,不經歷磨難始終不會成長,我相信我可以的。”

  石橫盯著石耀,好像要看穿的他的心思一般,最后無奈一嘆帶著三分無奈,三分擔憂還有三分欣慰和一絲道不明的感情:“算了,算了,隨你吧,兒孫自有兒孫福,或許我不該帶你進入這一行吧。”

  說完轉身就開始著手準備了,同時心里默默地想著:大哥、大嫂,也許我不該帶小耀進入這一行,但是咱家這輩就小耀一個獨苗,祖宗傳下來的手藝我不能讓他在我這一代失傳啊,請原諒我這次自私的決定希望你們的在天之靈保佑小耀平安。

  隨后拿出螺紋鋼管連接起來接上鏟子就開始下鏟,石橫和狗剩將手中的短錘不停地揮舞直到十多截鋼管砸入土中之后石橫用手一摸,之后說道:“小耀,你來摸摸看,然后說出你的感覺。”

  石耀想起前段時間掃盲補習的時候所學的知識于是走上前用指尖輕輕敲擊鋼管仔細地感受其中的震動然后說道:“叔,我感覺再下一管就可以拔鏟了。”

  石橫滿意的看著石耀:“不錯,正是如此,看來你前段時間的學習沒有白費,基本知識你已經掌握的差不多了,我也可以放心了。”

  石耀撓撓頭略微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著:“哪里,和叔比起來這些都是皮毛,皮毛而已。”石橫叫狗剩再下一管之后就開始拔鏟,把鋼管一節一節的擰下來并且拔出。

  隨后三人又在幾個方位下了幾鏟石橫不斷的觀察比且記錄,不斷地畫著,沒一會的功夫墓穴的草圖已經出現在了一張圖紙之上。這探穴定位的本領石耀也學了但是卻不太會用。

  看了一下土隨后嗅了嗅對著狗剩:“小耀,二狗子,沒錯就是這里準備開挖。”于是把管子擰上三節和把三人就輪流挖了起來。過了半個小時左右終于挖出了一個盜洞。于是三人就緩緩的進入古墓。

  進入了墓穴點亮了長明燈三人向四處觀察起來,一只巨大的石虎立于墓室中央,石虎北朝西方作出仰天長嘯的樣子,一只爪子微微揚起,直面三人。

  石虎身下有一個石臺上面放了一個石缽,旁邊還有一塊石頭,石臺的周邊刻著一些不知是什么意思的字,于是三人走上前去準備一探究竟。到了石臺之前石橫打著手電仔細的研讀著上面的刻字,這刻字雖有些風化但是字跡卻是依稀可見。而狗剩卻在四周不停地走動估計是在尋找寶貝。而石耀卻細細的打量起這座石虎起來。這石虎不知是何年達雕成的,但一定是出自大家之手,這石虎雕的栩栩如生,上面的每一根毛發都可以看的出來。石耀圍著石虎轉了一圈,發現石虎的腹下有刻痕,拿著手電仔細一照,上面幾個不認識的符號。雖然不認識但是不知為何此時石耀卻是看懂了:于我身后叩首三次,得我傳承,楊我昔日榮光。本能的石耀感覺此間墓室的不凡,一個墓室卻連棺木都沒有,只有一只石虎太不正常了。

  于是石耀便走到石虎身后拜了下去,叩首三次。突然墓室一陣地動山搖,那石虎突然發出一聲巨吼,石橫和狗剩直接暈了過去,而那石缽卻緩緩地飄了起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